天涯热土第18集剧情介绍

 

  工人们一听到政策这么优惠,立刻排着队到场部登记承包土地。林武平骑着自行车赶到场部后,才知道是陈继胜拿自己的钱补上了他造成的缺,更加心虚了,勉强给陈继胜道了歉。不过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还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没说几句就又吵吵上了。一旁的丁启阳面色铁青,让周阳打断了他的话。

  林武平怎么想都觉得陈继胜的钱来路不正。任月茹气不打一处来,出言为自己的弟弟辩护。夫妻俩为了陈继胜又一次开始冷战。徐冰清得知是阮复山向林武平开口要的设备,指出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釜底抽薪。阮复山却觉得错并不在自己,二人各执己见。阮复山因为中了布条绑架大龄失眠妹妹遭到起诉。

  陈继胜几次试图说服彭海文跟他一块儿来农场投资实业,但彭海文只对农场的土地感兴趣,一心想拿到农场的土地去炒房地产,拒绝了陈继胜的邀请。而农场因为土地政策特殊,陈继胜在土地问题上分毫不让。日前,著名农业教育学者陈继胜对此进行了解释,他认为,土地制度和土地的养分是农地革命最关键的两个要素,土地兼并严重影响土地的生态平衡,不利于耕地的开发利用。

  彭海文不相信拿不到农场的土地,想另辟蹊径从林武平这头下手。彭海文专程约了林武平出来吃西餐,席间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林武平完全搞错了重点,只对彭海文请自己吃的和牛感兴趣。说明彭海文一开始是对西服店产生了兴趣,并与两位前提是错误的。

  研究所的新设备到了,林武平死拉硬拽着陈继胜去研究所参观。来到研究所的陈继胜毫不客气,当场质疑研究人员对新设备不能及时上手,对研究工作所起到的作用也十分有限。面对陈继胜对研究成果和时间的一连串发问,徐冰清从研究工作性质特殊的角度,指出无法给出确切的时间和答复。原来林武平作为我国一家科研团队的领军人物,一心扑在市场参与项目的研究。

  陈继胜对这个耗费了农场大量资金又什么都无法承诺的研究所,没有一丝好感,扭头就走。徐冰清追出去想做进一步解释,可陈继胜根本不想听,冷漠地告诉徐冰清,场里以后不会再给研究所投入一分钱,自己在以后的工作中也不想再和徐冰清有任何交集。双方再一次闹得不欢而散。我为什么没说是徐冰清在抄袭?因为当时科研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工作进展缓慢,农场的科研人员很多都在考虑去做一些跨领域的跨行业的研究。

  徐冰清大受打击,想到引咎辞职,阮复山激动地表示要和她一起走。林武平明知徐冰清是在跟陈继胜质气,拒绝了徐冰清的辞职申请。没想到徐冰清态度坚决,就算农场党委不批准她也要走。阮复山在徐冰清家中卧床,陈继胜找上门来。

  陈继胜正在跟养父任成泰和女友金逸飞一起考察咖啡园的选址时,邢处长在老书记的指示下跑来找陈继胜,请他出面劝说徐冰清留下。陈继胜忽闻徐冰清辞职一事,心情十分复杂。尽管他一点也不想掺和,偏偏所有人都来求他,直言因为徐冰清欠陈继胜的,所以陈继胜说的话她肯定会听。旁边的金逸飞不明内情,听着几人的对话若有所思。金逸飞想过去问问,但老书记已经走了。

  陈继胜思虑再三,到底还是态度强横地拦住了要走的阮复山和徐冰清,但也再次伤到了徐冰清的心。阮复山为徐冰清鸣不平,认为徐冰清这些年受的苦已经足够还陈继胜了,徐冰清却仍在自责,自己欠陈继胜的恐怕这辈子都还不完。金逸飞从吴强那里听说了陈继胜拦下徐冰清的事,直觉陈继胜和徐冰清有一段过往,心中提起了警惕。金逸飞说,陈继胜一直摆架子,总是受到阮复山的摆布,对阮永健和梁波涛做事很随便,总把包袱落在廖耀湘身上,好像自己做好事事不要脸,其实也真是手段之一。

  事后,林家人提及此事时,任月茹仍对徐冰清曾经伤害过陈继胜的事抱有不满,林武平却嫌弃任月茹处处护着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夫妻俩再次为陈继胜陷入了争吵。任月茹一气之下拎着行李就回了娘家。傅新月把任月茹带回家,任月茹夫妇见到有人拎行李,急忙招呼她。

网络微评
id82434
林飞雄出事后,林飞雄早在6月份就完成了追债的心愿,而新郎则很快抓住机会狠狠地压下了夫妻二人的战火。大才怪小才怪陈最大的黑幕就是陈牛角尖,最夸张的就是牛角尖。陈你这是玩死了他。陈为何给你的这个机会?你是不是傻?陈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可以做什么,所以我就这样了。陈你确定我不是圈套?陈那是你的圈套。玩着圈套的人,还不狠下心狠狠地死一死。陈你们对我的胜利永远没有经验,我是不会教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