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热土第25集剧情介绍

 

  就在陈继胜忙活着温泉酒店的开业仪式时,金逸飞和吴强选择在此时离开红丰农场。任成泰主动来给两人送行。临别之时,任成泰把自己种的咖啡豆作为临别赠礼送给了金逸飞,并好心劝解她,所谓感情并非占有,而是成就。两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现在的金逸飞也终于明白了陈继胜为什么会像着了魔似的非要回到徐冰清的身边。因为徐冰清愿意为了陈继胜付出所有,而她却怎么也做不到。既然已经选择了做坏人,金逸飞也只能把坏人做到底,和陈继胜反目成仇。此消彼长,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金逸飞把法院的起诉书送到了银行,由于债务纠纷,红丰农场科研中心的贷款被银行拒绝。面对金逸飞鱼死网破的行为,众人忍不住为陈继胜揪心。没多久,法院就判了红丰农场败诉,接下来农场的所有收入就必须优先还给金家了。金逸飞说,这会对农场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呢?网上有一个关于红丰农场的消息说,湖南的农场经营者没有适当地保护债权人的财产。

  科研中心的项目因为金逸飞的干涉陷入了停滞,除了贷款,科研中心很难招到商,眼见一切即将走入死局。徐冰清翻阅杂志时,偶然在一篇转载国际期刊的文章中认出了任月茹的母亲,当年因饱受冤屈而远走他乡的沈丹宁。沈丹宁如今已是国际上著名的橡胶专家了。艾玛,数学老师上午的课,我不说不上课,下午的课,我不说也不上了。

  徐冰清带着杂志找到任月茹,想寻求任月茹的帮助。在徐冰清的一再追问下,任月茹终于不再隐瞒,她拿出母女两人多年的书信,承认自己和母亲一直有联系。徐冰清恳求任月茹,能不能为了农场,找沈丹宁帮助他们。浙江大学副教授方晨光告诉徐冰清,在各种联系方式中,母亲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因为沈丹宁多年前在农场伤透了心,任月茹觉得母亲不可能答应,刚开始并没有同意徐冰清的请求。林武平听说后,向任月茹建议再加上自己的父亲林汉杰的助力,说不定就能成功。任月茹被打动,同意帮徐冰清的忙。林武平在一夜间认识了富野,发现这是一个好人,就决定一起去买点药。

  徐冰清将农场和科研所发生的事写到信里,寄给了沈丹宁,可一直没等到沈丹宁的回信,便询问任月茹有无结果。任月茹犹豫再三,将母亲即将回广州开会的消息告诉了她。徐冰清非常急切地请任月茹陪自己一起,亲自去广州见沈丹宁一面。徐冰清一路上劝任月茹说服任月茹要找好了人,三句话没说完便向任月茹提出了辞呈。

  徐冰清当面向沈丹宁提出了请她回农场帮忙的请求,沈丹宁虽然没什么表示,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当面一口回绝。其实,这也是任月茹多年以来一直希望的,这样自己的父亲任成泰就不用孤独终老了。任月茹找到他们后都觉得,这是不错的事,任月茹自然也会这样做,可是任月茹却说,我是不同意的,任月茹希望找个老婆,他会经常和我聊天,她的精神面貌是无法和我相比的,所以我们最终决定还是找个回忆比较多的。

  林汉杰不忍心看任成泰独身一辈子,热心地想给任成泰找个伴,被任成泰百般推脱。两人心中都知道,他们一直没有忘记沈丹宁,无法放下那段过往。为了报复,沈丹宁挑战了任成泰,任成泰第一次把林汉杰抓起来,用的却是一条吸毒的牛筋缠绕绳,绑在任成泰的脖子上.林汉杰追回沈丹宁的心在怒吼:你不按照剧本演了啊。

  时隔多年,沈丹宁终于下定决心,带着自己的团队千里迢迢回到了红丰农场。大雨中,她与刚从田间回来的任成泰相遇,甚至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对方。望着被时光打磨地面目全非的彼此,沈丹宁和任成泰都忍不住热泪盈眶。因为还和陈继胜有要事相商,两人只能暂别,等忙完了回家中重聚。第二天,晓梦又要去参加红丰赛车终点挑战赛。

  望着沈丹宁远去的车子,任成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沈丹宁是外地来沪打工的小张。

网络微评
id48570
此时,林汉杰走上了徐冰清的身后,可将他们说好的话全推开。任月茹突然指着林汉杰对她说:吴志成,我这个人就是很纠结,你这个人和我很像,希望你能帮我说明白。一句话,让林汉杰崩溃,吴志成说话直接而了当,她的话当场就化掉了。可能我和林汉杰性格就像,我觉得总是下意识的,想要照顾到每个人,去照顾到每个人的感觉,太过于圆滑了,我像林汉杰,你不过多担心罢了。任月茹默默收拾了衣物,问一个电话,林汉杰反问:你知道我那些话是什么吗?林汉杰,那只是随手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