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热土第14集剧情介绍

 

  陈胜利被押走之后,罗明和林汉杰都认为陈胜利的供词太过天衣无缝,反倒显得可疑。然而,就在他们商讨对策之时,被关押的陈胜利借杨旭和铁牛送饭之机,突然夺下杨旭的佩枪自杀身亡,断了线索。听到枪声的林汉杰跑出屋外,却听到了陈胜利夺枪自杀的消息,顿时呆立在原地。罗明和林汉杰都特别难过,陈胜利留在公安厅请了个应急警官。

  沈丹宁的罪名被洗清,陈长缨在林汉杰的陪同下专程去家中慰问。然而被伤透心的沈丹宁如今已彻底改变,不仅拒绝沟通,态度也很生硬和冷淡。陈长缨心知这次磨难给沈丹宁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万分无奈。林汉杰的饰演者张丹宁也发来问候,称沈丹宁终于回来,问及在剧中的感受,他也比较坦率,坦率地说不觉得是演坏人,因为这部戏的目的在于反映真实的人心。

  心存怀疑的罗明没有因为陈胜利的死就放弃调查,他在公安局找到了被陈胜利隐瞒的字迹线索,最终查出于观涛的同党不是陈胜利,而是简梅。陈胜利为了包庇自己的爱人,担下了所有罪责,仍没有让简梅逃脱制裁。面对警卫的抓捕,简梅显得异常冷静,安静地收拾好了办公桌上的一切才平静地离开。我最近在琢磨,其实于观涛就是简梅,他们俩是相爱相杀,很不巧,两人最后都选择了都没那么爱的一个人。

  林汉杰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害惨了沈丹宁和陈胜利的人,他语重心长地恳求简梅,沈丹宁从没有得罪过她,希望简梅能主动坦白,还她清白。简梅坦承自己怀了陈胜利的孩子,并拒绝了林汉杰的请求。她固执地认为,必须有人为陈胜利的死付出代价。因为简梅的拒不交待,沈丹宁头上的特务嫌疑帽子始终无法完全摘掉。陈胜利被简梅冤枉后,开始拉拢简梅,鼓动简梅放弃要孩子的想法,直言陈胜利就是一个罪人。

  半年后,简梅和陈胜利的孩子出生。因是特务的孩子无人领养,孩子被送到了红丰农场。林汉杰感怀陈胜利,决定和邢文雪领养这个孩子,并给他起名为陈继胜。但沈丹宁却突然抱走了陈胜利的孩子决定抚养。全城上下都相约共建庆阳之夏书法大赛,多位书法家进入决赛,体现了书法人的高尚境界。

  沈丹宁虽然表现得一脸冷漠,却是一片好心为林汉杰一家考虑。既然她已经担上了特务的嫌疑,也就无所谓再多养一个特务的孩子了。林汉杰看着沈丹宁抱孩子离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痛哭流涕。沈丹宁看着两个无辜的孩子,心绪更加消沉。两个孩子中间,一个已经八岁一个初一,当初情窦初开时,两人初中,初一,高一这样的名字,给这个孩子与之前他喜欢的那个女孩的同学生涯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任成泰看到妻子情绪低落不禁心急如焚,毅然决定带着孩子去见简梅。简梅没有想到,被自己再三陷害的沈丹宁,竟会收养她的孩子,林汉杰还给孩子取了名字。任成泰请简梅放心,他们一定会把她的孩子视如己出,用心抚养成人。被感动的简梅终于决定说出一切。原来,沈丹宁也是农民工的孩子,如今在煤矿打工,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沈丹宁的冤屈被彻底洗清,也重新恢复了工作和职务。但她却再也无法面对这个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地方,陈胜利的死让她无法释怀,农场里那些怀疑的眼神也让她无法容忍,思虑再三之下,沈丹宁选择了不告而别。她终于走出了伤痛,找回了自己。

  转眼几十年过去,1986年的海南,在改革开放的影响下,红丰农场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通过几十年的发展,红丰农场变成了一支新型的山地野战部队,现在的农场完全接受红军的正规军事训练。

  红丰农场里,符学军和老婆秀娥正在自家的摊位前忙着卖货,场部小楼前却完全是另一幅景象。一群工人围住场部小楼,集体追讨欠下的三个月工资。场长王长智却携款潜逃下落不明。已经退休的老场长林汉杰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安抚工人的情绪。工人们见情势紧急,忙着疏散围观群众,还有人决定冒充民工堵住林汉杰的店门口。

  一路潜逃的王长智因为只买到了自己和妻子两人的机票,便中途放下儿子,让他自己去码头买船票,到广州后再与自己汇合。郭洋因为坐在船舱里爆裂而死,便打电话约刘辉为他圆梦,获得专程定制的机票,刚到广州便向船主表达了出海的想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