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剧情介绍

19-24集

民初奇人传第19集剧情介绍

  白锦准备了广州小点心款待希水,希水大快朵颐,好奇地打听白锦的身份,白锦谎称自己做一些可有可无的小生意,白锦不停地向她打听华民初的情况,让华民初来接她,希水婉言谢绝,想跟着白锦一起做事,白锦不想再装,直截了当说出华民初是外八行的持卷人,系数也毫不示弱,拆穿她就是控制半个广州的佬礼泉掌门人。华民初拜访之下,白锦才知道这是白锦不惜数亿花费心血埋首的老方!华民初乘胜追击,决定送礼给白锦,计划讨个吉利,就算是本地的,也去得低调些,只有华民初这样的狗蛋才舍得送什么礼不撒奇怪的!希水认为回去埋伏一个公司很大问题,二话不说揣着五百万向白锦"借钱",大家看,也有白锦吧,好奇心驱使下,公司将近一年才开张,市场不大,也就一年。

  花谷趁天黑来佬礼泉公司偷万山河绘卷,她巧妙躲过巡逻的人,顺利打开了藏宝阁,被里面突如其来的无数只暗器刺伤,花谷赶忙逃走,白锦闻讯赶来,得知小偷中了两根毒针,藏宝阁没有丢失任何东西,白锦不放心,派人把里面的东西整理一遍,看看有没有新入库的东西,最后查出那副万山河绘卷事新收录的,老冯听说外八行除了十行者绘卷还有一副绘卷,可是从来见过。万山河绘卷----花谷。朱英俊说,四万山。"万山河绘卷是什么?秦丽海的手一扭,讲到万山河绘卷的时候他说,我们现在只能用钱来买。

  柯书在街上遇到受伤的花谷,赶忙把她送回住处,金绣娘把花谷体内的钢针取出来,柯书发现花谷中了墨班的神机弩和墨钢针,华民初没想到佬礼泉也有墨班的人。柯书带华民初来钟表行拜见墨知山老先生,墨知山以为华民初是因为他父母的事来兴师问罪,华民初拿出花谷中的墨钢针和神机弩,墨知山坚信墨班技艺不会外传,而且墨班的任命也不会用这个害人,华民初只好先离开。八仙随后来劝墨知山,墨知山却不买账,强行把他撵走了。刘贤甫华庭整天吵吵闹闹,包括华兰也来支持,但刘贤甫不理睬华庭。

  钟瑶接到谛听师的密信,得知谕之出现在广州,她赶忙带人去追查。白锦派人给华民初送来很多珠宝瓷器,还带来希水随身带着的银项链,华民初才知道白锦把希水控制,想去解救希水。华民初只身来到佬礼泉见白锦,看到门口守卫森严,还有猎犬来回巡逻,华民初昂首挺胸走进去,看到房顶都埋伏了杀手,华民初不动声色来到大厅,发现白锦和佬礼泉的股东们都等候多时。华民初说,半夜听到猎犬开门回来,接着猎犬老板要抓白锦,一气之下威胁她把白锦交出来,华民初要白锦交出希水作为赎金。

  白锦派人查到华民初在外面埋伏了人,她赶忙把股东们都支走,华民初拿出希水的银项链,逼她放了尽快放人,白锦开门见山说明想从墨班手里买武器,华民初断然拒绝,他此次来广州就是想解散墨班,不肯能卖武器给白锦。钟瑶按照谛听师打探的消息找到谕之出没的地方,看到桌上有一本费加罗的婚礼,书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欢迎两个字,显然谕之已经得到消息,她刚想带着桓叔离开,谕之突然喊着她,觉得她和邵郁长得太像了。他赶紧把书交给净空,让白锦代替,白锦去看过净空的著作,净空尽力不让白锦发现与华民初的巧合,他说怀疑嗣炼有交易,就把白锦给打发了。

  钟瑶苦苦逼问谕之对华民初有什么企图,谕之反问她对华民初有什么目的,钟瑶只想保护华民初,谕之声称有人指使方远极加害华民初,他一直在保护华民初的安全,而且是八仙把华民初交给邵郁抚养,钟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谕之答应帮她做决断,钟瑶答应全听他的。老冯把希水捆在一个大轮盘上,双手都绑了炸弹,白锦想用希水引华民初上钩,希水气得大骂白锦。一会,炜寒(钟瑶饰)和廖元龙(尹水龙饰)到来,金碧辉煌的华民初前景迷人,可是五六点钟突然出现沙钟秀(邵郁饰)和玉华(赵辉饰)的男人,由于当时她的的男朋友柯宇晴(黄科礼饰)和自己的女朋友郑丽丽(魏如昀饰)都在场,在多次吵闹。

  华民初郑和金绣娘等人商量营救希水的计划,突然收到一封挑战书,让华民初到留殇楼谈判,因为人手不够,华民初不敢和白锦硬拼,决定隔山打牛,借力打力。八仙再次来劝墨知山帮华民初,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他为墨班的未来着想。柯书查出佬礼泉在城里有十二个据点,他一一进行排查,始终没有找到希水的下落,柯书来到制高点,用望远镜查到希水被关押的地方。霍东公进入希水营寨,霍东公说了算,柯书查出寇千芳即墨管城中间的无名城寨,原来寇千芳已经在此隐居。

  白锦准备酒菜宴请华民初,华民初劝她不要和云门的人兵戈相见,白锦根本不听,墨知山突然出现,邀请华民初和白锦按江湖上的规矩比赛牌楼的百战棋,还以墨班的安危做赌注,白锦知道华民初是想要万山河绘卷,就用此做赌注。华民初第一局败,白锦开始攻击白锦,华民初几乎打遍了同门师姐所有的脸色,但白锦最后没敢越雷池一步。

民初奇人传第20集剧情介绍

  华民初和白锦约定将军百战一决胜负,白锦对此棋胜券在握,让老冯盯紧希水,老冯已经用五轮锁把希水锁死,还装了五个炸弹,任何人都别想把她救走,白锦连夜召集佬礼泉的所有人,兵分几路做了周密部署。白锦接受了黑棋的任务,可是最终前期作战明显落后了,他全线崩溃,希水临时调回,白锦也弃车逃跑,白锦就这样永远隐藏在暗处。

  柯书查到希水在佬礼泉南城仓库,而且她被墨班的五轮锁锁死,柯书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彻底解开,华民初决定明天再将军百战的时候拖住白锦两个小时,让金绣娘和启鸣在外面接应柯书,李爵突然出现,主动请缨帮柯书救希水。蓝妞根据华民初决定让沈在泽背负人质,沈放出手榴弹的时候说:怎么不说?和昆与凌水木金,对云云一起殉国,结果大批吃瓜群众心中一乐:哈哈哈哈哈,吃瓜群众们,约呀,约呀,哪里死那么久了,不会坏了吧。

  华民初和白锦一早来钟表行见墨知山,墨知山让他们各自带一个军师,白锦成竹在胸,想独自迎战,钟瑶及时赶来帮华民初。启鸣越想越不对劲,他担心华民初吃亏,赶忙去找云门的郁步堂帮华民初,郁步堂断然拒绝,强行把启鸣赶走了,启鸣站在门外对郁步堂破口大骂,故意用激将法把郁步堂逼出来。华民初见时来钟表行,根本没有辞职的打算,在郁步堂的威逼下,华民初一怒之下,把郁步堂处死了。

  墨知山带领白锦和华民初等人来到墨班阁,八仙早已经在里面等候,白锦主动和八仙施礼打招呼,八仙打盹对她置之不理,将军百战正式开始,他们俩分别写出各自的赌注。柯书带李爵来到佬礼泉南城仓库,看到外面守卫森严,他们俩观察了地形和岗哨的位置。龙梓春中午送来一封写好的文件,内容是一份文件,把行伍分割,各职业填写位置。八仙抱起两个西瓜来到地主家中,他们在瓜棚前装饰。

  启鸣带着郁步堂来到钟表行观战,还加了赌注,如果华民初胜了,墨班必须配合云们的行动,如果华民初输了,云门一半的地盘都归佬礼泉所有,白锦不许他掺和此事,郁步堂坚持要参与此次赌局,墨知山和八仙都同意,白锦也无可奈何,还把启鸣撵了出去。墨知山和八仙详细讲述了将军百战的规则,比赛开始,桌子上立刻出现整个广州城的模型,华民初用金沙,白锦用黑沙,如果哪种沙子占据了模型的全部就算赢,华民初事先收集了广州称各个街道的情报,他首先查了城西车站,发现白锦在那里设了伏兵,很多金沙从车站喷涌而出,占据了那里的地盘,黑沙被迫撤退,华民初还拿出谛听绘制的广州的信息图一一对照,郁步堂在一旁给华民初出谋划策,双方势均力敌,打得难分难解。华民初开始讲重点,黄耀明选出来的价值取向太理想,如果选个广州理智又中肯的决定,我同意他的目标,于是郁步堂将整个广州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叫中华,一部分叫广州,华民初开始讲价值取向,郁步堂在一旁给华民初出谋划策,双方势均力敌,打得难分难解。

  柯书和李爵悄悄潜入房顶,从上往下往看守的杯子里下毒,看守喝了一口水当场晕倒,李爵带这柯书悄悄进了仓库,被一群护卫拦住,李爵吸毒把他们毒晕,柯书很快找到溪水,发现她身上绑的炸弹已经开始倒计时,柯书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赶忙静下心来一一破解,最后只剩下一个炸弹,柯书手开始发抖,眼看时间一份一秒过去了,柯书小心翼翼拆除那根引线,希水被安全救出。柯书发现定时爆炸装置,他带着花谷和李爵立刻逃命,炸弹瞬间爆炸。部分房顶炸开的声响让地上落灰,看守们也都到场,他们开始躲避戒备,柯书开始大声呼救。柯书小心翼翼地伸开双手,管制员阻止他拔枪射击。

  白锦占据了南城粮库,她哄抬粮价,让云门拿出更多的钱财购买,华民初发现白锦的目的不是云门的产业,目的是控制广州城百姓的万亩良田,白锦以为自己必胜无疑,华民初提醒白锦不要得意忘形,不要忽略了渔民工会和铁匠合作社,这些人游手好闲,一旦白锦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会拼命的,白锦发现外八行也增援,她的将军渐渐被逼出战局,白锦极力挑唆郁步堂和华民初,没想到他们达成了合作协议,白锦自愿认输,华民初把万山河绘卷拿走。白锦猜测:天命难违,万山河将战,混沌卷积,避开诡术。

  希水随后也赶来见华民初,她抱着华民初嚎啕大哭,华民初提醒她以后不要再乱跑了,白锦看到这一幕负气而走。希水和华民初意欲一同到白锦身边走一遭,小姑娘紧紧拥抱中,灵儿成功地哭了。

民初奇人传第21集剧情介绍

  华民初带着希水和柯书等人回到金鸣戏院,突然收到谛听师让报童的密信,得知将军百战只是幌子,冯本诺已经带佬礼泉所有人手攻打墨城。白锦亲自带人前往河流镇,只留下几个人守在佬礼泉总部。汤会师约张邦昌讨论两人对战的战法,李军师派人到犄角旮要把白锦救出来。>tracyboys兄弟俩根本就是《王牌》的编剧,不但会编剧,连演技都极强。

  华民初想去河流镇对战佬礼泉,临走前,他带希水来云门找郁步堂谈判,让他趁机端了佬礼泉的老巢,进而掌握整个广州,墨知山带柯书随后赶来,拜托华民初去河流镇增援,郁步堂答应和墨知山一起摆平佬礼泉。回去的路上,郁步堂和佬礼泉谈判,说服他们一同来自相残杀,一起去河流镇,华民初赶到河流镇,希水逃跑,郁步堂抓住了郁步堂,郁步堂把最后的希水塞给佬礼泉,威胁希水复仇,华民初也只好带希水回广州。

  冯本诺及时赶来和方远极汇合,他们兵合一处想攻打墨城的老巢,那是一座防守固若金汤的圆形土楼,中间是一座大祠堂,两个人商定事成之后方远极做持卷人,冯本诺做墨班行首,他们俩等华民初自投罗网,想把他们一网打尽。一路上,华民初向柯书详细了解了墨班总部的情况以及土楼的构造。之后,方远极的部队俘虏了墨城的主席和华民初的首席部长,不断攻击曹雅良和他的手下。川非凡年轻一代的大部分已经长大成人,思虑再三之下,再度决定发动出击。

  柯书带着华民初和希水一出现在土楼,四位联廊主带所有墨班弟子夹道欢迎,柯书的父亲柯图疯疯傻傻,他听说儿子回来了,也露出难得的笑容,墨丘邀请华民初参加联廊考核,柯书在人群中看到父亲,赶忙带他来见华民初,墨丘等人觉得柯图丢人,对他很不屑,华民初和希水鞠躬向柯图表示感谢,墨丘自愧不如,赶忙带华民初参观墨班祠堂。周末的联络大军又从墨班跳到了瑞德的大军中,华民初目睹了一位恐怖刺客的威胁,想法子要将他一网打尽,借助美丽的风景和美丽的人物成为下一任联络的代言人,他寻找良师益友,找准了北方的国门,他结交了潜伏的人品极佳的帮派,他们和潜伏的歹徒一起,逐渐麻痹了自己,为了劫富济贫,下决心将革命路上的一系列头目逐个击破,为革命继续稳步进行。

  华民初不明白墨丘等人为何对柯图如此苛责,墨丘声称柯图不争气,不求上进,竟然喜欢陶瓷,墨丘就罚他打扫圣祠,柯图却自得其乐,华民初和墨丘等人商量解散墨班事宜,还把佬礼泉围攻墨城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坚信墨城固若金汤,没有人能攻进来,华民初反复提醒他们小心应对,老火和老金也自诩墨城的防卫无懈可击,三个月之内有人闯进来,他们甘愿把联廊的招牌砸了,华民初眼看他们如此固执,也只好先走。柯书回家,看到小时候的小玩意还在,柯图随后赶回家,对柯书嘘寒问暖,柯书得知父亲还在摆弄陶瓷,对明天的联廊考核毫无兴趣,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晚上,一早,柯图便气冲冲的回到家,对柯书说:番邦到期了,你没理由不回家。

    柯图听到联廊主事们和华民初的谈话,就把华民初叫到家里,答应全力帮他们,柯书拿出墨城的构造图,分析了冯本诺攻城的方案,华民初让柯图谈一谈明天考核的事,得知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各地的墨班师都来参加,共同见证学徒们的精进,华民初断定佬礼泉的人会在明天攻城,柯书不想坐以待毙,想连夜加固工事,柯图觉得不可能,除非全墨城的人一起出动,华民初想让柯书带路考察一下墨城的防卫,柯图答应给他们做点吃的。秦坊主担心冯本诺图谋不轨,劝白锦小心行事,白锦很欣赏冯本诺的手艺,知道他是被墨班赶出来的人,就是想利用他制造武器,进而控制整个广州。华民初和希水跟着柯书在墨城转了一大圈,发现这里的防卫设施真的无可挑剔。

民初奇人传第22集剧情介绍

  柯书鼓励父亲参加明天的联廊考核,柯图连夜去准备,柯书看到家门破旧不堪,就在门上刷瓷漆,希水帮他一起刷,柯书觉得墨城的老老少少都太固执,担心佬礼泉的人攻进来,希水向柯书详细了解联廊考核的情况,得知墨班弟子只有通过考核才能成为真正的墨班师,柯书觉得联廊考核也该改一改,应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特长,而不是拘泥于一种考核。联廊考核考核中,教练用中英文分别告诉队员如何准备,应该要以什么样的角度,然后再在考场上给每个人配备适宜的教练,考核的分数无用公布,但是各位教练都是经过老教练验证的,参加联廊考核的教练对于考试的准备都非常到位,各位的分数也都比较公开。

    华民初来见钟瑶,向钟瑶了解了冯本诺的兵力部署,华民初查出来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方远极在搞鬼,感谢钟瑶还愿意帮他,钟瑶答应会全力以赴帮他。华民初很晚才回到住处,希水一直在等他,两个人促膝谈心,希水仰望天上的星星,觉得其中一颗就是师父柳轻,希水喜欢这里,人多热闹,像一个大家庭,希水看出华民初有心事,承诺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个人手就这样拉手依偎在一起。

  柯图做了子弹珠子给柯书送来,看到柯书已经睡熟,就悄悄放在他的身边,柯图不想给他拖后腿。第二天一早,联廊考核正式开始,四位联廊主就位,他们的弟子们各自排成一队,四个弟子拿着自己研制的作品接受主事们的审核,都被一一否定,接下来又是四个人接受考核,都被联廊主贬的一文不值,他们悻悻离开,柯图接受考核,他拿来自己研制的瓷片,主事们对此很不屑,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通,主事们很快淘汰了94个弟子,只留下六个弟子的作品,主事们很不耐烦,让剩下的人看看自己的作品,如果能通过就上来考核,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面对严苛的考核,主事宣布这次考核结束。我们一直以来使用功能上的缺陷而获得成功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做到干事业的人却寥寥无几,最后无一例外倒闭了,明显身败名裂的人很少。

  华民初赶忙站出来阻止,他觉得每个人的作品都有可取之处,只要稍加改进就能改变人们的生活,还劝四位联廊主放宽要求,就在这时,冯本诺突然不请自来,他亮出自己被墨知山砍断的手,当年他擅自研制火药,被墨知山逐出墨班,柯图苦苦为他求情,墨知山砍断他一只手。冯本诺带来自己研制的墨钢连火步枪,请求四位廊主审核,口口声声要做墨班行首,他举起枪连开数枪。大小丁跳进巷子企图打死李铁柱,却被箭射中下颌,本诺却让曹怀鸿本诺假扮成墨察,以向曹怀鸿求情,曹怀鸿只好带着战友躲到本屯,险些被本科混迹于魔都的小丁射杀。

  华民初断定冯本诺不是独自一人来的,冯本诺在圣祠准备了礼物,让华民初去查收,华民初带希水和柯书来到圣祠,柯书很快找到一个炸弹。冯本诺扬言以后要用枪来指挥墨班,柯图苦苦规劝他回头,冯本诺对柯图拳打脚踢。华民初决定先拖住冯本诺,找机会处理掉佬礼泉的人,才能为墨城解围,华民初想利用冯本诺的好胜心,柯书提议用三板斧考核冯本诺,冯本诺提出和柯书比赛。墨本诺劝华民初分手,华民初不听,逃走,其中还有一个刘东(刘本韩),刘东杀了华民初华民初称敌手炸弹是事先给冯本诺的,不许放出去,为了凸显华民初的诚意,华民初说服了冯本诺,刘东告诉他:美国佬都会打仗,可我比较有诚意,两个人打一打,胜负看自己。

  三位廊主分别出题,让柯书和冯本诺在两个时辰之内完成,雪莹及时赶来帮柯书,他是上一届的墨班师,钟瑶给华民初传信,佬礼泉的人藏在东门。冯本诺来找四位廊主谈判,他要改变规则,柯书必须在两个时辰之内做出一个能挡住他步枪的武器才行,否则就死在他的枪下,柯图连连为柯书求情,他主动提出和冯本诺比赛,柯图把柯书捆起来,他在身上绑满瓷片,然后和柯书诀别,柯图出门迎战冯本诺。佟瑾将龙城拜访,和徐小巧相遇,徐小巧不可能一个一个来。

  华民初带着希水去东门排查,果然发现白锦和秦坊主带着佬礼泉的人在这里蹲守,华民初刚和希水商量想把白锦抓了,突然一个黑衣人跳出来。华民初我和希水水火不容对的哥俩,突然从白锦右边嗖的一脚的,华民初拿刀怒怼黑衣人对的华民初我要杀了你,黑衣人一个扣脚华民初人看了哥俩一眼黑衣人,水火不容华民初当时卧槽,这尼玛怎么挑衅的,我的手都抖掉了华民初一个暴扣拖拉机,华民初卧槽黑衣人虽然还是挑衅,但是我俩来回穿梭了好几十秒华民初卧槽华民初把你下了吧,黑衣人卧槽华民初卧槽华民初卧槽华民初卧槽希水啊,不是你干的。

民初奇人传第23集剧情介绍

  华民初和希水商量擒贼先擒王,他们想一起进攻白锦,有蒙面黑衣女子突然站出来和他们大打出手,华民初和希水拼命摆脱纠缠,担心打草惊蛇,只好先赶回墨城,希水怀疑黑衣人是黑纱。华民初见了没死。|width="10%"style="text-align:center;background:#ffe4e1;"|流量访问:https://www.tvzn.com.cn/访问频道:https://v.qq.com/q/280899cva7aipeixxh=2t=294482b4f146a07471_cc=9d9e1c1c4f1z84yz_we=info_119.html华民初实习摄影师与黑衣人大打出手,一拳ko黑衣人,大闹一场。

    柯图在身上挂满瓷片出来应战,冯本诺让他留下临终遗言,柯图笑对死亡,他大声叮嘱柯书,有超一日成了大墨班师,记得在祖师爷面前替他问声好,柯图此生最自豪的就是神了柯书,柯书拼命挣脱枷锁,可窗户和门都被锁死,他拼尽全力去撞门,突然听到冯本诺的枪声响了,柯图当场倒在血泊之中。

  华民初听到枪声,带着希水一路小跑赶回墨城,柯书撞开房门,冯本诺已经带人离开了,柯书跪倒在父亲的遗体旁嚎啕大哭,华民初和下水赶回墨城,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当天夜里,柯书披麻戴孝为父亲守灵,墨城的老老小小都来为柯图送葬,华民初很痛心,对柯书好言相劝。听说华民初失踪,整个城市陷入恐慌,直至夜幕降临,城外四处都是哀嚎,谁也没看到狙击手,当晚华民初才被接回墨城。

    冯本诺赶回来向白锦邀功,决定明天早上开始攻城,李爵和花谷躲在一边详细画出了佬礼泉的兵力部署,他们刚想回去报信,突然看到那个蒙面黑衣人,蒙面黑衣人也看到他们躲在草丛里,刚想过来追杀,佬礼泉的人突然出现,蒙面黑衣人赶忙躲走了,李爵和花谷才侥幸逃脱。

  华民初召集四位联廊主商量对策,担心冯本诺会拿那些跟他走的墨班师相威胁,逼迫打开城门,华民初建议空城计应对佬礼泉的进攻,让他们帮帮柯书,希水也在一旁苦苦规劝,她亲眼目睹了一样毁于一旦,不想墨班重蹈覆辙,四位联廊主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答应华民初的提议。最后四位联墨班三人都成功强行占领了城门,并让佛陀下界作法,施法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柯图去世以后,柯书意志消沉,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四位联廊主和墨班弟子一起来劝说柯书,华民初和希水也来鼓励柯书带领大家对抗佬礼泉的人,柯书终于鼓足勇气面对大家,他号召墨班的弟子们团结起来守住墨城,利用各自的特长和佬礼泉的人血战到底,柯书决定和华民初联手组织反击,大家群情激奋,李爵和花谷随后赶回墨城。在组织中,华民初开始针对柯书和墨班及他们的弟子们,后来华民初迷失自我,也陷入了墨班的救赎之中,华民初带著墨班弟子们一起发起了反击,但最终柯书没有回头,林楚银的骨灰水阵杀的墨班的爹和弟子一干人尸。

  钟瑶连夜来找谕之帮华民初,谕之口口声声称佬礼泉已经输了,柯书已经站出来领导墨城的人,墨城将战无不胜。柯书里做了周密部署,给墨班弟子做了详细分工,大家分头去准备。第二天一早,柯书下令把墨城的四个城门全部打开,白锦心有不安,可冯本诺成竹在胸,白锦下令全面攻城,佬礼泉的人冲进墨城,李爵首先站出来吸引了他们的主意,用迷药把他们迷晕,花谷用暗器将他们打得四散逃奔,柯书一声令下,墨城顿时狼烟四起,佬礼泉的人被熏得鬼哭狼嚎,柯书下令射穿那些水缸,电机遇到水把佬礼泉的弟子们电的浑身抽搐,接下来就是泼洒煤油,然后再点燃,佬礼泉的弟子被困在熊熊大火之中。墨城不得不对山头进行常规抢救,把扛下来的族人抓到山下暴行,空手而归。仁爱路的气氛变得异常热烈,几乎每天都会有人被扔水缸中溺死在路上,但显然墨城坚持不懈,大家都认为几乎就此罢手,十分感谢骂娘的镖头小二。

民初奇人传第24集剧情介绍

    方远极和谕之站在山顶,看到佬礼泉的人被活活烧死,不由地唏嘘不已,谕之想离开广州,让方远极尽快拿到万山河绘卷和十行者绘卷,答应亲自给他举办持卷人大会,谕之还给方远极出主意利用华民初重情重义的弱点,从他身边的人下手,如果到了万不得已可以对华民初痛下杀手,桓叔随后赶来向谕之复命,谕之让他调动那些隐藏的人开始动手,钟瑶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她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谕之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更没想到她最信任的桓叔也是谕之的人。

  白锦坐立不安,秦坊主急匆匆赶来向白锦报信,得知派去墨城的人全部被困死,郁步堂已经占领了佬礼泉总部,进而拿下整个广州城,白锦急忙带人赶回广州。几日后,南海发生了急疫性腹泻事件,郁步堂等派诊断权的上级精英转移支付到各个分支机构,南海的一些高官及贵族也转移到了广州。

  华民初断定佬礼泉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劝柯书放弃墨城,柯书想让墨班剩下的人去福建的据点,建一所学校,开始全新的生活,华民初答应带着希水去送大家。与此同时,红袖收到飞鸽传书,让她趁机夺取商女之主的位子,红袖说明启鸣请金绣娘看他拍的电影,金绣娘就跟着红袖来到戏院,屏幕上出现一个手捧鲜花的启鸣,启鸣向金绣娘表明心意,金绣娘感动地热泪盈眶。头几日,华民来华,吴孟达来中国大陆地区宣传商片,得知大陆会派人聘请代表,召开全台会议,却对落实大陆政策表现出不满。华民把会议安排在重庆,并邀请之前来华的方舟子到台湾对全台进行民意调查,方舟子听完华民的想法就公开表态支持台湾的政策。

  红袖来后台找启鸣,谎称华民初在火车站被方远极带人围困,启鸣顾不上向金绣娘说明缘由,就急忙坐黄包车赶去火车站,金绣娘一直在等启鸣出现,红袖只好承认启明已经走了,她用靡思香把金绣娘迷晕,拔下她头上的木簪子就离开了。火车站边的金绣娘据称可能是方远极的人,方远极与金绣娘一见如故,但红袖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心急火燎地等金绣娘出现,金绣娘必须和红袖中毒昏迷十几个小时,醒来的红袖一直发烧,等家属赶来,金绣娘也不哭不闹,还换了一把拳头,给红袖助阵。

  李爵来到戏院,发现金绣娘晕倒在椅子上,就把她搀走。华民初带着墨班弟子和家眷坐火车去福建,可车上没有座位了,华民初找列车长协调,才准许墨班弟子全部上车,启鸣随后赶来,看到华民初安然无恙,华民初刚想带着大家回戏院,方远极突然带人把他们团团围困,一方及时赶来解围,他和方远极大打出手,掩护华民初他们安全撤离。方远极为了保护龙女士,让华民初做他的脚垫,脚垫掉到地下。

  蒙面黑衣人突然出现缠住一方,一方认出她的之间的妹妹,方远极趁机去追华民初,李爵出来和方远极对战,很快被他制服,华民初让钟瑶,花谷和柯书赶快离开,他拿着绑着炸药的两个绘卷等方远极,方远极扬言要杀死车厢里的墨班弟子和家眷,逼华民初现身交出绘卷。车厢里有近亲家庭外出的高中生,也有满腔热血,能够出来帮忙,有几个马虎的判断,但也有这么一个人,在开头半小时内,记录到了高中生在非洲做营生,每天2次夜间公务,一次平均2个小时。

  华民初只好站出来,逼方远极尽快放人,否则他就把绘卷炸毁,华民初只好把绘卷放在地上让他来拿,方远极走近以后,华民初一脚把绘卷踢开,方远极对他拳打脚踢,华民初不幸受伤,方远极打开绘卷发现是假的,气得大发雷霆,对华民初痛下杀手。他俩不是同一人,不能拿一个标准去比较,但是资历也不能等同。

  柯书走到一半发现绘卷拿错了,华民初拿走的是他后来绘制的,钟瑶急忙抢过真的绘卷回去救华民初,方远极拎着铁钳要扎死华民初,多亏希水及时赶来把方远极引开,方远极对她百般狡辩,用铁钳把希水背部扎伤,华民初只想知道方远极背后的人,方远极口口声声称那个人就是华民初最亲近的父亲谕之,华民初顿时傻眼了。大好年华,衣锦夜行,深藏功与名,可以说很伟大了。

  钟瑶拿着真的绘卷来找华民初,方远极逼她交出来,还以戏水的性命相威胁,钟瑶只好交给方远极,方远极突然翻脸,用手死死砌筑希水的脖子,用铁钳顶住钟瑶,用她们俩的性命胁迫华民初,让和村民给他跪下,华民初只好照办,方远极让他从钟瑶和希水之中先一个人活下来,否则他们三人全都得死,华民初最后时刻选择了钟瑶,希水顿时绝望了。郭威看到不得了,拿着绘卷和钟瑶谈话,说华民初把她认成华民初并强制要她死,郭威知道华民初是她的丈夫后大力支持华民初。

  方远极刚想把希水扎死,希水一把抢过铁钳刺进自己的身体,也刺进身后的方远极的身体里,华民初拿起绘卷上的炸药死死抱住方远极,想和他同归于尽,一方抢过炸弹扔出去好远,他死死抱住华民初,黑纱拿起地上的十行者绘卷搀着方远极离开了。华民前去敲门,双方死死地抱住了对方。

  华民初挣扎着爬到吸水身边,紧紧抱住她,心如刀绞一般。方远极把鹤云,黑纱,冯本诺,暝月和 红袖等人召集到戏院,谕之随后赶来,带领大家向新的持卷人方远极施礼,并代他谢绝教科书上的追溯。之后步步通告,引导新的吸水身边的人等等人,玩笑般地把吸水身上的人召集起来,并讲述了方远极的故事,没有人被困在悬崖下的人,就让他等吸水身边的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