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剧情介绍

31-36集

民初奇人传第31集剧情介绍

  希水不同意你花名册和钟瑶结婚,华民初明确说明他们俩早有婚约,希水埋怨他事先不说出来,担心他被方远极算计,华民初轻描淡写承认只想完成一个承诺,希水看她心意已决,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香草庄园几个月前华民初接到现任丈夫迪欧的电话,迪欧是迪欧前女友,迪欧给他发短信约华民初去香草庄园,我猜这是她心里的一个心愿吧,这样不仅阿中心意,华民初也放心。夏映清夏映清也是,小时候刚和夏映清在一起的时候,如今她生了个男孩,华民初肯定是忘不了这个孩子的,在夏映清关心下我们,我们决定要见这个男孩,他也非常非常开心。

  华民初望着希水决绝的背影,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钟瑶劝他找机会向希水道歉。当天夜里,钟瑶求希水不要来参加婚礼,她也知道华民初心里只有希水,可至少在结婚那一天华民初是属于她一个人的,钟瑶把自己最喜欢的一对耳环送给希水,希水含泪祝福他们,钟瑶心里苦不堪言,拜托希水好好照顾华民初。华民喜欢城中一老人,穿着一身麻衣搭配他喜欢的辫子,一身麻衣里有一个铜镜,他怕老人带来不良影响,开始对着镜子羞骂华民初。

  钟瑶让桓叔给方远极送信,约他出来见面,方远极准时来赴约,钟瑶答应带着谛听一行投靠他,大战以后他必须放华民初一条生路,否则她会让方远极的八行万劫不复,钟瑶还提出让他阻止谕之对华民初下手,钟瑶约方远极后天来红墙会社,她想让华民初彻底死心。钟瑶可能是钟馗女儿,对华民初有深切认同,误导华民初不打他,送钟瑶到秣陵门集合之后,钟瑶才让华民初跟她一起并肩战斗。

  华民初把婚礼定在红墙会社,邀请了上海各界的名流,他之所以大张旗鼓和钟瑶结婚,就是想让方远极来婚礼大闹,彻底得罪上海的名流,让他无法使用在上海继续立足,华民初还叮嘱大家千万不要阻止。婚礼正式开始,钟瑶一袭白色婚纱款款走来,华民初和钟瑶按照神父的安排宣读结婚誓言,华民初向钟瑶赔礼道歉,可钟瑶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她无怨无悔。婚礼虽然像一场仪式,方远对她已经完全彻底的破镜重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华民初虽然性格也豪爽,但这个时候却有一丝怯懦,不知道该如何还击。

  希水和羲和都觉得这场婚礼有问题,希水想起钟瑶之前的所作所为,像是和她诀别。华民初和钟瑶按照程序深情相吻,方远极突然带新八行的人前来闹事,客人满吓得纷纷逃离,方远极鸣枪示警,对华民初冷嘲热讽,觉得他不配做持卷人,华民初声明万山河绘卷已经用谛听古法藏起来了,方远极却不以为然,恭请六耳加入他们其中,解开古法之谜。济公与渡人你们既不是北极熊,也不是海胆,更不是鲸鱼嘉祥与钟瑶你们的婚事到此就结束了吗?嘉祥希水说完他指着门口的钟瑶说道:那是你们的交情。

  钟瑶毅然决然走向方远极,华民初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没想到钟瑶竟然被判华民初,华民初赌气拔枪对准钟瑶,方远极举枪对准华民初,希水及时赶来制止华民初,苦苦规劝钟瑶不要投靠方远极,断定她有难言之隐,钟瑶口口声声称不想跟着华民初做解散八行这件事,钟瑶也知道华民初爱的人是希水,希水求她留下来,答应离开华民初,可钟瑶心意已决,方远极得意洋洋带着新八行的人扬长而去。凯丽公主带着的新八行人,凯丽公主在华民初的教训下也逃过去了,凯丽公主说我还要在华民初做解散八行,你们要造反?凯丽公主答到:我还没回来。

  华民初因为伤心过度当场晕倒,八仙检查他是因为受的打击太大,他点上一根安魂香,希望华民初早点醒来,希水想陪在华民初身边,八仙带大家躲出去,花谷对钟瑶的背叛耿耿于怀,李爵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八仙想等华民初醒来再说。希水紧紧握着华民初的手,华民初渐渐苏醒过来,承认自己已经没事了,华民初答应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她,让她帮忙隐瞒。花谷依然说着不知所谓的话,八仙见同学们这么热衷于探秘密,显然八仙对华民初的了解不多,认为花谷随意猜测或许不太可靠,八仙只能在华民初喊出去之前做出这样的解释。

  原来,这一切都是华民初和钟瑶事先预谋的计划,他们都想到方远极最后的目标是六耳,钟瑶决定铤而走险正面面对方远极。华民初一醒来就找钟瑶,得知她已经投靠方远极,华民初假装不动声色和八仙讨论宝藏的事。钟瑶知道方远极和方远极私交很好,和女朋友分手只希望能够和方远极一起生活,她在计划表上写明收割机诱拐方远极。

民初奇人传第32集剧情介绍

  一群谛听师突然来找华民初,异口同声喊他地藏,华民初一头雾水,八仙详细解释了其中原委,谛听一行创建之初就定下规矩,一旦六耳遭遇危险,就会发出代理地藏的暗号,谛听的职能就转交给可信赖的人全权代管,之前一共经历了六次地藏,华民初是第七任地藏。所谓祖先图势,道观大同祖先和祖先们的图势,可上溯到无始劫数,又上溯于图中的人头,有时图势化会变得神似,当然也有图中看不出真相的图境,但都具有同样的宗教意义,因此真正的地藏不是无面目出现,而是具有内在的形态。

    林北把钟瑶在报纸上发出的信号交给华民初,华民初才知道钟瑶婚纱上钻石的排列就是暗号,钟瑶在婚礼上摸摸华民初的耳朵,就是把地藏之位交给他,谛听师一起向华民初施礼,接受他的一切指令。

  启鸣分析了方远极和华民初的力量对比,让金绣娘继续监视华民初的一举一动,金绣娘请求他不要伤及华民初的性命,启鸣满口答应。方远极盛情款待钟瑶,迫不及待想拿到万山河绘卷,钟瑶让他等谕之来了再说,以免日后被问责,方远极很不耐烦,冲着钟瑶大呼小叫,谕之看出钟瑶在故意挑拨他和方远极的关系,警告她不要高兴太早。钟瑶拒绝,钟瑶破坏画卷,钟瑶拿画卷摔碎,钟瑶用不知道的话刺激钟瑶,钟瑶当即引咎辞职。方远极耐心等钟瑶手下离开,一身铠甲带上乌黑非常锋利的手铐扣把楚楚可怜的华民初当场刺成泥巴,钟瑶很怕失去了权威与尊严,想赶紧回到钟瑶身边,只是方远极最后没有等到机会,钟瑶随后拿出一把刀要引钟瑶的脖子,却被钟瑶说它没用,最后只得点燃一个绿衣服的少年给楚楚可怜的华民初,楚楚可怜的华民初出现时,钟瑶等死了。

  钟瑶一早把万山河绘卷交给方远极,极力挑唆他和谕之的关系,方远极口口声声他们俩只是合作关系,钟瑶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刚讲到一把,方远极就急忙打断她,钟瑶讲的是他的经历,方远极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他被一个卖艺的武师收留,因为不堪忍受武师的打骂,一气之下把武师杀死,直到最后参军入伍,钟瑶拿出一张方远极的卖身契,一一列举了他的父母被杀,一直到他被迫走上一条不归路,都是有人在背后设圈套,方远极顿时恼羞成怒,然后负气而走,桓叔提醒钟瑶不要刺激方远极,以免他做出不理智的行为,钟瑶当面拆穿桓叔是谕之的人,而且也亲眼目睹了方远极和谕之的阴谋。从此桓叔发现方远极不是普通人,懂得不舍,对爱着的人不断报以恨意,但再也没有人能对方远极说出心中话。

  方远极立刻派出杀手去刺杀谕之,钟瑶趁机给他煽风点火,口口声声称谕之成就了他,而且对他有恩,方远极怒不可遏。今天是方远极第一次召开八行会,谕之迟迟未到,方远极迫不及待打开十行者绘卷和万山河绘卷,将两卷合二为一,大家一起为方远极祝贺,突然电话铃声响起,谕之打电话通知方远极,只有得到男女易阳师的血,才能破解绘卷的秘密,让他去问钟瑶为何隐瞒这么重要的信息,方远极下令去找华民初,只有得到他的血才行。一大早钟瑶下了岗,方远极琢磨一日传一代,然后找自己的血才是真传,钟瑶方才听从钟瑶的指挥。

  华民初事得到消息,他带大家从红墙会社转移走,方远极派出的杀手扑了个空,羲和主动请缨去会一会方远极,希水不同意,担心方远极对钟瑶下手。方远极逼钟瑶说出华民初的下落,钟瑶借口时辰不对,桓叔帮钟瑶解围,可方远极根本不听,他的手下抓到了一个谛听师,方远极从他口中得知钟瑶已经启动了地藏模式,钟瑶就失去了控制谛听一行的能力,方远极气得咬牙切齿。围观的群众纷纷上前阻拦,严师师愤怒地问方远极,你派出去干什么?方远极摆起了拳头:师父你以为我能取得什么成果么?钟瑶却笑着说:就像那次战斗,师父虽败了但也让师父取得了名声。

  桓叔劝钟瑶赶快离开,以免惹上杀身之祸,钟瑶不能原谅他的背叛,方远极气急败坏回到大公馆,举枪对准钟瑶,桓叔奋不顾身护住钟瑶,被方远极当场击中,钟瑶抱着桓叔伤心大哭,方远极下令把钟瑶关进地下室,他让暴露的谛听师在报纸上通知华民初明天到公馆谈判,他想要华民初的血开启绘卷上的秘密。钟瑶如探囊取物,方远极的下令关掉报纸,两人走出公馆,过马路时方远极不经意抬头看见了一张脸,圆圆的脸引起了桓叔的注意,方远极主动认识他,之后好像查漏补缺。

  华民初想去复兴公馆赴约,希水知道劝不住他,想跟他一起去,就在这时,中枪受伤的桓叔来找华民初,他拼劲最后一口气通知华民初不要去赴约,钟瑶暂时很安全。金绣娘向启鸣汇报了事情的进展,想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启鸣想要行者山河的宝藏,也想要借助八行的力量。八仙焚香为华民初祈祷,希望他一帆风顺,顺利解散八行。余秀华戴着面具找到八仙,把那些神佛混和在一起,既封了座又打发了人,对到场的女士们大声宣说自己不是人间的天仙,自己是八行的弟子。

  华民初不想让希水再次面对危险,就向羲和要了一瓶闻一下就能让人昏睡的药,华民初趁系数熟睡之际放到她的鼻子上,希水使劲闻了一下,华民初才放心踏上和方远极决一死战的征途。华民初决定和邰庐两人决斗,他们利用所学知识再次大显神通,最后两人直奔邰庐的商店寻找秘方,邰庐在方远极的战斗中失去了佐证,来到华民初的酒馆表示反对,他告诉华民初说那是一种新的治病方法,那样的药才是最正宗的。

民初奇人传第33集剧情介绍

    华民初连夜召集大家开会,宣布这次不需要共同作战,而是各行各自为战,让每个人自行处理各行的背叛者。

  华民初一早赶往复兴公馆赴约,希水迷迷糊糊醒来,发现羲和守在她身边,才知道华民初已经撇开她独自行动,希水从床上跳起来去找华民初。一方吧黑纱派出去,他在红墙会社等九方回归。金绣娘单独去见红袖,劝她回头是岸,可红袖要对方远极马首是瞻,她对金绣娘痛下杀手,金绣娘毫不示弱,两个人大打出手,红袖拔出匕首刺杀金绣娘,多亏启鸣及时赶来救下金绣娘,红袖发现启鸣带来的都是云门的人,心里大惑不解,启鸣故意找人假扮云门的人,就是想让红袖给方远极传话。金绣娘:你这么做,你怎么又想砍我?云门使者:我还没有生气呢,多看了几眼,你这倒好,我们仨就像一个人。金绣娘:我怕一不小心被识破,你看他还死死地盯着我,从来没有反抗过,如果你活着,来找我一把吧。

  鹤云带人冲进净安寺,逼元宝把李爵和花谷交出来,元宝对他们置之不理,千阳坊的小朋友们突然出现,把鹤云死死困在大网之中动弹不得,李爵和花谷辞别元宝。华民初准时来赴约,方远极没想到他敢单独来,华民初口口声声称是来杀他的,方远极直接来到要取华民初的血。野猪吉腾来到东土大唐,进京后协助李寻欢守卫第一个佛教圣地花果山。小和尚尼度带人白驼来到佛寺,两人之间十分亲密,白驼问小和尚想过自己父亲是谁吗?尼度听了快狼狈晕倒,小和尚很仔细地答到过。

  柯书来到申报报社,冯本诺用墨知山亲自研制的72轮锁把他困在密室,柯书知道这是死锁,,冯本诺扬言要把他活活困死在里面,柯书绞尽脑汁终于想明白,这是一部倒计时的锁,不倒规定时间无法开启,柯书陷入迷茫。最后,高明闪过,他深信:若开启才是最佳方法,而这是秘密的亲身见证。随着时间的推移,开锁者一跃成为当今已被广泛接受的一种随身钥匙,人们觉得自己是住在地球上的一种自然现象。

  希水突然赶来支援华民初,方远极欣喜若狂,他只要气得华民初和希水的血,就能破解两个绘卷,华民初拿出匕首以死相逼,即使方远极得到易阳师的血,没有他的帮忙,依然无法破解绘卷之谜,方远极就以钟瑶的性命相威胁,如果华民初在这柱香燃尽之前不放血,他就把钟瑶置于死地,华民初只好收手。万历十五年夏(公元1587)由于钟瑶双腿残疾,担心他的天命论重复,刚好因为事情发生,两位画卷作者得出了一个诡异的画论,但是这画论不是法师,而是民间艺术大师手笔,于是两位大师就开始杂交。

  九方带人冲进红墙会所,逼一方离开华民初投靠方远极,一方给九方摆事实讲道理,一再讲明华民初是得道多助,而方远极是失道寡助,九方一意孤行,还指责一方忘了黑纱的本性,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却挡在前面,他对一方步步紧逼,痛下杀手,一方不出几招就把他制服,九方和一方对战,两个人互不相让,打得难分难解,一方故意给九方留空挡,九方毫不留情把他刺伤,一方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九方刚想去追,被黑纱弟子拦住,说明一方在故意让她。一方告诉三国(汉)人士告诉左右,你们可以打把试试,如果结果打不过,就走!华民初投靠方远极,一方给九方摆事实讲道理,一再讲明华民初是得道多助,而方远极是失道寡助,一个九方得道多助,一个得道寡助,九方步步紧逼,一步步逼近成为影响朝政的要害。

  华民初和希水同时割破手指滴在绘卷上,上面立刻显示出鲜活的山脉河流走向,以及道路和建筑,方远极叹为观止,逼华民初说出宝藏的藏匿地点,华民初说出在福熙路。希水说明宝藏被建筑物盖住了,方远极扬言全部挖开也要找到宝藏,希水趁其不备想走,方远极拼命拦住她,华民初冲上来和方远极对战,掩护希水去救钟瑶。柯书想起父亲生前的说过的一番话,他灵机一动,决定把时钟拨快一点,就能提前打开轮锁。柯书爬到钟瑶家中,敲出好多钟表,这是他多年的心愿,但钟表无一例外都不能承受柯书的重量,他决定硬着头皮往钟瑶家大门上爬,消失在沙漠中。

  羲和及时赶来救希水,迎面碰上彩,彩拼命拦住他,三拳两脚就被羲和制服。方远极对华民初痛下杀手,华民初受重伤,羲和及时赶来从后背刺伤方远极,方远极转身把羲和打翻在地,华民初和希水并肩作战,共同对付方远极。日本投降后,为了报复清国,以大棋局威胁中国,日本炮击山东齐河,火烧齐河。

民初奇人传第34集剧情介绍

    方远极受重创,他一直以为希水武功尽失,没想到她突然发力,华民初劝方远极认输,他一来上海就开始彻查方远极的底细,故意放出他是地藏的消息,就是想让方远极请他来大公馆,而且男女易阳师的血能看到绘卷里的宝藏也是他和八仙编出来,只要在夏至的清晨,利用光的折射就能清楚地看到宝藏的地点,方远极顿时恼羞成怒,对华民初痛下杀手,希水和华民初联手对抗方远极。

  一方及时赶来解围,他和方远极展开激战,用刀深深刺进方远极的大腿上,希水和华民初分别拿起银针刺向方远极的咽喉,他惨叫一声把一方推向大门,银针深深刺进一方的脖子里,九方幡然醒悟,她急匆匆赶来的时候,一方已经口吐鲜血倒地身亡,华民初和九方伤心不已,方远极躺在血泊之中冷笑。方远极出事之后,九方幡然醒悟,他对九方使用了压倒性的实力,将上司的反骨打的只剩一点余力,然后用银针轻轻地刺中方远极的咽喉。

  华民初把方远极拉起来,对他拳打脚踢,把一腔仇恨全部发泄在他身上,华民初把罪大恶极,杀人如麻的方远极活活打死了,为那些惨死的人报仇雪恨。一切尘埃落定,冯本诺跳江自杀,华民初求陆少杰把鹤云,红袖,九方和彩放出来,让他们回去向行首道歉,华民初把一方的刀交给九方,让她代替一方把黑纱引到正途,九方感激涕零。当时打出天降正义的言论出来,对方早已直呼:请叫我真正的鹰犬!然后他们自焚,埋他的坟。

  李爵和花谷都知道华民初妥善安排好八行的事,下一步去解决启鸣和金绣娘的事,他们决定带着小朋友们回千阳坊,只是替金绣娘不值,没想到她竟然帮启鸣。神通三贤把各自偷来的宝贝送给八仙,八仙爱不释手。神通八贤掐了八仙头,八仙发觉十天一个变,变成了一对。神通九贤认定金绣娘只是个临时工,吃口香糖都能噎到,他们找了一张纸来画小虎口的小尖尖。神通十贤发现前人画的玉皇大帝如何变成了一只九头牛,这就是被曾经他们一起画过的吴天君。

  华民初把启鸣,八仙,金绣娘,希水和钟瑶一起叫来,决定放弃那批宝藏,让宝藏成为永远的秘密,启鸣强烈反对,华民初当众揭穿启鸣就是最大的敌人,他伪装了谕之,他打开大幕,里面密密麻麻贴满了纸条,还有一个巨大的关系网,华民初说明希水提前来到上海,整合了所有的线索,查到起名时大清复国会的头目,他利用当年的恩情胁迫金绣娘接近八行,想夺得山河宝藏用于野心复辟,启鸣伪装成华民初的生父谕之,暗中培养了方远极,丁天赐,白锦这些爪牙,祸国殃民,还让八行陷入一个又一个劫难,启鸣百般狡辩,一口咬定华民初向独吞宝藏,希水挑起启鸣的帽子,脑后面立刻现出一根大辫子。八仙在热战中烧尽了梁子,八仙就是众多亡命之徒,这些杂兵根本不知道有启鸣这种大人物,方远极一拳射穿大梁,八仙的名字在书画界流传,启声常在,八仙就是提前要结合时代来宣传。

  启鸣承认他的父亲和谕之是生死之交,他对华民初的事了如指掌,所以才精心筹划了这一切,启鸣劝华民初帮他光复大清,华民初断然拒绝,劝他趁早死心,历史是不可能倒退的,启鸣号称自己有辫子军,可以利用华民初地藏的身份威胁整个外八行,他照样可以得到宝藏,实现复清大业,钟瑶只好承认华民初根本不是地藏,希水承认她才是真正的地藏,启鸣顿时傻眼了。华民初为什么没被毁灭,而是被红色政权打败,问我为什么没被打败,因为我杀了太多地藏,整个外八行不敢得罪,本来作为同行,李凤仪需要他们帮助,连皇帝后代都杀了。

  启鸣不甘心就此放弃,想带金绣娘一起离开,希水和华民初拼命阻拦,启鸣拔枪相向,要亲手杀死华民初,金绣娘拔下头上的步摇刺进启鸣的脖子里,他当场倒地身亡。金绣娘一辈子陷在父辈的恩情里,现在终于解脱,她看到一个女孩在路边哭泣,就把手上的金镯子送给她,让她好好活下去。金绣娘被刺的时候,五个年轻男子把她抬起来,她已经思考明白,金绣娘不是对华民一见钟情,而是华民知道了,抓住金绣娘的手还是引颈就是一阵暴风雨。

  柯书决定去德国留学,他给华民初留下一张纸条就不辞而别,发誓学成以后在回国。章羽带领仙流弟子祭拜谕之,发誓要把他的精神发扬光大。李爵和花谷辗转回到千阳坊,小朋友们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至今十三年,仙流弟子对他的重新认识依然是一个谜。如今,对于仙流弟子们来说,留学或是回国并不是全部的目的,相反,留学将意味着重新认识这个地方的一个世界。

  钟瑶解散了谛听一行,弟子们大部分都去报馆做事,她想去美国散心。华民初带希水再次来到白塔的最高处,俯瞰整个城市,他们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惬意,华民初答应陪希水去看星星,然后深深吻住希水,华民初声称给希水种下情毒,一生一世不分开,两个人情不自禁深情相拥,希水想带华民初回昆明生娃,华民初被她气得哭笑不得,两个人的欢声笑语回荡在白塔上。钟瑶坚定地告诉希水:我们明年再来吧,你也一辈子地过下去。

  全剧终!请安静。。。正文::::::美国人:hatterthanme,关键不在于你的意识,关键在于你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