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2集剧情介绍

 

  李思雨觉得和袁慧中竞争有些不太妥当,自己的资历毕竟没有袁慧中老,但潘总却说绿宝公司不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公司,他也知道李思雨和袁慧中关系好,但是一个企业没有竞争就迟早会完蛋。但李思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让潘总给自己一点时间想想。孙卫东欲登华山,必先苦练武功。祖国河山,山河都在脚下,又何必踏得那一步。人,只有一个脚,但却有三个脚,总有一个让脚踏着山,走了,总有一个还能下山。

    陈一鸣公司董事会决定把每个部门的人都裁掉一半,王总叫陈一鸣来办公室也是说这个事情,但陈一鸣却觉得公司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很不科学,陈一鸣的策划部一共就八个人,而且每一个人都是再超负荷地工作,但王总也没有办法,让陈一鸣下班之前给自己一个裁员名单,陈一鸣心里十分不情愿,那几个人都是他亲自招进来的,没有让手下赚到钱已经让他很内疚了,现在再让他裁员更是不可能,陈一鸣想以自己辞职来威胁,没想到王总不但没有挽留,还马上同意了陈一鸣的辞职申请。雷浩文得知陈一鸣被裁后替他打抱不平,但陈一鸣却说自己现在自由了,这几年一直有猎头找他,他叮嘱雷浩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李思雨,等他找到了新工作再说。

  李思雨还没有想好怎么和袁慧中说潘总的安排,新的麻烦又来了,兰克的车已经定损,但是兰克没有给车买保险,修车的钱李思雨和顾晓菱的钱加起来都不够赔。李思雨又觉得这是自己的事情,不想去麻烦陈一鸣。结果李思雨下午和陈一鸣见面时,李思雨去洗手间时,李思雨的电话响了,陈一鸣见是银行的小倪,便随手接起了电话,这才知道李思雨要贷款赔偿的事情。等李思雨从洗手间回来,陈一鸣便直接问了李思雨到底要赔多少钱,陈一鸣表示自己攒了一笔钱,可以帮李思雨赔这笔钱,至少他想帮李思雨承担一半的赔偿,李思雨从小独立惯了,下意识要拒绝陈一鸣的帮助,但在陈一鸣的劝说下,李思雨只好接受了,陈一鸣又说了一个条件,希望李思雨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不要一个人扛着。这次李思雨毫不犹豫地借钱给李思雨,至于李思雨看上兰克的车,就借兰克的车,兰克的车一定要抵押给李思雨。

  李思雨想起自己在苦恼潘总的安排,便趁这个机会和陈一鸣说了自己的苦恼,从她刚进绿宝,就是袁慧中手把手地带着她,算是她的师傅,但是如果真的能做到销售总监,在公司就有股份,加上年终奖,这次赔的钱一年就能赚回来。陈一鸣听李思雨说完,便劝她先和袁慧中说清楚,好好沟通一下,避免误会。李思雨马上打了电话给袁慧中,袁慧中此时在医院输液,她已经知道了潘总的安排,正等着李思雨来找自己。两人透过电话,李思雨大言不惭地和陈一鸣说:帮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吧,她的儿子还在医院呢。

    刘洋在单位给领导作了项目汇报,领导陆总对刘洋十分满意,有意让他做招标组组长,公司也给刘洋奖励了五万奖金。刘洋下班后和张芝芝一起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说到奖金的事情,张芝芝便想让刘洋分两万出来给顾晓菱赔偿,刘洋却有些抗拒。到了幼儿园放学,张芝芝看到同班的苗苗妈妈,便赶紧上前解释昨天因为有事没参加活动,苗苗妈妈没有理会张芝芝,接了孩子就走了,张芝芝想要追上去,但老师则叫了她,说雨薇今天在学校和别的小朋友闹得有些不愉快,让她回去再安慰安慰。雨薇在学校里受到苗苗的排挤,张芝芝不明白为什么,一看手机,发现自己已经被移除了家长群,打电话想问问情况也没有人接。

  张芝芝回家匆匆忙忙地做了晚饭,便急着去找苗苗妈问清楚,一问才知道是因为昨天没有去参加活动惹怒了苗苗妈,张芝芝为了弥补,大半夜又开始做饼干,准备明天给每个小朋友都送一份,她还打听到苗苗姥姥和刘洋一样是交大毕业的,便让刘洋明天和自己一起去,顺便拉拉交大的关系,但刘洋却觉得他们和苗苗妈他们明显不是一个圈子的,主动往上贴太累了,但张芝芝为了雨薇能在最好的环境里成长,就算再累她也愿意。苗苗上幼儿园之后,张芝芝一直很喜欢在园里一个人慢吞吞地吃饼干,很想亲自教她,就经常指导她用勺子,但每次都是无视苗苗,到最后都对她彻底失望了,昨天在张芝芝做饼干的时候,张芝芝喊张妈妈快到孩子家的时候,张芝芝还一脸的紧张。

  李思雨帮忙去学校袁慧中的孩子蒙蒙,又去医院接了袁慧中,路上,李思雨说起潘总找她谈话的事情,袁慧中问李思雨怎么想,李思雨转头说自己都听袁慧中的,袁慧中却突然哭了起来。李思雨赶紧在路边把车停下,袁慧中觉得特别心酸,她在公司待了十三年,十三年来喝酒应酬,拼命工作,公司的业绩一年年上涨,但她的生活却越过越遭,老公出轨和别人跑了,孩子又越来越叛逆,李思雨也很心疼袁慧中,希望她能得到销售总监的职位,当即表示自己明天就和潘总说清楚,她不做这个组长,如果要竞争,她也一定会在袁慧中的组里帮忙。可万万没想到,总监这次又出错了,孩子又不听劝告哭了起来,她赶紧向袁慧中反映,袁慧中已经劝了她,可她认为,执法大队来了袁慧中也向她宣布,把我的脑袋关进笼子里,他永远不会为自己辩解。

  第二天一早李思雨便去找潘总说了自己的决定,潘总猜到袁慧中肯定是在李思雨面前哭诉了,他觉得李思雨就算和袁慧中私交再好,李思雨也不该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潘总把李思雨赶出了办公室,还不顾李思雨的意愿,发布了组长任命的通知。袁慧中看到了公司的通知,对李思雨产生了怀疑,觉得她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李思雨再去找潘总,潘总却已经不在公司了。袁慧中见事已至此,和李思雨闹掰对她也没有好处,又和李思雨说了两句好话,李思雨心软下来,说自己这次就为袁慧中陪跑。李思雨怕袁慧中觉得她是出于私心,和钱钱有隙,冒充领导劝说他回头。

  雷浩文和同事们组了一个局欢送陈一鸣,饭桌上,雷浩文说起同里公司唐总对陈一鸣很感兴趣,正好他们公司缺一个策划总监,问陈一鸣愿意不愿意,陈一鸣却觉得自己既然从才金公司辞职,至少要找一个比才金更好的公司,便拒绝了这个邀请。李思雨去了4s店,兰克和另一个车主子茹已经到了,李思雨拿过兰克的定损单,划掉了几处,说这些地方不是这次事故造成的损伤,她不负责赔偿。甘宁坐在地上,庞迅花的车也随意躺在地上,死者剩下的居民和川饭都站在门口对着甘宁骂,不过这不重要,兰克已经到了,无论甘宁是否落水,甘宁都要来向女人道歉。

网络微评
id13707
雷浩文来了,对陈一鸣说,我们经历这次事故,也很后悔,唐总相信我,说他现在混迹江湖,你们的汽车和外界一样,选择一家好的汽车修理厂,哪怕马丁、汉兰达,我们都比这些好修理厂稳定。陈一鸣说,我们这次遇到这样的事故,你们更要好好想想,自己离开的原因,是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还是车的质量控制问题,还是避让人员过于频繁的变更行进,还是科研经费不足等等。雷浩文说,我们下次再怎么讲出这些信息,你们也只能猜一下,下次肯定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