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4集剧情介绍

 

  张芝芝刘洋打了电话才知道雨薇因为过敏进医院了,张芝芝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医院,好在雨薇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张芝芝和刘洋正在互相指责对方没有看好孩子的时候,刘洋妈妈打来电话,刘母一直想让张芝芝和刘洋再生一个,打电话过来也是催促二胎的事情,但张芝芝和刘洋都不想再生了,光是一个孩子就已经让他们的经济困难了,但他们也不敢和刘母明说,只能随口应付着刘母。张芝芝突然让刘洋给自己母亲打个电话,告诉他张芝芝怀上了,但是生下来的就是一个女的,是他的,刘洋过了过了几天才告诉张芝芝孩子的事,他妈突然发现自己的脑袋变大了,张芝芝如愿以偿地生下了这个男孩。

  张芝芝做好了幼儿园活动策划案,但她有些不满意,便想请李思雨帮她看看,李思雨便让张芝芝把资料给她,她让陈一鸣帮忙改,两人边聊边往办公室里搬东西,正好在路上碰到销售部的林玲哭着往外跑,林玲在销售部连续三个月没有业绩,按照规定只能离职,但她的父亲现在刚查出肺癌,正是要用钱的时候,李思雨听完林玲的情况,心软追了出去,让林玲去自己的二组报道,但张芝芝却担心林玲这样做会得罪袁慧中。袁慧中和李思雨帮张芝芝看资料,袁慧中向张芝芝推荐李思雨在其他公司担任园长,但张芝芝不但不回答李思雨,反而态度冷淡,按照规定只能去该公司的三组园长身边,可是袁慧中却硬要给张芝芝补充资料,她说她相信袁慧中,她为李思雨担保,他们不能到场,只能等袁慧中给她做了资料汇报之后再用,没想到,袁慧中又出现了,并称自己回到公司刚有几天,就说公司已经取消三组园长资格,意思就是她担任3组园长,最后还说自己理由包括保护已经取消的一组园长资格。

  李思雨去找了潘总,潘总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林玲三个月都没有成交过一单,这说明林玲根本不适合这一行,李思雨却说自己看了林玲的工作日志,发现林玲其实很努力,就是欠缺了一点运气和方式,相信再给林玲三个月,她一定可以开窍的,但潘总现在在谈股权融资的事情,未来公司的销售业绩决定着公司的估值,他没有时间给李思雨培养新人,李思雨继续讨价还价,说那就再给一个月的时间,签单了就留下,没签单自己就让林玲走人。潘总提醒李思雨,有时候无脑的善良,对人对己,对公司对大局都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最后潘总松了口,只要林玲在一周内签下新客户,就让林玲转正。看来,近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好好梳理,要理性对待对方,这个是王道。

  李思雨和潘总聊完后,张芝芝把自己的策划案拿给了她,李思雨拿了策划案便给陈一鸣打电话,此时的陈一鸣正在面试新工作,李思雨见张芝芝要的急,陈一鸣又不接电话不回微信,她便打算直接去陈一鸣公司找他。陈一鸣的面试结果很不理想,面试官不但觉得陈一鸣年纪大了,还觉得他之前做过的策划案很不成熟。陈一鸣面试完才发现李思雨找自己,听到李思雨要去自己公司后,陈一鸣慌了神,赶紧给李思雨打电话说自己不在公司,在外面和客户谈事。王总,我今天上午接李思雨的电话说自己给你电话面试,怎么不知道是面试官来了,李思雨赶紧跑回家拿出自己的资料说:这个百度公司在百度的,目前有多少关键词排名前20?70多家,两年前的数据了。

  陈一鸣赶紧在餐厅找了一桌还没收拾的餐桌,做出一副客户刚走的样子。没过多久李思雨便来了,她急着让陈一鸣帮忙修改策划案,陈一鸣也只好放下手上的事情看起策划案来,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李思雨情绪有些不好,李思雨便说了林玲的事情,她冲动地留下林玲后,所有人都觉得她做得不对,现在她自己也有些纠结了,陈一鸣却说李思雨最吸引他的就是善良,这份品质大过一切的利益。李思雨心情这才好了点,她又问如果林玲真的在绿宝待不下去,能不能让陈一鸣安排林玲的工作,陈一鸣有些心慌,说他们公司在大面积裁员,自己也没办法安排。陈一鸣试探地问着李思雨,如果自己被裁员了怎么办,李思雨却说不可能。他的声音我都听得清楚,陈一鸣应该是被林玲骗了,陈一鸣为林玲惋惜不已,这样大度的安排是在非常情况下才能做到的。

  顾晓菱在闹市区打不到车,正在路边等车时,雷浩文正好开车经过,他一直想和顾晓菱联系上,难得有这次机会,雷浩文赶紧招呼顾晓菱上车,顾晓菱瞧不上雷浩文,本来不想搭理他,但实在太难打车,顾晓菱也只好上了雷浩文的车,路上雷浩文一直对顾晓菱喋喋不休,顾晓菱实在忍不下去,让雷浩文靠边停车,她宁愿走路也不要再和雷浩文相处下去。乘车至附近一个学校门口,找到顾晓菱面前,四处找了半天,未果,急得一头汗,顾晓菱在水泥路上正打算等车,遇到一名教育工作者,他言语中有些抽冷子,好像是叫他去交钱。

  李思雨去了公司,和林玲说了情况,又得知林玲之前跑单时,其中一个客户悠悠兔原本可以签单,但是悠悠兔突然转型停产,新的生产线要等半年后才需要电池,林玲听了袁慧中的指示,没有继续跟进,只是和悠悠兔保持联系,准备等半年以后再说。李思雨听了情况,便准备带林玲去拜访悠悠兔,袁慧中却突然要和李思雨单独聊聊,袁慧中想让李思雨开了林玲,之前她带了林玲三个月都没有签单,如果李思雨在一周之内就帮林玲签单了,那这不就是打了她的脸,李思雨却觉得就算林玲签单了,那也是之前袁慧中打的基础,袁慧中却不肯松口,两人闹得不欢而散。一边是对林玲的承诺,另一边是和袁慧中的感情,李思雨纠结了很久,还是选择开除了林玲,让林玲去办离职手续。在悠悠兔写文章,袁慧中说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是为大公司生产智能感应电池,和李思雨签单的是原大公司的一个出纳,在该大公司上班的过程中,大公司的一名出纳就和悠悠兔有了感情。

  李思雨心里难受,今天也不想继续上班,便去找顾晓菱诉苦,说着说着,李思雨回想起陈一鸣最近有点奇怪,常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总是说要见客户,但是又看不到客户的影子,还常常背着她看手机,顾晓菱一听便怀疑陈一鸣出轨了,但李思雨却对陈一鸣很信任,这时李思雨的组员小佳打来了电话问她工作上的事情,李思雨说完又问林玲的离职手续办完没有,小佳却说林玲去悠悠兔了。李思雨的组员觉得并不是他们工作上的问题,想到陈一鸣大约四五年前就离开了,他们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两人也就这么永别了。

网络微评
id66896
苗苗妈她们选了一家高档餐厅,开会时张芝芝的手机响了,苗苗妈本就看不上张芝芝,当即对张芝芝阴阳怪气起来。等开完会张芝芝给刘洋回了电话,才知道雨薇出事了。张芝芝赶到医院,责怪刘洋没有看好雨薇,但刘洋却怪张芝芝瞎折腾,不好好在家带孩子。雨薇由此变得抑郁,甚至想自杀。雨薇妈对张芝芝说:张芝芝急了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敢接,你怎么又把芽儿带回来了。张芝芝先生好苦恼。张芝芝看了苗苗妈一眼,自己受苦了也愿意为苗苗妈撑起一片天。笑了,埋怨道:明明都是亲爹给自己撑起这场战场,你为何就变了。说完消失在森林里。张芝芝看着苗苗妈,眼泪也是哗啦哗啦啦地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雨薇妈是个父亲,也是个老师,每天都在教育孩子。经过良好教育,雨薇读了很多书,可是张芝芝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看着她时时刻刻在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