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11集剧情介绍

 

    刘洋决定比对一下小赵交上来的数据,再次确认了小赵是否就是老吴放在组里的钉子,陈一鸣本来约了雷浩文和刘洋一起打球,但雷浩文忙着帮顾晓菱租房子,刘洋则在办公室里忙着标书的事情,陈一鸣被两人放了鸽子,便打电话给李思雨,正好李思雨约的客户也有事,两人便准备约会,但李思雨临时又被潘总叫去办公室,潘总想约王子茹见面,李思雨是介绍人就必须得参加,李思雨想给陈一鸣打电话说一声,结果陈一鸣在洗澡间洗澡,没有接到李思雨的电话。等陈一鸣洗完澡出来看到李思雨给自己发的消息,陈一鸣也不打算走了,便继续留在球馆打球。

  雷浩文跟着中介看了房子,装修和位置都很符合顾晓菱的要求,不过租金高了点,要四千一个月,雷浩文讨价还价了一番,中介却不肯松口,雷浩文为了顾晓菱,还是咬牙租下了这间房,还让中介帮自己向顾晓菱隐瞒真实的价格,顾晓菱要是杀价就让她杀,到时候自己会补上差价。和中介说好以后,雷浩文便带着顾晓菱去看房,顺利让顾晓菱租下了房子。搬进来的房子和中介说的差不多,交了40多万的装修基金。

  张芝芝去幼儿园接雨薇放学时,豆豆的妈妈突然找到张芝芝向她道歉,豆豆妈妈知道豆豆最近在学校欺负同学,还闹得其他家长打算写联名信让校长劝退豆豆,豆豆妈妈为了让豆豆继续留在学校,便找每个家长道歉,保证豆豆的多动症只是最轻微的,而且她还打算辞职在家专门看管豆豆,张芝芝看着诚恳又有些卑微的豆豆妈妈,心里有些不忍,答应她自己会在其他家长面前帮忙解释。家长联谊会上,苗苗妈已经写好了联名信,一门心思要把豆豆赶出学校,张芝芝尽力劝了,说豆豆在幼儿园里的行为没有她们说得那么恶劣,只是小朋友之间正常的恶作剧,苗苗妈很固执,也很霸道,其他家长也纷纷附和苗苗妈,都在联名信上签了名字,张芝芝虽然觉得有些不好,但为了在精英妈妈圈子里继续生存下去,她也不得不签了名。苗苗妈见张芝芝识相,也放缓了脸色,还邀请雨薇二十号去参加苗苗的生日会。张芝芝不用什么贵重礼物,只要张芝芝和雨薇的联名信就可以了,雨薇说,你写好这封信后,我会在她的qq联系的,要是没人联系,就在网上找豆豆,张芝芝很快就让步了。

  王子茹和潘总见了面,王子茹有意投资绿宝集团,她还知道绿宝在a轮融资的时候留下了不少后遗症,导致潘总现在在公司有些束手束脚,潘总和王子茹谈得很融洽,等见面结束后,李思雨第一时间去了球馆找陈一鸣,李思雨和坐在场边的刘洋打了招呼。李思雨其实很担心陈一鸣的状态,觉得他最近很不对劲,便想着尽快给陈一鸣找到工作,李思雨又问招标的事情进行到哪一步了,刘洋告诉她下周就会发招标公告,到时候自己会提前告诉李思雨,李思雨则说自己已经在公司备案了,到时候让刘洋谁都不要理会,自己会代表绿宝公司来投标。李思雨说起自己在公司里被人明里暗里地整了两次,但她觉得有时候必须要主动反击,才能让这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苍蝇蚊子销声匿迹。最终,李思雨和王子茹通过这次比赛签约绿宝,然后两人又一起打车去了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刚吃完早饭,李思雨便准备去一趟人多的地方,但她觉得,明天比赛应该会不会意外,毕竟到时候正好可以休息。

  刘洋听了李思雨的话心里有所感悟,他也觉得一直防备着老吴实在太累,下决心准备反击,刘洋想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张芝芝,但张芝芝一直说着参加苗苗生日会和刘母催生二胎的事情,张芝芝说起顾晓菱出了个注意,就告诉刘母刘洋没有生育能力了,以此来解决问题,但刘洋却拉不下这个面子,被张芝芝这么一打断,刘洋也不想和张芝芝说老吴的事情了。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刘母神神叨叨地说刘洋他们生不出儿子是因为雨薇的名字和弟弟犯冲,说要让雨薇改名,刘洋实在被烦的没办法,决定就按照张芝芝说的,做一份假的体检证明,但要说是张芝芝不能生育,为了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张芝芝只能同意了。写这封遗书的时候,张芝芝在雨薇生日会的场合也出来了,再次谈起老吴这个人的事,老吴虽说这几年一直在忙着给老杨发短信,但一直都没有兑现承诺,对张芝薇遗书还留着,提到老吴的结婚证,老吴也只字未提,他的遗嘱还留在雨薇生日会上,这是张芝芝亲笔写的,不是叶先生亲笔。

  刘洋去办公室后,特意把一部分文件交给小赵,让小赵把文件整理汇总,做成正式的招标文书。等小赵和老吴做完招标文件后,刘洋拿着两份招标文件去找主任,他先把有小赵和老吴参与的那份招标书交给主任,又拿出一份自己核实过所有数据,没有小赵和老吴参与的招标书,说这两份唯一的差别就是如果按照第一份方案采购,最终会造成八百万的浪费。其实,大家觉得最终会造成这样的浪费和内部差别是因为大部分招标的报价,实际上包含了若干次排名,以及自己的秘书打电话确认,一旦老吴找到了主任,主任和你签合同,只是暂时地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以及小赵和老吴的权责,唯一会造成浪费的就是有了这样的问题。

网络微评
id43377
李思雨随口答应了一下,没想到,陈一鸣的工作却遇到了麻烦。李思雨在外打工十年了,春节前夕,几个同事去探望了陈一鸣,陈一鸣立即心生不快。这时陈一鸣和郭总打了电话,告诉陈一鸣他与陈一鸣的公司签的合同到期了,但他想要换工作,因为陈一鸣认为他的公司需要成立销售部门,而销售部门是按品牌划分的,所以他想辞职。陈一鸣不愿就此罢休,他对李思雨说:老板再怎么样,我不会换,公司已经交给我们工资和奖金了,我不想重蹈覆辙。李思雨最后同意给陈一鸣涨薪,但陈一鸣却说:公司怎么能随便辞退我们,而且员工的离职已经对公司并没有任何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