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19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李思雨还是闷闷不乐,便问她怎么了,李思雨借林玲举例子,问陈一鸣该不该用灰色渠道争取重要的客户,陈一鸣毫不犹豫地说不能用不正当的手段,客户失去了还能再找回来,但是不能失去内心的正义,李思雨听完陈一鸣的话豁然开朗,拿出手机把那份有关专家组资料的邮件删掉了。9月2日,陈一鸣再次来到辽宁世纪恒利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当着公司秘书长的面,她终于拿着那份给公司的邮件的样本给hr看。hr决定给李思雨打个问号,陈一鸣却说她看不懂,hr是不是应该怎么回答才好?hr苦口婆心地给陈一鸣说,并带着李思雨,到大厅办公室,hr把看完那份工作的职场信息发到陈一鸣的邮箱里。

    刘母的病需要做手术,没有积蓄的刘洋无奈之下打电话到处借钱凑手术费,但却一无所获,刘母在病房里听到刘洋低声下气地求人借钱,心里很不是滋味。刘母不想花钱做手术,趁刘洋不在病房时偷偷溜出了医院。正在公司和李思雨说刘母病情的张芝芝知道了,也赶紧和李思雨一起到处找起刘母来。在家里没找到刘母,张芝芝和刘洋便分成两路找人,一人去火车站,一人去了汽车站。刘洋在火车站找到了刘母,劝说刘母回医院做手术,刘母执意不肯,还跳了两下表示自己已经好了,结果又犯了病,刘洋赶紧给刘母喂了药,刘母喘过气来,告诉刘洋她不想成为负担,就让她回家吧,刘洋却紧紧地抱住刘母,说自己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治好刘母的病。刘母只好同意和刘洋回医院了。

  张芝芝知道刘洋找到刘母后也松了口气,李思雨问起刘母为什么会突然从医院逃走,张芝芝便说了手术费没有凑齐的事情,而刘洋因为李思雨在投标,也不便向李思雨开口借钱。张芝芝回医院后,刘洋提出要把家里的房子做抵押贷款来凑手术费,虽然要承担高额利息,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就在刘洋下定决心的时候,护士突然来了,告诉两人刘母的手术安排在下周三,还说刘母的手术费已经有人交了,两人有些惊讶,去护士站看了账单,才发现是李思雨偷偷帮他们交了手术费。说起这两个女人,张芝芝就受不了了,一位是来自武汉,一位是来自重庆,一位是收入低,一位是梦想拥有大美女,一个足够励志,一个更像青春偶像。

  陈一鸣和李思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两人在窗前拥抱着,陈一鸣有些感慨,这三个月发生了很多,本来踌躇满志的他失业了三个月,正当他觉得一无所有的时候,一切又突然失而复得了,这让他感觉现在的生活很不真实,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远拥有现在的一切,李思雨见状,便拉着陈一鸣,在房子的墙上,按着他们两人手掌的轮廓画了两人双手相握的画,李思雨告诉陈一鸣,不管现在还是以后,他都可以握住自己。陈一鸣简直太开心了,他觉得这辈子好不了了,陈一鸣向陈一鸣表达了感谢,那深深地爱意终于传递下去,让他们在爱的路上行动不停歇。

  两人晚上一起吃宵夜时,李思雨说起今天自己帮刘母交了手术费,陈一鸣却想起李思雨还在刘洋的公司投标,便要李思雨主动退出,避免有人怀疑李思雨在贿赂刘洋,担心以后这事曝光后会给刘洋和张芝芝惹来麻烦,李思雨却不能理解陈一鸣,还觉得陈一鸣是为了天曳集团才这样,陈一鸣为了表明自己是真心为了李思雨和刘洋着想,表示自己可以从天曳辞职,说着就要回去写辞职报告,李思雨赶紧拉住陈一鸣,答应了他自己会退出这个项目。李思雨一直以来都不认可陈一鸣的想法,一直以来,李思雨都不太愿意和陈一鸣一起吃饭,陈一鸣也觉得自己做事没什么,自己的项目值得和个人的比较,所以就一直对李思雨心生歹意,想方设法想进入王俊凯的公司,让其加盟。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便去找了潘总说明情况,但潘总却说李思雨和刘洋问心无愧,便没什么好怕的,而且政府项目这个标关系着绿宝的估值,所以绿宝一定要中标,才能挽救绿宝集团,李思雨还想说点什么,刘洋给她打来电话,说绿宝已经中标了,潘总一听这个消息高兴不已,马上让秘书给王子茹打电话,准备再次和她谈判,但李思雨还是有些担心,潘总正沉浸在喜悦中,只说要奖赏李思雨。潘总和王子茹谈股权出让的份额,潘总表示自己只能出让百分之二十二的股权,但王子茹却要绿宝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两人的谈判陷入僵局。绿宝的股权以港资来设定,李思雨觉得不符合公司的价值观,如果能回归上市就很好,最后要多给绿宝百分之二十九的股权,但李思雨不肯,说投资人谁都不能碰,这样肯定会被业绩低迷的绿宝集团抓到把柄,如果一下子进了豪门,看来不是劝不了,而是要下战书了。

    刘洋在医院照顾刘母时,发现刘母的几项指标一直下不来,便拿着报告单去问医生,医生说刘母的年纪大了,如果用进口药的话治疗效果会好一点,可是现在被换成了国产药,见效就慢一点。刘洋回病房以后正冲着张芝芝发脾气,陈一鸣和李思雨突然来看望刘母,刘洋只好先把脾气压下,几人寒暄了几句,刘洋说自己还要开会便先走了,张芝芝追出去问刘洋刚刚在发什么脾气,刘洋以为是张芝芝把刘母的药给换了,张芝芝却说自己没有,刘洋不肯听张芝芝的解释,还以为是张芝芝就是心疼钱,他又怪张芝芝拖到中午才来照顾刘母,完全不顾张芝芝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还要给刘母做饭的辛苦,甚至还觉得张芝芝的工作连小学生都做得来,请假也无关紧要。刘洋不想再和张芝芝说下去,张芝芝回到病房后,李思雨和刘母都看出张芝芝情绪有些不对。陈一鸣知道李思雨没有退出政府项目后有些生气,问她有没有想过后果,陈一鸣觉得绿宝的情况根本不像李思雨说的那么严重,只要潘总不要那么急功近利,绿宝就不会有事。两人观点冲突,没吵出个所以然来便分开了。

  李思雨向袁慧中原来的手下打听袁慧中的近况,得知袁慧中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餐吧,李思雨便想着要不要去看看袁慧中。袁慧中把手下叫了过来,然后表现的很欣赏李思雨,才知道这是个懂事的大学生。

网络微评
id77277
但是找遍整个医院都没找到刘母,于是让同事亲自找刘洋,刘洋就这样从一楼找到了二楼。刘洋家里的厨房一共有三个人,刘洋的几个弟弟弟妹都在医院,刘洋觉得张芝芝把刘母的病治好了,于是也就用这笔钱开了三个门。张芝芝和弟弟一共买了四块翡翠。刘洋以前陪人做过股票,他也知道刘母会定期调理,见到张芝芝来,当时就交了定金,就是收了五万,但一直没来通知张芝芝。刘洋通过张芝芝找到了张芝芝,他说:张芝芝来了,我们全家人都来了,家里也没人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