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26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李思雨拿出了创业计划,冷不丁有些意外,但他还是让李思雨说说自己的想法,问李思雨做这件事的优势是什么,李思雨觉得自己在电池行业打拼了七八年,对电池行业了如指掌,虽然她不懂互联网,但她可以请专业的人来负责网络技术方面的问题,陈一鸣又问了几个问题,李思雨一一答了,陈一鸣听完却觉得李思雨把创业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李思雨却说自己知道这件事情很难,但她一定要做,要抓住这个机会。陈一鸣其实并不是很支持李思雨,他还是想要尽快和李思雨结婚,李思雨同意结婚,但是她创业需要资金,想要把新房给卖了,甚至希望陈一鸣辞职和自己一起创业,陈一鸣觉得李思雨简直就是疯了,李思雨见陈一鸣不支持自己,心里也很失望,甚至说陈一鸣如果不支持自己,那就不结婚了。陈一鸣不想和李思雨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了。

  王子茹约了方总吃饭,方总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去赴约了。王子茹在投资绿宝前就已经调查过绿宝的所有财务报表,发现绿宝发展最快的那几年,恰恰是潘总专心做研发,方总负责全面业务的时候。王子茹也知道现在是电池行业的寒冬,方总希望绿宝能够收缩生产,这恰恰和潘总的策略相反,潘总觉得现在是弯道超车的好时候,所以执意要增加生产线,王子茹假意支持潘总,但她并不支持潘总扩大生产的计划,她想要做的,只是在不扩大产能的前提下,提高绿宝的估值,把绿宝的估值从三十五亿做到二百亿。王子茹的想法正合方总的心意,两人达成了一致。单纯依靠二手市场是不行的,也就是说,在二手交易的时候,谁控股谁,最终是方总的分红。

    袁慧中回到了绿宝,她原来的手下纷纷到公司门口迎接她,袁慧中问她们自己不在的时候,李思雨有没有为难她们,几人都说了李思雨这段日子没有对她们发难,而且也没有说袁慧中的坏话,甚至觉得袁慧中的离开很遗憾,还想着和袁慧中和好,袁慧中有些意外。因为李思雨没有为难刘洁她们,袁慧中也没有开除李思雨的部下,甚至要重用她们几个有能力的人,还要沿用李思雨之前制定的销售返利策略,众人纷纷觉得袁慧中这次有些变了。晚上,袁慧中请销售部的人吃饭,巧的是,李思雨也邀请了销售部的众人,但大家都去了袁慧中的饭局,只有林玲来了李思雨这里,李思雨邀请林玲参加自己的创业项目,但林玲却担心创业风险太大,毕竟她还要给挣钱给父亲治病,李思雨也不好勉强林玲。没说几句,林玲就说自己要去袁慧中那了,李思雨也只好让她离开。

  李思雨从饭店离开后,路过一家婚纱店,一时心动,和陈一鸣约了明天下午一起把婚纱照的主题和风格定下来。第二天上午,李思雨和潘总喝茶时,说起自己的创业项目,潘总听了李思雨的计划很感兴趣,表示绿宝愿意出三百万投资,李思雨高兴不已,她本来已经准备放弃这个创业计划了,现在有潘总支持,她顿时得到了鼓舞,连忙保证自己能在半年内做出成绩。李思雨又问起潘总现在绿宝的情况,潘总神色忧虑,说王子茹和方总联手否决了他要增加生产线的计划,而且他还怀疑当初王子茹给袁慧中投的那一票就是献给方总的投名状,潘总说了自己的猜测,他觉得王子茹根本不会因为一个下属的请求做出这个牵动了许多利益的决定,但李思雨只是半信半疑。潘总让李思雨不要想太多,只要把她的创业项目做好就可以了。蔡小五说了几次,李思雨同意了潘总的要求,对方反驳,她担心事务所里工作人员不遵守要求,没有遵守要求,这点怕李思雨借用上司的说辞,只好通过老板蔡小五进行确认。

  有了潘总的支持,李思雨便给创业园区的小韩打了电话,说自己还是准备注册公司,正好今天是创业园区优惠的最后一天,小韩便让李思雨现在就来办理申请公司,李思雨便放弃了和陈一鸣去定婚纱照,赶去了园区。陈一鸣在婚纱店门口等了许久,等李思雨办好事赶到婚纱店时,陈一鸣已经失望离开了。李思雨赶紧给陈一鸣打电话,陈一鸣赌气不接,结果却接到房屋中介的电话,得知李思雨真的要卖房创业,这让他更加生气。陈一鸣突然翻开手机里所有的照片,把这些有关房屋销售的照片一张张的翻了一遍,确定了照片,陈一鸣拨通了李思雨的电话,李思雨一听二话不说,便破口大骂。

  陈一鸣冷静了一会,还是去找了李思雨,他觉得李思雨已经失去了理智和判断,想要劝她放手,李思雨见陈一鸣还是这样不认可自己,心里越发对陈一鸣失望,李思雨想的是要把失去的拿回来,创造属于自己的事业,但陈一鸣却只想着结婚的事情,两人谁也不让谁,李思雨甚至宁愿不结婚也要继续创业,陈一鸣见状便提了分手。之后两人回到惠方城。惠方城又无意中打开了两人的房门,这下两人开始内讧了,由于惠方城吸入了大量的天王吸入的毒品,并且开启了作死模式,根本就没有机会体验自己所创造的东西。

网络微评
id35749
上次,在天津公园的人行道上,刘洋摔倒了。这次,刘洋摔倒时手腕处疼痛,脚踝处则出现肿胀,可能是摔倒导致脚踝内生肿胀。自言自语,刘洋觉得自己可能是摔倒错了,从未出现过这么严重的伤势。但是,穿鞋子的时候,刘洋不慎滑倒,摔倒后,摔倒部位跟周围的路面呈90度垂直,角度都在一条直线上,引起了撞击,然后,刘洋跌倒在地,疼痛欲裂,脸色苍白。周围的人都无法靠近,眼泪掉落一地。道路中央的石油通道上,一片鲜红,刘洋看得又晕又痒,疼痛感难以言喻。刘洋的头部流血不止,他身边的人也无法靠近,在场的所有人都努力起来。随后,刘洋被送到了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经诊断,刘洋是脚踝内外侧的相关组织开始得不到血液供应,或者是运动受损引起的。刘洋头皮长了一个肿瘤,而且肿痛与周围的背部以及胳膊处有密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