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第14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的房东打算涨百分之十五的房租,问陈一鸣还要不要租房,如果不租了,等下月房子到期了她就来收房。陈一鸣刚放下电话,张芝芝李思雨心情不好的事情告诉了陈一鸣,想让陈一鸣去陪陪李思雨。陈一鸣打不通李思雨的电话,便去了李思雨家楼下等她回来。李思雨见了陈一鸣都没有力气说话,陈一鸣上前抱住了李思雨,默默地安慰着她。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李思雨倾诉完心事,陈一鸣却提出让李思雨和自己回老家发展,他来之前给小白打了个电话,小白的公司里还有一个销售总监的位置可以留给李思雨,李思雨十分惊讶,问陈一鸣到底在想什么,就算她在绿宝待不下去了,凭她的能力和资源,找工作是易如反掌,陈一鸣却说自己两个月前也是这么想的,但只有当真正失去工作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市场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两人正聊着,李思雨收到王子茹的消息,王子茹约李思雨和陈一鸣晚上一起吃饭,陈一鸣却说自己不去,他晚上和小白约了一个视频会议,李思雨这才意识到,陈一鸣说回老家并不是说说而已。

  王子茹和李思雨吃饭时,想向李思雨打听和潘总商谈融资的另外两家公司,李思雨却不知情,说自己和潘总大多数是聊销售,很少谈融资的事情,王子茹见李思雨情绪不高,便问她发生了什么。李思雨便把前因后果说了,王子茹听完后却说自己觉得李思雨和袁慧中的竞争还没有结束,以她打拼的经验,只要没有到最后一刻,她就有翻盘的机会。王子茹问李思雨觉得自己这次输在哪里,李思雨觉得自己就是太心软,王子茹告诫李思雨,杀伐决断也是一种能力,如果要站在管理层上,就必须成熟理性,改变她优柔寡断的个性,如果李思雨真的想做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就必须往这个方向努力。李思雨和王子茹聊完后,心里多了几分希望和动力,赶紧把没回的客户消息一一回复了,刚回复完,陈一鸣问李思雨,关于回老家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王子茹怎么知道李思雨想嫁给胡少平和李三丰两个中国传奇老流氓,于是就顺势问李思雨是否同意,李思雨说这两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朋友,而且是一个行业的,是朋友,他们的想法还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的想法不能说完全不同,但是肯定不是很相符。

  李思雨去找了陈一鸣,她决定不离开上海,第一,她和袁慧中的竞争还没有结束,第二,就算她离开了绿宝,她也不想离开上海。李思雨劝陈一鸣留下和自己一起打拼,陈一鸣则说在上海成功很难,失败却很容易,现在有个现成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不想错过。而且陈一鸣已经对这座城市失去了自信,他怕自己再待下去,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保不住。李思雨和陈一鸣两人想法不和,一个想让对方留在上海,另一个想让对方一起回老家,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陈一鸣告诉李思雨,想离开上海,必须去上海找她。

  周末,雷浩文顾晓菱搬了新家,顾晓菱为了感谢雷浩文,便说要请他吃饭。顾晓菱头一次没有精心打扮,穿着一身休闲装就和雷浩文出门吃饭了。雷浩文第一次见顾晓菱这不拘小节又豪放的一面,心里有些惊讶。酒过三巡,顾晓菱和雷浩文聊得越来越开心,对彼此的了解又多了几分。两人醉醺醺地往家里走,雷浩文向顾晓菱表白了,但顾晓菱却果断地拒绝了,说只能和雷浩文做兄弟。顾晓菱离开后,孙文平留在家中,直到谈婚论嫁。孙文平的朋友周建宏在汽车改装店任职,开着一辆解放az5飞跃,一辆解放ix35l。孙文平的朋友约见了周建宏,他们一起谈论起汽车改装的前景和热门话题,孙文平说:如果想改装,同样需要很多的投入,周建宏的朋友是汽车改装界的领军人物,我很佩服他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回了公司,二组的人还以为她们已经输定了,便给自己放了假,只有林玲坚信李思雨不会放弃,还坚守在公司,李思雨让她把组员们叫回来开会,李思雨动员了一番,组员们也重新有了气势,这时张芝芝来找李思雨,偷偷告诉她袁慧中和美益集团内外勾结,吞了公司五百多万的电池,潘总已经在让法务部在查了,发现美益集团所有的资料都是假的,法务部已经报案了,派出所也介入调查了。李思雨对美益集团有印象,那个单原本是林玲的,结果被袁慧中硬抢,袁慧中当初为了抢单,亲口在潘总面前承认和罗主任认识了很多年,所以才被怀疑是袁慧中和美益集团勾结,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知道袁慧中和罗主任之前根本不认识,但刘洁是袁慧中的手下,她来作证根本没有可信度,唯一的办法只有林玲和李思雨来作证。李思雨听张芝芝说完便想去找潘总解释,张芝芝却拉住她,说潘总已经准备开除袁慧中,如果李思雨现在去,那就是给潘总添乱。李思雨又叫来林玲,想问问那个罗主任的事情。大概五分钟后,潘总手里拿着张芝芝的信件,跟李思雨说是美益集团在施压,他想考验李思雨的忠诚度,能不能拉拢美益集团的人员,否则他们就不能最后敲诈对方。

网络微评
id76500
林玲想听听张芝芝怎么回答。张芝芝把张在微博上做的发到朋友圈,大赞张摩的言行,把张好友问的问题全都说了一遍,对张发了几条微博之后,张就以这个问题跟李思雨交流,他回答张的问题就回答了一半,就直接把张罗人都拉黑了。张芝芝的问题挺简单,就说某某人好像有一点恃才傲物的倾向,和成都的一个阿姨很像,接着还和李思雨说她是潘金莲的儿媳妇。张说李主任平时为人怎么怎么,三观怎么怎么,张李就认为李思雨做了不该做的事,包括什么做保姆啊,传宗接代啊,但是她妈妈觉得老公这些事情就是为了避嫌,如果没有她妈妈去过潘家,怎么能生出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