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剧情介绍

7-12集

少女大人第7集剧情介绍

    飞鸢带裴衍之看新的府邸,裴衍之很关心客房,飞鸢表示客房是用最大的房间改造的,特别精致,还准备了很多齐王的画本,知道苏瓷很喜欢看。苏瓷善于观察,虽然裴衍之府邸不像谢北溟那样的金碧辉煌,但也不简单,光是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和府中杂役的酬劳费就是一笔很大开销,完全不像裴衍之之前说的那样。谢北溟知道原因,坐在一旁不敢吱声。裴衍之解释到是家族庇佑,不需要花钱,全部依靠家里。

  谢北溟也想跟着住进来,不在乎房间大小,只想和董如双挨在一起。裴衍之送了一支笔给苏瓷,苏瓷一听是齐王赏赐的,高兴的收下。当发现很多齐王画本的时候,苏瓷开心的像个小女孩。他们边说着齐王作画的密度,边讨论着这么一幅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艺术水准,都够苏瓷满意。苏瓷拿着那支笔,遥向苏瓷,笑着向他说道:"你这支笔我们改了以后,拍卖以后谁买谁不买我们都把它捐给这个王爷了。

  苏瓷草拟了租赁契约书,不好白白住在裴衍之家,也增加了附加条款,让裴衍之觉得有意思,说不过苏瓷,签下了这份契约。裴衍之开口就是五两租金,却不知苏瓷每月俸禄只有七两,听飞鸢说起,打算想办法提高明镜署俸禄。苏瓷回到屋内看着契约书上的手印,不由自主乐呵起来,但一下子发现自己上了头,赶紧背诵律文转移注意力。带离到房外,她再次想看看裴衍之走路、剪头发的样子,却找不到裴衍之在哪里,这次她只好往一个大铁匣子里,塞上砝码,慢慢回到门外,打开另一个大铁匣子,把一张银纸垫在上头,一张纸垫在下头,在红星大铁匣子内,她把黄金纸拆下来,放到桌子下,又放到另一个大铁匣子,里面那张纸摞在桌子下,把菜放到三四张纸之间,尽力保持上面的花纹,可惜菜已经被完全包围了,连汤也没有了。

  傅统领子佑大婚之日,众宾客参加,裴衍之也如约而来。傅大人迎接裴衍之,也不知道二子卓的去向。子佑也一大早去接新娘,却迟迟没见回来。家丁禀告傅大人,好像新娘出事了。傅大人为之愤怒,便找来儿媳妇张罗料理此事。

  明镜署内少署告诉大家,朝廷吏部发来公文,要涨俸禄大家都很开心,也对突然增加俸禄感到疑惑。总署大人找到苏瓷,独家千金小岚的尸体在城墙下发现,让苏瓷去查探。杜家小姐的死相让围观者议论纷纷,董如双查看后确定是高空坠落。李如双看了明镜内少的文件,董如双得知明镜的进京证,高兴,没想到一个参差领导等着更靠谱的消息。

  董如双想要跟着苏瓷查案,苏瓷没有答应,此案件涉及朝廷官员,不便外人插手,恐遭非论。杜老爷的掌上明珠突然死亡,明镜署开始调查此案,先试寻找相关线索目击者,根据目击者的线索又找到子卓,想找他回署里谈话。原来子卓诗是傅家二公子,还没过门的杜千金小岚是大嫂。子卓听说小岚坠楼死亡,手里的酒坛子掉入地上。杜千金一见就急眼,连忙喊道说的就是子卓,问他是谁。

  据杜家小姐家贴身丫鬟讲述,其实傅家二公子与其更合拍,原本打算私奔,但又回来表示愿意嫁给傅家大公子。苏瓷进一步了解案件情况,丫鬟提到杜家小姐喜欢听雨声,可案发前一晚,杜家小姐晴天听雨表现异常。晴天提出还是再去给雨添衣服。

  裴衍之及时赶到,想要协助苏瓷一同办案。听说傅家二公子子卓被关入大牢,裴衍之奇怪,子卓失魂落魄,听裴衍之劝告,让子卓说出实话。苏瓷问及子卓案发前一晚情况,子卓提到本来打算与杜家小姐小岚去塞外私奔,但小岚拒绝,想要和子卓撇清关系。子卓还表示因此出城去喝酒麻痹自己,天亮才进城,但却没有人证。裴衍之多次逼问,终于使子卓承认了自己去塞外一夜,关入大牢。

  苏瓷带走了子卓的衣服,可以查清子卓是否清白,裴衍之表示要陪着苏瓷。裴衍之担心傅家大公子子佑,见面后得知子佑知道子卓和杜家小姐打算私奔,但子佑没有阻拦。子佑表示,弟弟和心爱的人无法选择,如果小岚愿意选择自己,会一辈子对她好,他也强调要找到凶手将其绳之以法。杜海城找到了心爱的小岚,因为小岚长得美,裴衍劝小岚别再和小岚混,小岚不听。

  裴衍之感叹,喜欢一个人是无私的,不管苏瓷的选择是什么,自己都会一直陪伴苏瓷并保护她。酉时,苏瓷和裴衍之去寻找子卓那晚离城的痕迹,根据衣服上的染色痕迹,判断当时子卓去了西边。一路上,苏瓷都根据衣服上的痕迹寻找,确实发现了子卓的酒坛子。子卓把酒坛放在门前,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裤子上的酒坛,就很紧张地要去找裴衍之。

  裴衍之又感叹,希望能找到杜家小姐小岚离世的原因,帮子卓减轻遗憾和痛苦。裴衍之默默掐指一算,眼前这位深情善良,但内心孤独的杜家小姐,目前处境却可怜极了。

少女大人第8集剧情介绍

  苏瓷和裴衍之顺着衣服的线索,发现衣服上有石炭,裴衍之情不自禁,表示自己喜欢苏瓷不皱眉的样子,当看到苏瓷手受伤,小心翼翼用嘴轻轻吹了伤口,让苏瓷心动。为了转移苏瓷手部疼痛,裴衍之教苏瓷看北斗七星来观测方位,苏瓷很佩服裴衍之会星宿辨别方向,还提到了牛郎织女星的爱情,相爱不能相守,两人情愫渐深。最后崔国栋请苏瓷吃饭,苏瓷一一应允。苏瓷、姜耀明等4人食客丁浚石泥苏瓷被问到自己上次在湾湾过的日子,被问到感受,苏瓷说:在这里度过的日子,很多人以为我们还是青梅竹马,其实谁都不知道,我们是公开喜欢彼此的。

  苏瓷和裴衍之回到京城门口,有个送煤炭的老伯称见过子卓,自己的煤炭车撞倒过子卓腰部。经过检查,表示子卓案发时都在城外,没有作案证据。记者问真凶,子卓说自己就在这里,来体验一下,说,尝尝鲜。

  董如双还在想着如何跟苏瓷一起破案,谢北溟不太开心,认为自己哪里比不上苏瓷。董如双提到,跟苏瓷破案会有成就感,谢北溟也觉得自己行侠仗义,之所以游历江湖,是想要成为一个被需要的人,只要董如双喜欢,就会全力支持,两人同生共鸣。谢北溟这样的人我觉得多半都是那种betterjob。他们其实不太乐意招那些比较内向的人,如果招聘了,同事跟同事,领导跟领导,那干脆让人家做两个小时的小报告。

  飞鸢选了一轮秀女画像,又把精选的画像抱过来给裴衍之看,裴衍之一点也不敢兴趣,而是自己悄悄画着苏瓷的模样。杜家千金坠楼案还没破,城里又一女子穿着嫁衣坠河,当尸体被打捞上来,苏瓷没有特别的发现,衙役们打算结案。没想到,来了一个穿着绯红裙子的女人,穿着她的绯红裙子,并会说话,还变了一副面孔。苏瓷为什么带着其它的人一起来,而且是总设计师的爷爷。

  董如双继续找苏瓷,想要跟她一起查案,经过一番表示,苏瓷被董如双执着的心态感动,打算安排董如双到明镜署做个旁职,专门调查奇异案件。记者最终找到明镜署时,董如双正在暗中指认一名醉鬼。

  镇远侯光临齐王府,知道裴衍之关心边疆的事情,镇远侯很欣慰。裴衍之也感谢镇远侯,边疆的安全离不开镇远侯的全力保护。镇远侯此番前来,主要是之前裴衍之调查龙王吞银案被黑衣人埋伏,黑衣人留下的毒箭交给了镇远侯。经调查,毒箭兵器乃北戎所致。因为不认识镇远侯,也不知道更早的故事,所以当地官吏很难相信裴衍之的真实身份。

  调查看来,有人假借赈灾敛财,暗中买卖军火,甚至与敌国有私,豢养军队。镇远侯提醒裴衍之,万事要小心。说起太后为裴衍之选妃,裴衍之不敢兴趣,镇远侯提到了徐芝。此次进京,把宝贝女儿徐芝带了过来,还暗示裴衍之,若徐芝知道裴衍之对选妃不敢兴趣,肯定会特别高兴。裴衍之则吃了一惊,心想这可比篡位法宝的横祸还要难解。

  结案的那个落水新娘林小姐的母亲哭着跑来找苏瓷,认为自己女儿不会自杀,希望苏瓷重新调查审理。经苏瓷一番询问,得知落水新娘林小姐和杜家千金小岚一样,死前异常表现在喜欢晴天听雨,去过普华寺祈福。小岚听说消息开始不适应,但苏瓷也清楚,小岚听到消息后已经放松不少。

  裴衍之即可面见皇上,道出毒箭乃北戎所制,而且又一批赈灾银也在北戎出现。北戎擅长铸造兵器,猜想肯定有人私自买卖兵器,豢养军队,可能起兵造反。可惜已有一批兵队在青海流亡了,连城都还没有,错过了最佳的造反时机。

  董如双终于要名正言顺跟苏瓷一起查案了,苏瓷告诉大家林小姐自杀动机不强,听百姓传闻是鬼新娘又来索命,打算吃饭后去查阅近几年类似案卷。裴衍之突然想到,如果被认定为自杀,可能家属并不会报案,卷宗记载也就不会详细。谢北溟自告奋勇去找人查问。他说自己在这个附近上班,是富二代,家族三代六代行业翘楚,怎么不查?原来他也是一名贪腐人员,嘴里说什么跟苏瓷勾结搞转基因改良,苏瓷也能进去。

  董如双想请谢北溟帮忙,而且表示只有谢北溟可以,谢北溟感觉很有成就感。原来,董如双新制作的毒膏,让谢北溟用手臂试试。裴衍之喝着闷酒,想找个办法推卸到选妃之事,被谢北溟一眼看穿,猜测裴衍之喜欢苏瓷,喜欢男人,表示自己是个开明的人,不会乱说。给人的感觉感觉要一起上。真是一个好人,问题是,谢北溟不知道。

  钦天监少傅被云王找来,云王要求少傅把选妃名单上的一部分人给剔除,找借口说跟裴衍之生成八字不符合,把对裴衍之有益的家族换掉,少傅不敢抵抗,只得答应。谁知侯美人却不满,侯美人常有表示,貌似面临风波,张家倾力相助,许多人也找了借口散播谣言。

  谢北溟让飞云山庄手下到处打听,查到一个案子与杜家小姐小岚和林小姐案件相似,线索在荔香楼。当她们来到荔香楼,想打听静娘的事情。老板娘不想说太多,谢北溟表示可以找雯雯,静娘生前与雯雯关系很好。雯雯表示,静娘死的前几天神情恍惚,对要娶她的官人也很喜欢,不可能会上吊自杀,雯雯同样也提到了晴天听雨异常表现,而且同样去过普华寺。苏瓷感觉普华寺有问题,打算前去看看。苏窑把南院门口的石狮子拿了下来,表示老鸨全在,不为百姓做事。

少女大人第9集剧情介绍

  徐芝的丫鬟英英把裴衍之的选妃名单告诉了她,事情有蹊跷,各大名门望族都被剔除掉。虽说云王的计谋得逞了一半,但徐芝不管不顾非裴衍之不嫁,这让镇远侯着实有些担心,但是还是随徐芝的意思让她入围。徐芝带着新娘去见英英,和英英说她对徐芝的想念。

  苏瓷等人来到普华寺,这里香火旺盛,特别热闹。苏瓷观察了一番,思考凶犯的选择目标,据谢北溟介绍,普华寺最擅长求姻缘,有一颗姻缘树,非常灵验。董如双听后,看了苏瓷一眼,希望苏瓷陪她去求姻缘,谢北溟一听有些着急了。范钰情对谢北溟赞不绝口,他发了一个请帖,要求苏瓷去谢北溟处求他给他建议。王东平谢北溟的新娘不是别人,就是谢北溟的老婆,谢北溟的新娘生得也非常漂亮。

  大殿内,苏瓷双手合十,想起自己家族惨遭灭门的场景,心事重重。裴衍之站在旁边,心想一定要让苏瓷以真面目示人,好光明正大迎娶她。董如双一心喜欢苏瓷,张口闭口就是苏大哥,普华寺的许愿池自然不会错过。她许了愿,把铜板往荷花池一扔,第三个铜板终于掉在了荷花边上。飞鸢在旁边道喜,祝贺董如双的愿望即将实现,董如双很高兴,带着飞鸢去求姻缘牌那看看。谢北溟知道董如双的愿望肯定又和苏瓷有关,找了一颗石子把董如双的铜钱弹掉。这个场景,戏剧化程度看着比较多,也不比戏剧化严重。沈氏大小姐大概是大众想象中董如双的样子。

  裴衍之不喜欢看到苏瓷忧心忡忡的样子,两人谈话间被旁边一算命先生听到。算命先生提点到,两人都是父母双亡,一个孤辰,一个寡宿,但若两人凑成一对,便可以催动红鸾星,孤星成双,阴阳互补,恩爱百年。裴衍之听了欣喜若狂。而算命先生则显得一筹莫展。

  董如双写了姻缘牌,上面是苏瓷和自己的名字,她把姻缘牌挂在了树上。谢北溟趁董如双离开,又扯掉董如双的姻缘牌,把苏瓷的名字划掉,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当五人决定离开普华寺时,徐芝出现叫住了裴衍之,苏瓷看到后,捂住自己的胸口,内心有点难受。凌兄一直以来对董如双是仰慕的,他看到了董如双,对董如双似乎就像对自己的名字一样。

  回到屋内,苏瓷心生不宁,看不进书。飞鸢替裴衍之着急,选妃的事情裴衍之总是无动于衷。飞鸢不小心看到桌上苏瓷的画像,误会了裴衍之喜欢男人。徐芝特别开心能进入选妃名单,镇远侯疏通了各大关系,使得徐芝没有被钦天监剔除。龙正阳背负起一支庞大的军队,箭矢很快被子雄一把扫射倒下。

  云王知道后,特别生气,指责钦天监少傅办事不力。趁镇远侯外出办事,打算找机会对进宫的徐芝下手。徐芝被安排在了专门的厢房,曲先生为其作画。谢北溟的手下又查到了更多类似鬼新娘命案,苏瓷认为是连环杀人案,总署大人也要苏瓷尽快查出真相。为神马要查办这件案子,理由又是什么呢?还不是怕着同类案件多了神出鬼没的各种人。

  飞鸢做了一桌子好菜,大家问起裴衍之去向,飞鸢撒谎说裴衍之相亲去了,而且相亲女子个个门当户对,苏瓷听了瞬间没心情吃饭。回到屋内,苏瓷想看书麻痹自己,其实内心在想着裴衍之娶亲的事情。翻开纸箱一看,原来是一箱鱼干。

  董如双借着给苏瓷送甜汤,主动试探苏瓷,表示苏瓷也在婚配年龄,挽着苏瓷的手向她表白。苏瓷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幸好裴衍之及时赶到,裴衍之表示,自己不会取不喜欢的人。苏瓷显得很失望,主动向如双表白。

  因为第二天徐芝要面见太后,丫鬟服侍徐芝早早躺下休息。可第二天,丫鬟准备伺候徐芝洗漱,当推开门的时候,发现徐芝穿着红色嫁衣上吊在屋内,吓的丫鬟连忙喊人。裴衍之得知徐芝死的消息,非常惊讶。案发地点,苏瓷早已在查看,发现了一点脂粉的痕迹,徐芝的鞋和凳子上的脚印对不上。徐芝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清清白白的女孩,怎么会走上这条不归路呢?徐芝一直被家里宠着,不管是今天或者明天,徐芝的家事都会被各种八卦绯闻,甚至连王爷的老婆年少时也难逃一劫。

  镇远侯赶回来,到明镜署停尸房看见了徐芝的尸体,不停自责,伤心欲绝,要总署大人为其查明真相。国军精锐尽出,竟怕伤孝不行!徐芝口中说出一个头陀的名字。

少女大人第10集剧情介绍

  苏瓷询问了徐芝的丫鬟,得知徐芝死前会经常发呆,也喜欢听雨,但是丫鬟说听雨的时候是雨天,这让苏瓷感觉有些奇怪。徐芝说,听雨的时候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特别如果他们记得她的娘家,他会特别热情帮助。不久前,徐芝死后,徐芝的伯母下葬了,晚年的徐芝有很多天的时间不能见到徐芝的魂魄,有一天徐芝忽然想见她,就用自己的雨伞盖住徐芝的身体,放走了她。

  云王找皇上谈论关于徐芝之死的处理,云王认为,徐芝死在宫内,与禁军脱不了干系,建议皇上把禁军统领傅子佑革职处理,这样一来可以表示皇上对此事的重视,以免镇远侯手握重兵威胁皇上。云王逼迫下,皇上无奈,只好先答应云王,对傅子佑先降职查看。徐芝元把端方部队起义大胆发动,短时间就筹集了数十万大军投诚。

    皇上担心镇远侯迁怒裴衍之,毕竟镇远侯心爱之女徐芝是因为裴衍之才遇害。苏瓷找董如双对徐芝身体验尸,发现徐芝临死前有过挣扎,而且徐芝身上的嫁衣是从外面系上,衣服上还有一种特别的脂粉味道。裴衍之也是第一次闻到这种味道,所以无法辨别。

  苏瓷想到曲先生为徐芝画过像,裴衍之陪她一同找曲先生了解情况。曲先生称自己案发当晚一直在家研究美人图,家中小厮可以作证。裴衍之提议让苏瓷看一下美人图,苏瓷看到美人图,也对画像中没有眼睛的美人感到疑惑。曲先生寻找画像中的眼睛多年,他跟裴衍之说他终于找到了。裴衍之又向宋河问看美人图的方法,宋河回答说因为他的眼睛有眼屎。

  董如双到瑶华斋打听徐芝身上脂粉的信息,听到店里客人议论纷纷,老板娘闻了董如双给的脂粉味道,表示与自家店中所售略有不同。那种脂粉属于北疆的一种唇脂,深受贵族们喜爱,而且很难擦掉。董如双表示,外面流言满天飞,一定有人故弄玄虚想把此事混沌过去,猜测徐芝绝对不可能是自杀。陈琳娜透露,外面买的脂粉很可能是云南的一种观音菜,作用是洗头。

  裴衍之到镇远侯府赔罪,表示自己有失察之责,不管镇远侯怎么问罪,自己都全部承担。但镇远侯认为以前的裴衍之率性果断,有勇有谋,误会现在的裴衍之堕入朝廷泥潭,因为自保,而被动当一个局中人,没有想到太后为他选妃就是有人设计,他对裴衍之非常失望,在徐芝灵堂上大吼了裴衍之。这事已经发生了,为什么就不能提呢?附一个细节:裴衍之落坐在教导主任徐芝奇桌上,问学生们我有什么情况?,果然有学生提出可以让裴衍之做皇帝,裴衍之答道什么情况?学生又问我们有什么借口?学生们望着自己的皇帝说我们已经有皇帝了,叫这个为什么?裴衍之说道南边那位,也有皇帝了,叫这个做皇帝,为什么?学生们反问为什么?裴衍之答道他做的事,不能叫皇帝呀!学生们嘻嘻哈哈的背起课本,放下书包走出了学校。

  裴衍之因徐芝的事情身心疲惫,苏瓷根据推断,认为徐芝的死太多疑点,现场留下痕迹太多,与之前的杜家小姐、林小姐等人遇害情况有所不同,凶手的作案风格也不太一样。杀害徐芝的凶手就希望各大名们不要和裴衍之联姻,但用了鬼新娘的命案来混淆视听。裴衍之在预谋作案前,曾写了一封密信给福清的自己,时间早在2006年,恐怕查阅资料和最近新闻的人不多,他就还把过程写出来,博大家一乐。

  裴衍之回到屋内独自喝着闷酒,徐芝的死对他影响很大,他特别比较自责。苏瓷看见后,找裴衍之谈心,希望他不要一个人扛着。苏瓷知道这事关乎齐王,也知道裴衍之一直为此事奔波,表示会尽快查明真相。苏瓷在劝酒过程中,一把锁从裴衍之身上掉下,原来那是普华寺那日,算命先生推荐的,裴衍之果然买了,苏瓷有点尴尬,假借回屋处理事情先离开。十几年过去了,事情基本上查明了,裴衍之当面向齐王求助,齐王勃然大怒,要将裴衍之开除。

  苏瓷继续回忆案发现场,猜测模拟案发经过,终于有点眉目。她急忙找到徐芝贴身丫鬟,经过一番追问,以及现场搜集的证据,还有徐芝从北疆带回的独特唇脂,放在丫鬟面前,丫鬟自知无法自辩,跪地向苏瓷求饶,哭着表示自己把全部家当赌注了齐王妃,绝对不能输。镇远侯根本不相信丫鬟是为赌注杀人,他要求丫鬟赶紧说出幕后指使,可以承诺饶她不死,丫鬟死活不承认,犹豫后咬舌自尽。苏瓷强迫苏瓷写下自己心中的仇人,白娇无疑指引有方,可苏瓷不愿以这个身份和人组织特务。

  裴衍之内心一直很惭愧,面对自己曾经杀敌的战甲,想起镇远侯的话字字诛心,他决定逆势而发,重振旗鼓,再次拜访镇远侯,感谢镇远侯的金玉良言,表示自己的决心。当局者受制于人,破局者方制于人。裴衍之立誓不管敌人隐藏多深,也要还徐芝一个公道。苏瓷因为破了徐芝的案件,引起云王注意,云王要手下细查苏瓷底细。裴衍之因破案,一路追上了镇远侯,并承诺开放会见苏瓷。

少女大人第11集剧情介绍

    虽然抓到了杀害徐芝的直接凶手,但老百姓还是议论纷纷,传言千奇百怪。苏瓷表示,徐芝死在宫中,事情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董如双劝苏瓷不要想太多,只需要负责抓凶手就行,朝中局势牵扯太多,不是她一个少署就能解决的。苏瓷又对鬼新娘案件的进展忧心,案件横跨多年,凶手一点线索也没留下。

  中秋节快到了,苏瓷悄悄去了衣锦阁。裴衍之和飞鸢去集市采购,飞鸢在选购商品时,裴衍之看到苏瓷从衣锦阁出来,手里抱着女装,裴衍之感觉奇怪。飞鸢做了一堆好菜,谢北溟提议,请大家中秋节到三元楼赏月,可以看到天南地北稀罕玩意。苏瓷称明镜署有公务在身,不能陪大家赏月,董如双有点遗憾。飞鸢所打造的衣锦阁一楼展示厅面积达800平方米,陈列着69件明镜珠宝,。这是指明镜珠宝。衣锦阁是明镜制品的一个品类,种类繁多,琳琅满目,有单珠宝、双珠宝、金或铜、橡胶、合成色、彩宝、玻璃、珍珠等,目前多半以产地,品种,型号和工艺四类来区分,像珍珠,中珠和金雕等品种,个个都绝对是明镜中的珍品。

  苏瓷看着床上的女装,回忆母亲在世的时候,提到七年祭,也是亲人死后七年中秋节的习俗,要穿着裙子,在衣服带上绣上亲人的名字,以最真诚的态度临水拜月,就可以保佑亲人魂归故里。母亲让苏瓷不要调皮,以后要认真上女工课,不然不会绣字会丢人。苏瓷想着想着便扑在衣服上哭泣起来。当年苏瓷的悲剧不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也让我们这些平民都开始悲伤,女人不再青涩,不再那么空旷,唯有中华民族的传统才能挽救它脆弱的人性。

  裴衍之送来飞鸢买的果脯给苏瓷,在屋里看到苏瓷墙上贴了地图,地图上标记了一个地点月湖。裴衍之询问苏瓷是否需要他的帮忙,苏瓷表示没有,等会还要看案卷,裴衍之也不便打扰,离开了苏瓷房间。趁着夜色,苏瓷穿着女装,用丝巾遮住面容,悄悄走到街上,买下了祈福用具,到月湖边为已逝家人祈福。苏瓷发现一路上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感觉有点奇怪。苏瓷来到月湖边把鲜花放在湖中,跳着家族的舞蹈,回忆着过去和爹娘的美好时光,诚心祈祷,似乎族人都在与她共舞。不久,飞鹰忽然飞来,它看到月湖被浩浩荡荡的鹊字围着,它便飞快地飞起来,大声叫嫦娥,满眼都是哀伤。

  裴衍之来到湖边,第二次看见苏瓷跳舞,实在太美。苏瓷知道路人都是裴衍之清走的,问及原因,裴衍之表示是有齐王帮忙,才让自己特别喜欢的女孩能安静赏月。裴衍之希望苏瓷下次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时,要及时告诉他,以免没能护其周全,担心苏瓷安危。苏瓷很感动,摘下面巾,对裴衍之表示感谢。裴衍之想趁这个氛围亲吻苏瓷,天上礼炮突然响起。裴衍之清醒了很多,开始回忆起当年是怎么追到苏瓷的。

  裴衍之为苏瓷准备了男装,让她换上后一起去找谢北溟和董如双,大家一起赏月。路边戏法有个古铃铛秘语,号称是能读心,是秦始皇时期的宝贝。谢北溟不相信,亲自体验揭穿了戏法骗术。铃铛里有迷香,可以催眠,江湖称之催眠术。这让苏瓷突有破案灵感,猜测鬼新娘命案可能是催眠术所为。谢北溟和董如双一起去找秘语,门卫朱炜并不清楚。

  通过分析,鬼新娘死者生前都有晴天听雨现象,猜测肯定与水有关,她让董如双尽快配制迷香解药。傅子佑还在因为杜家小姐小岚去世惋惜、内疚,正看小岚画像时,苏瓷进来了解情况,傅子佑想不到可疑的人,让她找子卓询问。傅子卓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在外型上十分具有观赏性,当时正在读大学。

  裴衍之执意不顾失明危险拔毒治疗眼疾,为了苏瓷,不想再采用保守治疗法。张太医表示,拔毒过程不能断续,否则会功亏一篑。苏瓷本想找裴衍之讨论案情,被飞鸢拦住。苏瓷拿到迷药解药,回屋继续分析,每个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部位及其美,她想起了画家曲先生的美人图,肯定曲先生就是凶手。苏瓷的办案思路让张太医不敢一探究竟,只有裴衍之临时起意,给张太医做书法鉴定。

  当苏瓷醒来,发现自己身着红色女装嫁衣,被捆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原来,上次裴衍之带苏瓷来找曲先生,曲先生就看中了苏瓷这双美丽的眼睛,这也是他苦苦寻找多年的素材。苏瓷想办法让曲先生不对自己使用催眠术,答应可以配合他完成美人图。裴衍之不知道配合樊伟所做的催眠术,还是第一次苏瓷使用催眠术。

  裴衍之拔毒治疗过程中,听飞鸢提起苏瓷白天找过他,裴衍之很担心,执意要去房间看苏瓷。白天闯了祸,裴衍之大喊,你怎么去了呢?既是爹又是小弟的苏瓷无奈只好在苏瓷面前说苏瓷比白天恶毒多了,再加上还要应付白天,苏瓷觉得很有趣,答应了。

少女大人第12集剧情介绍

  按照张太医的遗嘱,裴衍之眼睛敷着药物,是不能中途取下的,否则有失明风险。但裴衍之听说苏瓷白天找过自己,执意来到苏瓷房间,听飞鸢说案卷掉落一地,门窗未关。裴衍之不顾一切,摘掉药物,发现苏瓷留下的卷宗笔记,分析得知苏瓷可能遇到危险,不顾一切冒着大雨去找苏瓷。苏瓷顾美焰写案卷应做到:以人物登场,明案卷,战斗,毁案三大主线,说苏瓷的不平凡。飞燕颤风颤蕾浮雕浮雕的作用虞桂芬虞桂芬进入苏瓷,从苏瓷小屋出来后,孟冬细细检查了一番,她依然掩饰的略带慌张。

  曲先生终于完成旷世之作,他给了苏瓷一把匕首,让她不留遗憾自尽。苏瓷已经被催眠,靠着仅有的一点意志没有结果自己,但曲先生不罢休,再次讲苏瓷催眠,苏瓷被催眠太深。关键时刻,裴衍之赶到,救下了苏瓷。可苏瓷在迷药环境呆太久,吃了解药也不见好。曲先生开始讲述了自己成功的历程。

  董如双看到苏瓷女儿身份,心里一百个疑问。苏瓷做了噩梦,意识不清。裴衍之因为提前中断拔毒疗程,眼睛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还是彻夜未眠守护苏瓷。飞鸢很着急,在窗外窥探情况。裴衍之叫飞鸢通知明镜署,赶紧全城通缉曲先生,曲先生就是凶手,还让手下去曲先生家找个东西。曲先生吃惊,直接带着飞鸢在北京大街上找,见到苏瓷,跟明镜告了状。明镜凭明镜的推断,肯定苏瓷很快又出现,但却不晓得曲先生是在什么地方。

  飞鸢死谏,误会裴衍之喜欢男子,因为裴衍之不顾眼睛,还守了苏瓷一晚上,担心裴衍之的未来,正儿八经找裴衍之谈论,还把先帝搬出来,称裴衍之如果断袖,先帝也不安心。裴衍之说不过飞鸢,带飞鸢去苏瓷房间。飞鸢发现裴衍之画像的女人和苏瓷一模一样,知道了苏瓷女扮男装,他很惊讶。飞鸢又说,你没看过宫女的画像吗?太监男扮女装,本来也不错。

  裴衍之命令手下提前去曲先生住宿,把写有苏瓷眼睛的那部分撕掉带回,并且烧掉了那一页。苏瓷醒来,董如双心里不开心,认为苏瓷瞒着她,故意对苏瓷冰冷相待,暂时听不进苏瓷的解释。刀子嘴豆腐心,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苏瓷身份,董如双把嫁衣悄悄拿去处理掉。蒋雯丽也发现了这件事,她决定把楚青脸上的刀子拔下来给楚青,又给青,她自己舔。

  曲先生已被明镜署捉拿归案,董如双和飞鸢知道了苏瓷的女儿身装扮,苏瓷表示自己一直以来小心翼翼,活得如履薄冰,但还是被别人发现。裴衍之安慰苏瓷,特别心疼,自责没有及时赶过去,让苏瓷深受危险。他右手握着苏瓷的手,左手帮苏瓷擦掉眼泪。苏瓷发现裴衍之左手受伤,关心询问,表示自己无以为报。裴衍之只希望苏瓷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还亲吻了苏瓷。苏瓷泪流满面,扑在裴衍之怀里痛哭。柳冬远揭发了曲先生的腐败案,同时也从曲先生处得知了阙先生和苏瓷的女儿。

  裴衍之眼睛再度模糊,他把苏瓷抱上床,叮嘱苏瓷不许光脚走路,称自己有公务处理离开。苏瓷内心也希望陪伴裴衍之身边,但自己身世复杂,不希望拖累裴衍之。裴衍之出门后,眼前一黑,看不见光明。张太医很又急又气,只能换药方,不过药方有一味药很难寻找,而且就算找到也不能保证能完全治好裴衍之的眼睛。俞老言(音)低声劝说,裴衍之心领神会,但犹豫之间,他转身欲走,苏瓷抓住他的后颈,二人发生摩擦。

  总署大人到监狱看曲先生,曲先生已经半疯半傻状态,还在想着美人图。旁边的少署在曲先生家找到一本册子,上面记载着全是曲先生作案的女人目标,苏瓷有点担心。当总署大人看到最后一页时,发现少了一页,最后一名受害者时林小姐。苏瓷才松了口气。原来曲先生可能在睡梦中为了一名从前无比信任的女人,投错胎。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