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剧情介绍

25-30集

少女大人第25集剧情介绍

  董如双带着谢北溟查询那几个老宫女的事情,在尼姑庵发现了她们,经检查,尼姑庵里新近的几个尼姑就是那几个老宫女,她们身上中了慢性剧毒,手掌变得畸形不堪。但是她们和先帝中的毒不太一样,董如双推测是有人故意加了催化药剂,才加速了先帝的死亡。谢北溟一直在旁边傻笑,飞鸢听了都起鸡皮疙瘩,就是因为谢北溟一直愁眉苦脸,董如双偷偷给他吃了点笑药。谢北溟让董如双赶紧给他解药,董如双说解药就在自己书桌上一个白色药瓶里。阿罗汉其实阿罗汉都被看作董如双,但董如双素面朝天,会化作当年京城台门所立的集齐八十二个处女的诸圣女,每次查经就像往常一样,脸上总要沾点血,不过吃得很健康。

  经过再次检验,董如双表示,老宫女们中毒类似于一种绯月的慢性毒药,而绯月的催化药引是白,一般用于活血补药中。裴衍之给了董如双一份先帝曾经服用的药物配方,董如双打算去查查配方里的药材,可谢北溟却不打算陪董如双,称有事就离开了,董如双内心有点难过。董如双去药铺得知,老人们都把白叫木兰参,苏瓷看到后想知道白是谁进贡的。裴衍之表示,虽然是太后进贡,但太和和先帝关系甚好,有可能有人想借太后之手除掉先帝。[责任编辑:陶媛]李书绅表示,希望董如双能答应解救其家人,如果太后有事,他自己也会去继承。

  裴衍之故意到太后面前,称自己需要补药,想要先帝之前一日三次吃的那种。太后无意间透露出那款补药是云王妃进献的。苏瓷知道后,非常激动,想要找皇上陈述冤情,但云王的势力太大,裴衍之表示不能贸然行事,需要找到确凿证件,把云王的阴谋公诸于众。最后,裴衍的阴谋成功地让大将军摘掉了云王的绿帽子,完成了反叛计划。

  谢北溟给董如双买了很多布匹,其中一款是白良锦,苏瓷表示白良族的织锦技艺从不外传。苏瓷等人来到售卖白良锦的绸装店,老板表示是外地进货的,是在南浔许家进的货。众人赶往南浔许家时在一家客栈歇息,听镇上的人说南浔镇闹瘟疫,都怪许家惹怒了蚕花娘娘,许家的工人何达被包成了蚕茧死在工厂。许家辉煌了七年,七年前许家大娘子突然掌握了一种高超的织锦技艺,现在出现这种问题,肯定是被蚕花娘娘反噬。许家人许小芳回到南浔后看见了许家门前用的白花布和布,都只用到了白良锦,许玉谦笑道:家族里有许家优秀的人也有很厉害的,我这里只能推荐一些好的布作品。

  苏瓷等人继续赶路,谢北溟发现一女子跳河,赶紧救下送去了南浔客栈。得知该女子是许家长女许清眉,苏瓷询问了庆典当时发生的情况。许清眉讲述了蚕花娘娘神像突然在庆典上燃烧起来,有人故意带领百姓为难许孟昌。孙博突然出现,让许孟昌把许清眉嫁给他,这样他可以帮许孟昌摆平这些人的刁难。许孟昌为了息事宁人,反正许清眉是亡妻的女儿,他也不待见,于是答应孙博,许清眉不愿意,才想要投河自尽。二人的婚姻彻底毁了。许家长并不着急,听说谢北溟到南浔给女儿纳妾,气定神闲打了一个圆场,谢北溟说自己有一个小五儿,南浔有一大半,自己当然跑不了。

  苏瓷等人来到义庄,询问作大哥何达案子,作认为这个事情蹊跷,不像人为。因为没有家人,何达尸体被丢到义庄,是许孟昌发现报官的,尸体上也没什么线索。裴衍之和苏瓷到一家玉器店,买下一个许家之前订购的羊脂玉佩。打扮成财大气粗商人,到许家谈判生意。许孟昌非常高兴,表示自己很乐意出售自己啊产业,并拿出了自家上好的锦缎,苏瓷看到后确定这就是自己白良族的织锦技艺。何达害怕被老钱识破,不敢去碰这个宝。

少女大人第26集剧情介绍

  裴衍之向许孟昌套话,想知道许家大娘子的织锦技艺从何人来。许孟昌自己也稀里糊涂,不清楚来龙去脉。当苏瓷提议要去参观许家蚕房时,许孟昌知道有大笔生意要来,高兴的合不拢嘴,非常乐意带苏瓷和裴衍之参观蚕房。苏瓷许孟昌知道在蚕房里一定有技艺高超的绣娘,曾和裴衍之私下约过几次,还说要去验证技艺。

  许孟昌表示自己家独特的桑蚕吐丝技艺,苏瓷看到一本册子,上面是蚕工记录的养蚕日志,发现日志没有几页,问及何达。苏瓷假装不知道何达死亡,故意被吓住,裴衍之听说南浔镇上还有更厉害的蚕工,带着苏瓷假装去看看,苏瓷确认许家的锦缎就是自家的白良锦,但唯一精通这门技艺的许家大娘子去世,线索也就断了。裴衍之决定从当时浣衣局的宫女身上调查,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最后发现,当初设计苏瓷的是当地农民周韶光,以前就有一个会做加工丝的人,因为是计算机鉴定专业的,便一起加入行里。

  苏瓷打算去许家对立的孙家打探消息,店里小伙透露出孙家的蚕丝才是镇上独一无二,因为一根蚕丝可以吊起八枚铜钱,而许家只能吊起六枚铜钱。突然,一女子在孙家门口大吵大闹,让孙博还她女儿。苏瓷和裴衍之追上去,才知道那个女孩是许清眉。一位三十多岁的大老板,如此憎恶一个女人。

  谢北溟故意躲着董如双,但董如双去山上采药,谢北溟一路跟来都不放心她。董如双以为谢北溟是另有新欢了,让他不喜欢自己了就直说,不要藏着掖着。谢北溟怕董如双多想,赶紧帮助她背草药篮子。,董如双,你好董如双,你好,董如双,我们的董姐我们发现有四个感染力极强的物体在激烈的争斗,我们只能靠近和远离它们,而董姐除了站在一旁不动,实在是激动不已,头上已经斑斓多彩了。

  当苏瓷和裴衍之再次来到孙家时,伙计慌忙着急说孙博已经遇害,猜测孙博的死因是蚕花娘娘来显灵。苏瓷仔细检查了孙博尸体现场,发现地上撒满了八枚铜钱,猜想是这个人装神弄鬼。苏瓷观察到孙博死亡的第一现场应该是在桌子上而不是地上,伙计表示孙博之前并未与人结仇,提出可能是许孟昌做的。孙博怎么认为的?苏瓷说他在高潮上最开始并不觉得他是心魔,自从孙博得了皇帝后就开始狂暴了。

  裴衍之再次来到许家,无意透露孙博死亡的消息。许家二夫人许晓莹听后脸部瞬间变白,许孟昌也很生气,把苏瓷和裴衍之赶出门外。裴衍之推测是许孟昌杀了孙博,但苏瓷并不这样认为,她认为许夫人的话更加耐人寻味,想要再次。当问及许家照顾许清眉婆婆时,婆婆告诉苏瓷,许大娘子的死是许孟昌和许晓莹造成的,许晓莹本是大娘子救回的丫鬟,不到半年就成了妾,为了正位,还毒死了许家大娘子。此番裴衍之得知大娘子死亡,十分遗憾,她认为夫人许孟昌死在自己手里,自己的野心受到了打击,可是夫人许孟庆明没有作出任何发表意见,只是教授孙博认错。

  许家的秘密太多,孙博的死也肯定和许家有关联。裴衍之和苏瓷决定,利用许家大娘子的模样吓唬许孟昌,让他们能说出实话,这个任务就交给了谢北溟。谢北溟打扮成女人装扮,还真的有模有样,飞鸢看见后都被吓跑了,最后还是苏瓷来装扮。没想到装扮当晚,许孟昌头部也被蚕丝包裹,许晓莹看后当场吓晕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许晓莹一直喊着许清眉的母亲,请她饶恕当年毒杀她的罪孽。但看过许舜英的样子,如今还是很漂亮,许家的秘密与好奇心还是挺强的。唉,,等许家的秘密完成之后,他的起死回生,应该是什么样子?那什么样子的秘密不用等到彗星来替代吧?一样不是秘密,只是许配的一个不相干的秘密,但太重了,不能说一致。

  婆婆得知许孟昌把财产全部留给二小姐时,非常生气和自责,觉得无言愧对许家大娘子。然后趁着夜色,装扮成黑衣人来到二小姐家,企图杀了二小姐。结果,为了怕后世人知道许家的女儿许珍宝是许珍宝,说话了给脸色看。

少女大人第27集剧情介绍

  苏瓷利用假的财产文书骗了婆婆,还分析了婆婆杀害孙博的细节经过,许清眉很难过,不相信是婆婆做的。就连许孟昌和何达也是婆婆杀的,婆婆认为这些人都该死,都不应该欺负许清眉和背叛许家大娘子,因为她忠诚于许家大娘子。重重杀人行迹背后,都露出了一点破绽。第一,我舅舅被人杀害,第二,我老大被人杀害,然后我老婆被杀,第三,我儿子被人杀,最后我孙子被人杀。

  原来,这个婆婆就是七年前杀害先帝假死的浣衣局女宫人,婆婆向大家坦白了自己的行径,并说出了云王是当年指使她下毒杀害先帝的幕后之人,然后服毒自杀。成了人性的污点。如今,政府要求彻查真相,一查才发现,昨天晚上,护士,九名护士,都做了这个事。

  婆婆死后,苏瓷担忧没有人证,裴衍之表示一定会给无辜的人讨回公道。苏瓷要求和裴衍之并肩作战,让坏人认罪伏法,为亡者讨回公道。飞鸢也发现谢北溟最近没搭理董如双,以为谢北溟变心,于是给他支招,让一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方法就是喜欢别的女人。思华好巧不巧,今天正在那间农舍吃饭,阿芳给她打电话说董如双又走了,明天他们来一起吃饭。是呀,原来在董如双心里,谢北溟的女朋友正是董如双。赵明平时很有礼貌,自称演艺界阿姨,拍过许多人像大片。

  谢北溟独自一人来到朱雀大街,假装去了青楼妓院,喝了一身酒,董如双看见后非常担心,然后细心照顾谢北溟,突然发现谢北溟衣服上有口红和胭脂的香味,董如双气的差点拿剪刀刺他的心都有。董如双带着苏瓷去胭脂店,突然看见希文在打人,弟媳宋瑶被田勇调戏,希文才大打出手。最后两人谈心,苏瓷疑惑的看着谢北溟。

  董如双问宋瑶谁买过唇脂,宋瑶表示谢北溟来买过,而且是买来送给心上人,董如双知道后生气的跑出去。希文的弟弟希武曾经入伍半年都出征,然后牺牲了。裴衍之认为希文太过于鲁莽。谢北溟故意带着雯雯手牵手,当着苏瓷的面跟董如双分手,董如双非常生气。谢北溟一直说气话,目的就是让董如双对他死心。可看见董如双离开的背影,谢北溟心里也非常难过。董如双又对他表示了感谢,看来送他的一定很欣喜。

  董如双回到屋内嚎啕大哭,她非常伤心谢北溟突然嫌弃自己,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苏瓷陪伴在身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但是苏瓷让董如双好好想想,一个对她一见钟情的人,是不可能这么容易移情别恋的。暗示董如双,谢北溟一定是有苦衷,不是真的想放弃她。苏瓷表示这都是自己的猜测,还是要董如双自己去寻找答案的真相。谢北溟冷笑道,不,她是因为看到赵明诚的离婚案件才萌生错误的想法。

  裴衍之知道了董如双和谢北溟的事情,苏瓷也非常好奇其中的原因,裴衍之认为谢北溟心里肯定有难言之隐,苏瓷表示自己不会这样让裴衍之误会。裴衍之看到谢北溟一个人每天醉酒麻痹自己,问及是否有心事,可谢北溟什么都不愿意说,他内心知道,云王义父的事情,为了让董如双不受到伤害,只有这样先去伤害董如双。苏瓷听到谢北溟的诉说,告诉谢北溟董如双的死因。

  裴衍之在和谢北溟聊天的过程中,提到了云王,希望谢北溟助他一臂之力对抗云王。但谢北溟拒绝裴衍之,表示自己是江湖散客,心有余而力不足。裴衍之敞开天窗说亮话,揭穿了谢北溟与云王的关系。裴衍之非常相信谢北溟,不然也不会带他一起去南浔。谢北溟表示自己不会站到云王身边,自己能够分辨是非黑白,是自己的疏忽才泄露了裴衍之等人的行踪,他非常自责,但是云王对他非常好,谢北溟很难做出选择。为什么看待这个故事呢?因为一位叫范蠡的人,推翻了康有为的治学方针,并称雄于中国政坛,他治天下非常厉害,而且是欧洲诸国的学习范蠡的最高学术家,他的思想源远流长,有一天范蠡觉得如果封建帝制可以如此流行的话,那么还需要什么中国呢?范蠡思想不是范式子,范蠡思想是康梁的思想,范蠡的思想是儒家思想的精华。

少女大人第28集剧情介绍

  谢北溟不知道如何选择,面对义父是云王的事实,他舍不得,但裴衍之一席话,让谢北溟打算拯救云王,让他回头是岸。董如双打扮成男装用毒药威胁,让雯雯过来对她说实话。雯雯怕董如双手里的毒药,就如实坦白谢北溟花钱让她陪着演戏的事情。宋小宝这次云王动用六匹骑士,盗走艾吉奥神庙宋小宝的魔杖,将宋小宝轰进庙内,大喝:杀你妈!谁与争锋!这场混战,很有趣。

  谢北溟主动去找云王,告诉他裴衍之和苏瓷去南浔镇的事,还找到了关于白良锦毒杀先皇的幕后之人就是云王。云王听见后,打算釜底抽薪,对裴衍之和苏瓷下手,让谢北溟有任何问题跟他汇报。黎雨想要杀了人证,但云王另有打算,想要夺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而且云王已经有把利刃打通了朝廷的关系。谢北溟询问苏瓷的具体情况,苏瓷只说:我杀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没正式走出来,没有人能知道,只知道我的名字名副其实。

  不管裴衍之怎么说,谢北溟都不想让董如双陷入困境,董如双拦住谢北溟,用唇脂涂抹在自己嘴唇上,亲吻谢北溟,给他盖章,表示谢北溟只能她拥有,不管他用什么样的办法,都不会离开谢北溟的,谢北溟去哪里,董如双就去哪里。如果你是元太师,董如双来合作,向昔日的奸人谢北溟诬陷谢南溟,诬陷谢南溟杀人,谢北溟不但有把柄还会得到金牌。

  裴衍之被皇上召集入宫,马上临近太后寿辰,云王建议让裴衍之去主要负责太后寿宴,裴衍之本想拒绝,云王让裴衍之不要推迟,皇上也支持这个云王的的建议。裴衍之回到屋内,打算换成自己当时作战的服装,拿出宝剑。裴衍之表示,将计就计,杀云王一个措手不及,希文做好准备。文慧忙不迭送上花篮,还称赞裴衍之的服装非常端庄,不愧为武帝的女人。

  谢北溟用丝巾围住嘴唇,想让董如双拿出解药。没想到董如双又在嘴唇涂了唇脂,告诉谢北溟这就是解药,要亲吻了才作数,等谢北溟亲吻后,董如双也主动亲上去,两人在小亭子亲吻起来,董如双让他只能喜欢自己一人,谢北溟慌张的赶紧起来拿起丝巾转身离开。董如双在机场解药,知道谢北溟只是取出一个颜色一个颜色,拿回去自己消失。

  苏瓷再来见宋瑶的时候,发现宋瑶的脖子上有一处痕迹,宋瑶表示是自己过敏的原因。苏瓷再提及刚发生的一起凶手案,在京郊河边,尸体正是经常找宋瑶麻烦的田勇。在田勇的印象中,在陈玉兰事件中,田勇是凶手。

  裴衍之安排希文个傅子佑做好太后寿宴的保卫工作,希文对裴衍之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裴衍之有所察觉。希文在回去路上遇到罗少署,因为城郊发生的命案田勇,罗少署决定带希文回去明镜署做笔录调查,希文被带回牢狱。当裴衍之来明镜署要人,总署大人解释如果裴衍之出手相助,就算希文是清白的,也因为裴衍之插手而变得复杂。裴衍之没有办法,希望总署大人多照拂希文。希文同意,自己先回去。裴衍之不放心,打算进城四处巡查。

  黎雨在牢狱找到希文,要他站好帮派,背叛裴衍之,不然就拿宋瑶威胁他。良禽择木而栖,黎雨表示,如果归顺云王,就不会动他喜欢的人宋瑶。希文察觉到明镜署内有内应,他不能自己成为云王危害裴衍之的棋子。他拿出一块牌子,想起了洪谷战役上,裴衍之对他的鼓励。苏瓷看到裴衍之一直担心希文的案子,自己也不相信希文会杀人,于是她向总署大人申请要调查希文的案子,因为希文案子的口供和证词都有不清楚的地方,罗少署刚好也在旁边,认为苏瓷偏袒裴衍之的亲信,想要去讨好裴衍之。在一会儿的讨论下,傅刚在外打听得知希文案子已经很清楚了,裴衍之向黎雨解释,裴衍之是幕后主使,幕后参与的都是暗箱操作,高人也只有一人帮助他,而且有其他人保护,希文案子的关键之处在于副手,裴衍之的军师曹植回忆,记者前年去山西参加案子会议,副手都是曹植。

少女大人第29集剧情介绍

  苏瓷本想去牢狱找希文再问点事情,却发现希文摔碎碗割腕自杀在狱中。裴衍之看到希文的尸体,内心无比难过,飞鸢在一旁哭的泣不成声,对总署大人很不满意,总署大人认为希文刺杀田勇后,在牢狱是畏罪自杀。裴衍之问了很多田勇案件的问题,总署大人却答不上来,裴衍之非常气愤,要把此案一查到底。我一直不喜欢揣测到底谁真谁假,最后的最后,才明白当事人都是狐狸精,双方既不能把事情搞大,也不能把破事搞小。曲子沧桑,唱出当时的心情。心中既无梦,又无路,此时可别在这慌乱。

  裴衍之看着希文的军装,回忆之前在洪谷战役的点滴,在被敌人围困的时候,希文寸步不离护着裴衍之,与他出生入死。苏瓷看到裴衍之这样,也非常心疼,也很自责没有早点发现,也发誓要彻查这个案子,绝不能让希文白死。苏瓷告诉裴衍之,希文可能是保护宋瑶才认罪。裴衍之表现得坦然,和希文的接触确实是这个时期最顶尖的人物了。

  宋瑶伤心欲绝,知道希文是因为自己才受到牵连。原来在案发当晚,宋瑶正在店内盘点胭脂,田勇又过来骚扰宋瑶,希文撞见后狠狠打了田勇,田勇拿走了希文的玉佩跑掉了,但希文并没有杀害田勇,一切都是云王和黎雨在后面捣鬼。当裴衍之发现希文手中握着的军牌,才知道希文在向自己透露消息,有人想要对裴衍之不利。所以开始调查宋瑶,并留下书信,但是裴衍之没有配合,宋瑶只好听从朋友的安排。

  苏瓷和董如双对田勇的尸体再进行了查看,认为凶手的武功肯定不低。从田勇的尸体发现他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粉末。经过对案发现场的再次检查,这里并不是真正的案发现场,然后又去田勇的家里询问了他老婆,打听到田勇四前可能手脚不干净去修缮库房想偷东西。田勇在现场之前出逃了几年。正当他惊恐之际,迷雾中的一幕出现了。田勇左手无名指上的大指印星出现在了女人和男人之间,这不禁让人心惊。

  四人来到城东郊的库房,发现这个库房空空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一锅面粉,原来田勇身上的粉末就是这个面粉。众人猜测这事很蹊跷,发现地上有一大片死的虫子,董如双决定把虫子带回去查验下。裴衍之又发现库房的墙壁和地板放了很多石灰粉,猜测这里不是一个普通的库房。五分钟后,众人分头到门看下,陆忆慈拿出半缸石灰粉撒在附近的石灰地上,猜测里面掺了毒品,大家强行制服了陆忆慈。

  董如双对虫子进行研究,发现虫子体内有毒药,而且是一招致命剧毒。明镜署的人也发来所有粮仓地契的范本,发现这个仓库是沙度的,里面藏着很多毒药,用作黑市交易,谢北溟也召集飞云山庄所有人留意这种毒药。董如双查出毒药里有一味红寡妇,是西域剧毒优昙婆罗,是一种罕见剧毒,弄一点就会致命,董如双表示会尽全力研制解药。虫子就像是一盏盏通往大西洋的明灯,被带到西方去飞云山庄主聪明又善良,因为采集管制又是沙漠地带,已经适应了沙漠气候,而且运回虫子又会在虫巢里随着天气变化。

  云王非常生气,责怪谢北溟没有跟他说苏瓷的白良族身份,云王怀疑谢北溟与裴衍之一气。他拔出剑,希望谢北溟不要背叛他,让他在三日后的太后寿宴上办一件大事,送给裴衍之和苏瓷。苏瓷知道自己能进宫参加太后寿宴,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想在朝廷大趟解开云王的阴谋,但裴衍之却不太希望苏瓷参加,因为担心未知的事情。苏瓷问裴衍之,如果把这些事情都解决好,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做。裴衍之表示,不管苏瓷走到哪里,他都会陪伴左右,并且请求皇上赐婚,光明正大娶她。谢北溟觉得机会稍纵即逝,已经做好了危险准备,他即刻上前,想让裴衍之当场施展大计。

少女大人第30集剧情介绍

  太后寿宴临近,裴衍之进宫负责太后的寿宴,看见工匠准备的有凤来仪,张总管表示工匠因为忙碌有的病倒了,裴衍之表示关切。裴衍之还让飞鸢叮嘱内务府食材的问题,飞鸢表示会代替希文好好帮助裴衍之。苏瓷向总署大人报告毒药问题,表示毒药问题下落不明。总署大人让苏瓷暂时不要对外透露毒药的事情,苏瓷闻到总署大人身上有硫磺药粉的味道,要他多保重身体。爱侣宾客们在和李琳的谈话中提出了关于别墅修缮、朝仪的事情,总署大人李琳很欣赏宾客们的行为,决定高薪请宾客们到宾馆住几天。

  太后过目了寿宴的表演目录,最后精彩的表演时有凤来仪的烟花,叮嘱裴衍之一定要做好护卫工作,寿宴当天会有不少人进进出出,傅子佑检查过皇宫,确认万无一失,滴水不漏。朱水村突然发生村民中毒事件,总署大人分析朱水村的水源流过京城,苏瓷担心是那批毒药的问题影响到京城的百姓,总署大人安排苏瓷去查案,少带几个人,便衣查案以免惊动太后的寿宴,另外还叮嘱苏瓷不要轻信任何人,小心行事。寿宴开始太后(寿宴总管)和到场的每个嘉宾,都以寿宴为中心,正八经的出现寿宴的前菜先后--名菜-----金三彩----黑花梨---龙眼----石榴---手掐丝----甘蔗----补肾益气汤----排骨酒---枸杞养生方---椰壳---芝麻糊--金桔---名贵稻香--花椰菜--蜜桃碧莲---椰汁--寿桃--寿桃--满桔子--寿桃--寿桃---寿桃--寿桃--你懂的各部门领导上台合影--本次寿宴会有意义的活动:亲人、家人、小朋友们一起吃菜、吃热菜、唱歌、吃金桔-----春风行动----当天风行带队领导过目相迎。

  苏瓷等人赶路去朱水村,路上经过十字路口,在休息的过程中,谢北溟感觉树林里有人跟踪。苏瓷等人带走了河水的样本,检测出不是优昙婆罗,是雷公藤。朱水村村长突然过来感谢苏瓷,表示自己才报官,他们就这么快到了。苏瓷感到很奇怪,村民一个工匠突然咳嗽不止,董如双确认是中了优昙婆罗的毒,而且这名工匠就是制作太后寿宴有凤来仪的人。苏瓷感觉不妙,有人故意将他们引过来,京城要出大事了。谢北溟急忙解释,避免影响招聘,他说,雷公藤也是优昙婆罗的人,而且他们只有一名工匠。谢北溟将这些材料放进玻璃瓶,其他村民感到奇怪,因为盖子压下来的是优昙婆罗的芯片。

  在苏瓷等人急忙赶回京城的途中,云王安排的人在路上堵住他们,谢北溟让苏瓷先走,自己和董如双断后。苏瓷在天黑之前赶到城门口,却发现烟花表演已经开始,希望能赶去制止最后一场有凤来仪的烟花。皇宫众人沉浸在烟花表演中,云王借机家中有事提前离开,裴衍之产生了怀疑。当谢北溟和董如双赶来京城时,谢北溟知道自己有危险,让董如双先回家,做了最后的告别,董如双悄悄跟在后面。苏瓷问谢北溟烟花有没有炸的瞬间,董如双没说话。

  当苏瓷赶到烟花燃放重地时,工匠早已被云王换成了死士,苏瓷为了阻止有凤来仪的燃烧,头部撞在铁罐上当场晕倒过去。傅子佑禀告太后,烟花燃放处有刺客,让大家赶紧移步大殿内,以防还有凶险。众人心慌,总署大人看着有点不太淡定。这天起,侯阎事件难道即将爆发吗?苏瓷一面试,一面分析傅子佑的犯下一项大事业时,突然又被奇异的交通号令激怒。

  云王在远处一直等着烟花燃放的好戏,却发现烟花停了,但自己今晚一定要登上皇宫宝座,让谢北溟跟他一起起兵勤王,谢北溟假装站在云王这边。黎雨受到云王的旨意,毒杀了被捕的死士。裴衍之安顿好苏瓷,就报告皇上,太后训斥裴衍之做的不好。云王突然赶到大殿,让太后惩罚裴衍之,奏请太后让明镜署查案。裴衍之没有反抗,留在宫中,坐等烟花案查清,总署大人带走了裴衍之问话。苏瓷突然醒来,就听说裴衍之出事被圈在皇宫,不能离开。苏瓷全程失声痛哭,又听见苏瓷被提及,匆匆回宫后也失声痛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