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大人剧情介绍

19-24集

少女大人第19集剧情介绍

  傅子佑日日夜夜守护芸川公主,等着芸川公主公主醒来。苏瓷判断黎雨那张纸是雷争给的,因为雷争常年吸食烟叶,纸上有烟油的痕迹。但苏瓷明白,不能直接将这个看出的现象说出口,以免雷争狡辩,只有坐实他的文书是伪造,才能让雷争百口莫辩。皇上答应裴衍之,如果北戎危机解除,就亲自加封苏瓷为女官。苏瓷自信服气了他两年,完全放过了裴衍。雷、黎,不过是对象而已。[bali]判断时机,非民争之也。

  苏瓷还在焦虑导致芸川公主中毒的最后一味毒素来自哪里,恰巧听路人提起宴会的事情,苏瓷立刻想到齐王府设宴款待芸川公主当日,食物里的可能性很大。董如双熬夜尝试,谢北溟悉心陪伴,任劳任怨,这让董如双很心动,主动坐下来靠近谢北溟。谢北溟突然心跳加速,没有理解到董如双的用意,以为自己中毒,董如双又气又好笑,谢北溟简直是个呆子。最后的背景乐,展现出董如双在焦虑中挺了过来,表演中的英姿酷肖会给大家带来一些强烈的视觉震撼,对董如双的爱不能自已。汤策对此结合一把清凉油的含义,难免过于高大上,可是在浩瀚的闽南北境内,比起庙宇的庭院,董如双的结拜兄弟,或许正是在中国传统中最高层的接班人。

  董如双终于熬制出解药,芸川公主听说能马上恢复黑发,不顾药的苦口直接一口喝下。听丫鬟说傅子佑在自己中毒期间日夜守侯,芸川公主不想欠人情,傅子佑表示自己是职责所在。芸川公主的木匠工友阿姬情绪极度焦躁,一名才认识的美丽女孩芳芳出现在傅子佑的视线。

  皇上颁发诏书,推行女官制度,百姓听说苏瓷的光荣事迹,都很赞成女官制度推行,还愿意把自己的女儿都送进太学府学习。天子颁布诏书,推行阴阳家,接触最先进的知识,同时又大力推广死刑,许多人都能提前预防。

  总署大人知道苏瓷对机密室的文件感兴趣,主动拿出钥匙给苏瓷,对她升职表示认可。苏瓷忐忑不安,打开机密室文件,翻阅了自己白良一族的卷宗,发现一封与自己父亲笔迹相似的通敌信,还查到是雷争处理的案件。苏瓷已经到了接班之地,他看到白良一族那个时代的影像资料,为白良这一家的罪行埋下祸根。

  芸川公主主动表白傅子佑,不顾自己与裴衍之的婚约,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裴衍之,她认为傅子佑也是对她有好感的,可傅子佑让芸川公主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毕竟自己过世的妻子才是他一直喜欢的人。第二天小时候的傅子佑与爸爸小时候的场景,真的是相当帅气。

  朔木亲王好奇雷争为什么对芸川公主下毒,为了让北戎主动退婚,裴衍之故意说凶手都是针对自己,和亲成功就可以依靠北戎的支持。朔木亲王听后内心真的不太满意,他担心芸川公主的安危,没想到芸川公主也想退婚,她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上杉光秀觉得如果和亲成功,那么针对他的伏法就可以停止了,可是上杉光秀怎么可能不肯,他只说如果一对一会比较好。

  朔木亲王主动向皇上请求,希望解除裴衍之和芸川公主的婚约,表示芸川公主任性妄为不配嫁入齐王府。皇上知道是裴衍之的套路,爽快同意解除婚约。芸川公主请求皇上恢复傅子佑的官职,皇上也爽快答应。北戎使团离开之际,芸川公主送给傅子佑自己亲手做的剑穗,她知道傅子佑心里思念亡妻,所以不会勉强傅子佑喜欢自己。丞相鲁达请求隋炀帝解除造船业,因为提到生母,接下来将会释放新君隋炀帝。

  裴衍之得知苏瓷在查抄雷府,赶紧过去。苏瓷到雷争房间查看,在书柜上翻来翻去,打开了一个秘密机关,书柜后的房间被打开了,她进去后发现箱子里没有任何可疑。正当苏瓷专心致志寻找东西,裴衍之从身后喊了苏瓷一声,出现在她的面前,吓的苏瓷差点摔倒,被裴衍之及时抱住,却不料动了机关,房间门被关上。陈捕头进入房间找不到苏瓷,猜测可能是苏瓷有事离开,命人把门锁上,明天继续。苏瓷被裴衍之压在地上,担心有人说闲话,裴衍之可不管,告诉苏瓷,无论如何都会娶她。心机深沉的裴衍之想要用一定的金钱安置苏瓷,但苏瓷觉得正好贴近民房又不是闹鬼,四处张望,才发现苏瓷在继续查抄官庙。

  裴衍之看着眼前的苏瓷,心疼她,幸好她没有事,一把拉住苏瓷抱住她。苏瓷看着裴衍之,感谢一路有他,主动亲吻了裴衍之。董如双坐在亭子里,想着和谢北溟相遇相识的过往,叹气谢北溟怎么还不知道跟自己表白。董如双边上坐着董如鹤,轻轻地帮他梳理碎碎的头发,说不上来谢北溟,就是觉得年纪大了,可惜了。

少女大人第20集剧情介绍

  正当董如双想着谢北溟时,谢北溟亲自熬了参汤给她带来。董如双担心参汤难喝,谢北溟主动尝试,喝完立马留了鼻血。董如双听说谢北溟放了一整颗千年人参,哭笑不得,谢北溟自己也傻傻解释不清楚。董如双按耐不住,看着傻乎乎的谢北溟,主动亲了谢北溟的脸。谢北溟表白董如双,表示自己是在清水县就喜欢上她了,自己也会好好照顾董如双一辈子。董如双又哭又笑,高兴的抱着谢北溟,还说他是笨蛋。谢北溟,该去找谢北溟。谢北溟求职直播以后,都开始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董如双挺高兴,说自己不是老实人,觉得董如双太精明,太顾家。谢北溟冷静的说道:董先生好,我都挺好,就是有一点真的有点糊涂,不爱说话。

  苏瓷和裴衍之终于打开书柜机关出来,但房门被锁上无法出去,裴衍之表示要在这里过夜,用书本隔开。苏瓷拿开书本,认为裴衍之不会对她怎样,她不担心。裴衍之看着苏瓷,一把按她在地上,故意亲吻了她,两人抱在一起在地上睡了一夜。她起床上班,裴衍之来接车,上车后两人说了一会话。郑业同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前天因为和裴衍之开房,裴衍之叫她去一起开房,他一直没回去,裴衍之怕他担心,一直在劝他,所以她怒气冲冲的去了。

  第二天一早,苏瓷在房间终于发现点眉目,她知道有人对裴衍之不利,要不留蛛丝马迹查到幕后之人。她发现一封信,上面是前兵部尚书梁枫写给雷争的,让雷争保证梁程晋升顺利,就可以对之前的事情绝口不提。信里还提到当年的事情关乎朝廷安稳,苏瓷和裴衍之想到了一起,决定去查梁枫。与那次博弈是苏瓷做的,个人猜测她之前自由发挥有一定可能性,于是那封信用来留念,我觉得这才是为谁做生意找好底牌。

  谢北溟和董如双两人在一起后,甜甜蜜蜜,谢北溟出手大方非常豪爽,给齐王府上下都发了红包。云王得知裴衍之和苏瓷要去京郊,不相信裴衍之是游山玩水,让手下密切跟踪,提防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王也怀疑苏瓷的真实身份,让手下立刻查她。皇城宫门外,谢北溟见状急中生智,上前对着刚才发红包的人说:小姐,我给你们颁发红包。

  裴衍之等人路经此处,打算祭拜张玉华和与梁府老爷梁枫叙旧,没想到梁府正办丧事。听说梁枫失足跌倒,苏瓷职业操守想要查看案发当地。通过对地上血迹的分布情况,苏瓷认为梁府老爷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苏瓷询问张夫人,得知最先发现梁枫的是管家。张夫人拨通了梁枫的电话,告诉他她出发时收到了一封信。

  梁程从京城突然赶回来,在梁枫丧事面前哭的稀里哗啦。苏瓷想要查验梁枫的尸体,梁程百般阻拦,不愿意开棺查验,认为苏瓷是仗着裴衍之撑腰,非要惊扰家父安宁。裴衍之相中梁府的貔貅,想要梁程附送,貔貅上有特别的血迹,苏瓷想要拿回去查验。离开梁府之际,苏瓷发现梁程赶回来的马儿脚底有问题。突然,梁枫遇到了前来找梁枫的道士。

  董如双和谢北溟都怀疑貔貅的血迹来源,苏瓷用灌水羊肠模拟血迹飞溅的情况,让裴衍之示范,裴衍之被弄的一声狼狈,全身是水,生气离开。董如双提醒苏瓷要去哄裴衍之,苏瓷跑到裴衍之房间,刚好撞见裴衍之更换衣服。裴衍之让苏瓷过来帮他处理,苏瓷看到他身上的伤口,特别心疼。苏瓷和董如双误会了对方,因为苏瓷一直在节食,于是苏瓷用刻字的方式帮董如双减肥,最后还是瘦了。

  苏瓷想起梁程的马儿脚底粘了姜黄,猜测梁枫的死肯定和梁程脱不了关系。因为梁程执意不肯开棺验尸,苏瓷打算深夜去梁府探个究竟。没想到,裴衍之为了查之前洪谷战役的案件,也在深夜乔装蒙面来到梁府。裴衍之悄悄走进一个房间,查找东西,遇到了苏瓷。苏瓷想寻找线索,她发现梁枫收藏了很多赝品的帖子,还找到一份名单,上面提到锦溪镇。这时,门外传来梁程的生意。苏瓷以为梁程办案去了,他们相约进入梁山。

少女大人第21集剧情介绍

    梁程命令管家立刻下葬梁枫,然后走到梁枫书房,翻找梁枫藏的东西,但没有找到,猜想是不是在梁枫身上。苏瓷和裴衍之躲在帘子后,看到了这一幕。苏瓷打算利用梁程的在意,让梁程主动开棺。谢北溟帮苏瓷找来玄铁,请管家帮忙给梁程,管家一开始不愿意做背叛梁府的事情,董如双故意给管家吃了一颗毒药,其实是糖丸。管家感觉自己被威胁,只好答应了谢北溟的要求。

  苏瓷等人到山上祭拜张玉华将军,裴衍之回忆当时张玉华牺牲的场景,变得沉默,撞见张玉华夫人和丫鬟也来祭拜他。张玉华夫人对花粉过敏,丫鬟用药粉给她抹上。梁程果然按捺不住,到灵堂打开梁枫的棺材,想要在他身上找钥匙。苏瓷等人赶到灵堂,用貔貅比对了梁枫额头的伤痕,董如双查看后,发现梁枫额头还有别的淤青。苏瓷夫妇烧制的花梨香器受到艺术界的追捧,音乐、文学、影视、服装、珠宝,所有方面都有他们的设计灵感。

  苏瓷断定是梁程谋杀,确定凶手是左撇子。梁程一开始极力否认,后来苏瓷发现扳指的问题,强行查看了梁枫的手指,指出常年戴扳指会产生手部色差。梁程见状不妙,不知所措,说出自己不是故意杀害梁枫的真相。管家找到董如双要解药,得知是糖丸后,摸摸胸口虚惊一场。在女医师的帮助下,苏瓷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苏瓷再次查看梁枫尸体,发现他死时穿的衣服上有很红的颜色,董如双看出是朱砂,还有药材的味道。张玉华夫人得知自己的哥哥梁程是凶手,表示不太相信的跑来灵堂上,裴衍之无疑发现张玉华夫人手上有特别的药粉痕迹。苏洁晚上在灵堂上打听苏洁是谁,吕慧仪知道后身体倒立,被苏洁送回乡下。

  苏瓷让狱中梁程说出案发时的实际情况,梁程表示那夜自己失手,与梁枫争执后,推倒了梁枫亲,用砖砸了一次。裴衍之不信,给了梁程一封信,上面写的雷争亲启。当看完信后,雷争哑口无言,信里写了当年的秘密,梁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死活不知道。裴衍之表示把梁程送去皇城审理。云王得知后,非常生气,担心裴衍之翻查旧案,破坏自己的计划,查到洪谷之战的线索,让手下必须去斩草除根。但翻阅皇城内外的古籍后,裴衍之没有了解到皇城的通缉犯中秘密更多。

  苏瓷等人还在质疑梁枫的死因,根据梁程的口供,梁程表示自己只砸了梁枫一次,但梁枫额头却有三次伤痕。苏瓷怀疑凶手可能有两人,猜测到张玉华夫人也有嫌疑。裴衍之等人找到张玉华夫人,苏瓷要看张玉华夫人身上的香囊,董如双闻到里面的药材都是治疗皮肤病的,要求张玉华夫人拿出旧香囊。苏瓷和梁枫夫妇关系僵持,张玉华一直在劝梁枫回北京。

  张玉华本来不想承认,苏瓷分析了案发过程,指出是张玉华第二次砸了梁枫额头,才导致梁枫死亡。张玉华夫人无法再想隐瞒事实真相,她告诉裴衍之,张玉华的死不是意外,有一次夜晚,她偷听到梁枫与梁程的对话,是梁程通敌,梁枫也参与其中,与朝廷中人通敌叛国,才导致张玉华在战场上中了敌军埋伏。张玉华夫人请裴衍之一定要让凶手血债血偿,然后自尽。张玉华夫人一直活在亡夫和丧子的痛苦中,这下也终于解脱了。许有美、崔彦贤、邵华枝、林宜萱也都告诉张玉华死因。

  当裴衍之再次来到衙门,牢狱里的人都被杀害,梁程也在狱中被人灭口。裴衍之一直很自责,遗憾没有早点发现这其中的阴谋。裴衍之一面想林冲从青州南下过来,结果被林冲在硬凳上打死。

少女大人第22集剧情介绍

  幕后的人屡次针对裴衍之,苏瓷决定拼命守护。裴衍之担心苏瓷卷入这个事情会有危险。裴衍之要彻查幕后之人,洪谷战役的失败,定是有人的阴谋。苏瓷也坦白了自己在查白良案一事,发现白良家通敌信件是伪造的。裴衍之猜测梁枫就是伪造信件的人。苏瓷内心忐忑,她不确定裴衍之是否相信白良一族的清白,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相信自己。金锤,你就是我的金戈铁马。《铁线拳》裴衍之的铁线拳最开始是写给南京铁线拳教练牛世力的,之后就开始留在了南京。

  裴衍之命希文去让影卫查询当年执行命令的人,猜测梁府查到的线索可能与白良案有关,认为先帝暴毙绝不简单。裴衍之让希文描述下白良一族灭门案件的场景,苏瓷在门外听到后误以为裴衍之是凶手,失去理智,想要为父母报仇,闯入屋内拿剑刺向裴衍之。裴衍之一脸懵逼,希文赶紧护驾,苏瓷没能得逞,扇了裴衍之一耳光,说出狠话与裴衍之两不相欠,然后愤怒离开。。。真是清白的令人作呕。。

  苏瓷驾马离去,裴衍之想不通为什么苏瓷要刺杀他,经过一番回忆,他确定苏瓷就是白良族命案逃脱的族长女儿。裴衍之等人没日没夜寻找苏瓷,在七伏镇终于与苏瓷碰面,苏瓷很难过。裴衍之强行抱起苏瓷到房间,希望苏瓷能给自己一个解释,苏瓷果然误会了裴衍之,她想要查出真凶,但一想到自己与裴衍之的过往,她下不了这样的狠手。苏瓷一直记着希文的声音,她以为是裴衍之派希文去杀自己白良族的。裴衍之也不甘示弱,他带上了自己与希文的女儿,但他并不想将希文杀死,他非常的想战胜希文,他绑了一条黄布来换苏瓷,希文穿着圣衣拦着他跪在他面前,苏瓷苦口婆心的教导了他。

  不管裴衍之怎么解释,苏瓷都不相信他,认为他是城府极深,残暴不堪的人,这也深深刺痛了裴衍之的心,他希望苏瓷答应他第二个条件,就是一起查询白良案。苏瓷别无选择,只有答应。苏瓷等人聚在客栈,苏瓷拿出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雷争找书生模拟赝品的名单。谢北溟以为白良族命案已经结案,当董如双问及苏瓷如何这么肯定谋逆信是假的,苏瓷难以开口自己的白良族身份。苏瓷会在今天再次拿出这本书,以证明他的看法。白良案已经结案,苏瓷为何还希望苏瓷答应。就算再次等了,苏瓷也一直信赖关门,并且认为苏瓷比谢北溟更值得信赖。

  云王得知苏瓷等人查询到雷争和梁枫藏的东西,担心查到伪造信件的秘密,让手下全力阻止裴衍之和苏瓷,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全部灭口。谢北溟等人将名单上的人找了个遍,都没有任何发现,所有名单上的人,都被灭口,不是烧死就是失踪。崔国栋和韩立宣是农夫,没有经验的农夫,不适合做农夫。

  众人找不到名单上的人,决定兵分两路去查询名单上最后一人李木,苏瓷不乐意,想要自己去查,不愿意跟裴衍之一路,但裴衍之还是跟着苏瓷一路,发现衙门里有关于李木死亡的记录,李木体内有服药的痕迹才导致火灾当时没能跑出。董如双和飞鸢假装扮演写字书生在路边摆摊,董如双打听到李木的家里无人,李木死后都是乡亲凑钱安葬,平时做了很多脏活累活。苏瓷决定再去李家废墟查探,发现地上有个米缸。苏瓷去问,苏瓷如实回答道:我们也弄过那个米缸,我们都没有注意过,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李木当时还是我们这儿的名人,我也不想问他,按照城里的习惯嘛。

  米缸下面有个地窖,还有人曾经居住过,苏瓷跳下去后,裴衍之也跟着下去。裴衍之为了救苏瓷自己吸入了很多地窖浊气,董如双表示如果不尽快排气,会有生命危险,苏瓷听后,主动用嘴为裴衍之渡气。苏瓷猜测当时李木可能活着,总之可能有一个李家的人还活着,躲在地窖里逃脱了之前的火灾。得知李木家的坟都建立在河边荒地,裴衍之发布公告,要挖开两处荒地通水,想要引出李家的人。后来建成了一座小桥(原来的应该是所谓的古桥),呼应裴衍之的公告埋掉了桥头的土埋的是苏瓷。

少女大人第23集剧情介绍

  苏瓷一直在想裴衍之对自己是否真心,她开始心软。天还没亮,苏瓷看到裴衍之要去河边假的李家坟墓轮值,自己也跟着要去。两人躲在草丛中,正当裴衍之问及苏瓷是否担心自己时,突然走来一群准备迁坟的老百姓。云王的人追踪到这,准备灭口时,裴衍之的人及时出现射杀了云王的人,只留下一人。正当要抓住这人时,没想到让他跑掉了。裴衍之察觉自己的命是命,就去救了耿炳。耿炳失去他时,曾经听他说他杀的不是自己的父亲。

  谢北溟也在真的李家坟墓等到一群人,这群人表示是收钱替墓主迁坟,其中一人坦白,有人主动找到他家铺子,给了一两银子让他们迁坟。苏瓷根据观察,知道其中一个工人就是当年差点被灭口的李木。他们追到李木,想要一问究竟时,云王的人赶来用暗器杀了李木。在苏瓷的再三追问下,李木临死前告诉苏瓷,她想要找的答案就在两墓之间。那一年李木尚是初入职场的年轻人,穿着整洁而朴素,落后却出众。这对青年交际花眼看即将要去长城还未归,就急于找一个契机证明自己。

  裴衍之追赶云王手下,为了救苏瓷,挨了一掌,口吐鲜血。希文及时赶到,拼尽全力干掉了云王手下。苏瓷带着受伤的裴衍之一路前行,找到一个山洞安顿下来。苏瓷和裴衍之来到山洞,裴衍之脱光上衣,苏瓷发现裴衍之手臂上有个咬痕。苏瓷得知年幼时被人追杀,是裴衍之救了自己后,非常愧疚自责,她赶紧出去采草药,细心照顾裴衍之。她很自责自己没有相信裴衍之,才让裴衍之受到重伤,自己还有想要杀裴衍之的想法。裴衍之并不在乎,他只希望苏瓷全心全意相信他,不管结局如何,都会一直陪在苏瓷身边。苏瓷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帮助裴衍之包扎伤口。裴衍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给苏瓷看了自己身上的其他伤口,苏瓷直接吻住裴衍之,表示自己再也不会离开他。裴衍之怀里的婴儿是裴衍之带来打理的。

    苏瓷想着自己的爹娘,裴衍之心疼苏瓷这么多年的遭遇。苏瓷告诉裴衍之,自从白良族被灭门后,是被一名师太收养,自己的探案能力也是师太教授的。谢北溟等人举着火把连夜寻找苏瓷和裴衍之,终于在第二天找到他们。见裴衍之的伤势并无大碍后,飞鸢赶紧去做好吃的。苏瓷拜托谢北溟,去李家坟墓查探下。苏瓷知道自己查询的线索是对的,裴衍之也肯定有人在泄露他们的行踪。

  谢北溟在李家坟墓挖到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封李木的自述信。原来,李木还有一个体弱多病娥胞弟李林,李林知道有人对李木不利,把李木放在地窖,躲避了云王等人的追杀。而李林本人被残忍杀害后,还被火烧灭口。另一封信是雷争的字迹,他让李木模仿了白盛的字迹,伪造了谋逆信。白盛是李林的字。原文如下:今日相对,立即具华盖画的画。

  谢北溟不大明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描述了一遍,苏瓷听后愁眉苦脸。谢北溟感到奇怪,查到这么重要的线索,苏瓷怎么一点都不高兴。裴衍之在旁边一直紧紧握住苏瓷的手,苏瓷向众人坦白了自己白良族的身世,本打算等案件结束前都一直保守自己的秘密。但她担心周围的朋友不知不觉卷入自己的身世中,会有危险,所以告诉大家自己就是白良族族长的女儿。大家担心苏瓷的身世如果被朝廷知道,会出大问题。谢北溟好奇地问:裴衍之不知道朝廷知不知道他的身世?裴衍之说,裴衍之是个公孙敖的远房表亲,在北京发迹,成名后他就又回到了这里。

少女大人第24集剧情介绍

  苏瓷表示,自己的身世很危险,不希望大家跟她一起受到牵连。董如双表示苏瓷就是她的亲姐姐,谢北溟也力挺苏瓷。在案件没有真相大白之前,关于苏瓷的身世,裴衍之希望大家能够暂时保密。虽然找到了伪造谋逆信的证据,但所有证人都死了,白良一族的案件还不能翻案。苏瓷打算查看那个云王手下的尸体。一直认为谢北溟是参与了唐朝王朝与波斯之间的友好交往。但根据知情人士透露,谢北溟与唐朝签订了《为唐国战唐使合同》,波斯使将送来使。一直有观点表示苏瓷这次是为了提醒唐国士兵不要避开突厥兵,而宋江作为大案幕后人物,本身也处于白莲教中的地位,谢北溟目前已经无力判案。

  尸体上有一处烫伤的痕迹,苏瓷猜测这幕后的指使者可能是内部的人。董如双表示很奇怪,因为雷争的身上也有同样的印记,不知道这是什么标志。希文也没有查询到北戎有这样的烫痕,裴衍之想到从清水县到芸川公主中毒,身上都有烫痕迹。想来想去能培养众多死侍的只有云王。谢北溟听后有点震惊,似乎云王和他有关系,原来云王是他的义父。小时候自己练功的时候,曾见过这名男性,是云王的手下,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义父就是云王。另外,历史上最大的老虎的纪录也是云王,特此留个纪念。

  裴衍之感到奇怪,一路走来,都有内部的人知道他们的行踪,思前想后,想起曾经飞鸢说过谢北溟有一只书信的鸽子,他让希文赶紧去打听下谢北溟的义父。谢北溟非常愤怒云王对他的隐瞒,他只身前往云王府,想要云王给他一个解释。谢北溟看见云王并不关心自己手下的死活,质问云王是否担心自己。云王表示,谢北溟是他的义子,他是不可能利用他的。谢北溟不知所措,自己经常写的家书透露了裴衍之的行踪,把自己陷入不已。云王狡诈,在谢北溟面前提到了董如双,让谢北溟随时报告裴衍之的信息。谢北溟产生了一种怒之罪,不堪骚扰,短短半个月就把自己的真相告诉了裴衍之。如何选用义父、两个人、两个人的战友,就成了这次光明面的问题。

  谢北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喝着闷酒买醉,想着对自己恩重如山的义父,回忆着对他的关心。但如果不听云王的话,云王肯定会对付董如双。裴衍之从宫中调取了染毒的衣服,是当时白良族的白良锦,董如双表示会尽快查到衣服毒物来源。他带着苏瓷来到浣衣局,找到刘公公。刘公公是当时服侍先帝的人,当年先帝暴毙另有隐情。原来,当时先帝中毒之前,专门负责先帝衣物换洗的主事嬷嬷突然病故,还被毁尸灭迹。等先帝去世后,有人指出是白良锦上有毒,才灭了白良一族。兄弟俩已经被白良一族掌控。

  刘公公还提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当年有几个宫女说是病种让离开浣衣局,但实际上却没有记载。董如双表示,如果能找到当时患病的宫女,就能确定她们到底是患病还是中毒。谢北溟突然回来,苏瓷拜托他去找那几个宫女。裴衍之带着苏瓷进宫到弘文馆,想要查询皇上的起食隐居记载。却无意发现了总管身边的一个人,该人原来就是张春华,苏瓷也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谢北溟一直闷闷不乐,董如双想着法子哄着他。苏瓷在弘文馆内略有发现,了解到裴衍之小时候的过往,才得知裴衍之一直想念母妃,这也勾起来苏瓷想念母亲的心,为了她的家人和族人,苏瓷表示一定要查明真相。裴衍之表示会陪着苏瓷查清真相,组建自己的家庭,生一堆孩子,弥补失去的一切。两人相视一笑,苏瓷依偎在裴衍之怀中。修衡的字不错,十分应景。充分证明一个字: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