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延安剧情介绍

7-12集
去延安剧情介绍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在同学们定下的联络点外,守候的岳振声发现了来归队的胥治中,正欲联络,夏竹敏赶来,要岳振声马上撤退,她说76号的特务已在周围包抄。岳振声问她是如何知道76号来了?夏竹敏说除了直接的上级,她不能向其他人回答。岳振声没有先撤,而是在76号的包围中潇洒地救走了胥治中,使夏竹敏大为惊讶佩服。

  暗处的陆焕章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对何一光说:'又是他……'面对何一光的询问,陆焕章讲,三年来,岳振声已两次潜入上海为共产党干秘密工作,日本海军特高课杉木大佐的神秘死亡,著名文人马一墨的精彩转移去香港,都是岳振声的杰作。陆焕章:'我们上海站早就注意他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前年终于寻找到了他青梅竹马的少年女友。记住,岳是一个不可轻视的人。'

  所有同学都找到了,可戴维和海伦一直未在联络点出现。岳振声询问马国勋、胥治中等人,马国勋无意中说到,戴维会吹萨克,曾在狱中开玩笑,如果失了业,就去西洋小乐队卖艺谋生。岳振声判断着这两个海归学子的行为逻辑和大概的藏身之处。果真,岳振声从大世界的小乐队里找到了戴维,戴维不想跟他走,岳振声说他能替戴维找到海伦,这才让戴维跟着他离去。然而海伦仍然踪影俱无。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岳振声询问戴维与海伦失散那天的情况,细致分析,判定漂亮的海伦应该是陷入了那个热闹街区的妓院,夏竹敏一口反对。岳振声潜到妓院果然没找到海伦,岳振声对夏竹敏的准确判断颇感疑心,问她如何算得这么准?夏竹敏明显地回避,说是女人对女人的了解,是直觉。

  岳振声悄悄跟踪夏竹敏,发现她在街角一家商铺悄悄打了电话,看样子是交换信息。回到临时住地,岳振声问夏竹敏去哪儿了,夏竹敏却说去了另一地方,岳振声几乎可以肯定夏竹敏具有双重身份了。夏竹敏说海伦确实已从妓院逃脱,现今藏身于闸北的一家纺纱厂。

  岳振声潜入76号傅谦家,傅谦发誓没有与共产党为敌了,他向岳振声说,有人确实向76号提供线报,说是在纱厂看见了一个通缉令上的女学生,但76号的人忙于另一个大案子,准备第二天再去抓女学生。

  岳振声连夜出动,果然在纱厂找到了海伦。海伦不信任一切人,反抗岳振声的营救,岳振声使出招数,致她暂时昏迷将她带到安全藏匿点。戴维问是谁打伤了他的女友,岳振声说不打伤她就带不到这里来,她会丢命。戴维恨上了岳振声,不听岳振声解释。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至此,除了张守一,越狱后活着的青年学生都被岳振声找到,他让这些同学悄悄离开陆焕章提供的地方,藏匿到了另一个秘密居处。但他没让夏竹敏知道学生们的新住地。面对夏竹敏的质问,岳振声说,在消除他的疑虑之前,夏竹敏不宜知道学生们的行踪,请她还是住在自己过去的家中。夏竹敏委屈得掉泪,她说:'我一定要让你认识我是谁!'

  岳振声利用一个中国商人的关系,大胆地与河野株式会社的日本商人做交易,经过一番曲折,救出了最后一个学生张守一。

  出狱后活着的青年学生都聚齐了。76号仍在加紧搜捕,扬言抓住就格杀无论。岳振声出去采买上路的物品,得准备离开上海去延安了。陆焕章恰在此时出现在秘密居住地,他希望不光是戴维,而是其他所有同学都能去重庆,那里才是政府所在地,是中国复兴的大本营。戴维赞成,他说他伯父在重庆的中央研究院,他也应该去那里为抗日作贡献。海伦喝斥戴维,戴维立刻不吭声。其他同学坚决表示,延安是他们心中的太阳,除了延安,他们哪里也不去。陆焕章问:'死也不去吗?'同学们:'宁死不去。'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陆焕章离开,岳振声现身,他其实已回来一会儿了,就躲在外面。同学们告诉他,那就是他们经常提起的陆教授,他很正直,经常掩护进步同学。岳振声看着戴维:'是你打电话把这个地方告诉陆焕章的吧?'戴维垂头默认。岳振声:'以后不能这样了。'同学们问:'为什么?'岳振声:'我曾在上海执行过几次任务,我早就知道,你们的陆教授其实是重庆的军统特工。'戴维:'那算什么,军统也打日本人。'

  夏竹敏独自在外,只是定时与岳振声在某处接头。这次接头时,岳振声准备告诉夏竹敏学生小队伍要离开上海的事,但一见夏竹敏他就愣了,因为他看见夏竹敏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暗花旗袍。(闪回:在K组遇难的屋子外,这个白色暗花旗袍背影一闪而过;在76号大院内,也是这个旗袍一闪而过。)岳振声再次追问夏竹敏,提出了一系列疑问,夏竹敏顾左右而言他。岳振声要她老实回答,夏竹敏说小梁子知道她是谁。岳振声说K组的人都死完了。夏竹敏说:'不,K组遇难的现场没有小梁子的尸体,说明小梁子还活着,只要找到小梁子,他就能证明,因为我和他爸爸经常秘密接头,小梁子给我们望过风。'天主教钟楼上,一个上司给一个下属布置任务。暗影中都看不见他们的脸,只能凭声音听出上司是男,下属是女。男上司说,他有一个大胆设想,这就是让女下属打入学生队伍,跟这批进步青年在一起,以便随时掌握学生队伍的行踪,以利对他们的分化瓦解,拉入重庆。女下属说:'岳振声是用脑子行事的人,我怕不容易争得他的信任。'男上司:'用脑子不假,但你不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吗?在感情面前,什么人都是糊涂蛋。'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陆焕章得到何一光报告,发现了共党K组梁光的儿子小梁子。陆焕章眼神一亮:'好!'

  岳振声给同学们开出发前的动员会。戴维说他是跟着海伦回国来的,他要修的大桥是在大城市,而不是延安弹丸之地。海伦反驳,说延安是抗日中心。戴维说大多数支持中国人抵抗日本的美国民众只知道重庆政府,说明重庆才是中心。

  夏竹敏一直在寻找小梁子,她坚信小梁子是她的证明。她觉得身后有若隐若现的尾巴,可每每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是岳振声本人、或派某个男生在跟踪)。

  戴维受不了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要求马上离开上海去重庆。海伦和他随时争论,虽然戴维言辞激烈,但只要海伦一提出分手,戴维马上三缄其口,他太爱海伦,不能忍受与海伦的分离。

  不过当真要往延安动身之时,戴维又犹豫,又提出去重庆。其他同学的批评他一概听不进去,马国勋为此与戴维发生激烈冲突,差点动起手来,在众人相劝下暂时平静。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岳振声带着张守一在外采购东西,途中遇到了小梁子,小梁子为报父仇,企图去抢一巡警的手枪,未能得逞撒腿就跑,日本巡逻队赶来,向人群开枪。晚秋恰好经过此地,在岳振声等人的眼皮下救出小梁子(以上所有事件实际上是陆焕章导演的),接下来晚秋和小梁子共同成了被日本人追击的目标,是岳振声出手把他们一起挽救。事情过后,晚秋自然来到青年学生的住地。

  岳振声不时盯一眼晚秋,眼神里有激动,也有压抑的冷静。晚秋看着岳振声,也是欲说还休。

  除了海伦、戴维,其他同学和晚秋都在同一所大学,朱奎十分兴奋,又见着了喜欢的晚秋,他向岳振声介绍说晚秋是校图书馆女职员,晚秋的作派从来就得到同学们的好感。晚秋说,当天发生的事使她成了被76号追捕的目标了,她无法再回学校。朱奎激励晚秋:'既然不能再回学校,就跟我们一起去延安。'晚秋看向岳振声:'这,可以吗?'朱奎:'怎么不可以,这是进步青年唯一的出路!'同学们都盯着岳振声,希望听到他的决定。岳振声却在走神。(闪回:岳振声的少年时代,长工的他和工厂主家的小姐很是要好。画面中依稀可以辩出,小姐就是少女的晚秋。)

  岳振声和夏竹敏(穿西装)在接头处相见,夏竹敏说还是没有找到小梁子。岳振声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请她换上那件白色暗花旗袍。岳振声将夏竹敏带去一个地方,那里面等着他们的是小梁子。夏竹敏兴奋无比,亲热地扑向前,结果小梁子一见夏竹敏,刚看了一眼她的旗袍,(闪回:小梁子在床下看见外面一个女人的旗袍)就大叫:'她是叛徒!'所有的眼光都看向夏竹敏,夏竹敏愣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