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延安剧情介绍

25-30集
去延安剧情介绍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5集


    岳振声率领小队伍住进一座县城,他宣布,奸细已经被掌握了,我们可以放心地去延安了。晚秋和学生们一起欢呼:好啊,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可就在这天晚上,朱奎死了,尸体被绑着,胸上钉着一张纸条:'去延安的下场!!'小队伍里气氛阴郁到极点。晚秋揭发,戴维那天和朱奎'决斗'过后,曾喊着要杀人。戴维连辩护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说:你们要处决我就动手吧。海伦抱紧他,向其他人喊:不,他从来没杀过一只鸡,他更不敢杀人!学生们向戴维逼近。夏竹敏欲阻止。晚秋叫道:'你也是内奸,你早晚也得死!'夏竹敏扑到戴维身上,和无助的海伦一起保护戴维。夏竹敏喊道:'抗战就要胜利了,你们都是新中国以后的栋梁,你们不能自己把自己打折了!'岳振声在电话局给傅谦打电话核实一些事实后,从外面回来,制止了冲突。

  岳振声在凌晨带领小队伍转移,陆焕章突然指挥特务冲出,小队伍在对抗中暂被冲散,晚秋得以利用短暂的机会和陆焕章在山坳中直接见面。这也是陆焕章的安排。

  晚秋:'你不能再杀人了,他们都是学生,只要再努一把力,是能够带到重庆,能够为委员长所用的。'陆焕章:'他们每个个体的确都是优秀的、无辜的,但只要不跟中央政府合作,就是自绝于民族,自绝于主义,他们就都得死。'晚秋嘶喊:'我的任务不是杀人!何况杀人也吓不住他们!'陆焕章思索良久,然后眼光放亮,慢慢道:'你说得对,这也是我近来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你不应该杀人……除了岳振声,还得给他们留下一个。'晚秋:'一个?什么意思?'陆焕章:'杀人的确太小儿科。你的任务改变了,我要派你进入延安。'晚秋震惊:'我进延安?'陆焕章:'对,我要留下一个学生,你跟着他一起赴延安,说不定你能很快接近延安高层。抗战即将胜利,国府一直在往延安撒布战略棋子,以图今后掌控整个中国。'晚秋:'为什么只让他们留下一个?'陆焕章:'留下的这一个会和你一起历经千难万苦走到延安,两人可以互相证明彼此的经历,不至于使你的独自潜入显得太离奇。'晚秋眼中显出犹豫。陆焕章:'你有一个64岁的母亲在重庆,她的生日是5月27,她喜欢吃甜食,她身体很好。可我们也能让她不好。'晚秋只能同意:'我明白了。'战斗中,许慕愚土法生产的发烟弹发挥重要作用,岳振声趁着浓烟把队伍收拢潜出了包围圈。晚秋最后归队,她胳膊上有血,她说她是拼死突出76号的包围圈才来到这里的。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6集


    学生小队伍昼伏夜出,向西北疾进。胥治中会认星星辩方向,海伦会用手表玻璃制做放大镜采集阳光烧水做饭……

  陆焕章亲自带领军统小分队追击学生队伍,但再也收不到跳蛙的情报了。

  刚进入陕西境内,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陆焕章庄重地换上他的国军上校军装,他要公开出山了,他和岳振声之间不仅是两种主义的决战,而且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个人能力的决战,他不能输在这个土八路手下。

  学生小队伍在陕南边界碰上拒绝投降的日本人集体自杀,岳振声的小队伍救出了唯一幸存的日本小女孩内山早苗。晚秋很担心,说眼前非常时期,到处都将掀起逮捕和审判日本人的高潮,如果带着早苗,将使小队伍陷入险境。戴维也说不能救日本人,马国勋和朱奎的死就是日本人和汉奸干的。岳振声坚持要救,夏竹敏表示坚决支持。人性的光辉使晚秋不由得要对岳振声仰视。

  小镇上,由于早苗的口音引起怀疑,旅栈掌柜去报告特务,镇民们包围了青年学生的住地。岳振声想出冒险办法,利用当地警察的介入,使小队伍安全撤离。陆焕章到这里时,又扑了一个空。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7集


    小队伍在镇外乘上公路局一辆探路的长途客车,旅客们从早苗不断鞠躬的行为上认出她是日本人,一哄而起要抓她,岳振声挥枪而起,张守一、许慕愚、胥治中、海伦等人也围在早苗周围,他们的气势镇住了旅客。

  由于有了早苗,他们只能离开长途客车,绕进山路。早苗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中国人,选择了投河自杀。岳振声发动所有人都去寻找,终将早苗从河中救起。晚秋受到强烈震撼。

  小队伍在山间遭遇土匪伏击,为掩护岳振声,夏竹敏挺身而出,自己受了折磨。岳振声消失,但是就在其后的一夜之中,他靠个人的智勇,将小队伍的每个人都从土匪手中救出。岳振声率队迅速脱离,七零八落的土匪发誓要重整旗鼓。

  没多久,陆焕章的小分队追来,正好撞到这股怨气连天的土匪手中,军统小分队被土匪缴械。经过谈判,陆焕章等人虽也脱了身,但武器基本上被土匪搜缴殆尽。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8集


    由于有早苗一路,给陆焕章留下口实。陆焕章以此为名,向沿途军民发布命令,捉拿残余日本特务,为八年抗战中受难的中国人复仇。岳振声设计让许慕愚等假意要去重庆,反而让军统的两个特务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等陆焕章发现后醒悟过来,岳振声已带着小队伍跳出了最危险的地域,加速向北而去。

  陆焕章恼羞成怒,向何一光命令:'除了留下跳蛙,还有那个戴维,其余的学生一个不留,统统杀死!'

  晚秋一直在向岳振声示以感情,岳振声似乎一直在慢慢接纳。夏竹敏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岳振声与晚秋细聊往事,仿佛无意的,实际上是最后证实着心中的评判。

  陆焕章让何一光率一个部下化妆成八路军来接应学生们,而自己则调集最近的军统力量包围了小队伍。岳振声识破了假八路,他抓住假八路只问一句话:'谁是陆焕章埋在我们当中的眼线?说!'那小特务供述:'我们只听说他叫跳蛙,可不知道他是谁。'岳振声让晚秋走在队伍前面,以此作为突围之策。对面陆焕章的枪声果然停了。岳振声的小队伍遁入树林。

  陆焕章醒悟:岳振声居然用晚秋当肉盾,说明已经看破了晚秋。岳振声要杀晚秋了!

  夏竹敏和晚秋住在一间茅棚。晚秋内心焦急,她也意识到了什么,但又不愿相信。夏竹敏跟踪晚秋出去,发现她在往一处树干上做记号,好象是要给谁留下情报。夏竹敏冲上去,警惕的晚秋把放置在树洞中的纸条取出,迅速放入嘴里吞吃了。

  岳振声面对两个女人,两个女人互相指责对方是内奸,可是夏竹敏没抓到晚秋的铁证,晚秋却数出几件铁板钉丁的事实,证明夏竹敏是敌人。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9集


    岳振声召集小队伍开会,当场宣布夏竹敏是内奸,给队伍造成了重大损失,要对她实行严厉制裁。岳振声历数夏竹敏的各种疑点,与汪伪的勾结,与日特的联络,小梁子的失踪等等。夏竹敏的反驳是无力的,许多问题都不能自圆其说。岳振声吩咐晚秋和青年们待在屋里,自己则押着夏竹敏去到山后。一声枪响后,岳振声回来。他发令:'睡觉,明早出发!'

  晚秋舒出一口大气,危险离她远去。

  早晨等晚秋醒来,草棚里已人去楼空。晚秋惊慌,奋身追赶小队伍。岳振声忽然从横斜里走出,两人站在荒野中。

  岳振声:'你是军统特务。'晚秋大惊:'振声!'岳振声:'上海地下党策划的越狱因为偶然事故,引起了汪伪特务的血腥追杀,而陆焕章也知道延安对这批精英学生的关爱态度,但为了一党私利,他却要把他们全部挟持去重庆。为了这个计谋实现,他让不谙世事的小梁子去抢巡警的手枪,(闪回)……当巡警追击小梁子时,你从暗处跑出,去救小梁子,(闪回)……我随后救了你们,你顺利地潜入学生小队伍,陆焕章根据你的情报,随时掌握着学生小队伍的动态。他制造压力,甚至不惜向汪伪特务出卖我们的住地,只是为了让学生们害怕,屈服于他的安排。后来他眼看此计无望,我们行将远走高飞,他便杀机大起,决定一个一个地处决所有愿意奔向延安的学生,以阻止其他学生的热情。马国勋是你们杀的,当时是这样(闪回)……朱奎是你们杀的,具体是这样(闪回)……你趁送洗旗袍时给陆焕章传信(闪回)……你把许慕愚的《屈原》扔在宅子外面让人拾到后给特务报信……你托朱奎给你买一件东西时,实际上让他去的是军统的一个情报交换点,你教他的问话全是密语,于是军统知道了这是他们要追踪的学生,悄悄跟在朱奎后面找到了我们的住地(闪回)……学生们铁定不会去重庆了,陆焕章为了挽回败局,突然生出一个妄想,要让你随着学生队伍一起打入延安,最终潜伏进延安高层。你是他送往延安的一颗棋子。这就是我在突围之时让你走在前面,而陆焕章不敢开枪的原因,如果不是有以上意图,他是会连你和学生们一起打死的。结果他放了你和我们,让我明白了他的用意,也帮我最后认定你就是那个打入我们之中的内奸。'(岳振声细数晚秋的破绽,拿出各种铁证,让晚秋无由翻案)晚秋颤声喊着:'振声,我是甄丹啊……'岳振声:'你不是,我调查了,甄丹已经死了。我前两次在上海执行任务时引起陆焕章的高度兴趣,他从一个叛徒口中幸运地了解到了我的过去。他们费了很大的精力找到了真的甄丹,用各种方法掏出了所谓对你们有用的情报,然后害死了她。而这次我来上海执行任务,他正好让你派上用场,因为你与甄丹实在长得太像。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完全错了!'晚秋绝望地大叫:'我真的是甄丹!'岳振声:'不是,你是军统的特工,你的代号为‘跳蛙’。'

  晚秋精神上被击溃,无力地看着岳振声。

  岳振声用枪指着晚秋,然而并未开枪,转身走了。

  陆焕章出现在晚秋面前,已经有点气极败坏。他说岳振声看在国共没有公开撕破脸的份儿上,留了她一条命。晚秋辜负了党国的信任,将一场精心策划的行动变成了不堪回首的儿戏,晚秋的人生成了一条千疮百孔的抹脚布。

  晚秋绝望地大喊:'我爱岳振声!'陆焕章:'那个共产党绝不爱你。'晚秋:'过去是安排我打进延安当特务,现在是我自己想去延安,我想看看那里为什么会产生岳振声,我想过一种新的日子!'

  陆焕章拔出手枪,晚秋先他一步出枪。陆焕章扔下手枪:'你赢了,你去追他吧。'晚秋刚转身,陆焕章从衣领后拔出另一只小手枪,晚秋被他打中,两眼圆瞪着天空死去。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30集


    赤日炎炎,小队伍转过一道山壁,只见一个女人摆着一溜儿西瓜请大家吃,众人细看,草帽下露出的是夏竹敏的脸,他们一齐愕然地看向岳振声。岳振声说:'夏竹敏是我的战友,最亲的战友。让她暂时离开,是为了对她进行保护,因为军统的下一个暗杀对象一定是她。'

  夏竹敏站起来,突然扑到岳振声怀中,热泪流出。夏竹敏问:'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最后确定我是地下党的?'岳振声摸出两张小纸片,一张是她写给傅谦的,一张是她写给岳振声的。岳振声:'我叫傅谦不要烧了,把它转交给我。后来我不是叫你重写了一张,两张密条上的字迹笔画特点一模一样。这使我最后确证,是你一直代表着地下党K组在暗中掌握着傅谦,是你向他传达了帮助这批学生越狱的命令。你是地下党队伍中光荣的无名英雄。'

  即将到黄河了,陆焕章指挥疲惫的手下追击。

  青年们被包围,陆焕章命令要斩尽杀绝。许慕愚拿出自己配制的土炸药,岳振声将药包拴在两山狭缝之间的一根原木下面,只要特务们追赶过来,就点燃导火索,炸掉这个唯一的通道。战斗激烈,夏竹敏为掩护海伦负伤,岳振声营救戴维也负伤,滚到一边。而戴维此刻离那根导火索最近。岳振声向截维喊着:'点火啊,点啊!'戴维一直在犹豫,还在喊话:'陆先生,你不能杀我们,我要替中国造大桥!海伦要替中国造原子弹,许慕愚可以替中国发明——'陆焕章冷笑:'这一切只能替重庆政府造,不能替共产党造!'戴维:'都是为咱中国,为什么要分彼此啊?!'陆焕章:'这就是你该去死的理由。'他一挥手,特务们蜂涌而上,岳振声跃起去点导火索,一颗子弹射来,他掉下了后面的山涧。特务们快踏上那根唯一的原木了。戴维喃喃道:'我从来连鸡都不杀……'然后颤抖着手,用火柴点燃了导火索,轰隆声中,横木和一些特务尸体一起摔下了悬崖。

  两天后的黄昏,晚霞中,夏竹敏带领几乎要累死的五个青年走到黄河边。过了河,就是解放区的地盘了!

  而后面,陆焕章重新带领的正规军乘着两辆汽车赶来,小队伍危在旦夕。

  一曲树叶儿吹的信天游传来,黄河边的木船上,背对河岸的艄公转过头来,他竟然就是岳振声!他又是小队伍的救星!

  木船离岸,向对岸疾驰。陆焕章绝望地站在河岸喊:'岳振声,你我终有决战的一天。三、四年,只需三、四年!整个中国的土地上将看不到一个共产党的影子……'岳振声脸上露出轻篾的笑。

  (叠印)青年们的面容、延安、宝塔山、青年们脸上激动的泪水……

  字幕:四年后

  (叠印)天安门城楼、开国大典、毛泽东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身穿解放军军装的岳振声咧嘴笑了:'确实只需四年。'

  (叠印)现代化的新中国,各种城市建筑、高楼、桥梁、水坝……

  一个个老年学者形象,配字幕:

  共和国桥梁专家:苏冠贤(戴维·苏)

  共和国核物理专家:叶子(海伦·叶)

  共和国军工专家:许慕愚

  共和国火箭专家:张守一

  共和国医学专家:胥治中

  两个老年男女一起微笑的合影,(字幕很简单):革命夫妻岳振声、夏竹敏

  ——全剧终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