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延安剧情介绍

13-18集
去延安剧情介绍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3集


    岳振声终于把夏竹敏带到学生们的秘密住处,但这是为了便于审查她。夏竹敏有些事说得清,有些事说不清。晚秋淡淡地看着夏竹敏,说长得这么漂亮的姑娘不会是坏人。朱奎笑话晚秋幼稚。夏竹敏一直拉住小梁子要他说实话,小梁子生气,更大声说她是叛徒,夏竹敏绝望地松手。

  晚上,两个伪警突然在这一片地区查户口,许慕愚粗心的回答引起了伪警的注意。岳振声半夜带领青年们转移,可后面已经有了76号特务的跟踪。岳振声让马国勋带队先走,同时安排夏竹敏去吸引开敌人。岳振声暗中跟在夏竹敏身后,他看见夏竹敏居然和搜捕队的小头目用日语说了句什么,特务们于是离开了。

  岳振声将夏竹敏带到僻静处严厉审问,夏竹敏无法自圆其说,岳振声冷冷地掏出了手枪。夏竹敏在最后关头说出'你会后悔的'。岳振声:'我是为党清除汉奸。'夏竹敏:'我是打入76号的地下党。营救青年学生的指示就是我暗中下达给傅谦的。敌人捕杀K组那天,我在76号也得到了消息,但赶去报信已来不及,行动组的敌人是坐汽车,我即使也坐汽车也无法赶到敌人前面,等我去到永和里,K组全体人员已死。'岳振声问:'小梁子跟我说过,他在床底下看到一个穿白色暗花旗袍的女人,那确实是你。'夏竹敏干脆地承认:'是。但那说明不了什么。'

  岳振声的手枪放下了,他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你说你是打入76号的,可你还需要进一步证明!'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4集


    岳振声把同学们转移到城郊那个大户人家院子里,可是情形不对,走到哪儿都有跟踪者闪现。

  跟踪者是何一光指挥的军统行动小组,陆焕章在电话里向何一光发指示:就这样虚张声势地不让他们睡好安稳觉。何一光问:'他们这是要奔延安呢,给76号递个信儿,借汪伪的手把这些红色学生都杀了吧。'陆焕章:'不,年轻人长这么大不容易啊,我得对得起他们的爹妈。我先让他们起内讧,然后失去安全感,最后意志崩溃,如果能争取一半的人去重庆,也是为委员长做了贡献。'何一光:'那另一半呢?'陆焕章:'你说呢?'经过考虑,陆焕章还是同意时不时可利用汪伪76号给学生小队伍施加压力。

  汪伪特务到处搜捕学生小队伍,岳振声潜入傅谦家。傅谦说,上面的布置是:抓住每一个青年学生都格杀无论。岳振声忽然问他学生越狱那天的事,傅谦说那个神秘人物都是用密条给他传达命令,他看后即烧了。他们不用电话,因为害怕76号院内有监听。岳振声:'如果她再给你写来密条,不要烧掉,马上转交给我。'又问最近是谁在向76号提供学生行踪的情报,傅谦说:'男的,用电话提供,奇怪的是,那人从不提要赏钱。'

  岳振声设计一套声东击西战术,在各处留下迷惑追踪者的遗物。几天后,终于把追踪者甩掉,把小队伍带到一个院落里隐蔽起来。

  可没过两天安稳日子,脾气很好的胥治中发现了问题,他的剧本《屈原》不翼而飞。同学们都埋怨他,这种日本人明令禁止的书籍,落到敌人手中就等于给他们指明了我们居住的地方。胥治中使劲回忆,都没想起来自己是在何时弄丢的那本书。夏竹敏暗中提醒岳振声:'我们一直甩不掉跟踪者,应该考虑是不是学生们当中有敌人的眼线,一直在给跟踪者发信号。'岳振声冷冷道:'如果有眼线,我第一怀疑的就是你。'夏竹敏一下脸色发白。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5集


    何一光手拿《屈原》来向陆焕章报告,说是'跳蛙'留下的。陆焕章:'好,绝不能让跳蛙脱离我们的视线。'何一光:'您觉得这样施压起作用吗?'陆焕章:'怎么不起?快了,一部分人会崩溃的,会要求跟我们去重庆的。'

  岳振声焦虑不安,思索着什么。晚秋关心着他,问他怎么了。岳振声说,小队伍中间有内奸,不然为何总有对手嗅到我们的行踪来抓我们?晚秋同意:'你说得对,应该把那个内奸挖出来。'

  岳振声召集全体会议,他说如果就这样行军,我们会死在半路,得先清理好自己的队伍才能前进。岳振声要大家分析谁是内奸。青年们越分析越复杂,似乎人人都有嫌疑。晚秋被分派在门外望风,因为她与这些事情无关。

  青年们争论,揭发——

  (闪回:

  1、许慕愚在狱道里丢了围巾,难道不是在向狱卒提醒什么吗?

  2、张守一在监狱的院子里兴奋地向上挥动双手,极有可能是给远处的了望哨打暗号;

  3,朱奎走出小门时咳了声嗽,咳得很大,紧接着就是枪声响起,说不定朱奎的咳嗽就是叫敌人开枪的信号;

  4、这次胥治中又弄丢了《屈原》,焉知不是在给敌人发暗号?

  ……)

  青年们互相看着,都不敢互相信任了。只有海伦傍着戴维,说:'你不会出卖我,我是你的未婚妻。'

  岳振声听着他们的争论辩解,替他们逐一分析,同时脑子里回想着另外的画面。(闪回:穿暗花旗袍的女人背影,用小指勾鬓发的动作……)

  岳振声说,若不是你们中有内奸,就是K组地下党中有叛徒。晚秋在窗外向室内看见,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射向夏竹敏。

  岳振声潜入傅谦宅,问傅谦,有没有一个女人作为他们安插在K组的眼线。傅谦说此事不归他掌握,他真的不知道。马国勋等人闹着要出发。朱奎抢着帮晚秋做事,晚秋不理睬朱奎的殷勤。夏竹敏坚决要跟着队伍走,她说梁光死前讲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护送学生去延安',她义不容辞要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闪回:穿旗袍的女人蹲在梁光面前,梁光其实还剩最后一口气,梁光嘴唇颤动,说了什么,女人起身轻轻离去。)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6集


    岳振声在夜色中沉思,晚秋过来给他送水、打扇。岳振声问:'你怎么看这个小队伍中的人?'晚秋:'我相信所有的同学。'岳振声问:'同学?也就是说,夏竹敏排除在外?'晚秋:'我本来想相信她。'岳振声:'是什么使你又不相信了?'晚秋:'孩子最不会撒谎,小梁子不会撒谎。'

  夏竹敏在暗处听着他们的对话,她对晚秋怒目而视。

  岳振声看着晚秋,(闪回:少年时,岳振声和甄丹的友谊。)

  晚秋在厨房擦身,仿佛是不经意地就让岳振声撞上了,晚秋颈下挂的玉件引起岳振声注意,岳振声向晚秋探寻往事,晚秋对答如流,岳振声从腰带上解下一个玉件,竟能和晚秋的玉件嵌合。岳振声惊道:'你真的是甄丹?'晚秋回答:'是。'岳振声:'你怎么不认我?'晚秋:'我不敢,你是共产党,我怕认错了给你添麻烦。'岳振声唤一声:'甄丹!'晚秋看着他,猛地抱住岳振声。岳振声拥住晚秋。

  戴维和海伦憧憬未来,戴维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不跟岳振声走。海伦说他政治面貌太灰。戴维嗤之以鼻,马国勋听见,讽刺戴维。朱奎坚持每日练功,说是遇到危险才能救大伙儿。许慕愚尝试用最简单的材料研制炸药,他说如果成功,以后大有用处。朱奎去讨晚秋的好,被晚秋抢白。朱奎傻笑,依然痴心不改。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


    为吃饭时浪费米汤的琐事,素有矛盾的马国勋和戴维又起了冲突,争吵到后来,马国勋发誓当晚就走,再不愿待在这里与戴维为伍,并且声明,谁不走谁就是汉奸。戴维冷笑,表示坚决不跟马国勋走,他就要去重庆。夏竹敏对海伦做工作,要海伦去劝和戴维。戴维与海伦斗气。

  就在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马国勋的尸体横在天井的一个角落里。

  海伦和晚秋哇哇大吐,许慕愚傻了,张守一攥紧双拳,戴维呆在一旁瑟瑟发抖。朱奎要找出凶手报仇,胥治中沉默。夏竹敏把弄清真相的希望寄托在岳振声身上。

  海伦回想着一幕:(闪回:昨晚海伦和戴维还为开会的事吵架,戴维大叫:'马国勋该死,该死!')

  海伦痛苦已极。

  夏竹敏向岳振声提议尽早出发,以免夜长梦多。岳振声阴沉地说:'现在谁走谁就会死。不清除掉内奸,一个也走不了。'晚秋劝慰着悲痛的海伦,海伦不自觉地哭诉着,说戴维昨晚曾说过马国勋该死。晚秋对岳振声转述,说戴维有杀马国勋的嫌疑。岳振声摇头:'咬人的狗不叫。戴维如果嚷着要杀人,他就不会是真凶手。'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8集


    岳振声大胆决定,队伍重返市中区,大隐隐于市。夏竹敏反对。岳振声说,不查出内奸,哪里都去不成。岳振声告诉青年们,万一被军统的人抓住,你们的生死就很难说,我允许你们说你们愿意去重庆。夏竹敏又反对:'这是投降!'岳振声:'这是为新中国保存人材。'非常自信地:'只要留着他们的命,我就能救出他们!'

  戴维受到了孤立,朱奎甚至故意找荏要揍他。戴维一直在向海伦申明,不是他杀了马国勋,他说这怎么可能,'我连杀鸡的事儿都没想过。'

  夏竹敏郁闷,去找小梁子修复关系。小梁子啐她,夏竹敏气极,煽了小梁子一巴掌,自己都感到震惊。晚秋搂过小梁子,劝慰小梁子不要和坏女人一般见识。夏竹敏对晚秋怒目而视。

  岳振声让夏竹敏出去买吃食,他对晚秋说:'派你个任务,你能不能完成?'于是晚秋在后面监视夏竹敏。晚秋不知道的是,岳振声又跟在她的后面,他一人盯着她们俩。

  夏竹敏在一处矮墙前站了一会,实际上将一张密条塞在墙缝中,然后离去。晚秋从后面出现,到墙前看了一会儿,没发现破绽,离开。化了妆的岳振声也出现,也离开,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墙缝的异样。晚秋一直跟在夏竹敏身后。后来在路上,晚秋碰上了何一光,他们擦肩而过,两人似乎互不相识,无声地走开。

  陆焕章听了何一光的汇报后说:她是担心身后有尾巴,她不能递出情报,但她的出现本身就是指示器,只要跟着她,那批学生就逃不脱我们的视线。

  可是夏竹敏和晚秋分别回到的房子却是一座空城了,岳振声趁她们刚走就叫张守一和朱奎带着同学们转移了新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