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延安剧情介绍

1-6集
去延安剧情介绍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十来个青年学生从汪伪76号秘密监狱越狱,整个过程中,审讯科长傅谦隐在背后,指挥一小特务(小吴)在帮助他们,傅谦先是换走另一细心的看守,让小吴给学生们递进配好的监舍钥匙,事发前又让小吴给另一看守吃了泄肚之物。学生们用钥匙打开狱门,在夹道后望风的小吴接着他们,领他们无声地摸过一道道已打开门闩的小门。粗心的许慕愚在紧张中弄丢了自己的围巾,自己却没发现。

  狱外街道,地下党K组负责人梁光带领组员准备接应越狱的学生。

  泄肚的狱警'豁嘴子'回到岗位,偶然瞥见地下的围巾,急跑进监舍,发现学生已不见。

  青年学生们已经走到狱门外。张守一兴奋地向天空舞了一下双手,朱奎突然忍不住打了喷嚏。突然警笛尖啸,狱警出现。马国勋假装劫持狱警小吴,以人质换得通过。日本人不吃这一套,下令特务们开枪。傅谦担心事情败露引火烧身,隐在暗处开枪打死了狱警小吴。青年学生四散狂奔,地下躺着三个中弹的同学……

  K组的梁光等人听到夜空中响起的枪声,他们知道学生们的行动败露了。

  陆焕章是军统上海站副站长,公开身份是大学教授。陆焕章拉着12岁的女儿妮子往教师公寓走,训诫妮子不要只注目于上海滩的选美,要盯着打败日本人的以后,要读书,以后建设新的中国。图书馆的女职员晚秋夹着书本下班,她气质沉静,面容清秀,恭敬地问了一声'陆教授好',走开。陆焕章要妮子学习晚秋,'这个大姐姐管着图书馆一大屋子书,自己又最爱读书。'一名军统手下乔妆来向陆焕章报告:76号在秘密监狱里开枪杀人,青年学生除脱逃者外两死一伤,伤者已被送入医院。

  城边一大户人家院内,住着一个神秘人物,西装革履,态度倨傲,他就是岳振声,他让户主有点摸不清他的来头,只能殷勤招待。岳振声在这里是等着K组的人将那批学生送来,他将送他们去延安。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陆焕章赶到医院窥察,日特守卫着那家医院。陆焕章看到了某处一晃而过的梁光。陆焕章要部下何一光派人跟踪梁光领导的中共上海地下党K组,他说K组一定会营救这批青年,因为越狱青年们都是受了赤色宣传的幼稚青年,是延安要争取的人。何一光请示是否可以放手不管,陆焕章质问为什么不管?'他们留在此地必死无疑,因为76号会全力截杀他们。我要给他们一条生路,那就是去重庆为政府效力。'

  梁光召集K组成员开会,商量营救受伤青年及其他越狱逃出的精英学子的事。12岁的儿子小梁子在门外玩耍,实际上帮着望风。医院里做义工的地下党员来传消息,说那个受伤的青年已经不治而亡。

  越狱出来的七个青年分散潜藏匿于上海各处,日本人和汪伪大肆搜捕。

  岳振声在大户人家的院落里已等了两天,人还未到,他知道出了问题。岳振声赶到情报交换点,在那里收到地下党留下的密条,密条上说越狱出事,要他立即与地下党K组联系,协同找到那批青年。(闪回:岳振声领受任务时,上级首长强调延安指示:'为了以后建设新中国做准备,一定要保护好这批青年,一定要为革命储备好人材,一定把他们安全带离上海,送至延安。')

  梁光带着几个行动员好不容易打听到其中一个青年史伯仲的藏匿地,但76号特工抢在他们前面打死了史伯仲。K组且战且退,地下党员夏竹敏在暗中担任掩护,急切中推倒一送货三轮车,吸引了敌特的注意力,让梁光等人安全撤离险区。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剩下的几个青年中:戴维学桥梁设计,海伦学核子物理,他俩是恋人,刚从海外归来的学子。两人藏在一个地方,汪伪搜捕中惊险百出,两人好不容易躲过,然而慌乱中互相走失。

  许慕愚是学化学学科的,会制炸弹,紧急中制造出土发烟瓶,利用'火灾'烟幕逃出。

  张守一,医科,立志制出肺结核役苗,装成麻疯病人,伪警捂鼻远避,他走出。

  胥治中化妆在咖啡厅当招待,受着客人的侮辱,连他这个学天文的好好先生都无法忍受了,愤而辞职。这恰好避免了落入敌手,因为他刚走五分钟,76号的特工就赶了来。

  还有宁恒业,他学飞机制造;马国勋,专长是地质探矿……

  校园里,教授陆焕章在询问下课的同学,马国勋怎么一直没来上课。同学皆不知道。晚秋又从他前面走过,尊敬地向他问好。

  K组正商量如何营救青年,76号的特务和宪兵突然包围了这里,破获了K组(是陆焕章命令部下向76号电话告密),激烈枪战中,K组包括组长梁光在内四人全部战死。特务刚走出屋子,躲在床下的梁光的儿子小梁子正要出来,又赶紧藏于床下,他看到了一双女人的脚,和白色暗花旗袍的下缘,女人的脚在屋里轻轻移动,然后背身蹲在梁光面前,一会儿站起来,又无声地出去了。小梁子记住了那旗袍下摆上的那朵浅色暗花。

  岳振声找到这里,在门外看见一个女人一闪就不见了,只瞥见一个白色暗花旗袍背影。岳振声再进屋,看见了K组地下党的尸体。他马上追出屋子,旗袍身影已经不见。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戴维会吹萨克,进入大世界的一个西洋小乐队,伴奏之余就是到处寻找海伦。胥治中在码头藏匿,给人当账房先生。宁恒业躲入赌场。朱奎混迹于街市。张守一在一个小工厂。海伦最惨,逃入一热闹地方,却被护院打手掳入妓院,她宁死不从,老鸨却想方设法要将她驯化。马国勋已经逃到郊外了,但孤掌难鸣,躲在一辆运送活禽的卡车里回到上海。

  马国勋摸回大学校园,找到颇令他尊敬的教授陆焕章,陆焕章问他的打算,马国勋说去延安。他说在狱中大家就约定了出狱后的集合点,他每天都去那里观察,看失散的同学何时能重聚。陆焕章问:有人来给你们领路吗?马国勋失望地摇摇头:'不知怎么的,地下党不来找我们了。'陆焕章:'他们说不定改了主意,说不定被汪伪特务打死了。你们还是去重庆吧,我会请我的朋友全力接应你们。'马国勋:'不。'

  晚秋走出大学上街购物,碰上76号特务搜捕朱奎,晚秋不露声色地掩护了朱奎,朱奎在校园里就对晚秋十分心仪,此时更是产生爱慕。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岳振声摸进76号某科,抓住审判过青年学生的审讯科长傅谦,傅谦见到岳振声就毕恭毕敬,原来他早就臣服于岳振声(岳振声两年前到上海来执行其它秘密任务时就收降了傅谦)。傅谦拿出所有学生的档案,岳振声把未死的几个青年的形象、所学的专长,都牢牢记在大脑中。傅谦说,狱警'豁嘴子'是看见地上的一条围巾后才意识到出问题的,说不定学生当中有叛徒,故意留下围巾以提醒狱方。岳振声问:'你是从哪里得到营救学生的指示的?'傅谦:'我觉得他就在我身边,但我从来看不见他,他用留条的方式传达你们的指示,我看后即烧。'傅谦还说,76号侦缉队今天捕到一个学生,名叫宁恒业。

  傅谦陪岳振声赶到审讯地点,介绍岳振声是日特上级派来进行审讯督导的,宁恒业却正好被76号的人折磨至死,线索又断。岳振声离开76号大院时,偶然瞥见一个女性背影,又是白色暗花旗袍,并且那女人做了一个小指勾鬓发的动作。岳振声问,这女人是你们的人吗?傅谦说是。岳振声再去被捣毁的联络点企图联系上地下党,遇见了夏竹敏。夏竹敏穿着一身女式西装,清爽干练,用暗语与岳振声对上了暗号。夏竹敏自我介绍是K组的地下党,她说K组全部牺牲,仅剩她一人,但她要完成K组的任务,梁光早就告诉过她上级要派岳振声来送那批进步青年去延安,她必须与岳振声一起干。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岳振声试探夏竹敏,为何K组都牺牲了,唯有她能躲过?夏竹敏说她根本没去梁光那里开会,她在执行其它任务。岳振声几乎相信她的话,但夏竹敏一个用小指勾鬓发的动作,使他立刻对夏竹敏起了警惕。(闪回:在76号看见一个白色暗花旗袍女人的勾发动作。)岳振声对夏竹敏的怀疑由此而生:她是谁?她是否在撒谎?她穿过白色暗花旗袍吗?

  夏竹敏说有事要办,商定了以后的联络方法和地点后,匆匆离开,留下了皱眉思索的岳振声。

  陆焕章给马国勋提供了隐匿点,他关心着马国勋,要马国勋每天到学生们越狱前约定的集合点去窥视,把同学们带来。

  和马国勋最先汇合的是朱奎,后来他俩又一起等到了许慕愚,可是许慕愚正遭76号一个小特务追踪,马国勋等人一起将特务打倒,却引来了日本巡逻队。是躲在暗处的岳振声把他们救出,带着几个青年巧妙地冲出了被包围的街道。岳振声说他就是来接同学们去延安的,马国勋等人很兴奋。岳振声同意他们暂时存身于陆焕章提供的房子内,等找到所有人后一起出发。

  在教师公寓,陆焕章得知马国勋、朱奎、许慕愚见到了延安来的人。陆焕章说延安是苦寒边地,还是力劝同学们去重庆,为今后的中国建设作贡献。但马国勋说重庆太消极,抗战期间还对共产党挑起事端,制造'皖南事变',他们要去延安,延安才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