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延安剧情介绍

19-24集
去延安剧情介绍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19集


    空空的屋子里,夏竹敏和晚秋互相直视着,先是互不搭理,然后相互较劲。夏竹敏说,你不用演戏,你对小梁子不是真好,那天你把他搂在怀里,十分亲切,当他一离开,你就回到屋子里待了半个钟头,你是在细心擦洗你的衣衫,你嫌他的气味染在你的旗袍上了。晚秋:'你在监视我,你这个汉奸!不管你怎么洗涮,岳振声都不会要你。'夏竹敏:'他甩不掉我!'夏竹敏开门离开,顾自走了。晚秋在这房里坚持了一晚上,也离开了。门外街上,又看见何一光,晚秋照旧没搭理他。岳振声在暗处盯着她们,然后在人流汹涌的热闹处,他分别给她们怀里塞了纸条,通过曲折过程(不断塞新的纸条,并变换纸条上写的内容),把她们召回到小队伍中。

  朱奎向晚秋示爱,晚秋说,9年前我14岁时候就爱上了岳振声。朱奎愣了。

  岳振声闲聊似地问夏竹敏,在街上做了什么?夏竹敏说,调查晚秋,她有好些地方让我生疑。岳振声:'我能知道你在向谁调查吗?'夏竹敏:'76号的人。'岳振声:'那人告诉你了吗?'夏竹敏:'我给他留了纸条。'岳振声:'你能把纸条上的东西再给我写一遍。'夏竹敏冷笑笑:'你的怀疑没有根据,我就是写了的,我写的是这个。'抓过纸笔,写下:'我想知道晚秋这个人,她是你们的线人吗?'岳振声收了纸条,揣进自己兜里。岳振声:'你要注意的是你自己。我在76号也有眼线,我会知道你是不是在告密。'

  许慕愚实验炸药配制需要红磷,耐不住寂寞上街去买火柴,张守一跟着劝他未果,刚转身就看见许慕愚被军统的人秘密抓走了。岳振声要夏竹敏给76号打电话,他自己在一旁监听。电话那方,果然是76号的人,并说根本不知道学生们藏在哪儿,并未布置抓捕。岳振声判断,抓走许慕愚的必是军统无疑。他马上安排学生们转移住地。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0集


    陆焕章控制着许慕愚,他告诉手下,只要这个青年拴在我们手里,岳振声就不可能离开上海,因为姓岳的得找到这个学生。何一光请示怎么处理许慕愚,陆焕章说:'最后问他一次,去不去重庆。'许慕愚脑子里闪回岳振声的交待,他说:'他们都去,我就去。'陆焕章:'那就把那些学生都弄来。'

  晚秋请住地的老妈子去某洗衣店送旗袍,那洗衣店其实是军统的一个秘密联络点,陆焕章得到了晚秋的纸条,上面说,青年们对去延安和去重庆还在争论,未作最后决定,请不要急于再使断然手段。

  陆焕章对何一光说,那就把情报透给76号,让他们去施加压力。还是那句话,如果那些人不去重庆,只能是死路一条。

  夏竹敏说要去76号,看有没有可资利用的情报。岳振声批准。晚秋看到夏竹敏出门,她向岳振声提醒,夏竹敏说不定是个双面间谍,她肯定会招来敌人。岳振声看了晚秋一眼,说:'小时候的你是多么与人为善啊,什么都往好里想。'晚秋闻言一怔,她从岳振声眼光中读出一种陌生。

  岳振声看着晚秋,脑子里却是另一画面(闪回:岳振声从老妈子手里拿过送洗的旗袍,翻出一张密条。看过后又夹进旗袍,让老妈子送走。)

  夏竹敏在76号正好听到有人给这里打电话,说发现了青年学生的住地。夏竹敏飞身回来告诉岳振声。她当然没有见到小队伍,其实岳振声在夏竹敏刚一离开时,就带着队伍转移了。夏竹敏只得迅速离开。

  76号行动组在夏竹敏之后赶到这里,从桌子中搜出一张纸条,这似乎是岳振声留给准备归队的夏竹敏的,上面写着:'速来某某弄某某号归队。'。76号的特务赶到那里,那里却是陆焕章的家。不过在76号特务赶到前,岳振声又将这消息不经意地告诉了晚秋。晚秋想出理由去街上打电话,瞒着岳振声给陆焕章告急(然而都被岳振声暗中掌握)。陆焕章逃得太仓惶了,本想去半路截住放学回家的妮子,可阴差阳错,妮子从另一条路走回家,一下被76号的人拿住。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1集


    岳振声没让76号的特务得逞,他隐蔽在暗处,然后在76号的特务收兵时,在半路上救出了妮子,他对张守一说,这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然后他到备用联络点召回了夏竹敏。

  岳振声带着小队伍还是回到原先那座房子,夏竹敏说,特务昨天才搜查过这里啊。岳振声说:对,任何对手都料不到我会杀个回马枪。晚秋问:'妮子怎么办?'岳振声不经意地说:'你再给陆教授带个信吧,就说我们准备跟他谈条件。'晚秋大惊,知道岳振声已掌握了一些东西,赶紧解释道:'都在一个学校,陆教授对我很好,我看得出他从心底里喜欢我,但他为人师表,从不表露,他是一个很自律的智者,何况都是中国人,不能让汪伪抓住他。'岳振声平静地说:'所以你要给陆焕章打电话报信。'晚秋:'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岳振声:'对。我还告诉你,你的陆教授是军统驻上海站的副站长,他的目的是策反这批愿意去延安的青年人材,如果不行,就全部杀掉。'晚秋大吃一惊:'简直想不到……'岳振声说:'你想不到的事儿还多。请你再给他递个信,就说他的女儿在我手里,我们可以做个交换,他把许慕愚还给我,我把妮子还给他。如果他敢动许慕愚一指头,他该知道谁会吃亏。'

  陆焕章得到晚秋传出的信息,爱女心切,率领人马包围了交换人质的地方,然而那里没有学生小队伍,只有妮子一人孤另另地坐在那儿等他。岳振声就这样把孩子还给了他。晚秋后来问这是为什么,岳振声说:'共产党永远不会拿一个孩子的生命做交易。'作为一个女人,晚秋被岳振声的情怀有所感动。

  岳振声看着陆焕章倾巢而来交换妮子时,他其实是埋伏在暗处的,这也是他早就算计好的一着棋,他就是要看着陆焕章带着妮子和人质许慕愚究竟会回到哪儿。就在当天晚上,岳振声从军统的一处秘密关押点救出了许慕愚。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2集


    岳振声把小队伍转移到了一个工厂,他过去在上海执行任务时结识的工人朋友帮助着他。

  朱奎忍不住还要向晚秋示好。晚秋说她要告诉岳振声。朱奎说'可我看得出来,岳队长并不爱你。'晚秋神情一变,在休息时当着朱奎的面公开向岳振声释放情意,而岳振声的神情却很游离。

  夏竹敏一直在暗中注视晚秋的行为,晚秋的行为有时有些反常,还利用小梁子替她作掩护。夏竹敏向岳振声报告了这些,但拿不出实在的证据,岳振声反而当着晚秋的面批评夏竹敏。岳振声说:'不要以为你有问题,你就说人人都有问题。我怀疑的是你,不是她。'晚秋出人意料地劝岳振声,说大敌当前,一些男人都做了汉奸,不用要求一个弱女子会如何坚强。夏竹敏愤怒地喝斥晚秋,昂首离开。岳振声问:'你真的同情她?'晚秋:'都是女人。'岳振声:'我不喜欢她,她很可疑。'晚秋:'我呢?'岳振声:'你不同,因为你是甄丹。'晚秋动情地:'岳大哥……'

  小梁子晚上出去解便,偶然撞见晚秋在将一个东西放入墙外的树下。又将一个石头放在树叉上,十分醒目。等晚秋走后,小梁子好奇地去树下刨出一个瓶子,里面是一张纸条。忽然后面一双手伸来,将小梁子拖走。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3集


    小梁子失踪了,屋外只留着他挣扎时蹬掉的一只鞋,还有一只烟蒂。岳振声召集全组追查,没有谁知道此事。夏竹敏问,会不会是76号干的?岳振声说,76号会直接杀学生,不会只悄悄杀害一个小孩。岳振声大声道:一定是小梁子无意中撞见了谁在跟军统联系,于是才有人下了狠手。全体寂静,没人吭声。

  陆焕章得到跳蛙的密条,于是指示何一光向76号打电话,透露了学生小队伍藏身的地方。76号一个行动组包围了工厂仓库,要消灭学生。岳振声借谈判为名,和一个小头进入76号总部,然后让傅谦带他找到能做决定的裘主任。岳振声居高临下告诫裘主任,抗战即将胜利,裘主任你不为自己的今后着想,你不可不为你的家属孩子的今后着想。裘主任答应不与岳振声为敌,可以放学生队伍悄悄离开。岳振声说,不,我们偏还不走,我们要在你的保护下多住几天。出了问题会有人拿你是问。在这期间,傅谦给了岳振声一张纸条,说这是暗中指挥他的地下党给他留下的(即原来夏竹敏塞进墙缝里的那张)。岳振声看了,上面写着:'我想知道晚秋这个人,她是你们派出的线人吗?'傅谦回答岳振声:'我不知道晚秋是谁。我也无法弄清楚。'

  岳振声回到住地,加紧清查内奸。他召集学生们开会,严肃地说:'请你们各自选择,共产党讲民主,绝不搞强迫。'除了戴维,所有青年异口同声都说去延安。戴维想说什么,刚说半句,朱奎就批他落后,戴维负气,专门与朱奎唱反调。夏竹敏大声道:'戴维如果一直坚持这种立场,海伦你就应该抛弃这个落后的恋人。你失去的只是无聊的感情,得到的却是闪光的未来!'朱奎附和:对!

  岳振声止住争吵,在会上提出一个'声西击西'的办法,他说这是对'声东击西'的反用,这样可以躲避敌人的追击。

  戴维约出朱奎,低吼道:'夏竹敏是女的,我不跟她计较,而你,照着欧洲绅士的风度,咱俩决斗!'两人拿出架势,朱奎一拳就将戴维打趴下。戴维躺在地上哽咽着喊:'我要杀了你……'

  黑暗中有人听到了这话。是晚秋。


去延安分集剧情介绍第24集


    岳振声讲出实行'声西击西'的计谋,其实是利用这个假布署在甄别谁会出卖这个情报。他向全队宣布,已经和有关方面搭成协议,你们可以放松一下了,给你们两个钟头时间上街转转,添置点个人物品,如果这两天不出意外,我们就向延安进发。

  五个学生都上街去了。只夏竹敏和晚秋没有动作,她俩都好象在避嫌似地,待在家里没离开一步。张守一回来向岳振声报告,朱奎进了某店,买了一件东西回来,交给了晚秋。(闪回:在岳振声询问下,张守一详细回忆出朱奎和店员买卖东西时一问一答的对话内容。)

  陆焕章突然出现在裘主任家,大义凛然地斥责裘主任为何不跟他合作。裘主任说他已经向中国人投降了,那就是岳振声。陆焕章说你是误入歧途,以后的天下是国民党的天下,你向共产党投降以后只有死路一条,赶紧在国民党面前立功吧,你们76号的大头子丁默村两年前就暗中跟重庆方面联系了。裘主任为了抗战结束后保住自己的命,答应第二天就向工厂的学生队伍发起进攻。陆焕章:'不,他们在使用声西击西,他们的目的地是丁村。'裘主任:'好,我包围丁村,一个都不留。陆焕章说:'不,我的人得混在你们的人里面,我得甄别清楚,如果去延安当赤匪,就杀,如果去重庆,就留。'裘主任:'如果他们都不去重庆,就全杀。'陆焕章:'那也得留下其中的一个,那是我的人。'

  丁村,岳振声躲在暗处观察,76号和陆焕章的手下风尘仆仆赶到这里,却发觉上了当。等他们再赶回工厂仓库,这里早已人去楼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