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0集剧情介绍

 

爱慕尔的厨房里依然忙碌,高桥回到爱慕尔工作,但还是无法振作,员工看了只是更担心:「虽然说主厨他没有丢下爱慕尔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但是看他这个样子,根本就还没回魂」。高桥每天失神发呆魂不守舍,Eric这时请高桥尝尝看酱汁的味道,高桥一尝,觉得没有味道,持续加着调味道后,发觉依然无味,高桥看着锅中滚沸的汤汁,目光渐渐移往一旁的盐巴罐,高桥眉头深锁,伸手沾了些盐巴到嘴里尝,高桥脸色大变,惊吓不已,全身发抖,高桥的呼吸沉重了起来,开始变成大喘气,彷佛有多少的空气都不够,这时才猛然惊觉自己丧失味觉。 厨房里的员工发现高桥的异状,一个告诉一个,大家渐渐停下手边的工作,安静地注视高桥,Eric上前关心,高桥忽然挥开Eric的手,快步走出厨房。高桥悲痛的想着:「我终于吃不出任何味道了,我不仅失去所爱,我连我唯一的骄傲也没有了…」 高桥又到川琳的医院去等川琳醒来,高桥满脸疲惫地走在一医院长廊,到同一张转角边的椅子上坐下,恢复他木头人的姿态。陆老板经过,见高桥漠然坐在那里,愣了一下,随即选择漠视装做没看见快速走过,走向加护病房。 护士对陆老板表示,目前川琳还是重度昏迷中,陆老板脸沉了下来,叹了一口气。陆老板走入加护病房。 高桥依然呆坐,空洞的目光无视于面前行人走来走去。 百惠对织田的情意越来越无法隐藏,因此无法专心在作料理上,在厨房时频频出错,织田看百惠心不在焉的样子,怒责百惠,告诫百惠这里是厨房,要发呆回家去发呆,心思都不在这里,我怎么教导你。被自己所爱的人怒责,看着织田这样不客气地对待自己,百惠更加落寞。这些河马都看在眼中,替百惠觉得不舍,劝百惠把立志要当上主厨作为第一要务,做出好吃的料理,希望百惠转移注意力到学艺理想上,不要再想着织田师傅了。百惠很丧气,百惠也很想伪装自己不去想织田,但是那种压抑好像会掐住百惠的喉咙,从百惠皮肤浮出来,一直站在织田师傅身边,百惠觉得自己的感情已经无法再隐藏。看见高桥无怨无悔守着川琳小姐,百惠想学他,以为自己默默站在织田身边就会满足,但是百惠现在才知道当自己替满足界定范围时,心里所渴望的早就超出这个界线。河马看着百惠的低垂的脸眉头深锁,美丽而哀伤。河马茫然痴迷,自己对百惠的爱意也越来越无法压抑,河马抬起一手,抚上百惠的眉头想揉开那个锁,差点就要拥抱百惠、几乎就要向百惠表白。此时Eric出现,担忧高桥的Eric把高桥的情况告诉百惠,认为百惠可以劝高桥重返爱慕尔:「百惠跟他谈过之后,他不是之后就没把爱慕尔给收掉吗?」,应该也可以劝高桥恢复往常,百惠认为高桥会回来维持爱慕尔,全都是因为爱慕尔是川琳的心血结晶,自己并无法劝得动高桥:「我可能没多大用处了,但是另外一个女人或许可以」,百惠觉得金刀应该可以劝高桥。 百惠去金刀家找金刀,跟金刀报告高桥的情况。金刀也探出了百惠对织田的黯然神伤,百惠发现自己在织田身边,就无法专心学习当一个厨师。金刀劝百惠想开,金刀感叹地说当初看见百惠待在织田身边,还期望百惠可以影响织田的,没想到百惠反而被高桥影响。时间是不等人,不要老是溺在自己的情绪里,与其干耗在泥沼里等待情况改善,不如跳开一步,自己救自己。那时金刀婆婆手上正在修剪一个盆栽,金刀婆婆以摘种盆栽作比喻,为了让这个盆栽顺利成长,必须适时剪掉部分的枝芽,虽然从外表看来,每个枝芽彷佛都能成长茁壮、结实累累,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让它们恣意成长,各个枝芽会互相妨碍,反而成不了大器,如果陷在迷惘中,提不起勇气做出选择,到头来只会一事无成,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有无限时间可以运用,到老来才后悔蹉跎了大好光。如果你什么都想要,就会发现你什么都得不到。。百惠听见金刀的建议,重新思索自己未来的走向。 听见百惠向自己报告高桥的情况,金刀婆婆为高桥担忧,冲去爱慕尔找高桥,发现爱慕尔的味道质量开始下滑,已经无法称为一间上等的餐厅,金刀见高桥的表情依旧漠然,察觉不对,拉着高桥高一旁问详情,高桥只回答:「我尝不出味道。」金刀知道高桥真的是丧失味觉,金刀告诫高桥,要高桥尽快把味觉恢复回来,不管用什么方式,要高桥走出你现在的情绪,如果走不出来,那么这家店就再也不是高桥的爱慕尔,那就代表你的厨师生命结束了!。高桥愁眉深锁,思考着该如何是好。 高桥又到医院等川琳,依然戴着帽子低着头,坐在相同的椅子上,恰巧这次川琳的父母都不在川琳身边,高桥于是可以到病房里看川琳。高桥进了病房,脱去帽子,看见他疲惫失魂的脸。床上昏迷中的川琳脸色苍白,高桥坐到川琳身边,温柔地对川琳说话:「你好像是睡了,我可以叫醒你吗?起来吧,没有你在身边,我也好像是在梦里,一直醒不来,你是在气我吧?那个时候,应该努力争取妳,而不是看着你跟别人订婚,我好懦弱、无能,你却支持我开店,把支持我的梦想当作是你的幸福,但是我却忘了告诉你,我的幸福也牵在你的身上,你快起来,我们一辈子不要分开了,这一次我要把你锁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近你。」,高桥过得浑浑噩噩,后悔在一切悲剧发生之前,自己没有努力争取川琳,而看着川琳跟别人订婚,高桥懊悔自己的懦弱、无能,高桥恳求毫无知觉的川琳赶快好起来,两个人一辈子不要分开了,求川琳对他笑一下,一看见川琳的笑,高桥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值得继续下去。高桥允诺川琳,会为了川琳把爱慕尔撑下去,守住两人的心血结晶,等川琳醒过来,就会发现一切都没有变。 在病房外的陆老板听到高桥深情告白,后悔自己不应该将这对恋人拆散,感动流泪。 夜晚,河马陪着落寞的百惠一起走回宿舍,想说些什么笑话逗百惠开心,但是百惠的情绪依然低落:「不知道法师收魂会不会有用?」、「如果有用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伤心的人了。」,这时却发现高桥守在宿舍门口等着他们,见高桥带走百惠私下谈话,河马有不安的预感。 高桥向百惠坦白说自己已经是去味觉,要味觉敏锐的百惠来爱慕尔协助他,百惠讶异爱情在高桥身上发生的作用。高桥不想让川琳的心血在自己手中搞砸,爱慕尔是两人间最深的牵绊,不能让这间店消失。高桥开出条件,说只要百惠愿意来帮他,他可以敎百惠新式料理,而且是倾囊相授。百惠看见高桥走出情伤的忧愁,高桥也说自己不会一直哭哭啼啼等着人家安慰,也劝百惠赶紧脱离面对织田时的那种自卑情结吧!说不定等织田发现百惠不在了,才会察觉百惠的重要,像织田那样迟钝的人,不给他一点刺激,他是不会觉醒的,高桥坦承说这么多就只是想把百惠挖去来爱慕尔,高桥分析百惠的幽扁认为百惠没有体力,手艺更别提了,很有毅力,却还靠不大住。但是百惠很善良、诚实、体贴、也很温柔,有你陪伴,感觉就像被愉快的空气包围,只可惜织田不懂得珍惜。高桥继读说服着百惠:「被金刀师傅骂一骂,正好是给我觉醒的机会,我的脑袋才稍微有在运转,现在我认清我的方向了,只是想振作图强,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这能力,百惠,我需要你的帮忙。」,百惠把高桥的建议放进心里。 河马在百惠家门口引颈期盼,终于看见百惠失魂落魄地走回来,河马询问高桥对百惠说了什么话?百惠却问了河马:「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师傅会不会在乎呢?」河马错愕,抓住百惠,不懂百惠话中的意思,百惠:「没有啦!我只是觉得自己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说完百惠开了自己的房门,进门关上,留下河马一人在原地,河马看着百惠关上的门喃喃自语:「就算师父不在乎,但是我在乎啊!」。 百惠思索着应该如何决定自己的将来,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拒绝高桥的余地,因为织田完全不把她当女人,在织田眼里,百惠不过是个碍手碍脚的徒弟,而可欣也已经是织田的女朋友了,自己完全没有机会,因为太喜欢织田师傅了,所以想待在他身边,只要靠近他,就想碰触他,真正接触到时,又忍不想入非非,所以这样根本没有办法作一个好厨师。百惠觉得自己这样缠着织田,实在太可悲了,这样眼巴巴地求人家给自己一点关心,简直就像是可欣之前所说的可怜小狗。百惠决定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情,高桥先生需要自己的帮助,还要敎百惠他的手艺,任何学徒都不应该放弃这个机会,想起之前金刀婆婆的建议,要是不能马上做出抉择,机会就马上会消失,百惠要是在Little Bear继续因为私情而无心工作,就永远当不成专业的厨师了。于是百惠决定离开Little Bear,前往爱慕尔工作。 晚上,下了决定的百惠一个人在Little Bear煮汤,这锅汤就是当初让百惠无法忘怀感动落泪的黄金高汤,在织田与老板吵架求去时,织田曾经教百惠作这锅汤,百惠回想起过去与织田想处的种种,思索着织田这样的人,百惠从来没有遇过像他这样的人,总是把自己封闭起来,既不愿求人相助,又顽固得像不可撼动的顽石,但是他做的料理却能治愈人心,他的料理是如此细腻、沉稳,充满着参透人心的温柔,他能将抽象的爱具体地表现在料理上,是他将百惠从丧父的悲働中救赎出来,而现在百惠已经决定要离开了。这时候可欣又来找织田,百惠招呼可欣,还作法式点心舒芙蕾给可欣吃,两人如朋友般交谈,可欣:「你做的东西有你的气质,没有太突出的气味,但是却温润爽口,吃在多也不会腻,适合出现在任何时间,会有单纯朴拙却札实的感觉。」。百惠对可欣说自己已经厘清自己的目标了,百惠的目标就是想成为一个散播幸福的厨师,开一间「幸福」的餐厅,一间能够尝尽味道、材料和幸福的餐厅。可欣十分认同百惠的理想,认为餐厅restaurant真正的意义就是在于此,一个可以让人安心、休养、恢复元气的地方,这就是所谓「幸福的地方」,能体会到这点的餐厅老板少之又少,大多数人都只想开赚钱、流行的餐厅,而忘了餐厅最基本的要素,可欣认为以后百惠开的餐厅一定很棒,「加油吧!你开店时我一定倾力相助!」如果百惠的店开成,可欣自愿地百惠规划。 这时织田回来,可欣与织田一起离去,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百惠脸上渐渐堆起落寞的表情。回到自己煮的黄金汤前,失神看着自己作的汤,汤面泛起涟漪,原来是百惠眼睛泛泪,掉下的眼泪落入汤中,百惠用爸爸的汤匙慢慢舀起汤,喝下,绝望,就是这种感觉吗?单相思原来这么苦涩,初恋结束不代表着人生也结束了,该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百惠哀伤自己的初恋就这样结束。 隔天百惠向织田老板辞职,老板对百惠的感情就好像是父亲之于女儿,于是强力慰留百惠,但百惠辞意已定。河马与织田走入问早,百惠端着自己作的汤,笑脸迎上,织田看着百惠的笑脸,若有所思,接下百惠手中的汤来喝,百惠紧张地看着织田把汤喝下:「还可以」,百惠释然微笑,说出自己要离开 Little Bear去别处学习了,到高桥先生的爱慕尔那里,挑战自己的极限,河马震惊,织田似乎早已料到的冷静。织田认为想要做个独当一面的厨师,为了确定自己未来将立足的世界,本来就应该到不同的地方去学习,织田赞成百惠的决定,百惠精神满满地响应织田,却瞥见,河马默默地走进后院。 百惠走入后院,看见河马搬起一箱马铃薯到椅子上低着头削着,河马在当晚高桥来找百惠时,已经猜到一二,此时正好证实当时的疑虑,但为了百惠的前途,河马也表示赞成百惠去爱慕尔工作,毕竟能得到高桥的倾囊相授是难得的机会,河马温柔地支持百惠的决定:「我会帮你好好看住Little Bear的,不会让你喜爱的Little Bear变了样。」,河马相信百惠会再回到Lttle Bear,就算百惠嫁人或转行,彼此的距离也许会越来越远,但是只要你还在料理界,还想成为一个好厨师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也一定能像现在一样这么投契,也从百惠口中得知高桥丧失味觉。 在正式离职前,百惠还要在Little Bear工作一个月,织田决定给百惠恶补些烹饪技巧,还拿出自己在法国餐厅工作时的笔记,百惠有需要的话就拿去影印告诫着百惠料理不是魔法,怎么做出正确的味道是有迹可循的,食谱记载这些规则,而技巧要靠不停磨练才会成熟,技巧成熟之后就是靠感觉了,织田认为百惠对料理很有感觉,对做料理却没门道、技巧。百惠十分惊喜,看着织田的笔记感动不已,这一页一页笔记架构出织田师傅的世界,百惠谢谢织田的指导,为了报答你织田,百惠发誓一定会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厨师。 百惠带着自己作的料理来到父亲的坟前,墓碑上贴着一张父亲拿着美酒的小照片,墓碑下放上一盘盘的食物,回想起父亲爸爸去世的时候,百惠才第一次发现什么叫孤独,害怕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个时候百惠好恐慌,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不想让人担心,拼命想把自己卡在一个位置上,但是不管百惠到任何地方都感觉不踏实,是后来在Little Bear工作,才找到了最后可以栖身的地方。而在Little bear遇见了织田师傅,百惠真的好希望可以跟他永远在一起,但是人不可能万事顺心如意的,百惠即将离开Little Bear,前往爱慕尔,回首来时路,面对新开始,百惠给自己打气再接再厉。百惠向朋友提起自己名字所代表的意义,朋友以为百惠的名字是因为父母希望子女能受到百种恩惠,而其实百惠的父亲当初给百惠取名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希望我能当一个施惠于人的人,成为一个不会吝啬施舍、有同情心的人。而现在百惠反省自己,自己受惠于人的太多,而付出的太少。 在爱慕尔工作,百惠替丧失味觉的高桥尝味道,百惠敏锐的味觉受到所有员工的认可:「这样的舌头真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根。」,百惠很高兴自己可以帮得上忙。 陆老板来爱慕尔找高桥,见识到高桥对川琳的深情,而陆老板自己挑的女婿却对昏迷中的川琳不闻不问,被高桥的不离不弃所感动,往后陆老板为了过去所犯的错向高桥道歉,陆老板其实都是为川琳着想,以为,有稳当的经济基础就能为她的未来带来保障,但是现在陆老版知道错了,人的感情没法用这种方式算计,门当户对也不能凑合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现在自己的女儿动也不动地躺着,她的世界像是完全静止,但高桥却一再地来看她,每当我看见你在医院里等着,让我觉得,我女儿的爱依然活着,依然在你身上发生作用,她的世界在高桥身上延续着。陆老板认可了高桥,也支持高桥与川琳在一起。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