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30集剧情介绍

 

上午,商店街就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有些店面刚拉起铁门,有些店面正在擦玻璃、扫地等。Little Bear的门上挂着「谢谢老顾客们的支持,Little Bear正式歇业」。Little Bear已经沾染上一层灰,前些日子没处理的食材也发霉了,红萝卜等根茎类也发芽了,河马一个人走入Little Bear,脑海中回忆着各种热闹的片段,跟师傅的种种、跟百惠的种种…河马心中感慨万千。辜见贤这时正好到来,嘲笑着如果当初答应卖给自己,Little Bear现在也不会关门大吉。辜见贤说Little Bear倒掉,是你们的失败,不是我的成就。河马感慨的说辜见贤是个心中没有爱的人,所以才感受不到幸福,才会丢下可欣和小孩不管!辜见贤疑惑,这时才知道可欣怀了自己的小孩。 辜见贤到可欣家,询问可欣肚子里的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孩子,如果不确定是自己的,就无从谈判起。可欣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跟辜见贤一点关系也没有,彼此只是陌生人而已,没必要回答辜见贤任何问题!可欣完全不想跟辜见贤谈,给辜见贤两巴掌,就要赶他走:「如果你真的会担心,就叫律师寄张切结书来,我会签字,这辈子都不会利用孩子跟你要钱!!你滚吧!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可欣发现自己的坚强,也嘲笑自己怎么会奢望在那样的人身上找到归宿。 天空一片蔚蓝、鸟儿飞翔、风筝恣意,公园里,人们安详的微笑着,跟亲爱的家人一起散步,小孩子奔跑在草地上,时间像是静止,幸福停驻。百惠穿过小孩子玩耍的草地上,忍不住看着身边的小朋友微笑,偶尔伸出手遮去阳光,抬头看着小朋友释放在天空中的风筝,百惠背着一个包包,往一颗树荫下走去。百惠从大包包里拿出一堆配备,在绿色的草原上,使劲空抛出一道鹅黄色的野餐布,野餐布慢慢的落在绿色草地上,舒服的躺着,高桥带川琳到外面野餐,百惠也一起陪着川琳,川琳还是要靠轮椅行动,但高桥已经非常满足了,因为他终于等到他要的奇迹,应该是两个奇迹,因为高桥在这过程味觉也恢复了,百惠说织田的心虽然柔软了,但总觉得还是触摸不到一匹狼的心。高桥说百惠其实要的就是一句承诺或告白,但看看川琳,高桥表示子几会一直守着她,不是因为她曾经对我告白,更不是自己对川琳有过承诺,那是一种无形的默契,是一种与生俱来,在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更适合的人的一种默契,高桥心中知道,除了川琳,他的心中没有别人,爱和等待,是他唯一能做的事。百惠羡慕地看着两人,高桥说百惠就像是织田手中的风筝,飞得慌张了想回到他身边,只要他开始收线,百惠就会越来越安心了,百惠与织田间,也是有一种无形的默契,那个默契,让百惠一直无法离开织田。 织田与百惠陪金刀办理出院,回到金刀家里,百惠匆忙的打开门,推开门前的一切挡住的沙发或电风扇等等,百惠踢开地上的杂志、一路撤开挡住动线的东西,但其实金刀身体已经好了许多,织田与百惠对金刀的身体健康还是保护过度。这时小强突然打电话来,小强哭着说爸爸把Little Bear给毁了,众人讶异。 怪手在石堆上肆虐,拆除了Little Bear,落石不断落下,怪手毫不留情的敲打着砖墙,碎屑和粉末纷飞,飘散在空气中。熟客、老板、大家看着有着众多回忆的餐厅渐渐被拆解,众人心情哀伤。百惠的眼泪无声的流下,眼前浮现无数在Little Bear度过欢喜悲伤的画面。老板说,他抱着这不实际的厨师梦太久了,好累,他也不想给辜见贤,拆掉也让大家都死了这条心,不用再想在这里开店,就算有,以后一定也是一家全新的店、全新的开始。听见老板的话百惠若有所思。 织田问起河马之后的打算?河马决定去法国待一阵子,先是比赛,比赛不管有没有成功,他都希望给自己在法国留个两三年,他希望成为全台湾最好的法国料理大师,打败织田与高桥。织田祝福他,河马要织田不可以辜负百惠,否则他不管在哪里,都一定会来把百惠带走。 更深夜,爸爸在旧址废墟上吹萨克斯风,小强跟爸爸说,她又想重考大学了,只是想考社会工作系,她本来预期爸爸会生气,岂料会换到谅解,爸爸说他自己选错了,守着Little Bear十七年,他不希望小强也被他陷害了,小强气他乱说。爸爸说他是在那一夜,他以为河马跟小强约会,好奇跟去,发现了小强的秘密,他在犹豫要不要生气,却在当下发现女儿很不一样的另一面,他留下了钱后,悄悄离开。小强恍然大悟钱原来是这样来的,小强说着往日对爸爸的不满,气爸爸把自己当成没有用的人,小强跟老板吵架的那阵子,小强觉得什么都不好吃,那时心里想起的确是与爸爸一起作的满汉十全大补饼。小强把店里剩下的料理,拿去给小朋友吃,弄成面粉糊加上剩下的料,一起煎,这个就是他所怀念的味道!父女难过相拥。 小强去向B胖道歉,说自己辜负了B胖的心意。 可欣试着跟母亲相处融洽,正在陪母亲努力的复健。可欣向宋医生表白,知道自己以前的毛病,以前的可欣完全没有被爱的信心,只想讨好对方,以换得对方的爱,但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对方,而现在有了自己肚中的孩子与自己的母亲,可欣好高兴自己能够为他们付出!生平第一次,可欣想珍惜对方的渴望,竟然是这么强烈!希望可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爱着他们。 百惠在爱慕尔作菜给大家吃,利落的厨艺秀出了百惠在技艺上的成长,百惠作菜时更确定自己的理想,百惠想开一家没有菜单的餐厅!有Little Bear的温暖,和爱慕尔的宁静、还能够让人放松心情、振作精神,还能获得重生的店!百惠想要让大家都感受到幸福! 可欣在外出买中餐时,意外看到疗养院角落一个孤单老人,竟是自己失踪多年的父亲,父亲也在这春天疗养院,没人陪他,孑然一身,可欣惊讶万分,后来从护士口中得知父亲早已中风成植物人,家人抛弃养他。可欣难以置信。可欣回母亲的病房,问母亲自己该怎么办?母亲神情的颓丧说不出话来,只是双眼空洞。 可欣打电话向金刀婆婆为那天在她病房撒野的事情道歉,也向金刀说找到了自己已经成植物人的父亲,但是,面对这个曾经抛弃母女的父亲,可欣情绪依然复杂。金刀从交谈中感觉到,可欣精神状态已经恢复正常。 织田自己思考着要一个人自己创业,还是想要跟百惠一起做呢?织田想不出所以然。 辜见贤到春天疗养院找可欣,表示对于孩子的事情,想尽一点心力,甚至成为法定的父亲,让孩子永远无忧无虑。但可欣拒绝,也许自己未来的日子会很辛苦,但她给孩子的爱不会少。辜见贤不懂自己是亲生父亲,可欣却不让自己参与孩子的人生!可欣点穿两人的关系,不过是露水姻缘,他们并不爱彼此,辜见贤不认同。辜见贤表示自己了解自己的心意了,他爱可欣,他会一直守着可欣,直到可欣点头的……至少,他要做一个真真实实的父亲,因为父亲就是父亲,这种血缘,是怎么也断不掉的,可欣若有所思。 织田跑去爱慕尔找百惠,高桥劝织田给百惠一个承诺,但是织田天生就不是会把爱说出口的人,于是高桥决定下猛药,骗织田说百惠决定跟河马去法国了,高桥把状况说得像是织田彻底伤了百惠的心,又说百惠是千万个不愿意跟河马去法国,但主要还是散心,而出国这段时间说不定真会被河马的诚意感动,而且未来的事真的很难讲,如果不把握现在,百惠就真的会消失在织田面前!织田大吃一惊。 织田骑着车犹豫许久,考虑是否要去找百惠,脑海幻想,织田机车转向,他决定骑车直奔机场。织田在路上骑着快车,超越许多汽车,织田甚至跟飞机比快。 河马即将离开,百惠送机,河马对于未来有些茫然,坐在椅子上发呆,百惠从包包拿出爸爸的汤匙,也送给他另外一支,告诉他,很多事不要只选择一面看,转个面来看,世界会不一样,还有在法国吃好料时,别忘了拿出汤匙,她就会觉得同样分享到美食了。河马说,就像他无法和百惠恋爱,说不定会在法国遇到一个浪漫的美女……像一部电影“爱在黎明破晓时”可能在搭火车时,在火车上不小心邂逅一个美女,彼此分享着生命,经历了整个欧洲的旅程…… 在机场,织田东张西望慌张寻找,终于发现了河马即将通关,织田冲了上去,拉住河马。河马以为师傅来送自己,织田祝福之后,立刻问百惠是不是已经进去了?河马不解,说百惠走了……织田难过失望地看着里面,突然百惠问你在找什么?织田转身,他再也掩饰不了自己的情感一把抓住百惠,抱在怀里,织田这时跟百惠告白,亲口说出百惠期待已久的话语,百惠感动响应。河马看着彼此相许的两人,脸上泛起祝福的微笑,离开。百惠跟织田走出机场外,已经是黄昏,两人朝织田停摩托车的地方走去,手牵着手,织田想甩开百惠的手,想生气的往前走,却甩不开百惠的手,织田纳闷的看着百惠,百惠也一脸任性的看着织田,织田看着任性又可爱的百惠,忍不住在机场前,拥吻百惠。 回家的路上,百惠紧紧拥着织田,两人聊着未来梦想:百惠想开一家自己的店,还要有织田陪伴。但是织田却浇百惠冷水,织田想都没想过要跟百惠一起开店,织田害怕跟人合作,那跟自己的个性不合,之前在这方面已经吃够苦头,织田也希望可以看到女人有自己的一片天,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番事业。两人在讨论梦想上有很大的差距,百惠想与织田开店的小小梦想短暂碎灭。两人越聊越不投机,整个大吵起来。 织田对自己的未来目标想了又想,最后又不自觉地走到已经夷为平地的Little Bear,这里已经变成停车场,老板正是停车场管理员,织田问老板有没有意思要重新开始,再试一次,自己愿意跟老板一起努力,再开一家餐厅。老板尴尬地表示这行不通,老板是在尽一切努力之后,才决定把店给收起来了!更何况,织田从现在起应该要一个人打天下了,年纪轻轻又有才能,要独立撑起一家店,应该不是难事啊!别再找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子啦!劝织田自己去闯闯看吧! 老板与织田聊起,表示以前那样忙碌,虽然赚不了几个钱、动不动就周转不灵,每天是既紧张又害怕、又恨自己没出息,但是那种辛苦却有意义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而现在完全是退休的状况,无所事事。 织田回家后,突然又接到小强的点电话,小强说百惠去找老板,不知道说什么,织田赶紧跑回停车场,就听见百惠的大声说话声,百惠正在求老板把这块地借给自己!将来如果有了成绩,一定会报答老板的大恩大德的!百惠说虽然现在还没有钱,但是自己真的想在这里开店!就算只能搭个帐棚,用小瓦斯筒卖路边摊,百惠都不在乎!百惠已经忍不住这种冲动了!想做属于我的料理,给更多人吃!织田一听,感觉到百惠的魄力,于是表示愿意与百惠一起工作,但是没想到百惠却反对,说彼此的理不同,所做的料理也有很大的差距,而且织田自己也说过,两个人是不可能共事的!如果织田勉强改变自己的价值观来迎合百惠,那就毫无魅力可言了!百惠讨厌那样的师傅! 在疗养院,可欣经过父亲旁的病房,看见护士喂着自己的父亲,可欣主动去接手喂父亲吃饭,内心里也默默接受了父亲。 在南特森林新的连锁店里,可欣约了织田一起吃饭,可欣向织田道歉,两人厘清彼此其实是相同的人,就像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起躲到天涯海角,躲避现实,以为彼此窝在一起,可以重新得到家庭的温暖,但是线在她知道错了,她只是想寻求慰藉,跟当年那个被遗弃在餐厅里的小男孩没有两样。织田对可欣表示现在依然没有自信也没有目标,可欣指着角落的一个位置,表示当年那个小孩子心中可能有不安,但现在的织田已经不同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助的孩子了,靠着努力、自信、尊严和勇气,织田应该最了解自己有多少能力和能耐,并且拥有可以给人幸福料理的能力,可欣提醒织田要走出来!织田说出自己恐惧……终于想通。 织田到百惠住处找百惠,坦白的表示,自己的确是没有勇气说出真实的想法,因为怕被拒绝,其实心理很害怕,害怕自己说出的话,被碰钉子,这是自己从小养成的坏习惯吧!但是现在织田决心要改掉这个习惯,否则只会让子自己所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伤心!请百惠不要因为这样,而不爱自己。百惠对如此坦诚的织田,感到讶异,但同时也感到温暖,百惠望着织田的眼神,非常温柔。织田说明自己想跟百惠一起做事开餐厅,虽然不知道应该是什么形式,但是他想试试看!百惠也表示自己也这么想,虽然茫然,但他想试试看!百惠觉得自己终于抓到了织田,终于感受到他的全部,两人相拥接吻。 多风跟金刀说百惠想跟织田开店,金刀早就了然于胸,她说百惠这次想开店并不是预期成功这件事情,而是奋不顾身的往梦想里跳,就算这次失败,以后也会是下一次成功的希望,她还要多风不准帮任何忙。金刀表示第一次看到百惠时,就觉得她会有比厨师更优良的表现,她要一直当百惠的忠实顾客。金刀自嘲地说决定开始练习倒立了! 织田与百惠散歩至Little Bear,两人先是唏嘘过往的经历,然后聊着开心地说着期望的未来,说着这块空地如果是两人的新餐厅的话,两人会怎样设计与布置,揣想着彼此的菜单,揣想着大门和厨房在哪里,也一起讨论起回忆过往,充满希望。两人的梦想在一片空地上闪闪发光! 百惠和织田在新的海边餐厅,空无一人。两个人闲的慌,然后拌嘴吵闹,互相怪对方选在这个地方。远处一辆游览车过来,里头载满了所有出场过的角色与熟客,大家停在新的Little Bear门口,所有的人都下车,挤满新的Little Bear。川琳已经可以简单行走,高桥和川琳宣布两人要结婚了!大家热热闹闹地谈笑着。这时河马跟金刀出现在门口,大家欢呼,金刀随口要百惠去叫司机一起进来用餐,顺便拿功夫服,她等下会表演倒立给大家看…… 末了,织田收到他小时候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的那家「老面店」寄来的明信片,14年前的记忆一一涌上…… 2006年,北京。 织田终于实现小时候的愿望,回到「老面店」,点了三碗面…… ~~ 剧终 ~~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