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9集剧情介绍

 

百惠问起河马怎么知道自己在这?河马说是师父说他看到的:「是师傅打电话给我,说是好想看见你,要我来证实一下…奇怪,师傅自己走进看看不就好了吗?」,百惠听到是织田找到她,一阵错愕,百惠急着站起看着四周,目光搜索着织田的身影,可是都看不到。河马求百惠回去,百惠本来不要,后来河马说,难道Little Bear要倒了,妳都不会想回来再看最后一眼吗?百惠听到不可置信。原来那个辜见贤在Little Bear附近开的连锁餐厅已经开幕,很多客人都被拉走了,河马向百惠道歉,说自己发誓过在百惠之前不让Little Bear变了样,结果居然是自己拖垮Little Bear。 河马把百惠接回Little Bear,熟客与小强、老板、织田再次见到百惠都十分开心,百惠看向一直站在一角织田,发现织田也一直看着他,百惠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织田高兴地自愿下厨作菜请大家吃。百惠走到厨房,看着织田作菜的身影,便自动当起织田的助手帮织忙作菜,两人搭配合作得十分有默契。河马本来要进厨房,从出菜口发现织田与百惠两人间的合作无间,河马缓下脚步没走进去,河马若有所思。 做完菜后,百惠走到织田面前,为不告而别道歉,也说自己学到很多,百惠看着织田,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哭。织田问他有什么好哭,百惠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开心,却还是想哭。织田摸摸百惠的头,把百惠拥入怀中。织田松了一口气,安心于有百惠在怀中的感觉。织田情不自禁拥抱百惠,像是一种彼此完全心灵相通的安慰,织田抹去百惠脸上的泪水,最后织田还吻了百惠,这景象被河马看到,河马心痛。 布兰榭门外大排长龙,而Little Bear门可罗雀,百惠在布兰榭试吃过后,回Little Bear报告试吃后的感想,感到Little Bear真的遇到了劲敌,觉得布兰榭店里的气氛平实、到处装饰着怀旧饰品,服务生的服务也很亲切,菜单力求平衡,从田园风味到现在流行的菜色都有,他们的菜让人有物超所值的感觉、份量刚好、没有太复杂的调味,让人感觉亲切。百惠感到Little Bear真的遇到了劲敌。织田劝老板收掉Little Bear,死撑不是美德,这只是在折模自己,开了一间不赚钱的餐厅,是很不营养的行为。老板只好接受。织田、百惠、河马跟小强、老板众人不舍,不经意说了一些往事,百惠想起第一次进来Little Bear吃东西的情形:「我记得我第一次来Little Bear,那天下个大雨,我在门口躲雨,看见店里的客人吃着大汉堡,一副很幸福的样子,我就是被那个感觉吸引进来。」众人也想起当时:「那天的你真的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我也见识到一个女孩子居然那么能吃。」,五个人看着Little Bear,惆怅地环顾四周。 Little Bear开惜别派对,餐厅里挂着『惜别、珍重』的布条,大家在里头开惜别派对,临别依依。这同时也是河马的入围烹饪比赛第二阶段考试的庆功派对,庆功宴,金刀、熟客、厨队大家都去了,金刀的来到,让大家都很开心,还说她才刚恢复身体,别太劳累,百惠拜托老板,说下一次开店的时候,请老板一定要雇用自己,百惠说自己最喜欢料理了!老板欣赏百惠的热情,说当初就是看见百惠的这个精神,才会雇用百惠。 熟客们都回去了之后,河马、百惠、织田、小强把店内打扫干干净,百惠拿着一些照片与菜单,请老板送给自己。。Little Bear最后关上电源。屋外,老板最后为Little Bear吹萨克斯风,众人哀伤。老板祝福大家未来有更美好的前程,而自己永远会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回家的路上,百惠跟织田表达,他一定会重建Little Bear的,那里是百惠梦想的开始,百惠要重建他心中的Little Bear!百惠心中的Little Bear只能靠他自己重建:「我想要在Little Bear,让所有的客人品尝我的料理,我希望可以带给所有人满足与幸福,让他们享受在我的食物里。」!织田高兴百惠找到自己的梦想了,百惠希望织田可以加入他的梦想,让两人一起完成。 两人发现前面有个人躺在地上,有五个路人围着看。织田与百惠对看一眼,赶紧上前,发现倒在地上昏迷的正是金刀婆婆,织田害怕惶恐,看着金刀苍白的脸,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抱着金刀,织田突然像是时空回到了那个父母自杀的湖边,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亲人逝去的痛。 医院里,织田满脸焦虑地坐在病床旁,病床上的金刀婆婆依然昏迷不醒,织田一直叫着金刀:「你醒醒啊!你还有好多事情没作,还有好多事情没有教给我,你是骗的吧,不要再装了,你给我起来啊!」,但是金刀还是昏迷着,织田终于崩溃,在医院大吼、要医生快救,也叫金刀快起来,很生气要金刀婆婆不要再装了。终于累了,织田安安静静坐在金刀身旁,织田非常用力握住金刀的手,希望她醒过来。百惠陪在一旁。织田难过地说他心里头好慌,除了做菜什么都不会,他突然痛恨自己是个厨师,没办法去救金刀,为什么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都要这样突然离开他?织田走近金刀,叫金刀快起来,说金刀要他怎么伺候都可以,百惠看着织田发颤的背,一脸担忧,百惠跪到织田身边,伏在织田的背上,百惠知道织田是这样彻彻底底需要一份可以依赖的亲情,百惠拥他入怀,让他可以暂歇,好好地睡去。织田发现自己对百惠是情不自禁的。 可欣在织田照顾下精神状态好转,但身体依然不适,在出门的时候突然昏倒,被路人发现送到医院,经过医生的诊断,可欣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医生祝福可欣:「预产期是在12月24日的圣诞夜,恭喜你,这是个早来的圣诞礼物!」。可欣本来是要打电话向孩子的父亲_辜见贤说,但是电话接通后,可欣若有所思,把电话挂掉,可欣选择相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织田的。 可欣待在家里,一个人听着广播:「以前也许你会觉得孤单寂寞,但现在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这个空间是否寒冷,你的心中都会忍不住温暖起来。迎接小宝宝的到来,就是你未来10个月最幸福的事情!」,可欣穿着轻松的睡袍,端了茶和早餐,端到餐桌上,开始幸福的享用早餐,可欣边喝茶边微笑着,可欣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籍,慢慢的打着毛线,可欣边打边认真的研究书上的图案,一个小朋友的帽子即将成形:「不难嘛!我也能当个好妈妈、好太太」,在可欣幻想的世界里,可欣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跟织田幸福的过日子。 医院里,织田睡在金刀的病床旁守着金刀,悠悠转醒时织田发现金刀正看着自己,织田掩饰不住心中高兴,上前拥抱金刀,金刀被织田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说她从来不觉得这辈子织田有拥抱人的可能,金刀表示如果织田从来就不认识百惠,刚才也不会那样抱住自己,因为两个人都不是这种肉麻派的,金刀觉得自己也许是我老了,现在觉得这样肉麻,也不错的。看了陪在织田旁的百惠,金刀了然于胸,趁着百惠出去百东西,金刀向织田宣布百惠已经改变影响了他,织田看了一眼金刀,忍不住伸出手抓紧金刀的手,用自己的动作来回答。 天气正好,阳光普照,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丛,洒在百惠和金刀的身上,闪耀着密密麻麻的阳光,百惠推金刀在医院的庭院闲逛。百惠觉得「味道」这件事真的很有趣耶,没办法捕捉、没办法保存,只是虚无飘渺的存在着,金刀说这就是无常啊!幸福也是稍纵即逝的!就因为他们容易消逝,才能够凸显珍贵!即是一瞬间的幸福,也是值得感念的!百惠和金刀抬头望着树丛,像是那样的幸福在虚无飘渺之间,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幸福的!若是心中没有幸福的种子,就算幸福近在咫尺,也会恍隔天涯,百惠觉得只要心里有幸福,就会觉得心满意足了,相反的,如果「心」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那么所看到的一切,就是不幸!金刀知道织田心中虽喜欢百惠,却迟迟不愿意向百惠表白,大为生气:「我现在最挂心的,就是你们两个,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会突然倒下,就像看连续剧一样嘛,没看到结局,我会气死!」,百惠要金刀才刚好起来,别说这种话,百惠说自己也不想为难织田,感情本来就勉强不来,如果他不喜欢我,就算他在我身边,百惠也一样会难过的。 可欣找来医院,表面上是要探望金刀,但实际目的是要找织田,看到织田后可欣向织田宣布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还自己幻想着与织田结婚:「我本来是打算,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的,但如果你肯跟我组织家庭,那我就会安心许多!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也不觉得生孩子,有那么可怕了!至于结婚的事情嘛….我们可以公证就好」,织田知道可欣得精神状况异常,更知道没有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可欣是不会怀自己的孩子,织田劝可欣认清事实、清醒一些。这时百惠与金刀从院子散步完回来,可欣干脆向两人宣布自己怀了织田的小孩,可欣向百惠挑衅,百惠宁愿相信织田,要可欣跟辜见贤说关于孩子的事情。可欣对百惠十分不满,嫉妒气恼百惠什么都有,从小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被父母照顾的好好的,被织田喜欢、被高桥重用,每个人都把百惠捧在手掌心,而自己充其量只是百惠的配角。可欣自怨自哀地表示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瞧不起我、为什么你们都要嘲笑我?!我是犯了什么错,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我又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自己只是想得到简简单单幸福啊!为什么只有我要受到这种待遇? 百惠这是头一次听到可欣的心声,她像个孩子似的孤独害怕着,愤怒颤抖的声音,却是可欣发自内心的吶喊!百惠想起金刀婆婆也说,如果「心」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那么所看到的一切,就是不幸! 可欣的恼怒至极,抓起旁边的花瓶,就要丢向百惠,织田一个箭步站在百惠面前,挡住了花瓶,花束在空中散开,水也洒的到处都是。 金刀用残忍无比的话激怒可欣,金刀认为可欣真的需要有人陪伴,也相信可欣真的受了不少苦!刚才这些话,都不至于是谎言和手段,只是可欣应该要去跟父母亲说,对百惠与织田这些跟你人生不相关的人大吼大叫,根本就是找错对象、无理取闹!如果可欣无法从怨恨中脱离,不如拿掉这孩子,不然这孩子会很可怜!有这么一个陶醉在自己情绪里的母亲,才是那个孩子的不幸!可欣现在这个样子,跟自己所怨恨的自私父母,有什么不同?可欣气恼地跑走,百惠追上去,金刀要百惠不要追、不要给可欣廉价的同情,但百惠没办法不管。 百惠追出去,知道自己虽然讨厌可欣,但是看着可欣失神地在路上游荡,百惠无法置之不理,这是一辆机车几乎撞上可欣,百惠赶紧冲上前推开可欣免于被撞。可欣眼见救自己的是百惠,可欣推开百惠,然后无神的跑开。百惠看着可欣蹒跚的步伐,百惠体会着可欣的痛苦心情,也难受不已,因为百惠最害怕的就是孤伶伶一个人,百惠了解可欣的痛苦,自己也只是一个希望得到同等回报、自私自利的普通人而已! 夜晚,整排路灯里面,有一盏路灯,像是坏了一样,闪一下闪一下,一会儿停住不闪,一会儿又开始闪,像是挣扎着想放出光芒。百惠走在整排路灯下,夜晚了,她的脚步蹒跚,百惠回到家门口,经过河马家,小心翼翼的放慢脚步,百惠从包包里拿出钥匙,一抬头,却发现河马正在自己房门口,百惠有点尴尬,河马说其实百惠不在的这段期间,他已经养成没事过来看看的习惯,盼望着有一天,百惠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百惠听了很感动,其实人是很怕孤单的,我们的身边有这么多好朋友支持和关心,大家总是热热闹闹的,一起大笑一起大哭,但也有的人,却是一个人孤独的等着被爱、等着被在乎,河马与百惠两个人聊了起来,百惠跟河马报告这天发生的事,说起可欣怀孕的消息,并说这个孩子的父亲应该是辜见贤,金刀倒下、渐渐康复。河马疑惑百惠对那些让Little Bear倒掉的人还这么关心,百惠说自己的确是应该恨他们,但是发现自己比他们更懂得感受什么是幸福时,就忍不住同情他们,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心中也有爱、也有安全感,就不会想利用别人、伤害别人了吧。河马也向百惠报告百惠不在这段期间,河马自己的心情,河马说自己已经养成会过来百惠房间看看的习惯,总以为妳会有一天又突然出现在这个房子里,没想到愿望真的达成了,自己却要离开,于来河马即将要去法国学习厨艺,百惠惊讶向河马恭喜,预祝他一切顺利,两人友谊式相拥打气河马心有所感地哭了起来,百惠也拥抱逞强的河马,她跟河马约定,要河马一定要好好完成自己的梦想,虽然没办法回报河马给自己的爱,但是,她不能当河马的爱人,但是自己一定要能当河马的忠实顾客,每一次河马做了新菜,我都要第一个品尝喔! 无奈又无力的可欣到了赡养院,可欣推开病房,看到地上有着打翻没吃完的晚饭,母亲拿着蜡笔趴在地上,坐在床铺上医院的床单,一部份床单还连在床上,任母在床单上作画,不知情的母亲又在任性制造麻烦,可欣一下子气不过,肚子也突然疼痛起来,居然气得想动手想勒死自己的母亲…. 任母被勒的脸红脖子粗,也没有逃避或挣扎,只是让可欣勒住,可欣的脸扭曲变形,她的手指也用力到关节几乎变形,任母却微笑了起来,看着可欣。可欣愣住,手上的动作也僵住不动,看着母亲的微笑,可欣的泪水渐渐盈满眼眶最后终于不忍心而松手,难过地抱着妈妈痛哭。织田赶到医院,他知道可欣一定会来,织田刚好推开病房,看到可欣的手掐住任母的脖子,吓了一跳,正想上前阻止,但看见可欣因为不忍心,渐渐松手,难过地抱住任母失声痛哭,等到可欣发泄完了,织田上前,给可欣温暖的拥抱,可欣哽咽地表示自己没有办法杀了母亲,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可欣最爱的人。织田从背后抱住可欣,也抱住任母,可欣感受到织田的温暖,更放肆的大声哭着,而任母只是咿啊咿啊的玩弄可欣的头发。可欣这一发泄清醒了许多,看开了,不再缠折织田,织田现劝可欣应该告诉辜见贤怀孕的消息,但是可欣觉得辜见贤只是个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他不会认真爱自己,也不会尊重自己,可欣一点也不想依赖他,可欣跟织田道歉,也说明自己很气孩子的父亲,她想独立扶养孩子。织田看着可欣坚定的信念,不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