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4集剧情介绍

 

可欣到爱慕尔,高桥跟可欣聊天,高桥看出可欣对织田太过执着。劝可欣爱情这件事情,没办法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想逃都逃不了,但不是你的怎么强求不会成真的。但是可欣还是看不开,这时百惠回来,可欣以织田女友身份自居,要百惠不要去找织田。可欣认为自己要把织田推到这个世界的顶端,如果他还对Little Bear依依不舍,那只会拖累他而已,接下来的时间,织田是她的!百惠听不懂可欣的话,织田师傅的未来,跟我们是织田的徒,有什么关系?每次跟可欣讲话,百惠都会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那是一种跟对方无法沟通的空虚感觉,但,百惠想着是不是因为可欣是师傅的女友,所以自己会可欣的话产生怀疑。 高桥向百惠表示说自己觉得可欣变了,虽然她从前就是个防备心很强的女人,但是礼数一向很周到,不会给人难以亲近的感觉,再怎么能干精明,却也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但是……现在的她,彷佛把自己封闭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是织田让可欣变成这样的话,那织田就未免太差劲了,一个不能让女人有安全感的男人,根本就是废物!个人都希望心爱的人,能够安心自得的待在自己的身边,不会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但是织田那家伙却一点也不懂这个道理!百惠替织田辩解说这不是织田的错,织田对感情都是这样粗枝大叶。 河马爸因为看到新闻,知道消息到Little Bear发生食物中毒事件,于是来Little Bear找河马,看到门口贴着公休中。河马爸转而到河马家找河马,正好遇见从南特森林回来的百惠。百惠觉得河马应该是躲在Little Bear,不可能去其它地方,百惠突然担心河马会想不开,于是与河马的父亲一起去Little Bear找河马。 河马爸跟百惠到Little Bear,两人从后门进入,发现河马一个人难过沮丧地坐在厨房一角。河马爸表示要河马回家继承老家的店,沮丧的河马又被父亲的言语打击到,河马情绪崩溃。河马的父亲然后说河马能力不足,不要妄想自己撑起一家店,还是乖乖回老家继承家业吧,河马爸用力拉着河马的手,河马挣脱不开,用两只手反抗父亲,父亲被反抗不爽,父亲开始扒河马的头,河马也用力踹父亲,两人扭打成一团。河马爸是粗人,想打河马,河马越来越闷,河马说难道你想要我当一个缩头乌龟?做一个受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河马爸爸说出自己最近渐渐老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老店生意也下滑,要河马回来,应该没有只有失败的担心了……河马很少看到脆弱的父亲,河马说出自己一直很胆小的秘密,但是现在,他却想好好面对失败,这或许是他给自己训练胆量的一个机会,河马说自己当然可以回去,但现在我是在谷底,逃回家也只是逃避,既然自己害了Little Bear,也要自己修正这个错误,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理解儿子想法后,父亲难过离开。 百惠安慰河马,河马抱紧百惠,趁机要亲百惠。百惠原本以妈妈的姿态安慰河马,却被河马突如其来的吻,吓一跳。河马亲到百惠还害羞,之前完全没有发觉河马情意的百惠无法理解河马的举动。此时的河马向百惠告白。河马对百惠坦白说自己一直都很喜欢她。但是百惠完全没想到河马会这样,甚至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个的时候,河马说自己清楚百惠喜欢的是织田,但是自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吗?河马认为百惠应该可以体会自己的感觉才对啊!每次百惠跟河马哭诉师傅根本没注意过她一样,百惠也从来没有正视过河马啊,河马沮丧地表示或许就因为对手是师傅,百惠才看不到自己的努力,师傅什么都比我强,织田是料理天才,而河马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超越他,可是河马还是忍不住希望百惠可以把视线从师傅身上移开,回头看自己一眼,河马劝百惠说她对于织田师傅的感情是苦恋,师傅身边有可欣了。百惠自己除了织田师傅之外,没办法喜欢上别人,百惠委婉地拒绝河马,依然扮演着河马好友的角色,就是要河马振作,劝河马在Little Bear被卫生所停业的这段时间多加强自己的手艺。 河马想去金刀婆婆那里混,拜托百惠帮忙说服,也许可以偷学什么武林秘籍。于是两人用一起去找金刀,恳求金刀婆婆的收留。金刀婆婆早就看出两个小鬼在搞什么鬼,所幸这阵子也无聊得发慌,有河马这个小孩来让金刀我蹂躏,金刀也就让河马留下。 多风要百惠作新的菜,多风觉得百惠的菜越来越好。高桥试着尝百惠作的菜,发现自己的味觉正在康复。百惠向高桥恭喜,而两人说起金刀婆婆,高桥对百惠说出金刀婆婆人生经历,原来金刀婆婆家原先是开旅馆的,后来她把旅馆给卖了,改开了家餐厅,那是一间没有菜单的餐厅,金刀只想作给专心吃饭的人吃,对食物不尊重的客人,都会被她赶出门,但是金刀师傅的餐厅依然很多客人捧场,大家都仰慕她的手艺!这些并不能满足她,金刀师傅还开了烹饪教室,开始培养专业厨师,当然,要能忍受她那毫无道理可循的铁与血的教条,才有可能从金刀师傅底下出师! 百惠一听,替河马的境遇觉得不妙。但是百惠自己却羡慕起金刀婆婆来,觉得金刀婆婆好有主见,因为对食材和料理的重视,所以想把这样的观念继续传给下一代,百惠马上把金刀婆婆视为偶像,也是百惠的梦想,百惠希望有一天可以像她那样,成为充满自信的女人! 河马在金刀家学艺,这时金刀却要河马先抓猪、替她作家事、种菜,完全把河马当奴才使唤。 后来金刀婆婆给河马人参与蜂蜜,金刀要河马作菜,几道都可以、作什么都无所谓。金刀给的食材都不合理,要河马用这些不合理的材料作出美味料理。金刀要河马找出不同食材的特性。河马渐渐受到启悟开示,手艺更加精进。 高桥去医院,高兴的告诉川琳,他的味觉渐渐恢复,高桥还给川琳带来清汤。高桥对毫无知觉的川琳说着自己的感受,说光是看到热腾腾的蒸气,闻到鸡汤的香味,记忆中的味道就会充满味蕾,现在的高桥,是因为对美食的记忆,才能继续工作的!跟想念川琳一样,每次回想起川琳的笑容,高桥的心就甜甜的,觉得好幸福。 金刀再给河马另外的食材,重复考试一样的挑战。最好的厨师是一定拿到什么食材就能够了解特性,能够变化出料理,厨师不是机器人,不是记住菜的步骤就行!金刀说这个星期天会有重要的客人要来,要河马作菜,而这个客人的说词,会决定你到底够不够格当个厨师!金刀严厉的眼神望着河马,河马一脸惶恐。 金刀到南特森林,找织田。金刀要织田到金刀家去品尝河马的改变。 河马找百惠来帮忙,因为河马不知道客人是谁,加上中毒事件后对自己更没信心。金刀看了很生气,觉得河马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金刀跟河马与百惠说,要他俩一人负责两道菜。后来才发现金刀请来的客人就是织田,百惠开,但一方面也觉得紧张,百惠好久没有做菜给他吃了,如果他说自己退步了怎么办? 织田试吃两个徒弟的菜,开始评论。织田认为两个人都不及格,没有自己的特色。河马跟百惠都遭受打击。织田当着可欣的面跟百惠说,你的菜没有生命,你只是在模仿高桥的味道。而河马是模仿织田的味道,河马用了织田我擅长的食材,但又不希望我说但是抄袭我的味道,所以加上了生火腿,还包了面包粉煎……虽然从外表来说,这不是织田的感觉,但河马做菜的每个细节,和调味的方式,都是织田做菜的味道。金刀婆婆说乐谱就像是食谱一样,照着乐谱弹,每个人都弹得出一首曲子,但不见得每首乐曲都会有生命!照着食谱做出来的菜也一样,不会难吃,但却会少了一点味道。料理,是有生命的!高桥和织田的料理就是灌注生命与专注,所以拥有自己的特色,但百惠与河马两个的菜没有特色!百惠与河马还在摸索中。 百惠与织田私下聊起可欣的事,怕织田这样突然跑回金刀家,来试吃自己做的菜,可欣会不高兴。织田忍不住对百惠说自己的确不懂可欣在想什么,织田已经试着去了解和配合了,但是可欣不懂自己要什么吧!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交集!百惠却对织田说觉得织田因为可欣而变的开朗很多,现在看起来也不会一脸凶巴巴的样子了!织田惊讶,在心底清楚明白,自己的改变不是因为可欣,而是百惠改变了他,但百惠对此却没有察觉。 河马与百惠一起吃宵夜,两人互相勉励,自己要走自己的路,说不定有一天百惠会超过高桥,河马会超过师傅。 在南特森林,可欣因为织田白天的行踪不明而质问织田,可欣要织田多花点心思在这里,毕竟你织田现在是南特森林的主厨,不再是河马和百惠的上司了!可欣要织田多想想自己的未来,只有你和南特森林才能成就的未来!但是织田却对可欣表示自己的未来是自己的事,跟可欣和南特森林都无关!要懂得给别人宽容,才能让自己的心自由!要可欣别把自己抓得太紧。 河马回到老家,替家里解决短暂人手不够忙不过来的难题。河马心血来潮的帮忙,让妈妈很感动,河马发现家里可以有这么多客人,是因为家里的味道亘古不变,拥有自己特色,而且是独一无二永远被接受的味道。爸爸看着河马离去,什么都不说。河马跟爸爸说话,表示立场和决心。河马帮忙完就走了,这中间父亲始终没跟他说过话,但是这样默默地一起做事,还是可以看出父子间气息相通的默契。母亲要河马常回来帮忙。 河马去棒球场跟棒球队员们道歉,并且请他们再去吃一次,但是棒球队员还是有点畏惧,不太能接受,即使队员们表面上都说好,但是河马看得出来大家还是有一点害怕。 Little Bear解禁,终于再度开门,主厨还时是河马,河马这时已经找出经营Little Bear方式,就是找到自己的味道。而此时帮球队又再次上门光顾,觉得还是要支持Little Bear,河马感动不已。河马要开发新的客人,让客人接受新的味道。老板觉得河马作得很好,但他还欠缺了“信心”这个东西,老板要河马设定一个目标去努力,那这个目标就是两个月后的料理比赛,只要有公开比赛的肯定,河马才会有信心,就像之前渔港的料理大赛,他的胜利也让他有成就感好一阵子,他希望顾客以后只要想到Little bear,就会觉得是河马的料理。河马第一次听到老板的念头,觉得很讶异,还说之前的渔港料理比赛只是小比赛。小强鼓励河马,认为如果继续妄自菲薄下去,他就永远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厨。小强也想到自己一直在父亲的庇荫之下,应该也要为自己的未来立定目标了。 河马去爱慕尔跟百惠提到料理比赛的事,多风和高桥也支持百惠去参加大型比赛,因为只有参与过大型比赛的厨师,才能算是真正的厨师。河马和百惠变成良性的竞争对手。 在金刀婆婆家,B胖、Eric、查克、拳王、小强坐成一排,像是电视节目的裁判一样,评鉴着河马与百惠做的菜。大家一起研究着料理,向金刀偷学厨艺,金刀婆婆也大方地把自己的厨房出借,要小厨们有空就可以来这里练习厨艺。厨队偷来金刀婆婆的厨艺秘籍,想给即将参加烹饪比赛的河马、百惠增加功力,最后发现偷到的是金刀婆婆年轻时的相本。 在金刀家的这段时间,B胖一直想向小强示好,希望小强当他女友,但小强一直不答应,有些蛛丝马迹显示出小强另外有交往的对象,B胖闷。 小强偷钱,被河马看到,觉得奇怪,后来老板结算钱,发现短少,河马因为知道小强偷钱,所以佯称是自己拿去采购店内的物料,河马补上差额替小强隐瞒。 百惠跟Eric去吃特别的料理,Eric问他为何不邀河马或织田?百惠的心情是矛盾的,百惠被可欣呛声、河马又向自己告白了。百惠觉得都不能约谁,好想念以前大家在Little Bear的时候,三个人每天吵吵闹闹的,感情很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百惠又想起了可欣与织田,羡慕起可欣,觉得可欣好幸福,每天都可以吃到织田师傅的料理,他们应该会彼此干杯,庆祝南特森林的生意好转、可欣还会切一点自己的料理,喂师傅吃,师傅会轻轻握住可欣的手,气氛正好的时候,师傅还会亲可欣,百惠幻想中看见织田与可欣愉快谈笑、亲昵的相处。 可欣和织田在南特森林,打烊后的讨论会议,织田靠近可欣,只是要拿可欣旁边的菜单,可欣也失望织田不是要亲自己,织田拿了菜单便坐回自己的座位,然后边拿叉子,随性的吃起餐盘内的东西。而窗外,百惠偷偷躲在南特森林外,看着窗户内的两人互动。 百惠发现料理对自己的重要,下定决心要参加比赛,不要放弃。多风跟百惠讲比赛的三关规定。第一关是资格审查,针对身份,要交两张照片,一个是菜的照片和厨师跟菜的合照。百惠第一次以厨师的架势呈献自己,要跟自己的菜肴拍合照。第二关是分北中南东四区,照比例选出人选,再到北部决赛。 可欣跟织田提起有人对南特森林有兴趣,想要收购南特森林,可欣欣喜地表示这样就代表南特森林的运作不错,受人重视,这个时候他们更应该趁势追击,让更多人对南特森林拥有好的印象,凸显南特森林的优势,为了让客人更了解南特森林的菜单,应该要走出更清楚的方向啊,杂志部分,可欣会请有公信力的美食家用餐;电视媒体,就要上专门的美食节目,这样才能锁定族群!可欣向织田提出要让织田上电视的事情,织田不想杂志大肆宣传,然后自己应付不来,但可欣说织田不是想让自己的料理给一般人吃的吗?一般人只有在宴会或喜庆时,才会花钱到餐厅用餐的!他们跟美食家不同,一般人选择餐厅的标准,就是透过杂志和电视的报导啊!可欣只要挑几家媒体来试吃,他们一定会赞不绝口,并且替南特森林宣传!织田如果想让普通人,大众吃到他的料理,就得靠媒体。织田退让,愿意受访。 可欣安排织田,去录像美食节目,但是这个节目搞笑的呈现方式像是把厨师当小丑,这让织田很不舒服。于是织田不愿配合,可欣强力要求织田做到节目效果,两人争执,后来织田又回到节目拍摄现场,导播叫态度冰冷的织田配合,拜托织田说话,但是织田对这种不切实际的宣传手法感到不耻,导播不礼貌的对待让织田不悦,织田打甩头就走,但是可欣却在这时埋怨他,可欣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帮织田安排,还买下这个节目一半的广告广告时段,为的就是向社会大众介绍织田,用媒体把织田塑造成为一个名牌,可欣的观念是不管任何消费形式都需要名牌,衣服要名牌、车子要名牌,吃的餐厅也要名牌!有这么多人愿意花大钱,消费高级餐厅,就是因为这是流行啊!如果南特森林不顺着潮流走,就会被淘汰的!织田的想法与可欣完全不同,织田表达自己的重点是:人家不要看到我的脸,就知道我的料理好吃,真正好吃的食物是不会被淘汰的!身为一个厨师,重点是他的料理,不是他的脸!织田跟可欣破裂。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