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5集剧情介绍

 

织田落寞走入Little Bear吃东西。百惠刚好下午帮忙完要离开,看到师傅进来,纳闷师傅怎么不在南特森林,织田说那边自然会有他们适合的人。百惠讶异,百惠问织田说是不是跟可欣分手啦?织田却表示两个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百惠心中是开心的,河马已经注意到百惠微笑的表情,表情很不是滋味。河马和小强不断的逼问织田,可欣之前不是与织田住在一起吗?百惠已经没有听进去了,心中满是最高亢的欢呼。 在金刀家,百惠因为自心里反复想着织田的事而心神不宁,无法认真作料理。金刀婆婆见百惠根本没心思要参加比赛,要百惠要反过来思考,先决定未来人生要走的路,以后选择男人,才会轻而易举!连基础都打不稳的女人,只能吸引一些没用的男人而已!这样的恋爱,只会带来不安,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要嘛,就要谈那种「即使自己是一个人,也能够安心做任何事」的恋爱!绝对不能被男人和感情给牵着鼻子走!从金刀婆婆的教诲中,百惠自己知道她要好好的爱自己,这样才有足够的能力去爱别人! 百惠回到爱慕尔,想起金刀婆婆的话,决定要让自己变得坚强,首先要在这场烹饪比赛中努力加油。多风与高桥对百惠解释这个烹饪比赛的意义,这个烹饪比赛是国际性的,对厨师而言,就像是演员心目中的金像奖、歌手向往的葛莱美奖!作家科学家一辈子所追求的诺贝尔奖!百惠这时体会到这场比赛的庞大艰难。 老板又发现钱的短少,也发现小强的改变,小强常常一下班就离开店里。河马私下追问小强,小强不说,河马跟踪。而河马发现不仅是钱少了,连冰箱的食材也会离奇消失,老板要找小强问个清楚,这时小强听到老板叫,神色变的慌张往后院跑,翻墙离开。河马脱下围裙和帽子,也冲到后院,翻墙出去,河马决定跟踪小强。 跟踪小强的河马发现小强去到一个破烂租屋处,随便乱煮一堆东西给一屋子的小孩吃,小强煮东西给一堆小孩子吃,像是小妈妈,后来一个男人回来,感谢小强又来煮东西给他全家吃。河马见小强与流浪汉的互动,感到讶异。河马知道小强已经喜欢流浪汉,而一直追求小强的B胖一点机会也没有。 百惠与朋友一起聊天,说起织田最近恢复单身了,朋友鼓励百惠去告白。 跟自己作的菜的合照,因为烹饪比赛的初审要交厨师与自己料理的照片。百惠拍照随着心情,所以表情多变。百惠穿着正式的厨师穿着,还戴着厨师高帽,百惠端着自己做的料理,站在某个干净的墙壁前,摄影师已经打好光,一边在提醒百惠做表情拍照。但百惠的心思并不在这里,百惠陷入幻想,百惠与织田是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幻想中的百惠,已经跟织田亲了起来。 夜晚,爱慕尔打烊,餐厅大部分的灯已经关上,这时百惠犹豫着走到电话前面,犹豫着拿起话筒,犹豫着拨下号码,电话那一端的铃声开始响起,百惠不断的深呼吸,终于织田接起电话,百惠紧张万分,百惠鼓起勇气主动约织田一起去餐厅吃饭,没想到织田答应了,这是百惠第一次单独跟织田师傅上餐厅,没想到自己要跟织田师傅约会,百惠雀跃不已。 百惠拉开衣厨,开始把衣服一件一件拿起来看,有的比在身上,有的丢回衣柜,一瞬间,床上也堆满了衣服,难以抉择要用哪种形象出现在织田面前,而且百惠每天跟油烟为伍,都忘了怎么穿才漂亮了。 百惠与织田去试吃新的餐厅,两人的关系对彼此的感觉更加贴近,曾经分离过,再像朋友一样交往,心中又是另外一番滋味。百惠跟织田说自己在金刀那里听说了织田小时候的事情,听说织田在圣诞节时被抛弃在店里的事情,百惠表示听完故事时,他哭了,难过着寂寞的小男孩的心情。织田说起自己对于料理的想法,虽然在厨房里大吼大叫的,其实织田只是很单纯的想作料理给别人吃,当织田一心一意的专注在做菜时,好像也能接触到客人的心,想象他们吃的很幸福的样子。百惠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想法与织田一致,能够和师傅拥有气息相通的一瞬间,相同的感觉,百惠觉得这样的情境真的是很不简单!从过去的没有交集,到未来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也只有在此时此刻,彼此才因为缘分而有更深的了解。 两人用餐完毕走出餐厅,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分享对刚刚试吃的餐厅感想,百惠感觉现在能够跳脱徒弟的身份,跟师傅像朋友一样交往,是另一种不同的感觉啊!百惠确信自己更加喜欢织田师傅,但织田师傅现在能变的这么温柔,是不是因为跟可欣交往的关系呢?说不定,师傅跟可欣分手其实很难过,他只是想逃避不开心而已!百惠不禁揣测起织田的心情,心情起伏不定。 百惠冲着要赶上公交车,差点被出租车撞,织田忍不住大声提醒,织田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会担心着百惠。加上一些织田对百惠的回忆场。织田察觉自己对百惠的在意,织田对百惠感情觉醒。 可欣恳求织田回南特森林,织田表示两个人对于经营一个餐厅的看法不同,回去也只会发生摩擦,之前之所以愿意去帮南特森林,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受到可欣父母的照顾,织田以为自己的协助可以让可欣的妈妈更好转,让南特森林经营顺利,但织田发现自己错了,织田觉得自己在可欣身边,是会害了可欣,可欣只会越来越依赖他。可欣和织田的交涉不愉快结束。 可欣不甘心,两人分开后还打几通电话要跟织田交涉,但织田采用逃避方式,关了手机。可欣的精神状态开始出现问题。 百惠跟高桥聊起织田恢复单身的事情,之前可欣宣布两个人交往是可欣自己捏造的。高桥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建议百惠趁胜追击,不要再次错过织田,高桥鼓励百惠「告白」,百惠吓一跳,觉得告白是很困难的事情!而且织田师傅跟可欣才刚分手,自己就只想着跟师傅告白,一点也没有体谅到可欣和师傅的心情,这样好像太自私了点,高桥却说别故作清高,所谓的爱情,本来就是再自私不过的东西,你会想要占有对方、嫉妒所有跟你分享的人,甚至妄想知道对方的一切、试图改变他、完全忽略他的意愿,爱情是用美丽的风花雪月包装,但骨子里,其实是再现实不过的事!要是百惠无法面对现实,还要顾东顾西的,那就别说要谈恋爱,不如放弃织田!百惠想了想,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放弃织田,决定接受高桥的建议,向织田告白。 百惠想找织田继续试吃,想增加相处的机会,但织田关机,百惠找不到织田,打电话去Little Bear问织田在不在那里,依然找不到织天问百惠只好找河马,河马答应与百惠一起去试吃。 在Little Bear,河马与老板在厨房看到小强在柜台,又打开柜台收款机偷拿钱,河马与老板冲出厨房去追小强,老板大怒斥责小强,不听小强解释,小强被激怒,认为自己的父亲从来都不重视自己,自己做的好,父亲从来不称赞,做一点不好,父亲就发这么大的脾气,父亲这样让小强不想跟他说话,河马解围。小强跑了出去,河马去追小强,跟小强表明自己知道她的秘密,小强震惊,小强说出自己跟流浪汉认识的过程,之前小强曾经施舍过食物给流浪汉,但是她最气有人装可怜骗自己的爱心,于是那天他刻意跟了一下这个男人,发现他把所有食物带给全家人吃,是因为其中一个小孩生日,而这男人的小孩都跟他没有血缘关系,原来是流浪汉有善良的心,跟前妻认养很多小孩,前妻一死,家道中落,现在他家事业垮了,就算负债累累,就算他必须去工地做工,他也没有放弃这些小孩!……小强她很感动,原来,只要有爱,再简单的东西都可以很好吃,最重要的是大家有着共同信念在一起。小强说出自己想当社工的梦想,她只是想:她可能不会作好吃的东西,但她知道自己作的东西是给最需要的人吃,河马感动。 但是河马脑海还是认为小强是喜欢上那个流浪汉,小强爱上老男人,结果还拿钱去倒贴小强,河马不知道该如何向老板说明,河马就想私下说服小强。河马因为说服小强,而在这同时与百惠的约会又将在即,河马挣扎了一下,还是放了百惠鸽子跑去向小强劝说。 河马劝小强说B胖可能是有点胖,但是体重视可以瘦身减肥的,但年纪大太多的男人,就无法回复青春。河马希望小强放弃流浪汉,但是小强不接受。 百惠独自在餐厅等河马,河马临时放鸽子,这时却来了个体面英俊的男人一屁股坐在百惠对面,男子开始向百惠自我介绍,原来这个男子是辜见贤,今天是来相亲的,而辜见贤误认百惠是相亲对象,等到辜见贤发现百惠不是相亲的对象,而真正的对象是隔壁桌没气质的丑女,辜见贤死也不想过去面对那场相亲便与百惠一起用餐,建议百惠朋友也还没来,多半是被放鸽子了!辜见贤说实在不忍心让女孩子在高级餐厅用餐,却是孤独一个人!不如趁这个缘分,一起享用午餐。百惠接受了辜见贤的建议。 辜见贤与百惠聊了起来,知道百惠是厨师,百惠在聊硕自己离想中的餐厅时给辜见贤一个灵感,原来辜见贤不久的将来就要进军餐饮业,原本辜见贤的构想是要开大型餐厅,但是与百惠聊过后,百惠给辜见贤一些建议,认为法国料理一向就不是属于客层广的餐厅,南特森林的形象,也是主推有名的主厨料理。如果要开成连锁店,又希望客层广泛,那辜见贤应该锁定一般民众。而此时百惠平易近人的餐厅理想给了辜见贤一个很好的idea! 河马冲去相约的地点,发现百惠跟辜见贤在一起聊天有说有笑,河马大为惊讶,河马心想,又多了一个竞争者来争取百惠。 织田去Little Bear看看河马的状况,河马忙得要死,但心情很糟,因为老板跑去医院健康检查,河马表示之前还放百惠鸽子,织田心想原来百惠也有约河马到处去试吃,自己不是百惠为一会去邀约的对象。织田问河马是不是在跟百惠在约会。河马却说当自己迟到赶去赴约时,却发现百惠跟另外一个帅哥在吃饭。织田还会言不由衷地替河马打气,要河马多加加油,免得百惠被追走了。织田跟河马表示要搬回金刀家住,要找他要去金刀家。河马问那南特森林呢?织田就说不干了,河马问织田要不要回 Little Bear当主厨,织田却表示这里已经是河马当家作主了,每个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织田刚搬回金刀家,在金刀家整理行李,金刀问织田对那个南特森林就真的不闻不问?这时电铃响起,可欣来拜访。可欣和金刀和织田,三人讨论南特森林的未来。金刀提醒织田南特森林没有你是撑不下去的。可欣不解织田可以在Little Bear这么久,为什么就是无法待在南特森林?……织田表示与其没有一个共同目标的人一起工作,我到宁可选择自己一个人,织田的话语中表示团体合作的重要,而南特森林并不是适合他的团体。可欣沮丧,说起百惠的坏话,说百惠的城府很深,虽然只有二流的厨艺,却很擅长笼络人心,老是装无辜好博取别人的信赖,像她那种富家女、温室里的小花,什么挫折也没遇过,也没有尝过不被爱的不安与痛苦,不论遇到谁,她都嘻皮笑脸的!可欣无法忍受织田对百惠的特别,无法忍受自己比百惠付出的还多,却还得不到织田平等的尊重!可欣赌气说织田真的不回来,可欣就让南特森林收掉!?织田却说自己不在意,要怎么处理是可欣的自由。可欣伤心,决定把南特森林卖掉。 织田带了饭盒,到疗养院去找可欣得妈妈,织田坐在任妈妈的床前,看着任妈妈狼吞虎咽吃便当,织田准备泡茶时却看到床头柜子上任妈妈的素描本,织田翻看素描本,画里是好吃的菜、是回忆里的餐厅、是任妈妈跟任爸爸、小可欣和小织田。织田以为可欣得妈妈恢复记忆了,但任妈妈依然没有什么响应,只是对着织田傻笑。织田对可欣的母亲坦白,说自己没办法保护南特森林了!不过会常来看你的,也会带好吃的东西给你,织田希望可欣的母亲早点康复,因为可欣她需要母亲的爱。 金刀问织田愿不愿意给百惠特训,织田表示可以,金刀和多风聊天,觉得织田变了,觉得织田比较愿意亲近人,不再是孤独一匹狼。金刀觉得织田的改变都是因为百惠。 高桥和百惠来医院看川琳,高桥推着川琳在医院的院子里一起谈天。百惠趁高桥不在,问毫无反应的川琳问题,说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冲动想向织田告白,但还是不太敢。 辜见贤是有大企业的负责人,现在正在企画进军餐饮业,辜见贤在跟可欣见面前,看精算报表。辜见贤赞美可欣的工作能力,对可欣展现出风度翩翩的形象。辜见贤恭维可欣说南特森林真的是你的店吗?爱慕尔也是你一手规划的吗?本来想说有这么多历练的人应该年纪不小了,没想到可欣却是如此貌美年轻。辜见贤显露对可欣的兴趣。辜见贤询问可欣,对于委托她作的餐厅企画有什么构想,可欣就表示在北中南的重要城市都会区开连锁大型餐厅。辜见贤却表示,他对原本这样的企画要推翻,他有新的想法,他要打平易近人的法式料理,把之前在之前餐厅听见百惠说的话说给可欣听,打算走平价的小餐厅,广设分店大量连锁,但辜见贤也表示他对南特森林还是相当有兴趣,还是希望能收购南特森林,辜见贤表示他有的是钱。 织田老问请金刀打电话约百惠来受训了没,因为百惠要面对即将到来的烹饪比赛,织田认为百惠需要补习加强,但又不方便自己提出给她补习的要求,于是要金刀用金刀的名义去跟百惠说。金刀笑着说织田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鸡婆,是不是因为百惠很可爱?织田思考着百惠哪里可爱?织田化解尴尬,便打电话给河马一起来受训。 织田蹲在田地里,正在拔萝卜或者挑菜摘菜,突然听到百惠的叫声,织田站起身,看但远处的百惠,趴在地上,东西倒了一地,百惠脸上压抑痛,爬起身拍拍身上,赶紧捡起东西,东张西望一下,然后开始哀嚎。织田忍不住笑了起来,想起金刀婆婆所说的百惠可爱的地方,织田终于认可。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