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1集剧情介绍

 

百惠离开之后的Little Bear少了一股生气,河马一边做一边不由自主地叹气,走进厨房小强拿盐巴与胡椒也叹了口气,正把青菜搬进来的老板也叹了口气,送水果进来的B胖看见大家精神不济的样子,也叹了口气,大家一边做事一边不由自主地叹气,以前百惠还没来Little Bear前,厨房的事情还忙得过来,怎么百惠一走,现在总觉三个人好像是太勉强了,大家都习惯了百惠的存在,现在才发觉百惠的重要,而织田的脾气也越来越古怪,亦发容易动怒,河马安慰大家:「织田师傅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我本来就应该多帮帮他的。」,因为之前百惠在的时候,总是会做些五四三的,这正好消除了织田的压力,这是其它人办不到的。而现在的织田好像拼命把烦燥往自己的肚里吞。大家发现百惠对Little Bear的重要比想象的要大多了。 在爱慕尔,金刀婆婆带着多风出现只说了一句:「我命令你雇用他。」,要高桥让多风在爱慕尔工作以帮助高桥,高桥吓了一跳:「晚辈这间小店怎么敢留你呢?你这样说不是折煞我,多风大师」,忽然一个拐杖打上高桥的头,高桥回头一看,见金刀正斜眼睨着他:「高桥,多风从今天开始,就在你底下做事!」。百惠、ERIC与其它厨师们不解,不知多风是何许人也,竟然可以让高桥如此恐慌,一旁的金刀一贯露出金牙嘿嘿笑。 时间回到几天前,在热闹的菜市场里,菜贩热情地跟主妇们介绍自己的菜。这时多风推着坐在娃娃车的孙女逛菜场,菜贩看见纷纷把比较不新鲜的菜藏起来,以免被多风挑剔,原来多风在菜市场是有名的挑菜名人,是所有家庭主妇挑选食材时的意见领袖。当多风教导着主妇们挑菜时,突然感觉到冷冽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多风回头一看,那看着自己的正是金刀婆婆。 金刀与多风原是多年好友,金刀希望多风能帮助高桥,但多风只想含饴弄孙,金刀劝多风把手艺传承下去,种子不落地的话,它永远与死无异,但只要落了地,就有机会能开花结果:「高桥他失去了味觉,他需要一个像你一样底子雄厚的人帮他,才能够站得住脚。」、「以你厨艺的扎实,还无人能出其项背,你该不会打算把你一辈子练就的绝活都带进棺材里吧?如果没有任何人继承你的手艺,那实在太可惜了!」,请多风试着放弃自我,为别人而活吧!多风于是答应协助高桥。 而现在金刀带着多风到爱慕尔,命令高桥雇用多风,高桥大吃一惊,只觉得自己承受不起,因为多风在料理界的辈份跟金刀差不多,要他屈就在自己手下做事实在是大才小用,但是高桥碍于金刀的命令无法拒绝,于是只有接受,百惠与Eric不知道眼前这位大师是谁,于是高桥向他们解释多风的来头。原来多风是第一个把中式料理与西式料理做出成功融合的人,要精熟其中一门就已经需要毕生的心力来专研,当你要跨足另一门时,你过去所累积的功力会成为你涉略其它料理的绊脚石,必须为你过去所累计的知识负责,在创新方面会反而容易绑手绑脚,更何况中式与法式料理是世界上最杂、历史渊源最长久的两门学问,各自有独特的风味与样貌。但是多风成功了!用他一贯的严谨的态度,缜密地将中式料理与法式料理融合在一起,每当有外国使节来到国内,都一定会指名要多风掌理他们的膳食,甚至被礼聘到美国去主掌各国元首的晚宴。只可惜,多风的脾气比织田更刚强、更不苟言笑,只要谁在厨房里稍稍大意,他是打人从不手软,敌人永远比朋友多,少了人际关系就难以得到众人的推崇,把他的地位更往上推。但他的事迹依然成为传奇流传下来。接着是多风开始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进入厨房擦拭厨具等。百惠看出多风身为厨师的仔细认真。 在Little Bear,织田煎好了一个蛋包饭,转身要放到盘子上,缺发现没人替他先准备好盘子,织田想起百惠会替他配合他的呼吸,替他摆盘。工作情绪持续低迷,河马提醒了织田,百惠存在时和不存在时的差异。河马对于百惠的离开,也相当落寞。河马跟织田一起做事情,两个人因为不习惯动线,撞在一起。中午员工用餐时间,织田在桌上摆出五盘海鲜烩饭,织田到现在做员工餐的时候,还是会帮爱吃的百惠多做一份,织田端了一盘饭到另一桌去坐背着大家吃饭,本来百惠已经让织田不那么孤僻,但这一场,织田一个人坐在一旁独自吃饭。众人讨论着为什么百惠要去爱慕尔,小强提议要织田去把百惠找回来,不得已,河马说出高桥请百惠去是因为要请百惠试味道,因为高桥已经失去味觉了,织田听见回头疑惑地看着河马,河马看着织田,故意愈说愈大声:「心理的打击居然会让他丧失生理的能力,当初放手时看起来好潇洒,等到铸成大错时才知道拥有时的可贵。」也意指织田放百惠走,让自己跟大家痛苦,但织田只是转过头,回避河马的目光。众人又说起百惠的重要性,河马:「百惠一离开,师傅好像比以前更不喜欢说话了。」其它人附和:「我今天好像还没听见织田说话。」、「昨天他有跟我说『借过』。」,众人看向织田,发现织田的背影看起来好落寞,老板上前要给织田打气,却见织田原来是睡着了,吃着吃着睡着了,因为太累了。吃一吃撑着,河马还说织田的背影怎么又落寞起来。因为少了百惠,大家的合作模式也少了个人手,变的每个人都比较辛苦疲累,河马感觉到织田对百惠的在乎,他开始欠缺信心。 多风和百惠到市场。多风指导百惠挑选食材,提供挑选食材的特色,百惠讶异多风的利害与细微,从食材开始的讲究,是她以前比较忽略的。多风说认识食材其实是基本功,这跟在厨房里等着用别人准备好的材料是很不同的,当你从众多选择里挑出你想要的,你对于每一分食材就会更加重视。而且在这市场的环境中,你更可以认识到人与食物的亲密关系,主妇们挑三拣四地经营着自家餐桌上的美味,你会在这里体会到不同的人情趣味。百惠庆兴自己可以跟多风大师出来买菜,因为她以前真的没想到买菜有这么多学问,多风问百惠为什么每个人都怕他,只有百惠不怕,百惠笑笑的说:「我的死皮赖脸之前有被一个大怒神训练过,现在已经是铜墙铁壁了。」百惠说多风是好人,现在高桥真的很需要像多风历练这么丰富的人来帮他,像百惠这样的小鬼们根本派不上用场。而多风也感慨地觉得时代真的变了,以前的厨师都是男生,没想到现在也有女孩子想做这一行。多风问起百惠怎么会想作厨师,百惠回答一开始也不是喜欢做菜才进这一行的,是进入了厨师的世界后,百惠才有真正有活着的感觉。在料理的世界里,百惠才能感到安心,所以再苦的磨练百惠都可以忍受,料理对百惠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借着食物将自己的爱传达给对方,人与人之间的亲密也是由此建立起来的,百惠觉得做料理除了要热爱烹饪外,一个好的厨师更要爱他的顾客,当厨师尽心烹制一道菜就是与顾客沟通的时候,而顾客也要准备好自己,全心投入在享受食物的这件事上要捕捉那种『好吃的感觉』真的也是不简单,料理人与享用的人敞开心胸,共同在一小盘食物中营造出好吃的存在,那简直是奇迹。多风十分欣赏百惠对料里的态度:「我应该早点认识你,如果每个客人都人像你这样尽情享用食物,我愿意多作几年。」,说金刀婆婆要自己多看顾百惠,原来是有道理的。原来金刀也拜托过多风指导百惠,百惠十分感激金刀与多风对自己的照顾关怀。 老板走出Little Bear门口,在门口张贴诚征新员工的公告,来应征的人还蛮多的,而且很多都是烹饪学校毕业的,应该可以胜任,可是织田主厨没看到一个中意的。老板进去之后,没多久,要走回爱慕尔的多风跟百惠走到Little Bear门前,原来百惠忍不住绕远路走到Little Bear,看看Little Bear的情况。多风问百惠干嘛绕远路?百惠笑笑不说什么。百惠看到little Bear门口贴着寻找厨师助理的纸条。 百惠对于来店客人或者前往用餐的客人,会做笔记。这个笔记帮助高桥掌握客人的状况,高桥用这些笔记调整自己的料理方式。高桥也得知百惠想要可以成为一个足以让织田骄傲的徒弟、当一个成功的厨师,高桥察觉百惠对织田的痴情,因为当不了织田的情人,所以拐个弯想当个与他平起平坐的厨师,百惠还是希望得到他的注视。高桥戏谑百惠:「法国人本来就有把餐宴当作催情前戏的传统,18世纪时法国流行一些有情欲暗示的菜,生蚝、鸡冠都是常用的食材,用美食把餐桌到床作缠绵的连结,美酒佳肴让彼此的情感密度加温,这是情调,也是享受。你应该多学一点这类的事,做给织田吃。」百惠说织田身旁已经有可欣了,高桥鼓励百惠要加油当一个成功的厨师,或许这也是个忘却情伤的好办法。 百惠关心Little Bear,于是打电话去Little Bear问有没有接任自己的人?打去是织田接的,百惠听到织田的声音,依然心动。织田说问百惠到底要找谁?百惠却说谁都可以,只是想知道你们好不好?织田做势要把电话给别人听,百惠当真就在电话里传出的哀嚎,织田听了嘴角笑了,一旁的河马问织田搭配的菜单,百惠在话筒另一边竟也跟织田同时有默契回答一样的材料,正当百惠高兴、惊讶时,织田把电话丢给河马,河马在电话中诉说对百惠的万般怀念与关心,接着老板、小强抢着跟百惠讲电话,极力要求百惠有空就要回 Little Bear看看,织田毫无夺回通话权的权力利,有些小闷。百惠在电话中得知到Little Bear应征的新人织田都看不顺眼,可能因为是织田允许百惠辞职,所以要是找不到比百惠更好的人,织田就绝不录用。百惠也知道她离开Little Bear这段日子,可欣都有到Little Bear帮忙。 其实可欣知道百惠离开Little Bear后就想来帮忙,但是织田不肯让可欣进厨房,可欣只能在外场帮一些杂事。看到织田把新的员工赶走,老板对于百惠存在的意义价值跟熟客讨论,与其它客人透露百惠原本在这里上班的情况,百惠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样,不管织田再怎么骂她,她还是打足精神地跑来跑去,被骂了还笑嘻嘻,因为百惠与织田对彼此的信赖够深吧!众人都认为百惠真的很特别,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家,看见她吃东西时那种幸福又快乐的表情,对厨师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奖赏,所以大家做起事来才会那么有活力吧!可欣得知后,对于织田与百惠的关系感到疑虑,觉得百惠即使离开Little Bear了,依然会是自己与织田恋爱之途上的阻碍。 可欣自作聪明地想进厨房帮织田,但是织田把可欣凶走。织田不知道可欣为什么坚持要帮忙,应该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可欣去做,织田不需要一个门外汉一时兴起的协助。织田不准可欣进厨房:「那请你尊重我是一个专业厨师,这地方是我工作的场合,也请相信我的工作能力。」这让可欣感觉到自己仍然被织田摒除在外。 百惠在爱慕尔主要负责外场的工作,由于之前订位时作的笔记发挥作用,加上亲切有礼的服务与机灵的临机应变能力,就算一次有非常多的客人光临,百惠还是可以把每一组客人都能调整得很好。而在面对十几组客人的时候,繁忙的厨房业务正可以考验出多风的重要性,他的经验可以提供给大家。高桥摆盘,多风尝试味道,百惠负责外场,大家合作无间,共同把爱慕尔作得尽善尽美。 百惠与伙伴们看着满室里就食中的顾客,有所感想,一屋子人同时吃着东西,看起来好壮观,觉得满屋子的人被高桥主厨的手艺号召前来,这真的是厨师的荣耀,百惠有感而发,许许多多的情绪在这一个小时里获得满足,有些人是为了填饱肚子,有些人是为了满足虚荣,有些人把美食当作一项研究或历险,有些人是为了增进彼此的情谊,有些人是为了丰富自己的心,料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可以带给人们各种不同方式的快乐,厨师也可以从中得到满足,看客人满意自己作的食物,就觉得好有成就。 多风请百惠进去厨房帮忙高桥试味道,百惠再尝了口,点点头,多风把锅子交给高桥,高桥把酱汁淋在刚盘子里的羊柳上,百惠看着精致的食物,开心傻笑,把盘子端了出去,高桥觉得百惠是可以把快乐建筑在美食上的人,厨师的工作才会变得意义非凡,多风看了高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那你也要加油才行。」高桥黯然低头,看见桌上锅子里的酱汁,沾着些到嘴里尝,表情更加失落。 更深的夜,爱慕尔内已经收整完毕,高桥询间百惠累不累?百惠回答不会,因为她很喜欢工作的感觉,刚刚有客人跟她说:「今晚像梦一样美好。」,百惠觉得好骄傲,有人因为我们的工作感到幸福。高桥说百惠是强者无惧,你不怕工作的辛劳琐碎、不怕严肃难搞的人物,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部分,你却完全不以为意。百惠只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全心投入所喜欢的工作之中,能完全抛开自我、为工作而工作,就算身体疲累,但心里却觉得好充实,是一种适得其所的安心。高桥微笑:「你真的很幸运,可以享受这样单纯的幸福。」。 爱慕尔的员工休息,高桥望着窗外的落寞,百惠了解高桥的心情。正巧Eric要煮意大利面,多风指示Eric作一份给高桥吃,要Eric把蕃茄酱放成辣椒酱,辣椒酱的颜色跟新鲜蕃茄酱接近,Eric越放越多,良心不安,但多风的指示是继续加下去,百惠走近时因为贪吃而试了下味道,但马上脸色大变,痛苦不已地到洗手台冲嘴巴。多风示意百惠把意大利面端给坐在窗边发呆的高桥,当这份红通通的面放到高桥面前,高桥整份吃光,却吃不出来辣椒味。多风感到高桥病得不轻。多风认为高桥会有这个问题,就是精神有病!一定是他对感情太过压抑,该说该表达的,就应该表达。多风到高桥面前逗着自己的小孙子,看高桥落寞,把小孙子给高桥玩。多风告诉高桥,人不是只有爱情、事业,我一生在钻研料理,似乎除了这件事没别的事好作,一直在作菜给别人吃,但在其它方面却很疲乏,我忘记怎么跟人相处,没有自己的生活,但是人是有很多面向的,我也想逗逗孙子,也想过着别人作菜给我吃的日子。劝高桥要用更辽阔的视野过日子,不然就算你成全了爱情,你的人生也不会因此而完整,生活不只是有一面而已,可以自己开创其它的面貌,高桥就是只停留在爱情一面。这些话让高桥开始反省自己。 高桥去医院看昏迷中的川琳,高桥边擦净川琳的脸边给川琳说:「你爸爸已经认同我了,不必再顾忌什么阶级地位,你只要与我一起守着爱慕尔,你先好好休息,等你醒来,就会是我最美丽的新娘。」。百惠料到高桥一定是去医院,也带着花出现,高桥对百惠说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为自己的爱争取些什么。见高桥情绪这样低落,百惠生气,她跟高桥说,父亲死后,她也曾失去生命重心,不知道要怎样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但是百惠想要让自己过得更好,因为她知道爸爸不会希望自己在愁云惨雾里过日子,百惠希望高桥是真心让自己过得更好,而不是扮演着大家眼中风流潇洒的高桥。而且川琳还活着,她还有醒来的机会,高桥不应该用绝望的态度处罚自己。高桥若有所思。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