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6集剧情介绍

 

百惠到金刀家,河马也到,两人有些尴尬,因为织田要河马一起来特训。织田在田里,看到百惠可爱跌倒的桥段,的确因此觉得百惠一些小动作是可爱的,但后面还跟着一个河马。织田准备给两人特训。金刀觉得织田很傻,给他机会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找个电灯泡来?! 特训中,织田会探问河马,百惠还有没有跟那个男人见面,显露出织田对百惠的感情世界发生兴趣。织田给百惠与河马汤汁的训练!从昆布汤开始训练要百惠分辨,泡过热水的昆布汤,不同的秒数,味道的差异在哪儿,。连续喝了好几种高汤,让百惠的舌头已经分辨不出味道了,织田表示每个师傅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差别就在味觉的不同。不能跟说谁才比较好,因为织田的味觉跟百惠、河马也不一样!只有自己才是决定料理是否好吃的关键人物。织田要要百惠记住刚才的一些纪录数值。毕竟百惠一上场可能脑袋空空,随便打翻个盘子、弄倒个盐巴,就会整个节奏大乱!这时候,能帮忙拉回水平的,就是这些数据了! 百惠想试探看看师傅有没有在乎自己,所以耍白痴的假装被烫到,织田还没反应,河马就第一个拿了冰块冲过来抓住百惠的手来冰敷,百惠的如意算盘失效。而织田也在私下偷偷下河马探问百惠还有没有跟那个贵公子联络,河马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百惠接到辜见贤的电话,电话里辜见贤对百惠嘘寒问暖、有说有笑。河马在特训中看到百惠对辜见贤的电话,河马看着百惠讲电话的样子,忍不住眼红。河马觉得辜见贤跟百惠的关系还不错。 可能真的会是个强劲的竞争对手,此时小强打电话给河马,河马因为心思都在百惠身上,对小强响应得很敷衍。 夜晚,河马跟织田在在院子里喝啤酒,河马突然看到旁边一整个捆绑的杂志,金刀婆婆绑好,丢在院子门口,准备回收的杂志,河马像是看到什么的,走过去,硬是抽出最上面一本,看着杂志,河马表情像见到鬼,原来与百惠一起吃饭的就是杂志封面上的这个男人,两个人才知道看上百惠的是这一个家财万贯的男子,万分讶异。这时百惠来与两人一起聊天,织田与河马赶紧装没事。河马说说起小强的事情,百惠得知小强与流浪汉的事,表示说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难以抵挡的脆弱,当遇到这样的人,都会忍不住掉下去,河马好奇地问百惠的那个人是谁,有着什么样的特性?百惠口里所说的他(织田),是别人看不到的温暖,对人充满浓浓感情,却又不善言词。河马以为百惠所谓的他,就是是辜见贤,一旁不小心偷听到的织田以为是河马。而百惠在分析小强感情世界的时候,同时也想到自己对爱情的暧昧,师傅明明就在自己前,却无法向他吐露真心话,也不敢踏进他的世界!这样的百惠跟本就不是百惠,百惠催促自己快点下定决心告诉他吧!即使会受伤也无所谓,百惠不想让心情永远悬在半空,心情永远都落不了地!于是暗自下决心要向织田告白。 白天,河马忍不住问织田对百惠的感情,河马同时也向织田表示,也许在百惠的心中,自己永远都比不上织田,但在河马的心中,他对百惠的这份感情没办法被压抑,也没办法等待,河马对织田宣告自己绝对是全世界最爱她的男人!他对百惠的情意绝对比任何人都真诚。织田忖思自己喜欢百惠的程度,有没有河马这么多?但织田却回答河马说百惠对自己应该只是单纯对师傅的崇拜,像是小学生暗恋老师一样。 这时辜见贤却来到金刀家,带了一束花来找百惠,百惠友善迎接辜见贤。河马与织田傻眼。 辜见贤来金刀家找百惠,在河马与织田面前带走百惠,河马与织田傻眼。 百惠向辜见贤说起将来开店的梦想,希望自己的餐厅里不要有太多装饰,要有很大吧台,提供各种不同种类的地中海风格的家庭料理!菜色要每天换,让人吃不腻!价格合理,厨师可以跟客人打成一片。辜见贤马上一口答应要帮百惠开餐厅,百惠吓了一跳,深入交谈后才知道辜见贤是认真的,百惠随即拒绝辜见贤的资助。百惠觉得自己还没有开餐厅的能力,推却,况且百惠想靠自己的能力开餐厅,并不想一步登天,等到自己的实力得到肯定,百惠就会想出去闯闯看,就算只是摆路边摊,百惠也甘之如饴。。辜见贤有表达对百惠的好感,但百惠拒绝,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辜见贤还是不放弃,对百惠说着浪漫的话语,说想投资百惠开店只是一个借口,自己一直会想起那天不小心遇到百惠的情景,如果不是这样的机缘,会有几成的机率认识彼此,人生的缘分真得是很奇妙,辜见贤表示希望那天相亲的对象是百惠。 在厨艺特训时,织田对待百惠的态度严苛,而百惠百般忍耐,这让金刀不解,金刀问百惠怎么不反抗?怎么会被织田吃的死死的。百惠心想自己被吃的死死的,就是我遇到织田就没辄了!百惠决定要跟织田告白,反正告白完就会清楚了!百惠不想再心情忐忑的不安!百惠对于织田的爱意,让百惠酝酿着要跟织田告白。百惠趁特训的时候,找到机会单独跟织田告白,织田因为河马非常喜欢百惠,织田便拒绝了百惠,织田说自己从来没把百惠当作是女人看待,一开始,会觉得百惠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后来百惠又变成自己笨手笨脚的徒弟,长久相处下来,对百惠的感觉已经很难用喜欢或讨厌来判断了,劝百惠说跟自己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 百惠伤心不已,说快乐也好,不快乐也好,这些百惠都不在乎,百惠只知道,跟织田在一起,百惠的心就会暖洋洋的。但是织田却说百惠跟其它人相处的时候会比较自在,不管是河马也好,白天来找的那个辜见贤也好。百惠伤心,以为这都是织田的拖词,伤心哭泣。织田也不忍看百惠伤心难过的模样,别开头去。百惠被拒绝,反问师傅是否是喜欢可欣的,织田说自己如果我们真的会在一起,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毕竟他与可欣自小熟识。织田觉得恋爱很麻烦,觉得有必要恋爱吗?或者有这么重要吗?织田不懂爱情为何物。 百惠拒绝后的心情恍惚,情绪的不稳定地准备回家,百惠站着等公交车,公交车停,公交车走,百惠没上车,始终低着头。百惠走在路上,被走过身边的路人一撞,跌倒在地,忘了要站起来。 终于回到自己家,百惠趴在床上,张着眼睛一动也不动,窗外蓝绿色的薄薄晨光渐渐照在她的脸上。门外传来河马敲门问候声,百惠也没有力气去回应, 河马担忧百惠,发现百惠继续请假,下班回家后,发现百惠也没有吃东西。河马为了逗百惠开心,带她去吃地方小吃,在吃宵夜的时候,河马提议到比赛前,每天吃一个好吃的食物,百惠只要吃到好吃的东西就能抚慰心情,河马希望百惠在比赛前每天开开心心的!河马激励百惠说在比赛中拿到一个好成绩,这样才能让织田师傅刮目相看啊!要百惠就作给他看。百惠对河马充满感激,两人之间有可爱与甜蜜的感情,百惠心想或许被好人爱也可能是爱情的一种选项。 辜见贤和可欣约在有情调的小酒馆见面,带了名贵的小礼物送给可欣,可欣告诉辜见贤表示答应卖南特森林给辜见贤,并且提出连锁店企画,可欣表示买新的店面重新装潢,重新建立客群,还不如收购一些已经在地方小有知名度,或者有固定客群的餐厅。可欣已经替辜见贤列出收购名单,辜见贤拿出名单一看, Little Bear就在其中。 可欣约织田在南特森林谈,可欣暗示织田自己正在规划连锁餐厅,这种法式连锁餐厅开始以后,大型的餐厅大受影响,名厨支持的餐厅倒是还好,但小型的像是Little Bear这样的餐厅,冲击一定很大!可欣知道织田很重视Little Bear,可欣表示自己可以拯救Little Bear,让他不会受到这波连锁店的影响,但可欣开出的交换条件是要织田回到南特森林。感受到可欣占有自己的欲望越来越过火,织田不受胁迫于是拒绝。但是站在朋友的立场,织田还是提醒可欣要释放掉多余的压力,不要对一个目标太过执着。 织田坐公交车时,正好看到百惠一个人在等路上,织田看见百惠时心情悸动,想起百惠的告白,于是想向前跟百惠谈谈,在让百惠发现自己前,百惠的注意力已经投注在刚刚到的河马身上。看到河马出现靠近百惠,织田的心情小小的嫉妒,反省到自己拒绝了百惠却还这么在意她。 织田跟踪河马与百惠一小段路,但两人一下子就不见了,织田心想不见也好,于是转进一间风味小吃店吃东西。 河马与百惠小吃店,两人聊天开心到没注意到织田就坐在角落。织田看到两个人的互动良好,像是两小无猜。织田心情有些坎坷,想说自己是拒绝百惠的人,百惠还这么开心,反而是自己觉得难过?织田等着河马百惠离开,等很久。河马百惠离开小吃店,织田才买单要走出店。没想到外面下大雨,百惠和河马因为躲雨,还在门口的屋檐等,百惠看到织田走出来,三个人挤在小小的屋檐。百惠尴尬,想起被织田拒绝,百惠眼眶似乎泛起泪水,织田看到百惠哀怨的神情,转身走向大雨中,将百惠抛在身后。河马安慰百惠,河马和织田对待百惠的方式不同。 可欣去跟老板谈,不如变成连锁,好处还比较多。河马听了也吓一跳。老板对可欣的提议疑虑,可欣仔细说明,说加盟店是个很省事的经营方式,不能把这个想得跟快餐店一样,两者在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从材料、员工、管理、宣传,都是在他们规划的范围里,各自的店里可以保留自己独创的菜色,也可以保留原来的店名,所以就算变成了加盟店,也并不代表Little bear消失了,用『加盟』来壮大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老板还是没有答应,河马在一旁捏一把冷汗。老板有把这个提议放在心中,可欣走后,老板又想着加盟的事情,认为这样不但可以维持Little bear的现况,以后买原料跟设备也比较方便,要是哪一天自己要是病倒了,换个店长就好了,家人还是会有份收入。河马跟老板提出反对意见,说就算老板病了,自己也可以扛起这间店啊!Little Bear是有格调的餐厅,跟粗糙的快餐店是不一样的,如果想维持一家店,应该作的是选择好材料、留住有品味的顾客、给厨师成长空间、不惜成本累积经验,这样才有帮助!要是Little Bear变成加盟店的话,自己就辞职。 河马到金刀家找织田讲Little Bear可欣提议要收购。河马在厨房里煮着家常菜,织田抱着胸坐在一旁听着河马的抱怨,织田要河马更有自信,如果要老板这种没自信的人相信你可以,你要趁这次烹饪比赛,拿到漂亮的成绩,让老板更认定你的能力,客人也会因此上门!河马问起织田,问Little bear对师傅的意义呢?织田说自己已经算是离职员工了,只能说惋惜吧!也没资格插手。 织田从河马口中得知是可欣来提出加盟计划,织田想起之前可欣暗示自己和提出的条件,织田感觉需要跟可欣谈谈。 爱慕尔里,百惠在比赛的前一天,百惠知道老板可能要加盟海洋企业,百惠十分关心Little Bear,Little bear的特色是充满家庭式的和乐,是一间像家一样的餐厅,百惠不想看到一道道像料理包的食物送到客人面前。河马在百惠面前提起织田对Little Bear被收购的态度,表示对织田的态度很失望。百惠替织田解释说,织田师傅也是会担心Little bear的,织田河马教过百惠说织田的话要反过来听。没资格插手就是说师傅不是不管,而是不能管。要是他觉得Little bear跟他无关的话,应该就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说什么惋惜了。百惠与河马把互相鼓励,期许两人可以在比赛中得到名次,就可以当Little Bear主厨,拯救餐厅。 织田去找疗养院找可欣,想解决Little Bear的问题。织田询问,可欣表示母亲刚自杀,可欣濒临崩溃表示自己的母亲早就不存在了,这种人死掉算了,反正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只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根本不在乎会不会伤害到别人,他死了就算了!母亲搞自杀不过是要引起大家注意而已!可欣说自己受够了,大家都要她的注意和关心,那谁来关心他,谁来注意她?可欣表示织田也不管她,南特森林织田也不管!可欣表示自己很喜欢织田,一直在等织田的响应,但怎么都等不到。织田安慰可欣,表示南特森林如果是可欣父亲留下的负担,而不是可欣依赖的依归,那不如卖了!可欣要活出自己的路,而不是继承上一辈的痛苦。可欣看着跟自己长的神似的母亲,其实心里复杂苦涩。织田表示父母自杀是很残忍的事情,但人在有时候,的确是会希望自己消失,或者希望某个人消逝在这个世界上。 可欣妈妈的主治医生──宋医生跟织田攀谈,织田表示可欣的精神状况需要协助。宋医生看出织田对感情的困惑,点醒织田什么是爱?医生询问有没有任何人,会让织田对于明天有所期待,或者感到活力充沛?医生询问织田对可欣的感觉,织田慢慢厘清,两人其实是因为家里的背景相似,所以才走近,织田感谢当年父母没有带走自己的生命。医生提醒织田不能再给可欣同情,要尽量跟可欣断干净,不要有牵连,如果继续让可欣依赖,会让她的状态更糟,可欣对织田有很深的依赖感,可能因为有太长的时间,可欣在感情上太过孤独,当她发现织田扶持她的时候,就把织田可以拯救她的人。可欣跟她的妈妈一样,都有逃避现实的倾向,要是织田继续协助她,陪在她身边,给她一线希望,只会让可欣相信虚构的世界总有一天会成真!宋医生察觉织田与可欣都是不懂得爱与被爱,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窥探自己的内心,不知道怎么撒娇、怎么沟通,很难去相信任何人…织田跟可欣简直就像是一对兄妹一样!为一不同的是,织田已经跨越了憎恨的牢笼,而可欣还深陷其中。 可欣找辜见贤,签约卖南特森林,辜见贤表示对可欣充满爱意,辜见贤想追可欣,劝可欣多观察一下四周在乎你的人,就不会为了那种趾高气昂的厨师伤神了,而辜见贤希望自己可以当那个可欣最在乎的人。可欣对辜见贤态度好转。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