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师男第27集剧情介绍

 

高桥渐渐开始恢复,百惠练习百考试要的鸭肉盘,怎么摆菜肴都很难看,抱怨说要美观,还要吃得方便,这根本不可能嘛! 高桥说一流餐厅的摆盘技巧,是着重于美观、方便食用性、外加好吃,这3项是评分的重点,百惠心里要有美丽的图案,才有美丽的摆盘,要百惠心中想 100件最美丽的事物,变成一幅幅图画,。百惠100件很难找。高桥只是说一个不开心的人就很难找到,但心中充满爱的人,随便就可以看得到100件美丽的事物。 高桥去医院看川琳,他的心情已经跟以前不一样。高桥想起多风曾跟自己说,生活不只是有一面而已,可以自己开创其它的面貌。高桥带着以前川琳带给餐厅的苹果烧酒,打开盖子,喝着。 百惠想到自己心中第一名的美好事物就是织田,于是百惠跑去金刀家偷看织田。金刀发现百惠的形迹,却故意说有小偷。织田开始冲出去抓,两人抱住,在地上滚三圈。百惠睁着眼睛,在这天旋地转之间看着织田如此靠近的脸。百惠的视线在织田脸上飘移,不知该定在哪里,干脆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 百惠在织田面前稍微有点脆弱,因为她很担心比赛,如果自己不是很好的厨师,百惠怕织田会瞧不起自己。织田感觉到,百惠是没有自信的,但是看见百惠来找自己,织田还是有些开心,织田想起不久前才与宋医生谈到爱情,织田也忍不住想,自己这样就是喜欢百惠的吗?金刀也发现了织田对百惠的情感,悄悄记在心里。金刀婆婆说要给百惠看一个提神醒脑的东西,往橱柜里搜着织田的照片,说参加比赛不是一开始资格审查要交照片吗?这个可是织田难得保留下来的清纯照,每次看到这张照片,作老妈的金刀就会有成就感。金刀抽出一张照片,织田赶紧抢走,百惠上前抢着要看,两个人打打闹闹。 织田邀请百惠一起去吃一顿饭,送百惠自己用过的刀,要百惠能够面对自己的比赛,然后充满自信的去迎接比赛。不巧在同一间餐厅遇见可欣和辜见贤。 辜见贤对可欣表达出爱慕,邀约可欣喝酒吃饭,辜见贤很清楚的说明自己的状况,也表示想知道真正的可欣!可欣心里却想着织田从来没有想要了解自己。辜见贤送可欣礼物。百惠和织田的聊天方式跟可欣和辜见贤的气氛,截然不同。织田边讲的时候也边发现,自己好像在百惠面前,总是能够畅所欲言。百惠以为织田已经发现喜欢自己,但织田只是避开来不去面对。织田去洗手间时,百惠刚好看到辜见贤和可欣从包厢出来。百惠装作和辜见贤初次见面!可欣看到百惠和织田一起用餐,想起织田老说不把百惠当女人看,就算亲自去织田问,他也不会承认,其实两个人一起在Little bear做事的时候,可欣就看得出来了,可欣气织田还骗自己说什么百惠只是徒弟,这下可欣觉得有被背叛的感觉。可欣当下决定要报复他们! 可欣绝望之余,答应了辜见贤的交往,跟辜见贤上饭店,但可欣是绝望的。可欣起床后以为是只是玩玩,心情觉得爱情和工作以及梦想和店,通通都落空了,但辜见贤送了衣服礼物和自己的电话号码,显示出诚意。辜见贤的用心让可欣讶异。 两个人在约会中,辜见贤还刻意跟可欣说,两人需要一前一后进入饭店,怕狗仔队拍到,这些都会影响他的商业形象。 辜见贤没有放弃找百惠当行政主厨,在爱慕尔餐厅里等百惠下班,辜见贤跑去跟百惠解释,自己现在作的餐厅连锁,缺乏一个鲜明的标志,要推销一个整体概念庞大的餐厅印象,不如推销一个代表这个餐厅风格质感的形象,所以希望百惠可以来当我们的形象主厨。辜见贤向百惠表示以女性主厨为诉求的餐厅,可以给顾客除达一种软调温馨的感觉,不像传统大餐厅给人硬梆梆难以亲近的感觉,这种平价亲和的感觉正是辜见贤的连锁餐厅的诉求,需要一个代言人作为营销的形象,觉得百惠很适合,尤其百惠对料理很有见解与热诚,所以百惠成了辜见贤的第一人选。百惠觉得自己手艺不好。但是辜见贤还是极力想说服百惠,说形象主厨不一定要会作菜,这跟找明星代言商品一样,辜见贤知道百惠最近正在准备法式料理比赛,觉得成绩也不能太难看,要给百惠这次比赛评审的资料。百惠当下撕掉纸袋,辜见贤吓了一跳。辜见贤不明白,认为这是百惠的机会,很多人一辈子都等不到这样的机会!这次的连锁是餐饮业空前的大企画,会创造无限商机,只要一成功,这个经验就会在其它行业复制,会成为整个业界的效法对象。但是百惠与辜见贤的理念不同,百惠觉得这对任何专业厨师都是一种屈辱,自己不想作弊,也不想当什么形象主厨,开餐厅对百惠来说不是赚钱,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百惠严正拒绝离开辜见贤,甚至有些生气。 辜见贤追出去要跟百惠道歉,要百惠先不要拒绝,甚至问百惠,难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吗?辜见贤要送百惠回家,但百惠不要,辜见贤说自己很愿意用所有的财富帮心爱的人追求梦想。百惠见辜见贤不想放手,两人拉扯得像是一对情侣十分依依不舍。两人没注意这些举动已经被狗仔对拍下。 老板从医院走出来,得知自己的的血糖跟血压已经在危险数值里,医生甚至建议自己住院几天作更进一步的检查,老板手上拿着健康检查的单子,神情颓丧。老板走回Little Bear时,辜见贤正好来Little Bear表示自己是海洋企业的负责人,因为Little Bear是我们第一间谈的厂商,为了表现诚意,辜见贤想亲自跟老板谈一谈。劝老板把店卖给他,说这会让店更好,小强为了维护老爸跟辜见贤吵,但老板要小强不要闹,老板责怪小强,问你学作菜了吗?哪天来上班不是臭着一张脸,质疑小强真的有想接这间餐厅吗?老板骂小强从以前到现在,不曾真心关心过Little Bear。小强气到,冷冷不说话,瞪着自己父亲,走出Little Bear。老板看着小强临走前的怨恨眼神,叹了口气。。老板请辜见贤先回去,说就算加盟后的Little Bear变得再好,也不是Little Bear了! 梁海涛正走入自己家,突然被一股味道臭到,捏鼻皱眉。走入,见自己五个小孩缩在房子一角也正为气味所苦,捏鼻皱眉。梁海涛走入厨房,发现味道的来源是式小强正在炒的菜。而小强把醋当成酱油,放进锅子里,抱怨说这两种东西长得像兄弟一样,以为煮久一点酸味就会淡掉了。梁海强得知小强与父亲吵架。劝小强不要怪爸爸,这只是一时气话,说不定老板这样讲只是希望小强多在家里陪陪他,多关心他,他也很想知道你在作什么,想参与你的世界,你要跟他多说说话,开心剖肚地聊聊心里话。 百惠从爱慕尔出发去比赛,临行前大家祝福,高桥特别以最美的事物是什么在临行前问百惠。想到滚动中师傅的脸,百惠羞红了脸,百惠坚持不说,支支吾吾,高桥若有所思。 河马很认真的参加比赛,百惠在所有参赛者中,他是唯一的女生,百惠的心情紧张。老板和小强有去比赛会场帮忙加油,河马见老板来加油,问老板说 Little Bear怎么办?老板说却回答说反正Little Bear生意也不好,少开一天也没差,河马与百惠的比较重要。而河马看见老板对自己的店这样冷淡,感觉不妙,说比完赛还要回店里开店做生意,中午不卖,晚上也可以营业。 因为比赛的人很多,百惠与河马不同时段比赛,百惠没有办法在时间内完成,已经丧失比赛资格,但是还是允许百惠继续完成,吃了百惠的菜,觉得百惠做的菜是最合胃口的,没有矫情、没有过多的自信、也不试图给人惊奇,这是男人最怎么揣摩也作不出的料理,主审相信百惠未来会是个不错的女性主厨,但是碍于规定百惠还是因为没在时间内做完而被淘汰,百惠有点难过。 百惠被淘汰,难过地回到金刀家,金刀婆婆去看医生家里只剩织田,百惠被织田拦住问比赛结果,得知百惠丧失资格,百惠当然被织田骂。织田骂说难道不知道料理没做完,等于没做料理。百惠心虚地说为什么想考厨师,百惠只是希望可以跟织田拉近距离,地位上稍微接近一点,或许不敢妄想有什么可能,但至少自己可以在比较接近织田的位置,看着织田! 织田听到这话非常生气,织田希望百惠是自发性的有成为厨师的自觉。织田期待百惠成为一个成功的厨师。织田骂百惠说你以为你这样目的不明、动机不纯的人想当上厨师?你永远都不可能!在我眼里你只是这样半调子面对,跟我第一天见到的妳更糟!你这样甚至不是我愿意承认的徒弟。织田希望可以看到百惠的成长,或者百惠对自我能力的认定。但百惠以感情的角度表现自己难道没有了厨师的光环,也无法以女人的身份受到织田的关怀吗?织田要赶百惠,百惠不想移动,织田硬是把百惠拉起来推出去。 百惠回家失神难过,陷入一种失神的状况,是世界都倒过来了,整个世界是倒了,一切都倒了,百惠低着头,眼泪一滴滴从无神的双眼里掉出来。耳边的声音像从远方传来,飘渺又模糊。百混看着四周的景物,景物缓缓退去颜色,变成一块块景片掉落,景片后是全然漆黑,所有景片掉完后只剩下百惠在一片黑中。… 隔天早上,河马出门上班前,敲着隔壁百惠紧闭的房门,发现没有回应。河马把耳朵贴在百惠的门上,听见百惠微弱的声音,百惠说自己病了,河马信以为真,河马冲回自己房间,拿了感冒药塞进百惠的门下后赶去上班。房内,在河马塞进的感冒药旁,百惠躺在那里。百惠穿着前一天的衣服躺在地上两眼无神,一直流泪。 可欣跟辜见贤交往,两人都是在饭店约会,辜见贤是个工作狂,可欣探问辜见贤家的状况,可欣表示想去辜见贤家看看,以及辜见贤是否想结婚的意愿。辜见贤觉得婚姻就是个筹码和工具,所以他会慎重选择可以协助自己的伴侣!可欣想与辜见贤分享自己的家庭秘密,说自己或许对结婚一直抱持着一分恐惧,因为自己的父母的婚姻并不美满,但是可欣还希望能有个人相知相守,作为一身一世的伴侣,而后可欣发现辜见贤已经累的沉沉睡去。 熟客拿着八卦周刊到Little Bear,说百惠红了!飞上枝头要嫁入豪门当少奶奶,飞上枝头当凤凰,以后好吃的东西吃不完了。小强打开杂志里的内容看,河马与老板也凑过来看,里面正是之前百惠与辜见贤拉拉扯扯的照片,斗大的标题写着:直击!!远洋企业王子夜会美女主厨,批注那些拉扯照片,甚至还有车震图片,暧昧的句子配上模糊的画面,就像真的一样。河马越看越气愤,一把抢下杂志,冲了出去。 河马跑到百惠的家门前,气冲冲地敲着门,但是百惠心情实在太低落,没有力气跟河马争论解释。河马认为自己开始不认识百惠,难道百惠真的是这样浮夸虚华的女人吗?河马劝百惠说为百惠师傅付出了这么多,不能现在这样谁便放弃啦!尤其现在师傅没跟可欣姐在一起啊!现在正是百惠的机会,织田师傅是个很慢热的人,时间久了才可以打动他,百惠是最了解师傅的人啊,除了百惠世界上没有其它人摸得熟师傅的怪脾气。但是河马用织田来的鼓励刺激百惠的招数在此时踢到铁板,因为百惠才刚被织田彻底否定,任何关于织田的事百惠都不想听,百惠把河马赶出,把自己房门关上,被拒于门外的河马看着百惠的房门愣住,然后渐渐开始气了起来,对着门内的百惠说就算不要是师傅,百惠也可以选自己啊!河马觉得再怎么样都比那个姓辜的好!埋怨百惠为什么从不正眼看自己?一直在百惠身边陪伴的人是自己,为什么随便冒出一个辜见贤就可以取代自己?河马发愿以后一定会成为大厨的!每天带百惠去吃好吃的!为什么你都不能等等我呢?但是门内的百惠一直没有回应,河马求说话啊,就算百惠说讨厌自己,河马都会高兴一点。 门内,百惠背倚着门,身体缓缓下滑,坐倒门边。无神的眼睛滑出眼泪。侧倒在地,她见整个世界只有十公分这么扁。 可欣与辜见贤在饭店里,,看见一旁的高级珠宝店。可欣被闪亮亮的戒指所吸引,伫足观看。辜见贤表示愿意买给可欣,可欣特意想要戒指,想以次暗示辜见贤自己结婚的欲望,但是辜见贤却对结婚的事没有反应,最后可欣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戒指。辜见贤离去后,可欣一个人在餐饭店餐厅用餐,这时却看到周刊报导,可欣不悦,去找百惠兴师问罪,怒责百惠为什么自己每件事情妳都要插手!说已经有织田了,请百惠离开自己的生活范围,可欣真的不想再看见百惠!可欣感到自己的四周到处都是你百惠的影子,要百惠不要以为辜见贤是跟你认真的,说这个报导是他设计的,这是很好的宣传,连锁餐厅还没开张,名声就已经很响亮了!而且一毛钱都不用花。可欣离开后,百惠突然有强烈的无力感… 在金刀家,这时织田也看见了杂志,织田把杂志丢进纸类回收箱,面无表情地走道院子里去修剪盆摘。不知情的金刀捡起杂志一看,脸色大变,又见到织田冷峻的表情,金刀劝织田说八卦只是用来调剂身心的,不要当真,要是织田有疑问的话,不如打电话去问百惠啊!织田考虑的许久,终于决定打电话给百惠。 在百惠家,百惠手机电话响起,拿起一看,吓了一跳把手机一丢。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着打着师傅的名字。手机在桌上因来电震动着,渐渐震出捉桌缘,掉在地上,百惠不敢靠近手机,怕织田也是打来责骂她的。 可欣把辜见贤约到自己家里来,作了一桌菜给辜见贤吃,对辜见贤逼婚,但是落空。辜见贤告诉可欣,婚姻对他来说只是利益结合,即使他结婚也不会想跟可欣分手。但可欣却以为辜见贤是因为百惠而不要她,质问辜见贤杂志的事,辜见贤对百惠的事只觉得烦,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想要被拍,现在就跟我出去走一圈,这星期的封面是这个女人,下个星期就是可欣!可欣这么能干,说不定还能跟杂志社对拆版税。可欣努力克制即将爆发的情绪,问辜见贤有没有爱过自己。辜见贤解释婚姻跟爱无关,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腐败的家庭受苦!辜见贤说从来没有把可欣当成结婚的对象。可欣失望透顶,赶走辜见贤后可欣就把自己封闭起来,精神状态渐渐失常,可欣冲进浴室,莲蓬头喷出冒着白烟的热水,冲刷着可欣的脸,可欣抓着自己的脸、肩、手臂、双腿、头发,可欣捉过的皮肤都变成红通通的,几乎流血,可欣茫然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幻觉中看见辜见贤把头靠在她肩上,正在亲吻她的脖子。可欣瞪大眼睛大为惊吓,抓着、拍着那块被辜见贤亲吻的肌肤,蹲在地上,紧紧抱住自己的脖子。压抑地发出呜呜声。浴室里传出可欣刺耳的尖叫声。 老板去找辜见贤,表示自己愿意把餐厅加盟给辜见贤。 邮差送来河马的入围通知书。开心不已的河马跑去找百惠讲,却发现无人应门,而百惠消失了,河马愣住,河马走入百惠房中,吓呆,发现屋子里除了大家具之外,小东西全空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