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剧情介绍

13-18集

亲爱的自己第13集剧情介绍

    魏亚云想要亲刘洋,刘洋没有回应,从办公室逃了,刘洋回家后一言不发,张芝芝帮刘洋整理衣服时,闻到刘洋衣服上的香水味,张芝芝可从来不喷香水,她当下就产生了疑惑,问刘洋今晚和谁一起吃饭了,刘洋便把今晚袁慧中在饭局上的表现告诉了张芝芝。张芝芝去公司后便把这事告诉了李思雨,李思雨让张芝芝还是要看好刘洋,虽然他相信刘洋可以洁身自好,但也架不住别人生扑。刘洋上班时,找了个机会和魏亚云单独谈话,他告诉魏亚云,自己对她的关心都是基于他是魏亚云的领导,老师和大哥,对魏亚云没有别的意思,魏亚云只想解释自己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她是真的爱上刘洋了,她知道刘洋要对家庭负责,所以她保证昨晚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她以后默默地爱着刘洋就好,刘洋想劝魏亚云放弃,但魏亚云却不答应。

    袁慧中昨晚没能成功勾引刘洋,便打算换一种策略再次接触刘洋,袁慧中和张芝芝在公司因为刘洋的事情爆发了冲突,张芝芝因为昨晚的事情对袁慧中有些怒气,但袁慧中不知道其中缘由,只觉得张芝芝没有教养,两人在众人面前扭打起来,李思雨见张芝芝被欺负,赶紧上前护住张芝芝,一时没把握好力道,把袁慧中推到了墙上,这下惹了一组人,一组的人纷纷上前保护袁慧中,二组的人也不甘示弱,上前帮李思雨,两组人就在办公区大打出手。方总出来喝止了众人,公司对李思雨和袁慧中进行了处罚,事后李思雨向袁慧中道歉,袁慧中却不接受,李思雨问自己要怎么做比较好,袁慧中说如果李思雨还认她这个师傅,还认之前她们两人的情谊,就兑现之前的承诺,退出销售总监的竞争。李思雨已经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她表示自己不会放弃竞争,她不能对不起自己的组员。李思雨告诉袁慧中,自己已经在跟市政照明工程改造的项目,她已经提前备案了。

  方总找到潘总,提出自从销售部分成两组以后,销售部就一直矛盾不断,发生了不少事情,方总建议让客户部帮忙,重新整理绿宝的客户,划分出两个部分给销售部,把电动车和小家电等市场交给李思雨,把和政府有关的项目交给袁慧中,这么划分,表面上是李思雨占了便宜,但是实际上,方总是想把照明改造的项目给袁慧中,潘总却没有答应方总的建议,表示还是按照之前的制度来,谁先备案,客户就是谁的。晚上,袁慧中知道潘总否决方总的提议后有些绝望,如果那两千八百万的政府项目真的被李思雨拿到了,那她就毫无胜算,袁慧中打了退堂鼓,甚至想要辞职,过上正常规律的生活,方总力劝袁慧中为了绿宝和员工们的利益留下。袁慧中说为什么不按照既定的模式做,必须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来,而且绿宝和家电品牌都是一样的,不存在谁高谁低,客户选择绿宝,袁慧中就不可能要求绿宝重做,要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来,最后建议要解决问题,袁慧中建议方总协商解决。

    为了能体面地去参加家长们的聚会,张芝芝要去找顾晓菱帮忙打扮自己,没时间送雨薇早教班,只能拜托刘母带着雨薇去上课,刘母把雨薇送进教室后,就坐在等候区听其他家长聊天,其他家长说起等一会上完课就问问孩子老师怎么样,如果老师不行,就退了学费,刘母赶紧追问了两句,得知第一天上课如果不满意,学费可以全额退掉,刘母一听学费要两万多,便不等雨薇上完课,赶紧去找了机构的工作人员退钱。退完钱,刘母就把雨薇带去了游乐园,雨薇玩滑梯的时候被别的小朋友推了一下,刘母见了便叫雨薇推回去,那小朋友的家长在旁边看了气不打一处来,和刘母吵了起来,游乐园工作人员赶紧来劝架,刘母便带着雨薇回家了。

  方总暗中做了手脚改了备案,袁慧中明明是十六号备案的,结果被改成了十号,比李思雨还要早,按照规定,市政照明工程招标的项目便分给了袁慧中,李思雨知道消息后赶紧去客户部查看,还问当时帮自己查备案的小娇记不记得袁慧中是什么时候备案的,小娇却说自己忘记了,李思雨去找潘总求助,潘总问了网络部,又调取了监控,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李思雨有些绝望。如果真的让袁慧中拿到两千八百万的订单,那这差距她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李思雨心有不甘,但似乎除了放弃也别无他法,张芝芝安慰她,自己可以让刘洋不让绿宝中标,李思雨却拒绝了,不仅潘总需要这张订单,而且刘洋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违反规定。刘洋和袁慧中的合同真正的到期,原本规定的三年期限快到了,袁慧中按时就可以使用新单,客户的反馈显示,客户就要续签新单了,随之大部分商家都推迟了自己新单的商户,也没有一家有关于新单的客户资料,这就真的是一个商业奇迹了。

亲爱的自己第14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的房东打算涨百分之十五的房租,问陈一鸣还要不要租房,如果不租了,等下月房子到期了她就来收房。陈一鸣刚放下电话,张芝芝把李思雨心情不好的事情告诉了陈一鸣,想让陈一鸣去陪陪李思雨。陈一鸣打不通李思雨的电话,便去了李思雨家楼下等她回来。李思雨见了陈一鸣都没有力气说话,陈一鸣上前抱住了李思雨,默默地安慰着她。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李思雨倾诉完心事,陈一鸣却提出让李思雨和自己回老家发展,他来之前给小白打了个电话,小白的公司里还有一个销售总监的位置可以留给李思雨,李思雨十分惊讶,问陈一鸣到底在想什么,就算她在绿宝待不下去了,凭她的能力和资源,找工作是易如反掌,陈一鸣却说自己两个月前也是这么想的,但只有当真正失去工作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市场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两人正聊着,李思雨收到王子茹的消息,王子茹约李思雨和陈一鸣晚上一起吃饭,陈一鸣却说自己不去,他晚上和小白约了一个视频会议,李思雨这才意识到,陈一鸣说回老家并不是说说而已。

  王子茹和李思雨吃饭时,想向李思雨打听和潘总商谈融资的另外两家公司,李思雨却不知情,说自己和潘总大多数是聊销售,很少谈融资的事情,王子茹见李思雨情绪不高,便问她发生了什么。李思雨便把前因后果说了,王子茹听完后却说自己觉得李思雨和袁慧中的竞争还没有结束,以她打拼的经验,只要没有到最后一刻,她就有翻盘的机会。王子茹问李思雨觉得自己这次输在哪里,李思雨觉得自己就是太心软,王子茹告诫李思雨,杀伐决断也是一种能力,如果要站在管理层上,就必须成熟理性,改变她优柔寡断的个性,如果李思雨真的想做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就必须往这个方向努力。李思雨和王子茹聊完后,心里多了几分希望和动力,赶紧把没回的客户消息一一回复了,刚回复完,陈一鸣问李思雨,关于回老家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王子茹怎么知道李思雨想嫁给胡少平和李三丰两个中国传奇老流氓,于是就顺势问李思雨是否同意,李思雨说这两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朋友,而且是一个行业的,是朋友,他们的想法还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的想法不能说完全不同,但是肯定不是很相符。

  李思雨去找了陈一鸣,她决定不离开上海,第一,她和袁慧中的竞争还没有结束,第二,就算她离开了绿宝,她也不想离开上海。李思雨劝陈一鸣留下和自己一起打拼,陈一鸣则说在上海成功很难,失败却很容易,现在有个现成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不想错过。而且陈一鸣已经对这座城市失去了自信,他怕自己再待下去,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保不住。李思雨和陈一鸣两人想法不和,一个想让对方留在上海,另一个想让对方一起回老家,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陈一鸣告诉李思雨,想离开上海,必须去上海找她。

  周末,雷浩文帮顾晓菱搬了新家,顾晓菱为了感谢雷浩文,便说要请他吃饭。顾晓菱头一次没有精心打扮,穿着一身休闲装就和雷浩文出门吃饭了。雷浩文第一次见顾晓菱这不拘小节又豪放的一面,心里有些惊讶。酒过三巡,顾晓菱和雷浩文聊得越来越开心,对彼此的了解又多了几分。两人醉醺醺地往家里走,雷浩文向顾晓菱表白了,但顾晓菱却果断地拒绝了,说只能和雷浩文做兄弟。顾晓菱离开后,孙文平留在家中,直到谈婚论嫁。孙文平的朋友周建宏在汽车改装店任职,开着一辆解放az5飞跃,一辆解放ix35l。孙文平的朋友约见了周建宏,他们一起谈论起汽车改装的前景和热门话题,孙文平说:如果想改装,同样需要很多的投入,周建宏的朋友是汽车改装界的领军人物,我很佩服他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回了公司,二组的人还以为她们已经输定了,便给自己放了假,只有林玲坚信李思雨不会放弃,还坚守在公司,李思雨让她把组员们叫回来开会,李思雨动员了一番,组员们也重新有了气势,这时张芝芝来找李思雨,偷偷告诉她袁慧中和美益集团内外勾结,吞了公司五百多万的电池,潘总已经在让法务部在查了,发现美益集团所有的资料都是假的,法务部已经报案了,派出所也介入调查了。李思雨对美益集团有印象,那个单原本是林玲的,结果被袁慧中硬抢,袁慧中当初为了抢单,亲口在潘总面前承认和罗主任认识了很多年,所以才被怀疑是袁慧中和美益集团勾结,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知道袁慧中和罗主任之前根本不认识,但刘洁是袁慧中的手下,她来作证根本没有可信度,唯一的办法只有林玲和李思雨来作证。李思雨听张芝芝说完便想去找潘总解释,张芝芝却拉住她,说潘总已经准备开除袁慧中,如果李思雨现在去,那就是给潘总添乱。李思雨又叫来林玲,想问问那个罗主任的事情。大概五分钟后,潘总手里拿着张芝芝的信件,跟李思雨说是美益集团在施压,他想考验李思雨的忠诚度,能不能拉拢美益集团的人员,否则他们就不能最后敲诈对方。

亲爱的自己第15集剧情介绍

  林玲告诉李思雨,自己和罗主任谈生意的时候就觉得他有些奇怪,在谈判过程中,罗主任并不在意价格,唯一的条件就是要马上发货,袁慧中当时急于拿下这单,这才上了当。李思雨去找了潘总,潘总问她知不知道袁慧中的事情,现在这个情况,公司肯定会开除袁慧中,潘总让她做好准备,准备好接手政府工程的项目和整个销售部的工作。现在整个公司都在传李思雨就要做销售总监了,二组的人都很高兴,而袁慧中的手下则在担心李思雨就任销售总监后会开了她们,已经再找新工作了。方总告诉袁慧中,明天上午十点,公司将会讨论对袁慧中的处罚,现在李思雨和林玲的证词对袁慧中至关重要。袁慧中犹豫了很久,决定去找李思雨谈谈,结果李思雨却不在办公室。这是一个比较突出的差异,他们公司只有一个销售总监,但是考虑到投资额大,如果袁慧中这次不回来,公司的工程就可能断了,到那时候公司也来不及进行后续的工作,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个差异就造成一些业务人员和投资人员对公司的认知不一样了。

  心烦意乱的李思雨去找陈一鸣商量对策,陈一鸣听完李思雨的话,斩钉截铁地让李思雨去找监察部或者潘总说明情况,李思雨却对陈一鸣的话很失望,如果按照陈一鸣说的做,那这件事就对她没有任何好处,陈一鸣却说必须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正确的,就算李思雨离开了绿宝,李思雨也能找到工作。李思雨正在争辩时,袁慧中给她打了电话,陈一鸣再次叮嘱李思雨,让她帮袁慧中向公司说明真相。李思雨听了非常欢快,李思雨赶紧说给陈一鸣打电话,陈一鸣又说她就是一个proof,但是对于李思雨的听话,陈一鸣顿时有些失望。

  袁慧中见了李思雨就做出一副柔弱的样子向她求情,请她帮自己说明真相,李思雨说自己可以帮忙,但是她也要一个真相,要袁慧中说清楚当初政府项目是她先备案的,让袁慧中把政府项目还给她,袁慧中见李思雨把销售总监当做条件和自己谈判,便一口回绝了李思雨,她什么都可以答应,但就是不能将销售总监的位置拱手相让,李思雨和袁慧中没有达成一致,只能不欢而散。袁慧中在回忆自己和李思雨的处境时,说到:公司以前都很有钱,现在都闲了,因为做项目要返点,买两套房子,说到类似的话,其中一次李思雨问袁慧中还会不会和我们合作,袁慧中就说: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继续说道:我们很有钱,也有能力,但是这些都是需要他们跟我有关系。

  方总知道袁慧中和李思雨没谈成功后,便找了林玲谈话,林玲表示自己不愿意帮袁慧中,方总则威胁林玲,罗主任那单是林玲招来的,如果要追究责任,林玲也要被开除,李思雨也护不住她,林玲不想向方总低头,但也不想给李思雨惹麻烦,便打算辞职,第二天早上李思雨知道此事后,帮林玲删了辞职报告,让林玲放心,绿宝不是方总一个人说了算。第二天晚上,方总和林玲聊天,说自己喜欢李思雨,并表示李思雨是林玲的男朋友,原因是方总曾经向李思雨表白过,但是李思雨不肯接受,自己都不敢接受,自己在林玲心里是个门外汉,自己是方总把关,尊重对方,不想他任人摆布。

  下班后,李思雨去了陈一鸣家,陈一鸣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陈一鸣问起袁慧中的事,李思雨说自己最后什么也没说,因为袁慧中不配她仗义执言,她知道陈一鸣希望她善良坦荡,但是这一路走来,她的善良只换来了猜忌,陈一鸣不能理解,他觉得就算如此,做正直的人也能让自己心安,他质问李思雨赢有那么重要吗,李思雨反唇相讥,质问他如果赢不重要,他为什么离开上海。这下戳到了陈一鸣的痛楚,李思雨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安慰了几句,还说陈一鸣要回老家她不拦着,以后两人就异地恋好了。思雨真正地想对思雨说的话是我们这段感情,你要做到不后悔,决不后悔,心安理得地生活。

  张芝芝带着刘洋一起参加家长们的聚会,聚会上,琳达妈妈和王长海的妻子是同学,便问起刘洋是不是在光彩建设工程上班,知不知道王长海,刘洋忙说认识,说那就是他们部门主任,苗苗妈在一旁听了,说刘洋也是部门主任,张芝芝在一旁附和着,张芝芝为了面子,还谎称刘洋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刘洋觉得浑身不自在,不满张芝芝为了硬挤精英圈而撒谎,没等聚会结束就走了。大家一起参加的聚会,大家走到一起,王国平听说陶宏开是我们中考总分第二,便不约而同的来到现场,问什么时候考试,陶宏开又想吃小笼包,王国平看了看包子说:那我就帮你。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到公司时,公司对袁慧中的处罚结果已经出来了,袁慧中被公司开除了,原本在一组的人赶紧上前巴结李思雨,还说要给李思雨开一个庆祝派对,袁慧中临走前,恶狠狠地威胁了李思雨,说总有人能收拾李思雨。李思雨想追上袁慧中,但这时潘总把李思雨叫去了办公室,李思雨只好作罢。潘总告诉她,下周一人力资源部就会正式任命李思雨为销售总监,事情到了这一步,潘总也向李思雨亮了底牌,现在绿宝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虽然他现在在谈股权融资,但每家机构都要求绿宝的销量翻番,也就是说,李思雨要带领销售部,在三个月后干出五个亿的单量。李思雨一听这个数字,下意识地觉得这根本不可能,潘总一番激励之下,向李思雨诉说了自己的野心和蓝图,李思雨也被激励了,向潘总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做到。这一年绿宝的工作着重在售房,举办各类抽奖,希望他们帮助,让黄总看到生存的希望。

  自从刘母没带雨薇去早教班后,雨薇在刘母的影响下都不服张芝芝的管教了,张芝芝知道刘母把早教班退了以后十分生气,和刘母大吵了一架,刘母觉得雨薇是女儿,花那么多钱上早教班就是浪费钱,如果不是给雨薇报早教班,他们早就有二胎了。张芝芝吵不过刘母,便打电话给刘洋说了吵架的事情,让刘洋早点回家,刘洋却没有当回事,只是觉得心烦,刘母听到张芝芝向刘洋告状,便也给刘洋打了电话抱怨,刘洋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让她们为了自己不要再吵了。刘洋做完手头上的工作也不想回家,正好魏亚云拿着一箱小土豆进来,说让刘洋带回去吃,刘洋却说家里没有柴灶,做不出那个味道,魏亚云说自己知道有个地方有柴灶,一会就把地址发给刘洋。刘洋刚坐回办公桌,张芝芝又打来了电话,刘洋却没有接。张芝芝又跟黑姚说了电话,黑姚说自己听见电话那头的芝芝声音了,芝芝却始终不出声。

亲爱的自己第16集剧情介绍

  刘洋不想回家面对张芝芝和刘母的矛盾,便叫了魏亚云,让她带自己去那个有柴灶的地方。张芝芝和刘母在家尴尬地吃着晚饭,刘洋则和魏亚云一起开心地吃着小时候记忆中的烤土豆。张芝芝和刘洋在家尴尬地吃着小时候记忆中的烤土豆。张芝芝和刘洋在家尴尬地吃着小时候记忆中的烤土豆。张芝芝和刘洋在家尴尬地吃着小时候记忆中的烤土豆。张芝芝和刘洋在家尴尬地吃着小时候记忆中的烤土豆。

    李思雨告诉陈一鸣自己升职的事情,两人小小地庆祝了一下,陈一鸣又说自己买了后天的票,过两天就回老家,两人虽然已经约定好异地恋,还找着各种理由来证明就算异地恋,两人也可以好好把这份感情维系下去。但其实两人心里都对异地恋不抱希望。

  顾晓菱在上艺术鉴赏课时认识了刘老师的同学,顾晓菱原本以为他也是学生,下课后见他和刘老师一起去吃饭才知道他是刘老师的同学,看样子还是一个有钱的富二代,似乎对顾晓菱还很感兴趣,要了她的微信还约她一起去看画展。读了《绝对经典东方神起》的学生还觉得这位老师年轻时和刘亦菲的私生活太不堪了,从刘亦菲的光芒之下溢出了一股温暖。

  李思雨去刘洋的公司提交了绿宝公司的资格预审文件,刚从刘洋公司出来,李思雨就收到王子茹的消息,王子茹约她晚上一起喝一杯,李思雨答应了,本想和陈一鸣说一声,但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机。雷浩文正帮着陈一鸣收拾东西,雷浩文知道陈一鸣和李思雨就要异地恋了,虽然异地恋的成功率不高,但他觉得陈一鸣和李思雨不一样,他相信两人肯定可以克服异地恋的困难,但陈一鸣却对自己没有信心,雷浩文见状便劝他不要走了,但他却说自己留在上海,只会让李思雨失望。周一有人上门相亲,是某建筑公司的hr总监,这个公司隶属于雷浩文公司,周一他才找到公司负责人,他便解释道:"想到公司上班,我觉得所有的人都能干,周一上班你去上班,周一上班,我直接去了办公室,离我公司大约100米吧,你跟他打个招呼,说公司搞活动,你上去领个奖品,领完奖品他把给你的奖品拿回来,",周一上班突然下起大雨,他接到电话下楼见到的第一句话:"是不是我要回家了。

    王子茹这次约李思雨吃饭,还是有意打探和绿宝谈融资的另外两家公司,李思雨已经是销售总监,已经能接触到这些信息,她对王子茹也没有防备,王子茹轻易地打探到了另外两家公司是华安和沪银。王子茹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随口问起最近陈一鸣最近在忙什么,李思雨有些难过,说自己可能要和陈一鸣分手了,李思雨把陈一鸣丢工作要回老家发展的事情说了,虽然她想和陈一鸣好好谈下去,但现在是绿宝的关键时刻,如果两人真的异地恋,她真的没有精力去维系这段感情。王子茹却说这件事情很简单,她的公司正好缺一个策划总监,虽然是新成立的部门,规模较小,但年薪肯定比陈一鸣之前的公司要高,李思雨喜出望外,和王子茹吃完饭后,立马去找了陈一鸣说了这事。陈一鸣却有些疑惑,他和王子茹一共就见过两面,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让自己去当策划总监,他问李思雨是不是求了王子茹,还是答应了王子茹什么条件,李思雨原原本本地说了当时的情况,还安慰陈一鸣,说王子茹就是欣赏陈一鸣的才华。

  方总找了袁慧中吃饭,他已经在帮袁慧中找新工作了,但袁慧中却有些累了,她现在只想找一份时间自由点的工作,好好抚养自己的儿子蒙蒙,也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这是她送给袁慧中的礼物。七月份已经过半了,蒙蒙每天都需要应付一些繁重的工作,这七月,蒙蒙不仅得独立完成一份分内的工作,更要照顾好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弟弟,好好陪在他们身边,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

  老吴和小赵被赶出招标小组后都心有不甘,老吴觉得凡是招标就肯定有猫腻,正好他手上有所有投标公司的资料,他让小赵去查一查这些公司,相信这里面一定会有一家公司和刘洋有关系。一天,一个头戴鸭舌帽、穿着牛仔裤、脚穿布鞋的中年男子进入了这家招标小组,突然说凡是投标就肯定有猫腻,你们招标为什么非得要我呢?过了一会儿,该男子从眼前消失了,身边什么人也没有。

    陈一鸣入职王子茹的天曳集团后,心里也踏实了不少,陈一鸣找到工作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李思雨求婚了,陈一鸣向李思雨保证,自己一定会在新公司好好工作,用余生向李思雨证明,自己是最好的,李思雨的眼光也是最好的,这一次李思雨答应了陈一鸣,还拍了婚戒发了朋友圈,顾晓菱正在和刘老师的同学看画展,顾晓菱看到李思雨发的朋友圈,内心很为李思雨高兴,眼里也闪了几分感动的泪花,刘老师同学看到顾晓菱哭了,还以为顾晓菱是因为眼前的画哭了,他当即把顾晓菱当做了自己的知己,并让顾晓菱做他的女朋友。张芝芝看到了朋友圈也很高兴,打电话给刘洋说了此事,还说自己打算请李思雨和陈一鸣到家里吃饭庆祝一下,刘洋却不耐烦地说自己在开会,张芝芝只好挂了电话。

  陈一鸣在公司厕所里无意间听到部门的人在讨论自己,原来王子茹的策划部并不缺总监,是王子茹为了李思雨,把原来的总监老何调走,安排了陈一鸣上任,陈一鸣心里有些复杂,从厕所出来后,陈一鸣才知道今天公司要开例会,陈一鸣匆匆赶到会议室,王子茹正在和手下商量着对绿宝的估值,见陈一鸣来了,王子茹扯开了话题,没有再说绿宝的事情,陈一鸣也不傻,感受到同事们的目光后浑身不自在,只好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等陈一鸣走后,王子茹才继续和手下开会。会上,王子茹问大家都是谁,陈一鸣的答案是:都是李思雨而已。

  张芝芝去幼儿园接雨薇放学时,有个小朋友把同学给推到了,被推倒的小朋友的奶奶立刻冲上来扶起孙子,那个推人小孩的家长也赶紧道歉,说等她另一个孩子出来,就送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老太太却不依不饶,要家长现在就带着自己的孙子去医院,两人正在闹着,张芝芝上前想要劝架,却被老太太给打了,张芝芝被打懵了,老太太还说她该打,张芝芝火气上来,要和老太太争辩时,苗苗妈几个人却把张芝芝拉了回来,还说那老太太是隔壁国际小学的校长妈妈,如果惹了她,这个幼儿园的孩子想上那所国际小学就悬了,几人对张芝芝的遭遇并不放在心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等孩子放学后,接了自己的孩子就走了,也没再管张芝芝。张芝芝愣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来想给刘洋打电话,刘洋正好去洗手间了,魏亚云看到张芝芝的电话,便把电话挂断了,还删除了通话记录。张芝芝没联系上刘洋,在原地无助地哭了起来。回来的路上,刘洋在大水沟捡到一只小狗,他又拉着张芝芝进城找苗苗妈。

亲爱的自己第17集剧情介绍

  临下班前,王子茹来陈一鸣的办公室解释今天会议的事情,她并不是不相信陈一鸣的职业操守,而是不想让陈一鸣为难,毕竟现在天曳在和绿宝谈股权融资的事情,两方已经拉锯了许久,万一哪天李思雨问起来天曳的策略,陈一鸣说了就对不起公司,不说又影响感情,陈一鸣表示自己可以理解王子茹的做法,王子茹离开后,陈一鸣向属下要了绿宝的资料。正在陈一鸣很伤心的时候,陈一鸣以为大事已经定型,正在家休息,突然发现陈一鸣不见了。王子茹赶紧向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赔偿8.5万元。

    晚上,张芝芝等刘洋回家后,便说要把雨薇转回原来的蓝天幼儿园,刘洋有些惊讶,当初他们两人为了把雨薇转到现在的金骨朵幼儿园,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又欠下了不少人情,如果现在转学,那之前所付出的就全部白费了,而且这个学期刚交了三万块钱学费,现在转学,最多只能退一半的学费,但张芝芝还是铁了心要转学,今天的事情让她明白了,所谓精英妈妈并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她不想再和她们相处下去,刘洋知道事情原委后,不但没有安慰张芝芝,反而说自己早就提醒张芝芝不要和苗苗妈她们混在一起,他让张芝芝不要这么玻璃心,受欺负的事情在生活和职场上都不少,如果都像她这样逃避,不肯去解决,那生活早就过不下去了,不管刘洋怎么说,张芝芝都一定要给雨薇转学,刘洋最后也不耐烦了,让张芝芝自己看着办,他不管这件事了。张芝芝对刘洋失望极了,回房间拿了枕头被子扔在沙发上就把房门关了,刘母见张芝芝这样也生气了,在一旁抱怨着张芝芝脾气太大,让刘洋这次不要对张芝芝低头。

  陈一鸣求婚后便想着买房的事情,这天他和李思雨一起看了套房子,房子的朝向以及装修都不错,到时候再添几件家具就可以拎包结婚了,李思雨见陈一鸣打算得这么仔细,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计划,先告诉她,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陈一鸣摇了摇头,说没有了。李思雨对这套房子还是有些犹豫,陈一鸣劝说着,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房子,只有他们住进去了,是他们的家,那就是最好的,李思雨却还是下不了决心,但陈一鸣却着急要买下房子,尽快和李思雨结婚,李思雨也说不清自己的想法,让陈一鸣给自己点时间再想一想。陈一鸣看过房子后,只有一件事没有做,自己除了要想办法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去买新房子。

  陈一鸣走后,李思雨接到刘洋的电话,绿宝的产品入围了,接下来就要尽快准备招标文件,进行下一阶段的工作,刘洋为了避嫌,提出接下来这段时间两人就不要见面也不要联系了,李思雨也答应了。李思雨又打电话给陈一鸣道歉,说自己最近压力太大,没办法集中结婚的事情,陈一鸣见李思雨道歉诚恳,也不再和李思雨生气。刘洋道别后,回电询问李思雨最近是否中度抑郁,看到李思雨的手机短信后,李思雨不搭理,陈一鸣一个晚上都躺在床上,并且给她打电话说能有人接,就好。

  陈一鸣看了绿宝的资料,又对绿宝做了市场调查,他把资料整理了出来交给王子茹,说王子茹可以在下一轮谈判时用到这份调查资料,而且陈一鸣还重新做了一份对绿宝的估值,虽然王子茹已经说过陈一鸣可以不参与绿宝的项目,但他想向集团所有人证明他的能力和职业操守,陈一鸣此举让王子茹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作为外行,尤其是绿宝的市场前员工,我开始也不明白绿宝是什么公司,怎么会想到做这个事情。

  刘洋和办公室的人一起喝酒庆祝招标前期工作顺利结束,刘洋一时高兴喝多了,刘母见半夜了刘洋还没回家,便想让张芝芝给刘洋打个电话问问,张芝芝还在生刘洋的气不肯给他打电话,早早地回房睡了,刘母便一直在客厅等着,给刘洋打电话也没打通。等酒局结束,魏亚云扶着醉醺醺的刘洋在路边,刘洋看着魏亚云,突然觉得她美极了,一时意乱情迷,吻住了魏亚云。等出租车来了,魏亚云用刘洋的手机给刘母回了电话,问了刘洋家的地址,把他送了回去。刘母在楼下接了刘洋,又看魏亚云和刘洋之间有些暧昧,心里有了猜疑。刘母把刘洋带回家后,张芝芝听到动静,也赶紧出来照顾刘洋。吃过饭,张芝芝回家休息,两人一人做了一顿饭。

  刘洋回家后又发起了酒疯,喊着张芝芝说自己马上就要当副主任了,以后张芝芝就是主任夫人了,让张芝芝不要玻璃心了,以后就好好地过日子,还要去雨薇房间告诉女儿这个消息,张芝芝见刘洋这么闹,也不想再照顾他,把他推到沙发上就走了。刘母回来见张芝芝走了有些生气,正想蹲下为刘洋洗脚时,刘洋的手机响了,刘母看到魏亚云发来的消息,魏亚云说刘洋吻她的瞬间,她的心就和刘洋在一起了。刘母大惊,赶紧把魏亚云的消息删掉了,第二天早上等张芝芝走后,刘母便叮嘱刘洋不要做对不起张芝芝的事情。刘洋也找了魏亚云谈话,说他们两人是不可能的,魏亚云却不想放弃。张芝芝听了后发誓那就是第一次喜欢人家的人,不然以后想她还没机会了。

  顾晓菱和李思雨张芝芝一起逛着超市,张芝芝全程一言不发,两人发现张芝芝情绪不对,追问之下,张芝芝便说了前因后果,两人都支持张芝芝把雨薇转回原来的学校,顾晓菱还觉得这件事刘洋也有错,还教训张芝芝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刘洋自然也不会把张芝芝放在心上,李思雨则在一旁说刘洋也不容易,但不管怎么样,张芝芝对这个家的付出和受到的委屈,刘洋不领情的确不对,李思雨劝张芝芝除了要让自己漂亮,还要有自己的事业,才能不让男人轻视。张芝芝重新不顾顾晓菱的反对,手牵手去了一家西班牙风格的大型商场,面对顾晓菱,张芝芝和顾晓菱展现了对相恋的纠结、顾晓菱用一个如此具有攻击性的身份赢得了顾晓菱,顾晓菱却因为没有报复而对抗敌对的对手,与其期望的天下男人一般英雄完全相反,顾晓菱对顾晓菱到底是一心一意对付友情还是负心人?原本说好的东西,最后也没得到预期的结果,顾晓菱为了不耽误工作,晚点答应下次赴约,这种为了一时的青春,牺牲自己的做法,令人不齿。

亲爱的自己第18集剧情介绍

    张芝芝有些无奈,其实顾晓菱和李思雨说的话她都明白,但有了家庭后,很多事情就只能想想了,李思雨却说只要张芝芝想,明天就可以申请到销售部,她亲自带张芝芝,张芝芝答应会想一想。李思雨听完张芝芝的话,觉得自己不着急结婚是对的,不说她和陈一鸣的事情,就说她的父亲在她妈妈去世几个月后就和顾晓菱的妈妈结婚了,这让她很为自己妈妈难过,虽然陈一鸣现在对她是真心的,但不能保证以后陈一鸣不会变心,顾晓菱却让李思雨不要为了不确定的未来而影响现在的决定,李思雨恍然大悟,她马上给陈一鸣打了电话,说决定就要那套房子了,陈一鸣见李思雨下了决心,也很高兴。但那套房子已经卖掉了,两人都有些失望。

  刘洋回家的路上给张芝芝买了个保温杯,回家后雨薇在刘洋包里找笔的时候发现了保温杯,张芝芝见刘洋给自己买了礼物,心里对刘洋的气也消了不少,晚上也不再让刘洋睡沙发了,她和刘洋说了自己给雨薇办好转学手续的事情,也向刘洋道了歉,刘洋见张芝芝道歉,口气也软下来,张芝芝说起自己想要去销售部,但刘洋却不同意,如果张芝芝去了销售部肯定会忙得早出晚归,雨薇交给刘母照顾也不合适,张芝芝只能放弃。张芝芝去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保温杯没有了,发现的时候已经在外面待了好几天了,手忙脚乱地找。

  小赵找到了张芝芝和李思雨的关系,老吴喜出望外,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决定先按兵不动,等一切就绪后,再一次性把刘洋打倒。刘洋第二天早上上班时路过昨天卖保温杯的地方,他又买了一个保温杯,到单位把杯子给了魏亚云。刘洋对魏亚云的一点点好,魏亚云都视若珍宝,但张芝芝却因为保温杯太贵舍不得用,还把保温杯给退了。张芝芝总是充满幻想,她想弄明白李思雨到底是怎么把保温杯拔出来的,张思雨是怎么拔出来的,他到底带有什么秘密进一步的追查。

  王子茹和潘总又为了绿宝的估值开始拉锯,现在对绿宝估值影响最大的就是绿宝未来的产品绿宝三,王子茹把陈一鸣的报告给潘总看了,陈一鸣的市场调研显示了绿宝三其实存在瑕疵,这份报告让潘总在谈判中陷入被动。潘总第二天就在公司开会,大骂手下人失职,让手下赶紧研究一下这份报告,找出天曳的软肋,在下次谈判中,他一定要扳回一城。散会后,潘总叫住李思雨,问她投标的事情怎么样了,他叮嘱李思雨,这次投标一定要赢,否则他和李思雨都要被踢出新能源的圈子。这位总裁听了,高兴的上气不接下气。

  李思雨仔细看了报告,知道这份报告是陈一鸣的手笔,她气冲冲地找到陈一鸣质问,问他有没有想过如果潘总知道这份报告是陈一鸣做的,潘总会怎么想她,她觉得陈一鸣就是在牺牲自己换取工作成绩,陈一鸣却觉得自己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两人起了矛盾,李思雨对陈一鸣有些失望。李思雨回了公司,把报告分发给下属,让他们尽快针对这个报告出一个应对方案。交代完这事,李思雨突然收到一封邮件,邮件内容是评标专家组的信息和联系方式,李思雨看着这封邮件,心里紧张极了,这份资料本应该是保密的,她以为是刘洋为了关照自己偷偷给自己的资料,她想打电话问问刘洋,但又想起刘洋说最近不要联系的事情,只好放下了手机。有了这份资料,绿宝中标的成功率又高了不少,但是如果真的用这份资料来竞标,又不免违背了职业道德和她的良心。绿宝提出要评标专家组评标专家组评标专家组评标该怎么考虑?中标的成功率太高了,从她收到的这封邮件我们可以感受到:绿宝已经为社会做了一件大好事,让这么多人高兴一下,而且很多客户还真的成功了。

  李思雨在公司看着这份邮件,她在职业操守和成功中标之间摇摆不定,一直做不了决定,一直到深夜,陈一鸣执意要见李思雨,又来公司接李思雨下班,他仔细想了想李思雨说的话,自己的确做得不太妥当,李思雨也知道自己确实不该怪陈一鸣,陈一鸣又拿出一份报告,他顺便调查了一下绿宝的宣传和售后情况,这份报告王子茹并不需要,但对李思雨应该有用,他还把自己的修改意见写在了最后几页,希望能弥补他造成的损失。2014年春节,阿来来到北京一家新公司,是刘逸湘的新班底,可是一个月后,刘逸湘却离开了这家公司,原因是绿宝为了效率完成指标,不惜找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来敷衍李思雨。

  张芝芝发现刘母把过期的薯片给雨薇吃,她赶紧把薯片拿走,刘母觉得张芝芝就是事多,还又说雨薇只是个女孩,张芝芝实在忍不了了,和刘母吵了起来,还让刘母如果再这么过分就不要在自己家住了,刘母却说这是刘洋的家,她爱怎么住就怎么住,张芝芝吵不过刘母,便想带着雨薇离家出走,刘母却突发急性心肌炎倒在了地上,张芝芝赶紧把刘母送进了医院,又打电话通知刘洋。刘洋知道刘母是因为和张芝芝吵架才发病后,心里对张芝芝有了怨气,情急之下对张芝芝说了重话。张芝芝心里委屈,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回到病房,用平静的语气告诉刘洋她和刘母吵架的原因,平时刘母说什么她都忍了,但是说到雨薇,她真的忍不了。刘洋听完原因,知道自己刚刚话说的重了,便向张芝芝道了歉。张芝芝虽然因为没有说错话而被解除了婚约,但是曾经的琐事也让她与女儿的关系大打折扣,她虽然被刘洋欺负的无可奈何,但是终于可以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网络微评

刘诗诗 朱一龙  

导演:丁黑、符策欣、任重

编剧:苏晓苑

出品公司:四川广播电视台、华视娱乐、星空影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