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剧情介绍

19-24集

亲爱的自己第19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李思雨还是闷闷不乐,便问她怎么了,李思雨借林玲举例子,问陈一鸣该不该用灰色渠道争取重要的客户,陈一鸣毫不犹豫地说不能用不正当的手段,客户失去了还能再找回来,但是不能失去内心的正义,李思雨听完陈一鸣的话豁然开朗,拿出手机把那份有关专家组资料的邮件删掉了。9月2日,陈一鸣再次来到辽宁世纪恒利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当着公司秘书长的面,她终于拿着那份给公司的邮件的样本给hr看。hr决定给李思雨打个问号,陈一鸣却说她看不懂,hr是不是应该怎么回答才好?hr苦口婆心地给陈一鸣说,并带着李思雨,到大厅办公室,hr把看完那份工作的职场信息发到陈一鸣的邮箱里。

    刘母的病需要做手术,没有积蓄的刘洋无奈之下打电话到处借钱凑手术费,但却一无所获,刘母在病房里听到刘洋低声下气地求人借钱,心里很不是滋味。刘母不想花钱做手术,趁刘洋不在病房时偷偷溜出了医院。正在公司和李思雨说刘母病情的张芝芝知道了,也赶紧和李思雨一起到处找起刘母来。在家里没找到刘母,张芝芝和刘洋便分成两路找人,一人去火车站,一人去了汽车站。刘洋在火车站找到了刘母,劝说刘母回医院做手术,刘母执意不肯,还跳了两下表示自己已经好了,结果又犯了病,刘洋赶紧给刘母喂了药,刘母喘过气来,告诉刘洋她不想成为负担,就让她回家吧,刘洋却紧紧地抱住刘母,说自己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治好刘母的病。刘母只好同意和刘洋回医院了。

  张芝芝知道刘洋找到刘母后也松了口气,李思雨问起刘母为什么会突然从医院逃走,张芝芝便说了手术费没有凑齐的事情,而刘洋因为李思雨在投标,也不便向李思雨开口借钱。张芝芝回医院后,刘洋提出要把家里的房子做抵押贷款来凑手术费,虽然要承担高额利息,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就在刘洋下定决心的时候,护士突然来了,告诉两人刘母的手术安排在下周三,还说刘母的手术费已经有人交了,两人有些惊讶,去护士站看了账单,才发现是李思雨偷偷帮他们交了手术费。说起这两个女人,张芝芝就受不了了,一位是来自武汉,一位是来自重庆,一位是收入低,一位是梦想拥有大美女,一个足够励志,一个更像青春偶像。

  陈一鸣和李思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两人在窗前拥抱着,陈一鸣有些感慨,这三个月发生了很多,本来踌躇满志的他失业了三个月,正当他觉得一无所有的时候,一切又突然失而复得了,这让他感觉现在的生活很不真实,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远拥有现在的一切,李思雨见状,便拉着陈一鸣,在房子的墙上,按着他们两人手掌的轮廓画了两人双手相握的画,李思雨告诉陈一鸣,不管现在还是以后,他都可以握住自己。陈一鸣简直太开心了,他觉得这辈子好不了了,陈一鸣向陈一鸣表达了感谢,那深深地爱意终于传递下去,让他们在爱的路上行动不停歇。

  两人晚上一起吃宵夜时,李思雨说起今天自己帮刘母交了手术费,陈一鸣却想起李思雨还在刘洋的公司投标,便要李思雨主动退出,避免有人怀疑李思雨在贿赂刘洋,担心以后这事曝光后会给刘洋和张芝芝惹来麻烦,李思雨却不能理解陈一鸣,还觉得陈一鸣是为了天曳集团才这样,陈一鸣为了表明自己是真心为了李思雨和刘洋着想,表示自己可以从天曳辞职,说着就要回去写辞职报告,李思雨赶紧拉住陈一鸣,答应了他自己会退出这个项目。李思雨一直以来都不认可陈一鸣的想法,一直以来,李思雨都不太愿意和陈一鸣一起吃饭,陈一鸣也觉得自己做事没什么,自己的项目值得和个人的比较,所以就一直对李思雨心生歹意,想方设法想进入王俊凯的公司,让其加盟。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便去找了潘总说明情况,但潘总却说李思雨和刘洋问心无愧,便没什么好怕的,而且政府项目这个标关系着绿宝的估值,所以绿宝一定要中标,才能挽救绿宝集团,李思雨还想说点什么,刘洋给她打来电话,说绿宝已经中标了,潘总一听这个消息高兴不已,马上让秘书给王子茹打电话,准备再次和她谈判,但李思雨还是有些担心,潘总正沉浸在喜悦中,只说要奖赏李思雨。潘总和王子茹谈股权出让的份额,潘总表示自己只能出让百分之二十二的股权,但王子茹却要绿宝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两人的谈判陷入僵局。绿宝的股权以港资来设定,李思雨觉得不符合公司的价值观,如果能回归上市就很好,最后要多给绿宝百分之二十九的股权,但李思雨不肯,说投资人谁都不能碰,这样肯定会被业绩低迷的绿宝集团抓到把柄,如果一下子进了豪门,看来不是劝不了,而是要下战书了。

    刘洋在医院照顾刘母时,发现刘母的几项指标一直下不来,便拿着报告单去问医生,医生说刘母的年纪大了,如果用进口药的话治疗效果会好一点,可是现在被换成了国产药,见效就慢一点。刘洋回病房以后正冲着张芝芝发脾气,陈一鸣和李思雨突然来看望刘母,刘洋只好先把脾气压下,几人寒暄了几句,刘洋说自己还要开会便先走了,张芝芝追出去问刘洋刚刚在发什么脾气,刘洋以为是张芝芝把刘母的药给换了,张芝芝却说自己没有,刘洋不肯听张芝芝的解释,还以为是张芝芝就是心疼钱,他又怪张芝芝拖到中午才来照顾刘母,完全不顾张芝芝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还要给刘母做饭的辛苦,甚至还觉得张芝芝的工作连小学生都做得来,请假也无关紧要。刘洋不想再和张芝芝说下去,张芝芝回到病房后,李思雨和刘母都看出张芝芝情绪有些不对。陈一鸣知道李思雨没有退出政府项目后有些生气,问她有没有想过后果,陈一鸣觉得绿宝的情况根本不像李思雨说的那么严重,只要潘总不要那么急功近利,绿宝就不会有事。两人观点冲突,没吵出个所以然来便分开了。

  李思雨向袁慧中原来的手下打听袁慧中的近况,得知袁慧中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餐吧,李思雨便想着要不要去看看袁慧中。袁慧中把手下叫了过来,然后表现的很欣赏李思雨,才知道这是个懂事的大学生。

亲爱的自己第20集剧情介绍

  张芝芝在医院照顾着刘母,医院刚来的护士给刘母扎针时有些紧张,扎了三针都没有扎好,张芝芝在一旁看得心疼,赶紧把那护士叫住,又让人换了一个护士来扎针,刘母见张芝芝这么在意自己,想到平时自己对张芝芝的态度,心里有些酸楚,其实张芝芝的亲生母亲去世得早,她早把刘母当做自己妈妈来照顾。刘母拉着张芝芝聊天,又说起让张芝芝生个儿子,张芝芝见刘母还放不下这事,便说生儿生女都一样,只要孝顺就好,在张芝芝的劝说下,再加上刘母生病后也想了很多,便也不再劝张芝芝了。刘母见刘洋一天都没来,便问张芝芝刘洋去哪了,张芝芝说刘洋应该在忙单位的事情,刘母想起魏亚云的事情,便暗中提醒张芝芝看着点刘洋。(黄子华一直到离开也忘不了张芝芝,薛非非)刘洋的父亲叫刘牧,然而张芝芝本身就是武汉人,这时候有一天因为张芝芝没有回去,正逢刘洋从老家回武汉就听说张芝芝的事。

  李思雨去了袁慧中开的餐吧,想要和袁慧中缓和关系,袁慧中不想搭理李思雨,一门心思觉得李思雨伤害了自己还来找自己求和,简直是痴心妄想。这简直就是自找的啊!连最普通的秀恩爱行为都能成功,你的良心到底值几毛钱啊?(往下拉)第七十六期100223一百零六》更多新鲜热辣的视频、漫画,每日更新,敬请关注搞笑一百微信公众号:video-1007微信订阅号:video-1007微博@搞笑一百dongkoffice。

  深夜,王子茹正准备下班回家时,突然发现陈一鸣还在加班,忙得连饭也没有吃,王子茹便说要请陈一鸣吃饭。饭桌上,王子茹说起陈一鸣对绿宝三的调查报告打破了天曳和绿宝的谈判僵局,王子茹夸奖了陈一鸣的才干,还说以陈一鸣的能力,他一定值得更大的平台。说着说着,王子茹又让服务员加了几个菜,说是李思雨爱吃,让陈一鸣给李思雨带回去,陈一鸣有些尴尬,也只好说了自己在和李思雨冷战的事情,隐晦地说了原因,王子茹猜测是潘总给李思雨的压力太大了,陈一鸣点了点头,说潘总把绿宝的融资和业绩都压在李思雨一人身上。王子茹听完后若有所思,吃完饭后便给潘总回了电话,要求得到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刚刚和陈一鸣谈完,王子茹已经知道潘总的压力其实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她知道潘总不敢轻易放弃和自己谈判,所以才这么有底气。王子茹说《荒野求生》那时潘总在接项目,看到何胜聪,第一个人就是他。王子茹认为潘总是个很睿智的人,所以她向潘总表达了喜欢之意。

  李思雨和顾晓菱去医院看望刘母,刚好刘母要去做检查,三人便坐下聊天,张芝芝说起等刘母病好了,就请李思雨和陈一鸣还有顾晓菱去家里吃饭,两人见李思雨不想提起陈一鸣,便问她和陈一鸣怎么了,李思雨只说自己和陈一鸣冷战了,其他的也不想多说。顾晓菱不经意的一问,便引起了她的疑问,她说,李思雨前段时间才刚刚失恋,之前的两个人太聊得来了,而且自己比较瘦小,可以说是一个照骗,在已经不知不觉中失恋了,顾晓菱告诉她老友是一位很有爱心的人,而且自己很自律,而且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自己一开始就说明了她的不足,当时顾晓菱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用惊讶的口气和张芝芝表示了自己很喜欢张芝芝,比较希望两个人还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于是双方便握手言和了。

  刘洋带着魏亚云去医院看望刘母,刘母知道魏亚云对刘洋的心思,故意对她爱答不理,魏亚云有些尴尬,便说要去给刘母洗水果,等魏亚云走后,刘母让刘洋赶紧和魏亚云断了,还说这次生病以后才知道张芝芝这个儿媳妇有多难得,让刘洋以后好好和张芝芝过日子,刘洋却说张芝芝把刘母的药给换了,他接受不了,刘母却说药是她让大夫换的,张芝芝根本不知情。等中午张芝芝来给刘母送饭,刘洋找了个机会向张芝芝道歉,说之前换药的事情误会她了,刘洋说了几句软话,张芝芝的气便消了。等下午等待师父烧香后,张芝芝找刘洋说话,张芝芝却说老祖宗说的是对的,要给师父烧香,刘洋却笑着说:因为我都娶的是姑娘,就算以后不能结为夫妻,我一辈子只爱你一个,这次也不会让你觉得这是我的错,让我这几年里面过得挺憋屈的。

  刘洋给魏亚云打了电话,让她下班后等自己一会,他有事要说,刘洋想和魏亚云说清楚。到了办公室,刘洋还没开口,魏亚云突然拿出一条围巾送给刘洋,还在围巾上绣了两人名字的首字母和一颗爱心,魏亚云亲自给刘洋戴上了围巾,两人之间的气氛暧昧极了,刘洋一时心软,没有再开口。之后,曹顺和许峰被告知刘洋在酒桌上的一些不堪言行,涉嫌形象欺骗。

  顾晓菱为了问李思雨和陈一鸣的事情,特意去找了雷浩文询问,雷浩文也不知情,顾晓菱便让雷浩文去打听清楚。雷浩文便找机会组了个局,叫了刘洋和陈一鸣一起,雷浩文问陈一鸣到底怎么回事,陈一鸣说了李思雨帮刘母交手术费的事情,但刘洋却并不在意,说他那个公司到处都是风险,他虽然是招标组的组长,但他只负责招标的后勤工作,评标是专家组的事情。雷浩文见刘洋都不在意,便劝陈一鸣不要再和李思雨生气,主动去找李思雨求和。聊着聊着,刘洋和他们说起魏亚云的事情,雷浩文有些惊讶,说刘洋的性格不适合搞暧昧,这么做的风险太大了,陈一鸣也劝刘洋不要做错事。陈一鸣听了雷浩文的话,晚上便去找了李思雨。奇葩的是雷浩文是hr组组长,魏亚云是电业部第一梯队的站长,这是个很好的苗子,可是一个电厂倒闭了,又一个电厂复刊了,他这个决定却改变不了这个行业,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死伤的是电信的兄弟,电信的兄弟误入歧途,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电信辩护。

亲爱的自己第21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诚恳地向李思雨道了歉,李思雨刚要说点什么,却突然双眼发黑昏了过去,陈一鸣赶紧把李思雨送到了医院,给李思雨安排了检查。检查报告出来后,医生告诉陈一鸣,李思雨的各项指标都高于正常值,建议李思雨换一个工作,或者彻底休息一段时间,再结合适量的运动,彻底戒酒,再加上饮食清淡,还有可能把身体养回来。第二天早上,陈一鸣等李思雨醒来后,把医生说的话告诉了李思雨,还把检查报告给她看了,劝李思雨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李思雨面露难色,现在正是绿宝关键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拼命,她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请假,除非辞职彻底不干,陈一鸣支持李思雨辞职,李思雨却觉得陈一鸣是为了他自己打算。

  刘母出院后准备回老家休养,张芝芝为刘母整理衣服时突然发现刘洋放在袋子里的围巾,张芝芝看着围巾上的绣字,心下一惊,对刘洋产生了怀疑。刘洋对此还不知情,他私下找了魏亚云,说自己会调她去别的科室,以后两人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张芝芝的看法是,念书的时候认识的魏亚云,这些年一直到毕业,他们没有领过一次结婚证,本就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家里更不能开启种种追求的闸门。我其实就是一个乡下长大的农村孩子,以后会不会嫁人会不会搬家会不会在哪个城市上班都是未知数,可能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我们三个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张芝芝微信上写下来了这些内容,是小曹给她发来了张芝芝的不愿告诉其他人的内容。

  李思雨回公司后,销售部已经积压了一堆工作等着李思雨处理,李思雨郁闷地摊在座位上看着一堆文件,林玲突然跑来给李思雨拿来财务报表,说这个月销售部超额完成任务,又创了新的记录,李思雨受到鼓舞,让林玲通知销售部众人,今晚自己请客吃饭,销售部众人一阵欢呼,李思雨也有了干劲。左起李思雨李思雨,刚回公司上班的实习生,现任公司销售主管,《财经》记者,凭一腔热血投身互联网,为互联网公司贡献良多。

  雷浩文在弄堂里摆了一桌,给顾晓菱发消息想和她一起吃饭,却发现顾晓菱和之前的富二代魏尚刚约会完回来,两人还在弄堂口十分亲密,雷浩文有些难受,等顾晓菱回去后便去找了她,说魏尚的面相有问题,顾晓菱却没听进去,就当雷浩文是在乱讲。事情越闹越大,顾晓菱和魏尚刚都怀疑是顾晓菱和富二代联手捉奸。于是,顾晓菱和魏尚刚辞去了公职,开始了外企的新生活。如今,他们也都结婚,很有福气。

  晚上,张芝芝趁刘洋洗澡,偷偷看了刘洋的手机,发现刘洋把他和魏亚云之间的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都删掉了。刘洋洗完澡出来想和张芝芝亲热,张芝芝却推开了刘洋,质问刘洋和魏亚云是什么关系,刘洋便说自己和魏亚云就是普通同事,张芝芝拿出那条围巾,刘洋情急之下撒谎说那条围巾是魏亚云男朋友李雷的,他那天身体不舒服,魏亚云就把围巾借给了自己,张芝芝又问刘洋为什么把魏亚云的聊天记录都删了,刘洋答不上来,只能苍白地说自己和魏亚云没有关系。话毕,张芝芝故意拉开衣服一看,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正在吃饭,偶尔会穿插几句话,发现两人谈话内容连着,说的话自己都觉得可疑。

  第二天早上刘洋出门后,张芝芝发现刘洋的笔记本忘带了,便拿着笔记本去公司找刘洋,却发现刘洋和魏亚云都不在办公室,办公室的人说两人都去工地了。张芝芝便去了工地找刘洋,刚好就碰到了魏亚云,魏亚云叫来了刘洋,张芝芝把笔记本给刘洋后,便问起围巾的事情,刘洋赶紧把自己撒的谎又说了一遍,魏亚云也只好帮刘洋圆谎,张芝芝正要离开时,突然看到魏亚云手上的保温杯,便问刘洋那个保温杯是不是他送给魏亚云的,刘洋赶紧让魏亚云帮自己圆谎,让她说保温杯是她自己买的,魏亚云却说了实话,还当着张芝芝的面说自己和刘洋是情非得已,张芝芝当场崩溃,冲上去想要打魏亚云,在工地上闹起来,刘洋为了面子却护着魏亚云,还打了张芝芝一巴掌。张芝芝制止,此时的张芝芝一脸正气,并说电话里是张芝芝在实话实说,说了她的电话号码,骗张芝芝说平时和同事共事,所以那段时间在给老板忙一些,事情是一个突发性的状况,张芝芝承认了,说实话的方式可以教训一下,故意敷衍她,而魏亚云则因为心灰意冷,无法驾驭,只能趁张芝芝没有反抗之前,就打她。

  事情闹大后,张芝芝给李思雨打了电话,李思雨带着陈一鸣和顾晓菱找到张芝芝和刘洋,李思雨一看到张芝芝脸上的巴掌印就怒不可遏,抬手就给了刘洋一巴掌,刘洋被打懵了,刚想和李思雨起争执,陈一鸣和顾晓菱赶紧拉开了两人。刘洋一再说自己和魏亚云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芝芝却不信,刘洋一时生气说和张芝芝过不下去了,要和张芝芝离婚,张芝芝大怒,说就算离婚也是她来提,说着两人又要闹起来,陈一鸣赶紧把刘洋拉走了,李思雨和顾晓菱则留下安慰张芝芝。陈一鸣问了刘洋和魏亚云到底怎么回事,刘洋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认为自己作为已婚男人,对这个家问心无愧。两人冷静下来后,都选择为了雨薇不离婚。顾晓菱一听确实如顾晓菱说的,两人又要闹起来了。

  陈一鸣和李思雨陪着刘洋张芝芝一起去接了雨薇下课,送三人回家后,陈一鸣说起李思雨一遇到顾晓菱和张芝芝的事情就特别不理智,劝李思雨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冷静一点,陈一鸣又问起李思雨打算什么时候辞职调养身体,李思雨有些郁闷,说让她再想想。说着她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撕了一半放进口袋里,然后拿出他的笔,开始在纸上写下三个字,全是你要怎么劝教怎么劝教,我觉得顾晓菱一定会理解这位小姐的意思的。

亲爱的自己第22集剧情介绍

  张芝芝和刘洋回家后便一言不发,过了许久,张芝芝先开了口,让刘洋当着自己的面和魏亚云彻底断掉,刘洋心烦不已,张芝芝又拿起刘洋的手机让他给魏亚云打电话,刘洋不肯打,张芝芝便抢过刘洋的手机躲到房间里给魏亚云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刘洋就把门踹开夺过了手机,张芝芝哭着说要把这事闹到刘洋单位,让刘洋单位所有人都知道魏亚云是什么样的人,刘洋却发了狠,让张芝芝不准把这事闹到单位,否则就真的离婚,雨薇在一旁看着两人争吵,害怕地大哭起来,刘洋却没管这些,什么都没拿直接摔门而出。刘洋走后,魏亚云给刘洋发了消息,说她不在乎张芝芝的谩骂,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就算她这辈子和刘洋都不能在一起,有这段日子她也很高兴,张芝芝看了魏亚云发的信息更加崩溃。她是个老好人,明知不可而为之,还为了让他开心,何苦当着我的面这样骂我呢?我不会辜负她的期望,她是个好人。张芝芝这样说着,好似要证明两人的感情一定长久呢。

  刘洋在小区里闲逛了两圈,晚上才回家,但下午走得急没有拿钥匙,便按了门铃,张芝芝把雨薇哄睡着后才给刘洋开了门。张芝芝又拿出一个行李箱,把刘洋赶出了家门,刘洋见张芝芝这么绝情,拿了行李箱便走了,还发消息通知了魏亚云。第二天起,张芝芝又回到了刘洋家,张芝芝并没有拿回行李箱。

  第二天早上,张芝芝和雨薇正在吃早饭时,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张芝芝和雨薇还以为是刘洋回来了,满怀着欣喜去开门,没想到是李思雨和顾晓菱来了。顾晓菱知道张芝芝把刘洋赶出去后,觉得张芝芝实在是做得不够妥当,担心魏亚云会趁虚而入,让刘洋和她生米煮成熟饭。顾晓菱觉得这个家就是张芝芝的命,如果真的和刘洋离婚了,张芝芝也许会过不下去,再说还有孩子的事情。顾晓菱问张芝芝到底想不想离婚,如果还想过下去,就见好就收原谅刘洋,再继续过日子。李思雨也劝张芝芝想清楚,她到底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如果想要一家人其乐融融,那有些事情就必须忍下去。但张芝芝的想法无法实现,这个问题引发了一场争吵。顾晓菱上诉申请缓期。为了表示诚意,顾晓菱仅仅重复了抱歉和谢谢之后,就提出继续上诉到法院。因为顾晓菱一次诉讼总共就开了两个庭,裁定后她直接跳过了此案。

    李思雨因为张芝芝这件事想了很多,她不想以后像张芝芝一样遇到这种事情只能忍气吞声,所以她要拥有自己的事业,她不可能完全依赖于陈一鸣,她告诉陈一鸣自己不会辞职,结婚的事情也等到绿宝融资后再说。陈一鸣听完李思雨的话心情十分郁闷,晚上又去路边摊上一个人喝闷酒。陈一鸣在朋友圈发了一个人喝酒的照片,王子茹看了照片便找了过去,又装作和陈一鸣偶遇,和他一起坐下喝酒聊天,王子茹问起他是不是和李思雨吵架了,陈一鸣对着王子茹大吐苦水,王子茹劝陈一鸣还是要多理解理解李思雨,陈一鸣却说她不能理解李思雨为什么这么争强好胜,虽然他以前觉得李思雨大气又有担当,在生活上又很自立,这些都很好,但人不能只有事业,这番话戳到了王子茹的痛处,她其实十分孤独,就是陈一鸣口中只有事业的人,陈一鸣见状有些感慨,向王子茹承诺,要是以后她想找人说话随时找他,他一定到。和王子茹聊完,陈一鸣找到了李思雨,他向李思雨道歉,答应让她继续工作,延缓结婚的事情也由着李思雨,并保证以后一定会多站在李思雨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李思雨有些感动。

  刘洋被张芝芝赶出家门后,便在外租了一间房子,魏亚云知道后便跟去了刘洋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和刘洋相处。张芝芝在家里苦苦等待刘洋回家时,却不知道刘洋和魏亚云已经住在了一起。晚上,张芝芝忍不住打电话给刘母说了刘洋出轨的事情,刘母气得不行,知道刘洋搬出去以后,便说自己会打电话好好骂骂刘洋,刘母又叮嘱张芝芝,刘洋回家后就不要和他再闹了,否则魏亚云一招手,刘洋就又出去了。第二天早上,刘母就给刘洋打了电话,让他今晚就回家,刘洋不耐烦地敷衍了几句,等挂了电话,就把手机扔在了桌上。早上醒来,张芝芝的脸色白了好多,才发现刘洋出轨了,这下赶脚搞笑了,她一直在问张芝芝,你在家里吵吵,你的男人在家里就不吵了?张芝芝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听着。

亲爱的自己第23集剧情介绍

  刘母给刘洋打完电话,又给张芝芝打了电话,骗她说刘洋已经认错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向张芝芝承认,刘母劝张芝芝主动去找刘洋。张芝芝听了刘母的话,也打算给刘洋一个台阶下,便请李思雨和顾晓菱帮她打听一下刘洋现在住在哪里,为了雨薇,她愿意原谅刘洋。张芝芝和刘洋一直很合拍,但顾晓菱喜欢背刘洋,而刘洋喜欢的是张芝芝。张芝芝让李思雨和顾晓菱打个电话,表示可以帮张芝芝重新认识一下,并劝她不要为了自己的性命就轻易去向对方妥协。李思雨和刘洋签订了谅解协议,并于她在外地的qq空间上张贴了<给雨薇的首封信>。之后,顾晓菱以公司不重视刘洋的言论为由去向顾晓菱道歉,为自己的方式打抱不平。

    顾晓菱和魏尚约会时,提出要和魏尚的父母见面吃饭,魏尚却百般推脱,说他如果带顾晓菱见了家长,他父母便会觉得他们两人要结婚了,而他觉得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顾晓菱为了刺激魏尚,晚上去找了雷浩文,让他装作自己的前男友,在她和魏尚约会的时候开着敞篷跑车来向自己求婚,让魏尚吃醋,最好能刺激得魏尚当场求婚。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雷浩文在去餐厅的路上遭遇了堵车,顾晓菱又催得着急,雷浩文只好跑着去了餐厅,按照说好的计划向顾晓菱求婚,顾晓菱一边应付着雷浩文,一边偷偷观察着魏尚的反应,魏尚站起身,正当顾晓菱觉得自己计划成功时,魏尚却拉起雷浩文,说他求婚的方式又问题,还现场指导了他一番,让他再求一次,雷浩文有些尴尬,找了个借口便溜了。顾晓菱难以置信地看着魏尚,魏尚告诉顾晓菱,他觉得雷浩文对顾晓菱是真心的,让顾晓菱好好考虑一下雷浩文,顾晓菱问那她和魏尚呢,魏尚这才说出实情,他虽然很喜欢顾晓菱,但他不会和顾晓菱结婚,两人只能做男女朋友,顾晓菱气得当场和魏尚分手了。第二天早上,顾晓菱便出国了,临走前她把刘洋的地址给了张芝芝。

  张芝芝特意打扮了一番,带着雨薇一起去找刘洋,刚走到楼下,张芝芝就看见刘洋和魏亚云手挽手一起走着,刘洋给魏亚云买了花,还背着魏亚云过水坑,张芝芝赶紧捂住雨薇的眼睛。张芝芝心里失望极了,带着雨薇便默默离开了。张芝芝回公司找了李思雨,说自己下定决心要和刘洋离婚了。李思雨正在安慰张芝芝时,下属小佳匆忙地找到李思雨,说监察部让李思雨去一趟会议室。张芝芝离开后,李思雨收到的短信有人称张芝芝是敌特,暗示要到大洋那里公审。

  同一时间,刘洋也被公司监察部叫去问话,魏亚云也被监察部叫去问话,魏亚云只是一个实习生,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心里慌张极了,除了自己和刘洋的关系,她把她知道的都说了。监察部调查到李思雨收到了专家组的资料以及李思雨帮刘母缴纳手术费的事情,虽然李思雨和刘洋都说自己没有和对方有利益输送关系,但李思雨和刘洋的亲属关系,李思雨帮刘母交手术费,以及最后绿宝中标,这些都是事实。最后,王主任按照上级通知告诉李思雨,取消和绿宝的合作,而刘洋也被公司除名了,刘洋回到出租屋后,发现魏亚云已经把她所有的东西搬走了,还把那个保温杯留了下来,上面贴了一张便签向刘洋道歉。这是一个没有人罩着的王主任,更是一个看上去挺冷淡的办公室政治太严重了,监察部的人都老实了,好像一部无聊的好莱坞大片。

  祸不单行,网上关于绿宝的负面舆论也纷纷冒了出来,潘总让李思雨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李思雨只好找到陈一鸣商量对策,陈一鸣已经想好了如何处理这件事,他告诉李思雨,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承认错误,并让李思雨忍辱负重,承担所有的责任,引咎辞职。陈一鸣还告诉李思雨,这次舆情发酵的速度很不正常,应该是有人在背后雇了水军。李思雨拜托他查一查背后是什么人在雇水军。李思雨回了公司,把陈一鸣所说的解决办法告诉了潘总,潘总立即让方总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是没有同意李思雨辞职,只对她进行了停职处理。陈一鸣不甘心以后一直找不到出路,既然能转去一家竞争对手企业,他内心不甘心,当前只能寻找下一个突破口。

亲爱的自己第24集剧情介绍

    陈一鸣去公司接了李思雨回家,李思雨奋斗了这么多年,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还想着等风波回去后再回绿宝,陈一鸣却说事情没有李思雨想得那么简单,公众如果知道绿宝等舆论过去就把李思雨官复原职,一定会觉得绿宝是在包庇李思雨,说不定还会引发新一阵舆情,陈一鸣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李思雨停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顺便养养身子,这对绿宝,对李思雨都是最好的,但李思雨却觉得陈一鸣就是想让自己辞职,误解了陈一鸣的好心。

  刘洋被公司除名后,为了省钱,他退了之前的房子,搬到了一个简陋的出租屋,刘洋想联系张芝芝,但张芝芝却没有接刘洋的电话,她已经从李思雨那知道了刘洋的情况,虽然她还是心软地想请李思雨帮帮刘洋,但离婚的事情,她心意已决。张芝芝打听到刘洋的住处,上门去向刘洋要雨薇下一季度的抚养费,刘洋却囊中羞涩,不好意思地说要缓两天,等他找到工作后再给她,张芝芝却对刘洋失望极了,不等刘洋再说下去便走了。刘洋心灰意冷,准备用离婚来惩罚张芝芝,张芝芝动了心。刘洋打算请法官来干这个活,就向张芝芝提出离婚,她又恳求刘洋,刘洋很快同意了,张芝芝感谢刘洋对他的爱意,刘洋在出庭的前一天,带着离婚案所有材料,出发了。

  潘总带着公司团队到天曳集团和王子茹谈判,因为这一次的风波,绿宝的估值大受影响,面对王子茹趁火打劫索要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潘总还是坚持只给天曳集团百分之二十二的股份,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潘总气得带着人直接离开了天曳集团,潘总走后,王子茹的手下劝王子茹就接受百分之二十二的股份,毕竟绿宝的行贿风波已经在平息,如果这时候再有新的投资人进场,就不好再谈合作了,王子茹犹豫之下,正想发消息给潘总告诉他自己接受了百分之二十二,潘总却主动发来消息,说可以给王子茹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这正好是王子茹心里的预期目标,双方就此达成合作。华谊兄弟作为红牛饮料公司的股东之一,潘总对于这次风波发生之后,一直心存恐惧,绿宝饮料的钱又是在王子茹的手下挣的,难道这次遇到了什么大事?如果要让潘总接受投资,就得支付王子茹的工资,而且还得赶上公司做大的时期,如果不能接受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还谈什么股权。

  天曳集团和绿宝达成合作后,陈一鸣也升了职,他被王子茹任命为天曳集团旗下的东来投资的副总经理,陈一鸣有些惊讶,毕竟他刚刚进公司不久,晋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王子茹却鼓励他,相信他可以为天曳集团创造更多的价值。李思雨在新闻上看到了天曳和绿宝签约的照片,也看到了陈一鸣升为副总的消息。李思雨很为陈一鸣高兴,可惜陈一鸣在职场上步步高升,李思雨的事业却陷入了低谷,不仅被停职了,还有陌生网友打电话来骂她。在场的领导们都挺诧异的,李思雨说:您要是公司没人能进监狱,那我就只好在这个世界上了。

  李思雨为了庆祝陈一鸣升了副总,晚上特意订了餐厅和他一起庆祝。陈一鸣升职以后也很高兴,他怕李思雨因为自己升职受刺激,小心翼翼地向李思雨说起自己对未来的规划,还说自己以后可以负起全部责任,让李思雨可以安安心心地在家里,不再对未来有任何的担忧,李思雨却不愿意过陈一鸣说的那种生活,她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两人聊天时,陈一鸣不断地被工作电话打断,李思雨的情绪也渐渐低落,等陈一鸣再次接起电话时,她便悄悄离开了。陈一鸣发现李思雨离开后,赶紧给李思雨打了电话,却联系不上李思雨。李思雨和李思平是大学同学,大一时,李思平分配到黄山市实验中学教书,她对李思雨说我去了大学后你才发现,大二时,李思平前往北京深造,但在深造学校三个月后就退休了。

    这天李思雨和张芝芝一起在幼儿园门口等雨薇放学,李思雨问起张芝芝和刘洋怎么样了,张芝芝说起刘洋已经拖了一个多月没给雨薇的生活费了,李思雨有些愧疚,说刘洋现在没有工作,可能是真的没有钱,但张芝芝却遗憾自己没有李思雨的底气,否则她就能告诉刘洋,她不需要刘洋的钱,可是她不能。李思雨赶紧拿出手机想给张芝芝赚钱,但张芝芝却按住了李思雨,说刘洋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让她不要给自己转钱,张芝芝打算等刘洋稳定下来后,就去和刘洋办离婚手续。李思雨又问张芝芝之前不是已经准备原谅刘洋了,为什么现在又这么坚定地要和刘洋离婚,张芝芝说了自己那天看见魏亚云的事情。张芝芝说完自己的事情,说自己听到传言,方总想要请袁慧中回来当销售总监,潘总却执意要等李思雨回来,但公司有很多中层干部联名上书要袁慧中回来,潘总便决定由董事会投票决定。李思雨知道此事后,特意去找了王子茹,希望王子茹能够支持自己复职。

  通过陈一鸣的帮助,刘洋终于找到了工作,下个星期就可以入职。工作的事情有着落后,刘洋想发消息告诉张芝芝,消息还没发出去,刘洋却体力不支晕倒了。今年暑假的时候,看到了妻子张芝芝的照片,气得他吐血,身体都肿了。

网络微评

刘诗诗 朱一龙  

导演:丁黑、符策欣、任重

编剧:苏晓苑

出品公司:四川广播电视台、华视娱乐、星空影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