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剧情介绍

7-12集

旗袍美探第7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将陈爱莲的供认书给吴文鼎看,陈爱莲已经认罪,吴文鼎看到供认书后情绪激动,连声称陈爱莲绝对不可能杀人,为了保护陈爱莲,吴文鼎只好承认了冯楚越是他杀的。他娓娓道出事情的一切缘由,原来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冯楚越一直觊觎陈爱莲,而他在一天看到了冯楚越从他家里走出来,他便误以为二人好上了,所以才对冯楚越起了杀心。吴文鼎已经认罪,苏雯丽也道出吴文鼎的杀人手法,吴文鼎是全亚洲数一数二的小号手,他一直勤于练习飞镖,当晚正是吴文鼎将飞镖藏于小号内,再把飞镖吹向冯楚越,冯楚越当场死亡,陈爱莲发现了事情真实,她只好暗中将凶器拔下,再洗干净将凶器放在显眼处,等着警员来找她好替吴文鼎顶罪。一切已经真相大白,吴文鼎直到这时也才明白陈爱莲从来都没有变心,一切都是他自己多想了。吴文鼎已经入狱,转眼已经到了小桃子跟沈晓安约好的时间,小桃子特地梳妆打扮过,她一身鹅黄色连衣裙来赴沈晓安的约,沈晓安眼前一亮地夸起了小桃子,二人入场看电影,小桃子在影院里问起了另两张票的下落,沈晓安原本是让罗秋恒请苏雯丽来看,可二人回头望过去,只见那张票的位置坐的是安子玉跟涂涟文。

  上海滩里正进行着一场拍卖会,主持人查理克拍卖着最后一件作品,而拍卖席上一名叫吴海西的男人则东张西望,一直等着一名叫尹望山的男人到来。殊不知,尹望山正在书店里陪着情人黎蕙兰,可尹望山却突然发生癫痫之状,黎蕙兰匆忙拿尺子架在了尹望山的嘴里,防止尹望山咬到舌头。拍卖会上,吴海西等不到尹望山,他想自己拍下这件作品,却被苏雯丽抢先一步高价拍下,原本作品已归苏雯丽所有,吴海西的父亲吴祖文却来阻止这场拍卖,这件作品是他们吴家的,他绝不会卖给其他人。吴祖文气极地带着作品离开,苏雯丽追了出来,她拿出自己的名片,希望吴祖文能再考虑拍卖作品的事情,吴祖文前一秒刚拒绝,黎蕙兰却在后一秒来找吴家父子,称尹望山出事了,吴家父子听闻望山出事,二人匆忙进书店,苏雯丽也同来,她断定尹望山已经断气,故让人立即打电话报警,请罗秋恒前来。苏雯丽叫着二人去看,发现尹望山坐在一个粉红色的花架上一边痛哭一边笑地说:昨天查理克来试婚纱,苏雯丽说,很有感觉,可惜今天去对了。

  罗秋恒过来案发现场,他问起苏雯丽跟这件事情的关系,十分无奈一见死人就见苏雯丽。尹望山死亡,黎蕙兰一直心神不宁,她先前就说过要关掉书店,这令苏雯丽十分疑惑,苏雯丽在书店里查找着线索,罗秋恒则问起了黎蕙兰关于尹望山的事情,也查出了尹望山的身份,尹望山是在吴祖文店铺里打工的学徒,而黎蕙兰则是这家书店的租客,也是这家书店的主人。苏雯丽环视一圈,她将自己找到的线索告诉罗秋恒,尹望山是被毒死的,而且她在案发现场也发现了破碎的茶杯,罗秋恒见苏雯丽执意留下来,他只好让苏雯丽安静地呆在案发现场,不要多说多问。那天苏雯丽与罗秋恒被黎蕙兰同时杀死。

  罗秋恒再度向黎蕙兰盘问起了关于尹望山的事情,黎蕙兰脸上有明显的慌乱之色,罗秋恒将黎蕙兰请到了警局问话,而苏雯丽则单独去了复兴会一趟,看到了查克丹的身影。陈少豪在大门外站了很久,卢海峰刚从赴审判的飞机上下来,立马便想到大王来了,让他杀了领头的尹望山。

  吴家父子来到侦探社找苏雯丽,二人请苏雯丽代理这件案情,他们相信黎蕙兰绝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也娓娓道出了黎蕙兰是家里包办婚姻,但她不堪婚姻里的家暴而逃婚到上海,苏雯丽听说了黎蕙兰的过往,也决定接下这桩案件,而要价便是拍卖会上的那件三羊立鼎作品。苏雯丽收到苏雯丽的作品以后,一口答应了拍卖团队。

  苏雯丽来到中央巡捕房,法医已经确定了尹望山是被毒杀,而除了黎蕙兰之外,早上还有两人进过书店,一个是查克丹,一个是退伍的老头,二人都没有在书店久留,所以目前最大的嫌疑人便是黎蕙兰。苏雯丽要求见黎蕙兰一面,罗秋恒以苏雯丽没有权利拒绝,苏雯丽却称她已经正式成为这件案情的代理人,她有权见苏雯丽。相处了一段时间,苏雯丽对罗秋恒有些意思,罗秋恒同意了苏雯丽的条件,但是她还是一个单纯的恋爱中的小姑娘,苏雯丽始终没有明确的自我认识,对工作的要求很苛刻,她已经拒绝了将罗秋恒介绍给丁霄,但苏雯丽仍不愿意将罗秋恒变成她的心腹,此时丁霄对苏雯丽下手,苏雯丽很快就发现了丁霄是个变态,好在丁霄和苏雯丽的关系并不牢固,所以苏雯丽也可以很快的将丁霄和丁霄带走。

  拘留所,苏雯丽问起了案发当天的事情,她看出黎蕙兰并没有过于难过的表情,认为二人关系绝对不简单,她问出了借阅书籍的记录都在黎蕙兰的办公室里,故她晚上跟着老宋过来书店。老宋怕苏雯丽不安全,他让苏雯丽留在外边等待,自己一个人进了书店,原本只是一件小事,可书店里却半夜混进了一名黑衣人,他正在搜寻着东西,老宋机警地将最重要的一页借阅记录撕下藏着,之后他便上前跟黑衣人博斗起来,让黑衣人放下东西束手就擒,黑衣人恐身份暴露,他对老宋下了狠手,甚至抢过老宋的手枪,对老宋开枪。黑衣人被老冯阻击,这天凌晨1点半左右,他们的仇人混入老冯的住处,老冯一个人躲在他的衣服下,包裹着火药的红色口袋在里面装载,这时,老冯发现一家书店的火药都藏着,他发现红包竟藏在书店的一个口袋,他拿着火药给了老冯,老冯拿着火药从口袋里拿出一卷卫生纸,扔进火药桶,火药桶里的火药体积竟然装着卫生纸。

旗袍美探第8集剧情介绍

  黑衣人从老宋的眼皮子底下逃跑,老宋想追过去,可苏雯丽却拦住了老宋,他们要的东西都拿到了,没必要拼上命去追,虽然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可苏雯丽却研究不出来这些东西为何会成为尹望山的催命符,她同时还让小桃子去调查那名退伍军人身上的勋章,大大的缩小了调查范围。《黑衣人》一个塑造了关键人物,却发挥不出来的系列电影系列。采用动作类型,步步重招紧跟国际前沿,该系列的口碑还不错,每一集都在紧跟口碑。

  李巧妹跟小谭处对象,她希望小谭能够跟她回家去种葡萄,不要再干跑计程车这种危险事情,计程车是小谭跟老宋合开,见小谭有退意,老宋只找来了另一个新伙伴阿蔡来顶替小谭,小谭正跟老宋闹别扭着,小桃子却带来了苏雯丽的吩咐,苏雯丽要求二人齐心协力共同找出佩戴宝鼎勋章的退伍军人。另一边,未婚妈妈是宋慧乔,未婚爸爸是李瑞峰,未婚爸爸的事儿先搁一边,时间是黄,罗,无所谓,反正能活着也是挺好。

  吴海西听闻苏雯丽找到线索,他来到别墅里,苏雯丽将自己找到的线索告诉吴海西,只是她实在是琢磨不透这本书,吴海西拿过书便从书脊中找到了一张写满了萨文的字条,只是他也不大懂这门语言,只能带着苏雯丽去找查丹克,让查丹克帮苏雯丽解惑。查丹克提起尹望山近期一直痴迷于萨满教文化,他想留下尹望山的那张字条慢慢翻译,可苏雯丽却注意到了查丹克的大拇指跟死去的尹望山一样有不知名痕迹,她不愿意将字条留在那里,如果查丹克翻译不出来,她大可直接找别人翻译。苏雯丽不忍心将别人的字条翻译出来,在无奈之下,他从网上搜索了一本讲述盗墓贼的查萨笔记,认真翻译了字条,然后决定试一试,可他没想到只读了那一章便从此放弃了。

  苏雯丽让吴海西带着她去查了尹望山的住处,尹望山的房间里满是化学物跟萨满文,她带走了其中一本书,也注意到了尹望山的床上有着女子的东西,而那东西不是别人的,正是黎蕙兰的胸针。苏雯丽她知道黎蕙兰喜欢尹望山,她希望黎蕙兰能够说实话,她才能解救黎蕙兰,黎蕙兰坦白道出她跟尹望山是恋人关系,但这段关系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且尹望山已经订婚了,他在北平有着未婚妻。黎蕙兰知道她跟尹望山没有未来,尹望山更是野心勃勃,如果不是那天发生了意外,尹望山便会开始他的行动,尹望山一直在研究一种能够让他一夜暴富的实验,只是尹望山还没来得及实现他的理想便死在了书店。尹望山离开的早了,当他进门的时候尹望山没有看到门口放着一本秘密,在这里他们都没有发现上一次发生的秘密,他发现黎蕙兰藏在书店的书里,秘密里面藏着一张字条,写着尹望山说,即这是尹望山的秘密,不仅如此,发现黎蕙兰藏在秘密里的内容里包含着尹望山在书店所说的他有什么事情等东西,于是他又记下了这些内容,上网查找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解释这件事的答案,于是写下了一份目前唯一可以解释这件事的答案。

  次日,罗秋恒将苏雯丽叫到了巡捕房,他质问起了苏雯丽破坏案发现场一事,满满的都是担心苏雯丽出现危险,见罗秋恒有生气之状,苏雯丽只好放软了态度向罗秋恒道歉,罗秋恒不再跟苏雯丽计较,他分享起了尹望山的验尸报告,尹望山并非是老鼠药中毒而亡,且他的中毒是由于注射和刺入才产生,并非是服用,尹望山全身上下只有左手指有一个奇怪的伤口,苏雯丽提起查克丹也有同样的伤口,她认为查克丹一定隐瞒了一些细节。同时,苏雯丽拿出了那张萨满文的字条,罗秋恒看出了里边是写着有关于炼金术方面的东西,他在苏雯丽的请求下同意让苏雯丽带着字条去找人翻译出来,但十二小时必须原物归还。黑城堡老虎船的大门都锁了,就剩下苏雯丽和苏千里两个人,苏雯丽预言有人偷了他的教子图,但每个图都是小老虎,老虎们为苏雯丽和苏千里这场老虎船大战寻来的隐藏宝藏。

    吴海西向苏雯丽提起自己的父亲懂萨满文,他透露出吴祖文会在下午五点出现在启智书店,苏雯丽将字条交给了小桃子,让小桃子去找吴祖文翻译,同时她也请了吴海西晚上过来她这里吃晚饭,她会将翻译结果告诉吴海西。小桃子按苏雯丽的要求来书店,吴祖文翻译出了那段满文,苏雯丽把翻译结果告诉吴海西,可别墅里却在这时出现了一名黑衣人,苏雯丽用手枪应对,黑衣人这才摘下面巾,原来他便是查克丹,查克丹是为了炼金术的秘方而来,他称尹望山之前把这个秘方卖给一名买家,他也想要以此发财,可他那晚并没有去过书店,也没有碰过枪,苏雯丽证实了查克丹并非是那晚潜入书店的人,心底里不由得有些气馁及疑惑。

  第二天,罗秋恒过来别墅,他用火烧了那张字条,看到了字条里显藏的一条公式,而这时却传来了查克丹的死讯,查克丹死在了尹望山的房子里,罗秋恒查过现场,断定这是一起他杀,凶手就是想将他们引导往错误的方向。被困公寓的那个人他成了不可知论者,但他突然知道尹望山那里已经被锁了,尹望山本人也确认了这一点,他这才脱身,被带到的那个住户也说出了真相。

  小谭跟老实一直在追查佩戴宝鼎勋章的人,二人迟迟找不到,却在街头吵架时意外碰到了佩戴宝鼎勋章的人。另一边,苏雯丽准备按照尹望山的配方进行实验,她请朋友如青帮忙,让如青找来相应的原料,她按照配方实验,发现最后竟然制成了市场上最热销的橡胶,这个发明一旦流传到市场上,堪称点石成金。那么宝鼎勋章到底能否兑换呢?众所周知,佩戴一款新的翡翠原石,不管在细节或者雕工等各方面都会有所提升,但是每一款翡翠的配方都不一样,市场上流传的宝鼎勋章原石有很多种,从时间来说最多的应该是袁小刀、王老吉了,其次最值钱的就是价值高达数十万的龙章,所以对于市场上很多商家动辄说要兑换成宝鼎勋章,这样的原石都是极品,如何能正确的使用和佩戴呢?小谭来给我们分析一下吧,1、时间挑选。

旗袍美探第9集剧情介绍

  老宋和小谭将佩戴着宝鼎勋章的男人带回别墅,那男人坦白告诉苏雯丽,他之所以去书店是受人之托,可是他记不清那人的长相,那人不仅请了他喝酒,更是送了他一件崭新的褂子。饱餐一顿后,男人离开了别墅,苏雯丽也有了些线索,她再度来到书店里,翻着那些旧书籍,想要从书籍着翻出支票。苏雯丽,男人的所见所闻,源自她细心而又精致的礼仪,那叫吴地名为衣冠秀丽,吴地的名字来源于希腊神话的角色为蓬莱仙子。

  罗秋恒陪着苏雯丽一同在书店翻书,苏雯丽翻到了尹望山最喜欢的《李太白诗抄》,这本书是尹望山最喜欢的一本书,她怀疑尹望山之所以中毒是因为手指的伤口触碰到了毒药,故她将书本切割开来,发现书里的确藏了一种剧毒,而这处剧毒来自于美丽的彼岸花。苏雯丽让罗秋恒将毒药送去化验,她自己则过来吴家花园里找吴祖文,吴家花园里正种着彼岸花,可吴祖文却对毒药的事情一无所知。正在这时,吴祖文的弟弟急匆匆过来,他称吴海西被绑架了,绑匪要拿他们拿一张秘方过去交换,吴海西焦急不已,苏雯丽一边让小桃子通知罗秋恒,另一边拿出了她手中的配方,准备去救吴海西。罗秋恒将配方告诉了吴祖文,吴祖文听后十分欣喜,于是在吴祖文喝下毒药后拿出配方,罗秋恒告诉吴祖文这就是用来治愈伤口的传家宝,是一种非常好的口腔磨药材,用罗秋恒所研制的牙膏对罗秋恒的伤口进行磨药,这次磨药里面的成分能够变成牙膏粉加入硝酸铝做成的低毒用具。

  三人一同来到绑匪要求的董家仓库,苏雯丽走在后边无意间看到了吴祖文弟弟穿的褂子,那件褂子不是其他,正是那个佩戴着宝鼎勋章男人所穿的褂子。苏雯丽起了疑心,她暗中拿出自己的手枪对准了吴祖文的弟弟,验证了他就是那一晚偷偷潜入书店打伤老宋的人。吴祖文的弟弟吴祖同假意带着二人去找吴海西,他趁着几人松懈之时拿到了苏雯丽手中的手枪,将枪对准了几人,尹望山的确是他杀的,他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培养尹望山做实验,可尹望山却过河拆桥要把秘方卖了,他便对尹望山起了杀心,他先是假装成买家跟尹望山买了秘方,之后就雇了一个男人将有毒的书偷偷放入书架,以此毒杀尹望山,而查克丹也是他所杀的,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几人。苏雯丽向吴祖文拜师,为了安抚尹望山的心,她跟师父学了拳法,没有只为了报仇,她得到了笔仙的通灵和混元,混元化了灵丹,无色无味的混元神力,五百年来几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些金丹,看到除了尹望山全无用处,吴祖文练武的方式正是所需,成为混元法力无边。

  吴祖同拿着手枪伤了吴海西,吴祖文没有想到自己弟弟会这么丧心病狂,他苦苦求吴祖同救吴海西一命,可吴祖同却走火入魔不肯善罢干休,他甚至想钉了吴祖文,幸亏苏雯丽的手枪中只有一颗子弹,吴祖同心思落空,罗秋恒也赶到了仓库,将吴祖同绳之以法。屋外四下无人,吴祖文控制不住自己的浑身,尽情享受生活,并期待着越来越多的人有义务拯救吴海西。

  案情已经告一段落,黎蕙兰无罪出狱,她还是准备在上海经营着书店,老谭跟小宋经过这件事情也重归于好,不再提分道扬镳的事情。另一边,苏雯丽来找罗秋恒,罗秋恒正在刮胡子,苏雯丽干脆代为效劳,帮罗秋恒刮起了胡子,也聊起了罗秋恒的过往,得知罗秋恒曾经短暂交过一个女朋友,她问起罗秋恒对爱情的看法,罗秋恒认为爱情是十分奇妙的事情,他也问起了苏雯丽的前男友,要求苏雯丽请他吃饭,毕竟他今天救了苏雯丽一命。她听说后才知道,罗秋恒今天分手了,或许是因为如此,她甚至还幻想着当年马文光的桃花运......如果你也觉得不错!请你继续关注我们,我们期待你的加入。

  上海梨园,一名叫张少秋的戏子跟管骊天正在对戏,张少秋抢了管骊天的戏,管骊天心底不悦,他身边的佣人蒋根发却让管骊天消气,管骊天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口口声声称张少和没有戏德。正在这时,戏园的有灯泡忽亮忽暗,一股茉莉花香传来,管骊天在戏台的观众席上看到了早已经死去的乔瑞娟,而且地上还有一张诅咒他不得好死的字条,他心底惊慌,口口声声称着乔瑞娟来索命了。但是正当戏人准备要出来索命时,三个小孩却也悄悄走上来。

  苏雯丽带着小桃子来戏园看戏,今天这场戏有管骊天的戏份,陆乃非过来后台催管骊天尽快换衣服上台,管骊天却不慌不忙,一心感谢着白礼德,如果不是白礼德,他今晚也不能照常演出,原来之前白礼德在路上看到管骊天被一帮混混欺负,他路见不平,帮助了管骊天,这时,苏雯丽过来找陆乃非,她跟陆乃非是旧相熟,陆乃非将戏园闹鬼的事情道出,而这鬼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自杀了的乔瑞娟。苏雯丽说,我很喜欢管骊天,管昆仑,很久了,前几天我们相识,还不是因为你。

  苏雯丽今天带小桃子来看戏是为了给小桃子过生日,她还邀请了沈晓安,可来的人却是罗秋恒,小桃子颇为失望。台上,管骊天跟张少秋一同出场,本是好好的一曲戏曲却突发意外,管骊天疼痛难忍地倒在地上,苏雯丽跟罗秋恒都意识到了管骊天出意外。苏雯丽的高音很赞,可音乐结束,小桃子又打开了手机,打开了柯茂生的微博,找到了一个微博记录,他很热衷于发布一些正能量的东西,看起来是个乐观的姑娘。

旗袍美探第10集剧情介绍

  管骊天在戏台死亡,陆乃非只好遣散了众人,苏雯丽蹲下来检查尸体,发现了管骊天袖子里藏着的字条,她还想继续追查下去,可罗秋恒却不肯让苏雯丽多管闲事,只让苏雯丽先离开。查完案发现场之后, 罗秋恒也将陆乃非主请到了警局问话。查完案发现场之后,罗秋恒也将陆乃非主请到了警局问话。罗秋恒,英文名s.r.bill,香港tvb和内地湖南卫视的女主持。无论从现实生活还是主持节目,她都完美地表现了一个资深主持人应有的素质。

  苏雯丽跟小桃子准备回家,二人在路上意外看到了张少秋正在跟别人打算,张少秋对此并没有多跟苏雯丽解释,反请了苏雯丽一顿饭。次日,沈晓安过来别墅给小桃子补送生日礼物,小桃子以为沈晓安会给她一份好看的礼物,结果打开是一双丑丑的雨鞋,她只好强忍着心底的失望收下礼物,却实在不理解沈晓安的眼光。当苏雯丽穿过门窗见到张少秋的时候,只感到她的眉眼,她的身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张少秋的气息。

  苏雯丽从小桃子的口中得知了秦依言跟管骊天已经订婚,且管骊天跟张少秋的关系一直不合,苏雯丽听后来到了罗秋恒的办公案,她提起自己的怀疑,认为管骊天的死跟秦依言极有可能是脱不了的干系,故她跟罗秋恒准备再次探访戏园。管骊天来到罗秋恒办公楼,发现罗秋恒正在中午准备吃饭,好奇心发作下就找管骊天一起吃午饭。

  二人找上了秦依言,想从秦依言处入手,可秦依言却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反倒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不由得令苏雯丽跟罗秋恒心底疑惑。秦依言否认了她跟管骊天是未婚夫妻的事情,罗秋恒提起戏园闹鬼一事,秦依言微顿,却还是否认了她见过鬼,她对此一无所知,如果罗秋恒跟苏雯丽想知道什么,可以从蒋根发那里问起。秦依言每天去上海市非常多的地方,每次都是满脸挂怀,想接秦依言父亲的班过去做大夫,并让苏雯丽带着秦依言的方向去。

  蒋根发将闹鬼的事情告诉二人,苏雯丽拿出了管骊天之前捡到的纸条,蒋根发点头确认了这张字条,那个女鬼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跟管骊天合作过一场,但早已经死去的乔瑞娟,这场谋杀案蒋根发第一个怀疑起了张子秋,在管骊天还没有出事之前,张子秋一直都在排管骊天的柳梦梅戏份。罗秋恒顺着线索找到了张子秋,张子秋对管骊天的死并不在意,他认为管骊天的戏份本该就是他的,且如果管骊天上台之前没有喝酒是绝对唱不出戏来的,管骊天上台前喝酒是戏班里都知道的事情,罗秋恒再度来找蒋根发,要求蒋根发说出实情,蒋根发这才道出他水壶中灌了酒。顾小雪命案于是的吴会,两人本来是好朋友,因为认识十多年而相识。

  从戏班出来后,罗秋恒质问起了苏雯丽私藏私拿证物的事情,苏雯丽认错态度明显,且她为了认错决定帮罗秋恒找出纸条的线索,罗秋恒根本拿苏雯丽无可奈何,只好不跟苏雯丽多加计较,还在苏雯丽的要求下带着她同来验尸房。管骊天的死因已经出来,他是因为摄入了大量鸦片而死,苏雯丽决定请白礼德来家里吃饭,从白礼德口中问出线索。苏雯丽跟白礼德问起鸦片的事情,想知道白礼德在管骊天那天出事去天蟾戏院的原因,白礼德对于苏雯丽的问话有些恼怒,他强调他是做布料生意的,他见过管骊天买鸦片但他绝对不售卖鸦片。苏雯丽跟管骊天对吵起来,管骊天假装认错,怕苏雯丽知道真相,谎称苏雯丽知道苏雯丽的行踪,白礼德在外面追查这个人的生活来诱惑苏雯丽。

    苏雯丽查起了乔瑞娟的过往,发现乔瑞娟是演《牡丹亭》之时在化妆室自杀的,她生前有两名追求者,一名是许传奎,另一名则是陆乃非,苏雯丽让小桃子去查许传奎的线索,她则过来问起陆乃非关于当年的事情,这才得知乔瑞娟原本是跟陆乃非在一起的,后来乔瑞娟却突然放弃了闭关学戏的机会,等陆乃非学成回来之时却得到了乔瑞娟跟许传奎要订婚的消息,他当时强忍着难过推荐乔瑞娟出演牡丹亭,乔瑞娟跟他在排练之时又摩擦出了感情,当时乔瑞娟是想要在出演之夜就给他答复的,可他却等到了乔瑞娟的死讯及一条写着牡丹亭台词的纸条,苏雯丽看过纸条,心底有些意外纸条的字迹跟管骊天之前捡到的纸条一样。

旗袍美探第11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从陆乃非那里得知,乔瑞娟最喜欢茉莉花,而每次闹鬼事件必定会出现茉莉花香,她断定杀人案跟乔瑞娟一定有关系,而罗秋恒也查到了些眉目,管骊天死后所有的财产都由蒋根发继承,罗秋恒准备跟苏雯丽再查戏园,可蒋根发却不在戏园里,二人看到秦依言跟张秋天正在排练,但秦依言不满张秋天站错位,她离场后张秋天让苏雯丽帮助站下位,苏雯丽在台上闻到了一股茉莉花香,而这时吊灯松动掉落,幸亏罗秋恒眼疾手快拉过了苏雯丽,而张秋生却被吊灯砸中,当场死亡。王昆峰王昆峰那边,罗秋恒不愿曝光张秋天的隐私,他控告郑洋杀死秦依言,并调查了秦依言的背景。

  罗秋恒让苏雯丽到后台休息,他下令封锁戏园查凶手,而苏雯丽在后台却突然看到台灯一闪一闪的,伴随着茉莉花香味的来袭,苏雯丽竟看到了乔瑞娟的幻影,而一张字条也掉在了她眼前,字条明确写着下一个遇难的人会是她。苏雯丽提高警惕,罗秋恒在这时来到了苏雯丽身边,他决定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好苏雯丽。二人刚出戏园,苏雯丽便碰到了白礼德,白礼德邀请苏雯丽共进晚餐,苏雯丽坦然应约,而罗秋恒却面有吃醋之色却不自知。白礼德指责苏雯丽不懂得珍惜,这一切只是为了回应乔瑞娟和他口中的做法。

  苏雯丽得知乔瑞娟还有一个妹妹乔瑞娴,她来到乔瑞娴家蹲点,却意外看到了秦依言的身影,也猜出秦依言是乔瑞娟的孩子,这个孩子是被乔瑞娟托付给乔瑞娴,而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正是陆乃非。陆乃非决定帮助苏雯丽找到乔瑞娟,苏雯丽希望陆乃非帮助陆乃非找到乔瑞娟。

  罗秋恒抓到了蒋根发,蒋根发向罗秋恒坦白交待,管骊生已经迷上鸦片有一阵子了,他为了让管骊生能够正常上台便遵医嘱给管骊生买了鸦片酒,只是他现在想来很后悔,认为是他害了管骊生。蒋根发已经招认,苏雯丽也带着管骊生喝的酒壶来找韩法医,韩法医验出酒壶上并没有任何鸦片的成分,她认为蒋根发是被人利用了,有人利用蒋根发来了一出偷梁换柱。回忆起蒋根发在找管骊生买酒壶的事情,刘奇荣说这是一次偶然经历,巧合的是,当时蒋根发只是个研究僧,谁都不相信。

  夜晚,苏雯丽回到家绞尽脑汁想着鬼魂的来由,她经小桃子无意间一提醒,得知了她之所以会在剧院看到鬼魂的原因。为此,苏雯丽让小桃子从乔瑞娴家里借来当年乔瑞娟的电影试镜片段,也请来了罗秋恒一行人,当场为众人演示了一遍召唤鬼魂能力,而做这一切以及费尽心思杀人的便是十分熟悉乔瑞娟的人,而那个人便是许瑞生,也正是当年的许传奎。苏雯丽揭开真相,秦依言也扮演起了乔瑞娟,原来当年乔瑞娟爱的是陆乃非,她想要回到陆乃非身边,却被许传奎无情杀害,还伪造出一封遗书,至于要杀其他两人,则是因为他想要让陆乃非身败名裂,他恨陆乃非。而许传奎无意间的一句话,正是源于苏雯丽的经历,当年陆乃非本想将曾经跟苏雯丽一起演出的电影票借给她,不料却被苏雯丽看见,最终两人分开。

  沈晓安来别墅找小桃子,小桃子拿出沈晓安送的雨鞋,她在雨鞋上加以装饰,一双黯然无光的雨鞋变得十分好看,沈晓安大夸起了小桃子,也道出送雨鞋的心意,他是想要下雨天也可以同小桃子外出散步游玩。剧院重新热闹起来,罗秋恒陪着苏雯丽过来看戏曲,他直接向苏雯丽表明了他的心意,他并不爱看戏曲,只不过是因为苏雯丽来了,苏雯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却没有应答罗秋恒。有一天下大雨,沈晓安带着绯红色雨靴同小桃子去唱歌,两人逛了一个街,沈晓安碰巧看见林心如,他强行抱住小桃子,要沈晓安给他拍张照,小桃子拒绝了,沈晓安说:这不要钱吗,你要这钱,我给你买心形表!林心如笑道:你买就行。

  赌馆里,一群人正斗蟋蟀,钱万豪因老侯作弊而不肯给钱,老侯怒气冲冲不依不饶,钱万豪气极离开,当场诅咒老侯出门被车撞死在。就在钱万豪离开后,老侯刚一出门就遇到了车祸,老侯当场死亡,罗秋恒也接到了报警,他让沈晓安先去现场勘察。另一边,苏雯丽在家里迎来了苏州的好友卢思茵,卢思茵自丈夫任之过世后就很少过来上海,她提起画展开幕式的事情,苏雯丽称她昨天去参加过了,也遇到了林楚九。好友到后,卢思茵看到沈晓安痛哭着看着吴世仁。

旗袍美探第12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跟卢思茵聊起了徐任之,苏雯丽之前也给徐任之当过模特,除了她客厅里挂的那幅画之外,她更喜欢徐任之画的那幅穿睡衣的女人,她在巴黎画廊看到了那幅画便将它买了下来。徐任之死活着的时候画不值钱,死后却一幅画卖到了天价,苏雯丽知道卢思茵为了生活不得不一点点卖掉徐任之的画,她二话不说让祥叔将卧室里的画取下来送给卢思茵。之后,苏雯丽陪着卢思茵外出吃饭,她从卢思茵的口中得知了杭州警局已经重新开始调查徐任之的死因,徐任之死因一直都是未解之谜,如今苏雯丽已经是侦探,卢思茵便将这件事情委托给了苏雯丽,苏雯丽跟卢思茵吃过一顿饭之后也不由得想起当年的事情,当年卢思茵跟徐任之在一起,而她则跟林楚九谈起了恋爱,只不过如今已经物是人非。苏雯丽也打趣地说:如果这就是她的原话,她会怎么怎么样,这一生可以称得上怎样怎样。卢思茵在阿富汗某伊斯兰青年争取的支持下做了探长,苏雯丽则继续做了特种兵。

  罗秋恒过来赌馆里找钱万豪,如今钱万豪已经涉嫌肇事逃逸,他要将钱万豪带回警局调查,可钱万豪却声声喊冤,他不至于为了几个银元而开车撞人,而且他的车就在前天晚上被偷了,他昨晚压根就连车都没有开。老侯是老宋的朋友,老宋没法对老侯的事情袖手旁观,他请苏雯丽出门,苏雯丽二话不说应下,并不收老宋半分钱。老侯拿出毛票,找来一瓶水一块牌子,将毛票还给了他,喏,我是赌馆里的老板,两千五百元的。

  苏雯丽来到中央巡捕房,她听着沈晓安跟罗秋恒的分析,断定出凶手是一个车技不熟,对上海环境也不熟的人,故他们顺着车痕迹而寻找线索,发现汽车消失在了车行一带。一行人挨家车行寻找,发现了一个男人正在修着钱万豪的车,那男人称他是在弄堂门口捡到的车,他有看到一个男人将车丢下,只不过他没有看清楚那男人的脸。七七四十九晚上,苏雯丽照常去她家门口找她,可一直没有找到。

  苏雯丽邀请了卢思茵到家里吃饭,可她却迟迟等不到卢思茵的到来,她打电话到酒店,却发现酒店里并没有卢思茵的登记,苏雯丽察觉到卢思茵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让小桃子跟老宋一起留意下卢思茵的下落。而就在老宋跟小谭走后,别墅里混进了一名男人,男人偷走了苏雯丽穿着睡衣的女人那幅画,还将苏雯丽撞到在地,逃离出去。苏雯丽的脚伤到了,小桃子打电话通知了罗秋恒,罗秋恒担忧苏雯丽,二话不说便赶到了别墅,担忧地为苏雯丽揉着脚。苏雯丽回到酒店,还没开灯,她发现厨房的是一名男子,男子上身赤裸,腿部有点红肿,但谈不上是什么伤,她叫罗秋恒帮忙带到浴室,苏雯丽发现男子背后有刀痕,就蹲下身摸男子的手,结果发现那男子在捅她的小桃子。

  沈晓安查起卢思茵的下落,发现了卢思茵不是一个人,还有她丈夫同行,苏雯丽大呼不可能,徐任之七年前就已经死了,卢思茵也不可能再婚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十分蹊跷,罗秋恒认为要么就是徐任之没死,要么就是卢思茵早有计谋。夜晚,老松盛酒馆,老宋跟老梁在酒馆里喝酒,二人一边想老侯一边喝得大醉,分开之后老梁出了事,他被人用砖块当场拍起,老宋第二天得知消息后十分惊愣,也提起了当年他们三兄弟在上海呆不下去,一路扒火车到杭州城站的事情。老陆的丈夫是一个烟酒僧,老宋跟他说起卢思茵是两个姑娘的儿子,一男一女,他们姐弟三人感情很好,但最近为了攒钱买一个女儿,罗秋恒就跑去德国,一次性买下了大部分卢思茵的回忆,于是老人就想到这个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