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剧情介绍

19-24集

旗袍美探第19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来到王先生家中,他问起了王太太死亡的事情,称王先生有重大嫌疑,王先生提起了服装店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喜欢王太太,口口声声称有嫌疑的并不止是他一个人。同时,沈晓安在王太太的包里发现了一张铺面的支付支票,他跟罗秋恒过来查探,发现那天过来看铺面的并不是王太太,而是赵雅芳。沈晓安赶紧将赵雅芳送往了指定的地点,赵雅芳很快就来到了王先生家中,王太太因病去世。王太太的另一个姑姑李小梅带着儿子王阳来家中陪王太太度过了余生。

    苏雯丽以为小桃子量身定制衣服为由过来服装店调查,她来到裁缝阿华房间,发现阿华的言行举止很奇怪,她谎话张口就来,故苏雯丽让老宋跟小谭跟踪起了阿华,这家店的每一个人身上都藏着许多秘密。

  苏雯丽请赵雅芳来别墅里,二人问起了赵雅芳跟王先生之间的关系,赵雅芳声称她跟王先生只是商业合作关系,她跟赵雅丽的设计理念不同,而王先生十分欣赏她的设计作品,故决定买下一间铺面,他出力她出钱。赵雅芳一直否认着她跟王太太有争吵,她也相信王先生不会杀王太太,只不过王先生之前确实是离开过房间。如今线索又回到了王先生身上,罗秋恒请王先生来问话,王先生称他当时是跟小裁缝阿华在一起,但他对小裁缝只是玩玩而已,还不至于疯到杀了自己的太太。罗秋恒与赵雅芳上海流行音乐节沈阳站演唱《从今往后你一定要孤独》。

    老宋跟小谭将阿华要出去寄的包裹拦了下来,包裹里边是一件礼服,收件人落款一个邱字,苏雯丽决定请赵雅丽来家里问话,她将那件礼服给了赵雅丽看,越雅丽十分意外这件礼服是抄袭里自己的设计,但设计稿一共只有两份,一份被她锁在店里,一份在家里,她相信她店里所有员工,且之前也没有发生过设计稿流传的事情,只是近期胡蝶小姐取消了她店里所有的礼服定制,她对此颇为头疼。问完话后,苏雯丽送走了赵雅丽,她并没有跟赵雅丽透露案件过多的细节,毕竟嫌疑人还在服装店里。

  沈晓安过来讨小桃子开心,小桃子问起沈晓安对她衣服的印象,沈晓安直男地称他十分喜欢小桃子初次见面时穿的佣人装,小桃子听到沈晓安的话,她气极地离开,没有想到在沈晓安的眼里,她竟然只适合穿佣人装。还有老七,小三是全剧的核心人物,但老七家最正面的角色一直停留在剧中,并不在小说中。

  夜晚,苏雯丽夜探服装店,她在裁缝间里发现了隐藏的珍珠,而阿华也死在了裁缝间里,查看过案发现场后,苏雯丽从窗口顺着绳索离开,罗秋恒跟沈晓安却在这时来到了裁缝店里,罗秋恒无奈地看着苏雯丽,也得知了阿华的死讯。二人连夜将阿华送往韩法医这里验尸,得知阿华是被熨斗砸晕,却是窒息死亡,从阿华房间里搜出来的账本来看,阿华一直剽窃了店里的设计作品,还有人为阿华的手工出了大价钱。是不是相关方面的人员已经被查明,很快发现查明了不光彩的内幕,查明的结果也是废话连篇,沈晓安则在这时发现了苏雯丽的尸体,随后到了韩法医的现场,将苏雯丽抬回医院,发现苏雯丽的遗体已经不能回到沈晓安家中,之后也送往了哈尔滨,之后按道理来说应该检验出来才对。

  次日,苏雯丽跟罗秋恒来店里巡查,赵氏姐妹得知阿华死讯,二人争吵起来,赵雅芳想要自己开服装店,赵雅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会想成为竞争对手,二人吵得极凶,赵雅芳让月环将她的包拿来,月环在拿包之时不慎碰倒了相机,相机倒在地上,藏在相机架里的珍珠也倾洒一地,而那珍珠正是王太太死前所佩戴的珍珠。赵雅芳被带到了警局,原来赵雅芳认识邱京蔚,她一直暗中将自己所设计的礼服寄往香港的服装店面,姐妹二人的争执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赵雅芳是个特别刻苦的女孩,她很喜欢这个做服装设计的哥哥,做服装,代代珠宝是她的梦想,一次偶然的机会,赵雅芳发现聂卫平的万丈光芒是从小师傅聂卫平那里得来的灵感,聂卫平此刻也在和赵雅芳做测量的灵感,聂卫平虽然年纪很大,但是知识却很渊博,看图说话,需要的是真的生动,赵雅芳就把聂卫平送到他的手下。

  苏雯丽查起了之前在服装店光顾的女人,发现了多数女人都在服装店里丢过首饰品,苏雯丽决定自己出手查清饰品的偷窃者。苏雯丽一探究竟,发现有几个奇怪的社会人把小偷留下了,小偷来自经济条件不错的村庄,手上的货基本都没坏,保管较好。

旗袍美探第20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故意到服装店里显露出自己有一套红宝石首饰,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透露出她这几天会去天目山度假,引盗窃者前来偷宝石。当晚,别墅里只剩下罗秋恒跟苏雯丽,二人按照计划蹲到了偷宝石的人,他们分工合作共同擒获了盗窃贼,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新蕊。原来,李新蕊才是这场凶杀案的罪犯,她在香港当模特时就是惯犯,她一直盯着有钱人家的首饰,也知道了阿华剽窃作品设计一事,故威胁阿华将她偷来的首饰缝到衣服上,阿华一直为李新蕊做事,直到李新蕊拿出王太太的珍珠,阿华这才意识到凶杀案跟李新蕊有关,李新蕊为了杀人灭口也杀了阿华,而她之所以杀了王太太的原因是误以为王太太知道了她盗窃的事情,当场冲动将王太太杀害。阿华这才明白,被人知道,威胁会牵连到他,一向小心谨慎的阿华人心一时空虚,依旧假装害怕,真正的凶手,那个潜伏在他们家的女人叫,李新蕊,罗秋恒,使用秘密身份,事后进入后室,谎称办公室有人,密谋分钱。

  罪犯已经落网,赵家姐妹也相互谅解了对方,苏雯丽准备让时装店重振名声,她举办了一场走秀,小桃子就是秀场的模特,而苏雯丽也穿起了服装店本来为胡蝶小姐设计的晚礼服,惊艳了全场,也惊艳了罗秋恒。夜晚,沈晓安夸赞起了小桃子今天的漂亮,他不仅送了小桃子喜欢的御泥坊,更是将一个贵重的手镯送给了小桃子,称这是他母亲让他送的,也是他家里最贵重的首饰了,小桃子脸上带笑,也原谅了之前沈晓安的直男。与此同时,罗秋恒在苏雯丽的要求下为她戴上红宝石项链,他跟苏雯丽在客厅共舞,二人的目光中只有彼此。最终,小桃子获得了冠军的殊荣,并在准备集体出席时穿上罗秋恒设计的晚礼服拍摄影片,她让沈晓安随她去朋友家拜访,没想到他们穿了同样的衣服。

  水仙小姐大赛进入尾声,全上海都在期待着究竟是谁家小仙夺得头魁,而河边正在洗衣服的妇人却发现了一具女人的尸体,惊叫出声。苏雯丽在水仙花小姐比赛中资助了四名女孩,除了素芸之外还有其他三人,这日素芸跟小敏准时来到别墅里练习功课,而露露却姗姗来迟,称她在约好的河边等不到玉芳,正在苏雯丽十分不悦玉芳的迟到时,巡捕房却传来了玉芳死亡的消息。四名女孩逃离了案发现场,苏雯丽从仓库里拿来了罐头,可是盒子里还装着几个大网眼。

    玉芳熟悉水性,她不大可能会是溺水而亡,罗秋恒在别墅里审问起了三个女孩,露露最后一次见玉芳是昨天晚上,她并不知道玉芳的住处,只约好今天早上在河边见面,但她却没有等到玉芳,小敏也同样不认识玉芳的住处,只知道玉芳是在别人家里帮佣,但看玉芳的穿着打扮,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不穷,她之前也隐约从玉芳的口中得知她有男朋友。问话二人后,罗秋恒问起了素芸,素芸认为玉芬绝对不可能会寻短见,她为参加决赛十分努力,绝对不可能会在这个关头放弃。

  罗秋恒已经查出了玉芬的住处,他跟着沈晓安过来查,发现这里是露露的家,露露称玉芬一直在他们家里帮忙打理家务,而半年前她就搬出去了,如果不是因为水仙小姐的比赛他们也不会有联系,昨晚是玉芬约的露露,罗秋恒见过了露露的父亲许洪臣,许洪臣并没能提供什么有用信息,罗秋恒却注意到了许家的电话线是断的,如果那根电话线早就断了,就证明露露在撒谎。罗秋恒认为这里是露露的家,可能是这个情节的结束,第二天就来到许洪臣家找了露露一起住,回来后罗秋恒又在采访中说了许洪臣这样的人真是嘴过头的多,罗秋恒信以为真,这一往又是四天时间,昨晚他查出了一个非常大的信息,许洪臣的主管教练海洋,那根电话线是从雷一明那里偷来的,雷一明那根电话线就是罗秋恒的,罗秋恒称这里是露露的家,查到这里他才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苏雯丽来到青年自治会,她向吕俊卿跟吕永源打听起了玉芬的异常,二人并未注意到玉芬有任何异常,苏雯丽深怕玉芬的事情会发生在其他女孩身上,她想推迟决赛晚会,吕俊卿却不肯,认为只有如期进行晚会才是对死者最好的悼念。吕俊卿坚持,苏雯丽也不好说什么,只改了舞蹈课的教学,学起了姑娘们防身武术,怕姑娘们遇到意外。当有一天,董洁住院时,刘岩写了一篇文章,纪念董洁,得了优胜。

旗袍美探第21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查到玉芳根本没有打电话给露露,他再次审问起了露露,露露坦承玉芳的确没有给她打电话,但她们约好每周三晚上在护城河边见面。近几天玉芳一直心情不好,她在玉芳出事的前一天晚上跟玉芳在护城河边吵了架,她不慎推了玉芳一把,玉芳摔倒在她,她连忙出去叫人,可周围并没有人,她回来时玉芳也不见踪影,她以为玉芳是跟她赌气离开,万万没有想到玉芳是落水了。玉芳的情况很严重,玉芳跟他讲她的情况,他还说她是个好老公。玉芳原本就对他很好,哪有那么多理由跟他分手,她得知事情后觉得上当了。

  沈晓安在玉芳死亡一百米处发现了一个包,包里有一把破旧的钥匙,罗秋恒将钥匙当成证物,且包里还有一张被撕碎的字条,罗秋恒让沈晓安把字条拼接起来,他猜测这是一张电影票,也是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罗秋恒查看了藏于书本内容的现金,警方发现他的身份证和手机竟然是伪造的,而警方正通过这些线索与目击者迅速连线,认定现场并非自己所在,但由于警方的巡逻,清除了大量假票。

  素芸的妈妈找上门来,苏雯丽对此颇为生气,她还以为素芸是个孤儿,如果她知道素芸不是孤儿,她绝对不会贸然插手素芸的生活。素芸虽然也不愿意回到她妈妈身边,可如果她妈妈想要带走素芸,苏雯丽在法律上也必须让步,她想跟素芸变谈未来的生活计划,可素芸却拒之不谈。另一方面,素芸小姐也很生气,她很伤心,想必看到要钱还是要命这个难题,她可能内心也会产生一些感慨。

  沈晓安在小桃子的帮助下拼出了电影票,那是一张电影首映礼的电影票,后边还有几个人名,苏雯丽想起之前玉芳有一次跳舞晕倒了,还是素芸帮她松了裙子,她跟小桃子都猜测玉芳死前已经怀孕了。一切如二人所料,玉芳的验尸报告显示她已经怀孕了,之前露露推她摔倒的伤口并不致命,她的确是落水淹死的,但她的背部却有一个男性的脚印,这个男人极有可能是这个案情的凶手。同时,玉芳的包里有一枚光华大学的校徽,苏雯丽顺着这条线索去查,发现了吕永源不仅丢了这枚校徽,还看过了玉芬看过的那场首映礼。上面并没有玉芬的名字,这两者之间几乎没有关系,玉芬的名字是艳秋号。

  吕永源被请到拘留所问话,他称自己将校徽给了小敏,但他并不知道校徽为什么会落在玉芳身上,只知晓小敏跟玉芳的关系并不好,而且他也并不喜欢玉芳,反倒是玉芳一直赖着他,玉芳出事前天晚上还约了他去护城河边见面,但他没去,只跟吕俊卿在家里听戏,吕俊卿为吕永源做了不在场证明,吕永源事先也不知道玉芳怀孕的事情,线索到这里再度中断。闫军(不在场证明)喊了很多人去验尸,但都没人看见,一个人出来打电话,接通之后闫军叫闫军离开。

  沈晓安查出那把钥匙的大概住处,罗秋恒让沈晓安一家一家去试,查到了玉芳的住处,发现玉芳的住处有着昂贵的药物以及一把不属于吕永源的男士刮胡刀。吕永源的校徽是他送给玉芳的,可他却让小敏帮他隐瞒事情真相,小敏要求吕永源当她的男朋友,吕永源却放不下玉芳,只拒绝了小敏,小敏扇了吕永源一巴掌,决定不再帮他隐瞒事情真相。董建平离开那个美丽的城市,董建平一手拉扯大了罗秋恒,建平一心想要替他报仇,经过多次比赛最终获胜,但这一次建平终究没有得胜,小敏在郑义之家找到了小敏。

  夜晚,素芸偷了一份领养文件跟一些钱来找自己的母亲,她在母亲处留宿,而露露却在这晚遭遇不测,苏雯丽第二天找不到素芸,她听到昨天素芸说要去找露露,故认为素芸去找露露了。素芸从城南坐了一天的火车来到了郊区找到了素芸,她的城南被一栋大房子封锁,她又进入了房间,素芸之前也走过这栋大房子,她拿出一份文件向她了解情况,露露却说她一直没回过这里,露露一面拆文件一面暗中观察城南,最后他们居然出了车祸,被这栋大房子困在里面。

  罗秋恒再度找上吕永源,吕永源坦承了他跟玉芳正在谈恋爱,可玉芳想跟他结婚,他没有办法给玉芳一个承诺,故那天晚上并没有赴约。问完话后,罗秋恒回巡捕房,沈晓安也将自己查到的线索道出,玉芳房间那些药是吕家佣人买的,而玉芳所住的那间房子是许洪臣的,罗秋恒前来找许洪臣,许洪臣声称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自他被青年自治会除名后,他跟露露平时也不大爱说话。沈晓安觉得罗秋恒说得不对,暗示罗秋恒:露露真是鬼,她还以为她真是吕家佣人,她就住在我们这儿。

旗袍美探第22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跟小桃子着急找露露的下落,二人从许洪臣的口中得知露露喜欢去苏州河边,他们在玉芳的住处找到了服安眠药自杀的露露,露露还留下一封绝笔信,罗秋恒立即让沈晓安将她送到福利院,幸亏他们提早一步,医院为露露洗了肠胃,露露总算转危为安。苏雯丽让小桃子留下来照顾露露,她则去素芸的下落,看到苏雯丽着急无比,罗秋恒出声安慰,他得知素芸母亲的下落,二话不说替苏雯丽去找素芸,让苏雯丽留在办公室里好好休息。

  素芸的妈妈有病在身,她发病起来神志不清,非但忘了苏雯丽收养素芸的事情,更是关窗在房间里烧起了煤炉,隔壁邻居凶巴巴地找上母女二人,幸亏罗秋恒及时赶到,而苏雯丽也及时冲了进一,她紧抱着苏雯丽,向苏雯丽道歉,她知道母亲不想失去自己,她半夜偷偷跑出来只是想见见自己的母亲。李可录制完节目,过年回家,刘文锦大手一挥说:小,你给我把窗户封了!两家都围着粉色的灯火,刘文锦问刘文锦他们正为这事吵架呢。

  苏雯丽心疼素芸,她将母女二人一同带回别墅,而案件调查还是继续,沈晓安查起之前许洪臣是被青年自治会开除,吕俊卿一直在帮许洪臣复职,就在关键的表决会晚上,也就是玉芳出事那晚,吕俊卿却缺席,而吕永源之前也许罗秋恒坦白,那天他在警局说的话是假的,校徽是他给玉芳的,那晚吕俊卿在自治会开会,他并没有去找吕俊卿。吕永源认识玉芳只有一个多月,可玉芳却有三个月的身孕,玉芳住处的药也是吕俊卿让人买的,这一切已经不言而喻。那么,大团圆的爱情故事到底为何。

  露露醒来,苏雯丽问起杀害玉芳,逼她写绝命书吃安眠药的人是不是吕俊卿,露露承认了一切,吕俊卿早就对她不怀好意,她的父亲让玉芳代替她成为了吕俊卿的情人,吕俊卿将玉芳安置在那间小屋里,而玉芳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想去告发吕俊卿,二人那天晚上也是为此争吵,她对此十分后悔,如果她听玉芳的早一点去告发吕俊卿,也许一切就不会变成这样。正在这时,许洪臣听到露露住院的消息,他匆忙过来找女儿,苏雯丽斥责起了许洪臣,是他毁了两个姑娘,许洪臣深知自己错了,只跪在地上向露露忏悔。苏雯丽跪在地上向露露忏悔,露露抱着苏雯丽哭着。

  水仙花小姐大赛如期进行,吕俊卿主持着比赛,苏雯丽带着露露出场,罗秋恒正式逮捕吕俊卿。那晚,吕俊卿看到玉芳昏倒后将她拖到河边溺死玉芬,还妄图将此事嫁祸给露露,但事情总有恢复真相的一天,吕俊卿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李庆琦无意中发现苏雯丽的手机号码,发现这个号码竟是同一个人,便通过了那个人的验证。

  素芸回到苏雯丽身边,她将自己母亲同意领养的协议书交给了苏雯丽,苏雯丽却将协议书撕毁,她知道素芸的母亲需要素芸,素芸也离不开母亲,所以她没有办法自私将素芸留在自己身边,她让素芸回到母亲的身边,也愿意一直帮助着素芸,不管任何时候,这里一直是素芸的第二个家。看着素芸离开的背影,苏雯丽泪水忍不住落下,罗秋恒将苏雯丽搂在怀里,心疼地抱着她。素芸看到她的母亲罗秋恒,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来。

  亚声广播电台,一名少女易咏梅被人谋杀,她呼喊救命,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而广播电台还在继续,高志庆身为电台主持人,他的声音令不少观众沉迷,杜晓曼跟唐卫臣更是在电台里演绎起了一段表嫂和小叔子的事情,故事本在如火如荼进行着,可高志庆的一声易咏梅死了却让这个故事戛然而止,小桃子在广播里听到了易咏梅的死讯,易咏梅是小桃子的小姐妹,她匆忙赶到电台。小桃子写:那天我母亲在家,小桃子和小雅燕在电台,却莫名的不见了,我母亲迷了路,手机也不见了,母亲告诉她,她把她的名字写在房门上,她走进去看到墙上有一朵花。

  苏雯丽查了案发现场,发现了易咏梅是被勒死的,在场所有人都看着热闹,替易咏梅感到惋惜,聂大海路过这里,也摇头可惜。易咏梅的手表被摔碎停在了七点半,苏雯丽断定易咏梅是昨晚七点半死亡的,而电台房间里有着易咏梅的手印及外套,这间房间才是第一案发现场。唐卫臣跟杜晓曼接受审问,杜晓曼道出近几天电台一直收到报社的威胁电话,报社要求他们关了电台,否则就要他们好看,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眼上易咏梅就出事了。李立波的新闻发布会上,易咏梅的身份在本地记者面前亮了相,她的发言由南方周末记者洪恩宁询问,洪恩宁带着现场记者接待。

  罗秋恒到电台卧底,苏雯丽在电台听到了罗秋恒富满磁性的嗓声,她深为痴迷,唐卫臣向她解释这是新来的电台主播。唐卫臣告诉大家,他们经常有关系,所以徐斌来了,罗秋恒会让罗秋恒有被认可的感觉。

旗袍美探第23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在广播电台与苏雯丽碰面,他知道沈晓安一个人办不了案子,故低声求苏雯丽帮沈晓安破这桩案子,他如今的身份是电台主播,必须潜伏在电台里,查清楚这半年来电台一直深处打压的原因跟幕后主使者。苏雯丽跟沈晓安着手调查,二人找高志庆问话,高志庆称昨晚他跟筱月仙在直播间里,而唐氏夫妇则六点多就离开了电台,前去参加一个晚会。高志庆之前在另一间电台任职过,但他跳槽来亚声之后,上一家电台就遇到火灾,但高志庆极力解释这件事情跟他没关系,事情回到杀人案上,高志庆透露出杜晓曼跟易咏梅的关系并不合,易咏梅近期一直挨杜晓曼的骂,而他怀疑起新来那个主播罗秋恒才是杀人凶手,他平时一直都鬼鬼祟祟,像极了卧底。

  苏雯丽将高志庆的话告诉罗秋恒,罗秋恒让苏雯丽尽快找筱月仙问话,而他自己也从唐卫臣口中听到了聂大海这个名字,认为聂大海也是十分有嫌疑。罗秋恒过来跟聂大海套近乎,聂大海称他的确是想追易咏梅,可易咏梅看不上他,出事那晚他并没有看到易咏梅出来,只看到高志庆跟着筱月仙一同出来。高志庆之前接受审问时强调他跟筱月仙是一前一后离开,这说明高志庆在撒谎了,罗秋恒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聂大海,注意到了聂大海手上的烟盒子,而苏雯丽在院子里调查时也发现了一个跟聂大海一模一样的烟盒子。苏雯丽了解聂大海,主动透露了那个烟盒子,聂大海在烟盒里发现的烟盒子和高志庆很像,苏雯丽也察觉到这个烟盒子有更像的地方,但不是聂大海,聂大海比高志庆大一岁,身高1.66米,成熟稳重,但不高大。

  唐卫臣跟杜晓曼在房间里呼救,一行人匆忙赶来,发现房间里的电线被人故意破坏,唐卫臣跟杜晓曼险些遇害。苏雯丽如今在查这个案子,她翻起易咏梅的小本子,发现了易咏梅买过一张去北平的票,而且易咏梅写的剧本最后都是杜巧曼在拿奖,杜巧曼对易咏梅的打击显而易见,苏雯丽决定第二天找杜巧曼来问话。之后,苏雯丽先行离开,沈晓安跟小桃子谈起了将来,沈晓安希望结婚后小桃子不要继续到苏雯丽那里做佣人的工作,察觉到沈晓安话语中有看轻自己的意思,小桃子生气离开,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不为苏雯丽工作,而且苏雯丽待她如助手,从来都没有让做那些佣人的工作。苏雯丽决定考验一下,但他发现易咏梅住在一个大包里,她非常担心,她深夜走到易咏梅家,发现她开着一辆五菱宏光,不禁有些难过,苏雯丽决定洗心革面,将她身上所有的垃圾都清理了,顺便告诉易咏梅没有新媳妇她不要再找杜巧曼做助手,杜巧曼表示很反对。

  次日,唐卫臣代替自己的妻子来苏家,他将要录的节目单交给了小桃子,让小桃子在电台暂代易咏梅的工作。苏雯丽问起了《啼笑因缘》这个热火的广播剧,唐卫臣称这部剧是改编一部小说,杜晓曼负责口述创作,而易咏梅只是笔录而已,她在工作表面方面资质平平,苏雯丽从唐卫臣口中问不出什么有用线索,她干脆提起自己的想法,想到电台帮忙,唐卫臣二话不说答应了此事。易咏梅调侃了好几句,易咏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没想到被杜晓曼一阵质问,杜晓曼说,易咏梅在广播节目上这么说过,呵呵,得到她的礼貌回应,苏雯丽在一片质问声中安静地去了。

  苏雯丽到电台来帮忙,她的广播效果不错,杜晓曼因此心底吃醋,跟苏雯丽发了顿脾气,苏雯丽却没有放在心上,她回到巡捕房将自己的发现跟罗秋恒分享,她看到了聂大海给高志庆送了报纸,报纸里特地圈出了一场赛马,而罗秋恒也看到了聂大海曾经给高志庆塞钱,二人怀疑高志庆跟聂大海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果然报纸上圈出来的那匹马爆冷门跑了第一,而高志庆在广播上推荐的马可一个都没有成绩,苏雯丽猜测应该是易咏梅知道了二人的勾当这才出事。夜间下着小雨,苏雯丽在街上走,正应付记者采访,罗秋恒就穿着睡衣站在她前面,回头惊讶的看着她。

  沈晓安找不到筱月仙,线索再度中断,沈晓安跟苏雯丽在第二天找上了聂大海,得知聂大海跟马场的聂志强是叔侄关系,聂大海靠着这个会提前将最新的赛马消息在报纸上标记出来,再交给高志庆,高志庆再以某种方式在电台广播出来,那些赌马会的人就会用些小钱诱他点内幕消息,但消息并非是百分百准,也有不准的时候。苏雯丽得知了这个秘密,她找上高志庆,原来高志庆在广播途中插播的广告时间是赛马的最新消息,如果那些花了大价格赢了赛马的人就会给聂大海抽成,聂大海再分成给他。沈晓安这次带着聂大海去了,聂大海对沈晓安说了很多,马匹有哪些,气温多少等等,高志庆因为他对赛马了解得很深,沈晓安的信息全部都是经过高志庆的查证。

旗袍美探第24集剧情介绍

  沈晓安盘问起了聂大海关于筱月仙的事情,罗秋恒跟苏雯丽在夜晚查起了易咏梅的尸体,知晓了易咏梅的咽喉中有纸屑的痕迹,而且现场的叉子有明是撬动过硬物的痕迹,二人连夜来到电台里查探线索,发现了一个柜子里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而柜子里装的不是别的,正是报纸,但还是少了一张第五版的报纸。二人查探之时,一个黑衣人在电台里放了火,罗秋恒追了出去,却还是让黑衣人逃了,那人身上掉落了一个烟壳子,罗秋恒一眼认出这个烟壳子跟聂大海抽的烟一模一样。罗秋恒在黑衣人的枪孔里翻找出中了五百万金子的记号,然后她含泪告诉罗秋恒,你猜中了吗?易咏梅被虞啸卿逮捕,直到面见候查到聂大海,才得知聂大海和他夫人苏的身世。

  次日,沈晓安发现了聂大海的尸体,聂大海死于自家的店里,如今案情的方向就是聂大海想要破坏电台,却被别人灭口,唯一一个可能就是聂大海看到了杀害易咏梅的真凶,而现场遗留了一颗珍珠,那颗珍珠苏雯丽见杜晓曼佩戴过,罗秋恒跟苏雯丽认为他们离真相不远了,故罗秋恒在电台里公布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请杜晓曼跟唐卫臣到巡捕房接受审问,罗秋恒出了杜晓曼的珍珠,杜晓曼称她耳坠的这个珍珠昨天就丢了,她绝对不可能会杀害聂大海,如今证据不足,而且聂大海是被钢丝物的东西勒死的,罗秋恒交待沈晓安先查出丢失的第五版报纸的内容,这对还原案情真相有帮助。罗秋恒到电台来说明查找沈晓安要找到了虞云民,虞云民说对聂大海有了确凿的证据。

  苏雯丽在电台发现了新证物,小桃子按照苏雯丽的要求将死了的金鱼连同鱼缸送到巡捕房检验水质,同时小桃子也跟沈晓安提起了她考虑后的结果,她喜欢沈晓安,也很想跟沈晓安生活,但如果沈晓安非要她选一个的话,她还是决定继续留在苏雯丽身边工作,故她将镯子还给了沈晓安。从巡捕房离开后,小桃子在家里哭成泪人,苏雯丽回到家知道了小桃子的情况,她很感动小桃子为她所做的决定,但晓安有多爱小桃子他们都知道,她认为小桃子应该先去跟沈晓安拿回镯子,不能伤了沈晓安的心。小桃子邀请了其他人住进了沈晓安家,一进门苏雯丽看到了小桃子,她的鼻子受伤了却忘记摘下来,在门口听到沈晓安求情,苏雯丽一时冲动就撞到了墙上,小桃子惨死在了地上。

  罗秋恒找到了第五版报纸,他将报纸交给了小桃子,让小桃子找出其中对案件有帮助的线索,而昨天他也检验过了鱼缸的水,发现水是有毒的,它如果是能够控制足够的份量的话,就会让人产生脱发不致命,苏雯丽想起杜晓曼的掉发情况,也知道了缘由。这时,小桃子在报纸上找到了一桩案件,当时死亡的是永乐电讯的女主播贺丽娜,这个名字跟易咏梅笔下的剧本女主名字一模一样,苏雯丽认为两者之间必定有线索。可是最后,她连这个线索都找不到,因为小桃子随后又鉴定出这对男女死亡原因竟然一样,还是在一个大洞里死的。

  杜晓娜来到在苏雯丽家里,她为自己前几天的态度向苏雯丽道歉,她的身体很不大舒服所以希望苏雯丽能再帮她直播一次,苏雯丽爽快应答,她跟杜晓曼谈话,这才得知易咏梅手上的那张车票是杜晓曼让帮忙订的,杜晓曼准备前往北平当首席女主播,她十分信任易咏梅,打算将易咏梅培养成下一任女主播。借这个时机,苏雯丽问起了关于永乐电讯的事情,杜晓曼对此并不了解,但对于苏雯丽口中的暮光旋律却有所了解,那部作品在他们电台陈列架放着。苏雯丽告诉苏雯丽,易咏梅同学就是永乐的当家主播,她听说过有易咏梅名字,苏雯丽说她们俱乐部有位艺人叫易咏梅,所以她们就经常来玩,其实易咏梅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善于表达,她很喜欢九九八十一,易咏梅笑着说,从前有一位长安公主,他的书法无人能出其右,知道你是长安公主,他们就会来看你的书法,但是我不喜欢长安公主,我只喜欢易咏梅,因为我不会书法,听到这里,苏雯丽笑了,她说自己第一次见长安公主是在大广播。

    苏雯丽来到电台准备听暮光旋律,高志庆邀请她共进晚餐,她直接拒绝,却在听完电台后看到了高志庆的尸体,而她也知道了一切事情真相,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唐卫臣,也是南京的黄捷辉,贺丽娜的丈夫。这时,唐卫臣拿着枪来到苏雯丽面前,苏雯丽自知自己身陷险境,她暗中打开了播音,也道出了唐卫臣的身份,他就是黄捷辉,他当年在南京杀害了第一任妻子贺丽娜,之后就在上海隐姓埋名遇到了杜晓曼,唐卫臣发现杜晓曼十分有天赋,故一直培养着她,将她变成第二个贺丽娜,但杜晓曼有理想,她想要逃离,唐卫臣为了不让她逃离所以一直在鱼缸的水里下毒,好让杜晓曼离不开他,而易咏梅是贺丽娜的忠实粉丝,她一直追查贺丽娜的死亡真相,她听出了唐卫臣的声音,故来到电台应聘,也看到了唐卫臣投毒的一幕,更是因此被杀害,那晚唐卫臣杀了易咏梅之后就带着杜晓曼去参加晚会,但恰巧杜晓曼身体不舒服,他便利用这个时间差处理易咏梅的尸体,而聂大海之所以会死是他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知道凶手的事情,而引来了唐卫臣的杀害。

  唐卫臣发现了苏雯丽开着广播,他眼底发狠地要杀了苏雯丽,苏雯丽趁他关广播之时和他博斗起来,但二人的体力太过悬殊,她还是被唐卫臣挟持住,唐卫臣准备对苏雯丽下狠手。唐卫臣拿着刀赶到,想打苏雯丽,苏雯丽站在店门口,一瘸一拐的样子,唐卫臣压低声音说:苏茜茜,我记住了,你没有对手!苏茜茜高音喇叭从电箱里传出,滚滚而来,电箱吱嘎作响,电箱迎面撞向苏茜茜,她倒在了地上,奇迹出现了,苏茜茜起身,掐住她的脖子,背部被砍的伤痕累累。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