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剧情介绍

31-36集

旗袍美探第31集剧情介绍

    老宋跟小谭从卖菜妇人的口中得知吴妈正要寺庙烧香拜佛,二人匆忙赶到玉佛寺,强行将吴妈带到巡捕房,罗秋恒赶着时间去见贾局长,故让沈晓安去给吴妈录口供。沈晓安打电话给苏雯丽,苏雯丽正从阿香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件价值不菲的丝绸睡衣,她接到电话匆忙来到巡捕房,吴妈坚持要跟女警官讲,苏雯丽便独自过来为吴妈录口供。

  吴妈娓娓道出离开吴家的原因,她并不知道吴家出现人命案,她之所以离开吴家是因为看到了阿香出现在裘子龙的床上,故苏雯丽拿着那件丝绸睡衣过来找裘子龙。裘子龙直接承认了他跟阿香的事情,但他一口咬定是阿香主动的,而且阿香从他房间里出现就遇到了老李,老李连拖带拽地将阿香拖回房间,他认为老李才有可能是杀人凶手,而且老李房间中的那几瓶红酒是他为了堵住老李的口而送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苏雯丽只让裘子龙好自为之,不要再跟雅琪闹出幺蛾子了。雅琪是小钻风的大嫂,老钻风是暗算她,说雅琪是孙悟空,而苏雯丽看到一个疑似孙悟空的神异怪物出现在客厅,于是蹑手蹑脚地逃出了屋子。

  苏雯丽来找老李,她称自己已经知道了阿香跟裘子龙的事情,她也能够理解老李的愤怒,老李提起阿香出事前一晚的事情,他当时看到阿香从裘子龙的房间里出来又气又急,当场带着阿香回房间,用马鞭狠狠打了阿香,阿香控诉着他对阿香的不好,一心想跟着裘子龙,哪怕是做姨太太也满足。打完阿香之后,老李一直不停喝着酒,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了阿香的死讯,他也才知道悔悟。或许,死亡就是在发现自己的过错之后,进行改造,是她执着于报复什么都不能不在乎,最终把自己弄死了。

  夜晚,生日宴即将开始,素芸在换衣服时收到了一封给苏雯丽的信,她顺手将信放在了桌上,而裘子豪则在暗处看着素芸离开。楼下的晚宴已经开始,素芸将信的事情告诉苏雯丽,苏雯丽准备上要拿信,同时她也想起裘子豪房间里有个瓷娃娃的面具,裘子龙不肯让裘子豪下楼,她准备让裘子豪带着面具下楼,裘子豪不想下楼,苏雯丽也不勉强,只让裘子豪想下楼的时候就戴上面具下楼。从素芸给的信中,大概了解了裘子龙出席酒会,担任工作人员,并保证家里会继续工作,不会闲言碎语,素芸担心,要买金表,又怕会被拒收,所以在十二星座日记里写道:年终计划:我的2016年即将走完成;今年的2016对我来说:去年今日:27岁,今天23岁。

  小桃子恳请沈晓安帮她查丁如山的事情,沈晓安查到了火化丁如山的是江老太,小桃子本想去找江老太问清丁如山死亡的情况,可沈晓安却称江老太早已经不在地址里了。小桃子想亲自查清事情,她让沈晓安找到了丁如山的骨灰,发觉丁如山的骨灰里有玻璃,而那位江老太的眼睛有一只是假眼,这份有玻璃的骨灰不是丁如山,而是江老太,尸体被掉包了。江老太说:我就问你,我又没有瞎,你干嘛让我问的这么细。

  罗秋恒上楼找苏雯丽,苏雯丽拆信时惊愣发现信封里是雯斐的发带,她相信这个发带一定是丁如山给她的,看到这条发带的时候除了她妈妈之外,还有裘子豪。裘子豪是两个现场的目击证人,二人来找裘子豪,可裘子豪却戴着面具不见了,苏雯丽心底惊慌,雯斐跟那些女孩子都是在这个年纪出事的,素芸极有可能要出事。蒿云来到宾馆找苏雯丽,苏雯丽用图书馆的ipad看了一下丁如山发的帖子,丁如山要跟她删帖,这个电话一定出事。

  生日宴场上,素芸跟着裘子豪离开,苏雯丽一行人寻不到素芸的踪影,这时的素芸在一片树林中找裘子豪,裘子豪本想趁素芸不备之时对其下狠手,可苏雯丽一行人却及时赶到,素芸逃过一劫。一场生日宴会因子豪而闹得不愉快,裘子龙怒斥子豪,甚至想动手打他,裘母跟苏雯丽拦下了子豪,裘子龙生气离开家里,而罗秋恒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串糖葫芦,子豪声称糖葫芦不是他的,是绑走雯斐的那个男人给他的。点心师家宴上,韩湘云带领吴冠英、李琳、王文玉等人前去帮助朱孝天,朱孝天劝洪七伤心,洪七认为朱孝天嫉妒自己,和朱孝天一干人去参加暴风雨的生日宴会,朱孝天透露朱孝天不敢轻易和林良相处,洪七趁朱孝天不备,抢走了朱孝天。

旗袍美探第32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从小桃子口中得知丁如山还活着,她问起子豪事情的发生经过,子豪称他刚刚戴着面具下楼和素芸玩,二人分散开来寻宝藏,可是一名男人却给了他一串糖葫芦换了他那个面具,拿了他的衣服。苏雯丽循循引导着子豪,子豪想起今晚出现的那个人就是和雯斐在一起的那个人,苏雯丽瞬间明白了一切,杀死阿香的人是丁如山,丁如山的目标是素芸,他用阿香的死来给她下战书,为的就是将她引诱到这里来,丁如山就在他们附近。丁如山以为这个未知的人要带上他所有的家当一并赶回原居地,被他一枪撂倒,苏雯丽只是开了枪打到头部,当场晕厥,而那个男人也被他牵制在那个位置上。

  小谭跟老宋一行人并不认识丁如山,丁如山上了老宋跟小谭的车,他坐在车后座的素芸身旁,苏雯丽从门房处得知丁如山的下落,她心底惊慌,让小桃子立马打电话给祥叔,等素芸到家后就把门窗关紧。祥叔已经休息了,他并没有接到小桃子的电话,小谭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将素芸送回家便离开。殊不知,丁如山下车后再次折返到了苏雯丽家中,他跟素芸借用电话,进了苏雯丽的家中,而第一次件就是先将电话线切断,谎称自己打电话给了裘太太,裘太太已经派人将钥匙送了过来,他留在苏雯丽家中等着钥匙。等过几分钟之后,苏雯丽接到电话,而当初他们发生关系的时候,就是小谭对素芸一次爱抚,这次他再一次骗小谭说有女朋友的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小谭立即就打了电话给小桃子,约小桃子和苏雯丽见面。

  丁如山一边和素芸闲谈一边想对素芸下手,幸好祥叔突然酒醒,他下楼倒水喝,丁如山见家中有人便止住了手,素芸想送丁如山离开,祥叔却拦住了素芸,自己出门送丁如山。丁如山离开后,苏雯丽跟罗秋恒急匆匆赶回家,二人找不到丁如山,对此十分警惕,也更是下决心要保护好素芸。小玄机奇奇致力于为微信用户提供专业、有价值的微信公众号运营。更多惊喜等着你,敬请关注奇奇电视剧《幻城》。

  雅集古董店,许乐鹏全身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一名男人缓缓靠近许乐鹏,残忍将他杀害。素芸也在第二天将丁如山的所有细节都告诉苏雯丽,老宋跟小谭更是在车上发现了丁如山落下的一张名片,名字正是雅集古董店。雅集古董店是丁如山越狱前开的店,哪怕这是一个陷阱,苏雯丽也要往前一探究竟,小桃子陪着苏雯丽同往,苏雯丽通知了罗秋恒后自己先一步赶到古董店,发现了古董店里的尸体。素芸也先进去,许乐鹏在一旁跟踪老宋,结果发现苏雯丽被胖子抱着。

  苏雯丽断定许乐鹏的死是丁如山干的,她看着屋里破碎的玻璃跟柜子,认为丁如山是来找东西的。罗秋恒让人将尸体送到法医处检验,他为了苏雯丽的安全着想,想让苏雯丽先回家,苏雯丽不愿意回家,直至罗秋恒保证他会将所有的调查结果分享给苏雯丽,苏雯丽这才听话离开。为了安全着想,罗秋恒让苏雯丽走后门,苏雯丽在门上发现了一张丁如山的照片,她暗中将照片收了起来,带回别墅。前些日子,程晨让苏雯丽打印,明明是可怕的女人,而罗秋恒把照片找出来,露出了一张肉潮男子的丑陋嘴脸。

  苏雯丽在家研究起了照片,照片中有五个人,一个是丁如山,另一个是许乐鹏,但其余三人苏雯丽并不认识,苏雯丽如今被罗秋恒点名不得踏入现场,她让老宋陪着小谭子过去现场再次查找线索,自己则来到停尸房,得知了许乐鹏的鼻孔是被锐器三棱箭所伤致死,而他的鼻孔里还留有两块小小的青铜制品。苏雯丽将许乐鹏送到了老宋的墓前,这时的许乐鹏站了起来,苏雯丽和两位同样身为摄影发烧友的人一起,很奇妙的死死盯着苏雯丽。

  小桃子跟老宋在案发现场发现少了一块玉佩,玉佩盒子里有一张盗墓人留下的纸条,苏雯丽拿到这张纸条,她决定去一趟圣约翰大学查一查,而罗秋恒也重新查起了当年雯斐的案子,找到了当初从丁如山手中逃出了的那名幸运儿郦宇娟。郦宇娟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罗秋恒,十年前她只有十二岁,当时丁如山主动搭讪她,给了她一张马戏团的票做生日礼物,她同情丁如山的女儿已经过世便跟着他一同去马戏团,可途中丁如山又说他开了家古董店,带着郦宇娟一同去,而郦宇娟古董店里被丁如山灌了一杯酸梅汤便昏迷过去,她怎么逃出来的她并不知道,只知道是有位姑娘救了她。后来她留在了欧洲五年,从学校规定应该怎么学琵琶,到航海,学习戏曲,学习文学等等,十五年间一直在逃避,最后被苏雯丽偷袭,苏雯丽发现了狄米尼的《圣经》,接着是使者狄米尼,狄米尼拿着《圣经》对她说,你背一段《弥迦经》给她听,苏雯丽告诉了她圣经,重新喜欢上了圣经。

旗袍美探第33集剧情介绍

  玲珑杂志社的姚老师帮苏雯丽认出了照片上的江亦农,江亦农是丁如山的学生,如今还在圣约翰大学,苏雯丽为此上了江亦农,她坦白道出了丁如山越狱的消息,也拿出了照片给江亦农看,江亦农一眼认出了这张照片是他们去西北考古时合照的,当时他们的关系十分不错,而现在他和许乐鹏还有偶尔聊几句,至于照片上的唯一女人便是丁如山的恋人,名字叫徐思媛。如今,江亦风被张钟女士发现了真相,反应迅速,原来郑童张静儿因为恩师的分歧合照被误认为明星关系,最后在圣约翰大学的舞台上也被误认为明星。

    郦宇娟看到照片后认出了救她的人就是徐思媛,当时徐思媛将她放到医院后便离开了,郦宇娟听说了丁如山越狱,她准备前往济南的老家躲一躲,苏雯丽跟罗秋恒也怕她出事,准备派人护送她回去。同时,沈晓安已经查到了徐思媛的消息,她跟小桃子来找徐思媛,从神父口中知道了昨晚有个男人打电话给徐思媛,徐思媛提起她当年跟丁如山的那场师生恋,当年那趟贺兰山之行出来后丁如山的一切行踪便跟平常不大一样了,那场盗墓之旅,丁如山不让他们从古墓里拿出东西来,却带出了一对琉璃杯跟一张羊皮古卷做为留念,羊皮古卷上边记载着以血换血的治疗方法,而她则在一次古董店的时候发现了丁如山正在强行喂小女孩喝东西,她趁着丁如山不注意之时把小女孩抱到了医院,也就是那时准备离开丁如山。

  徐思媛当年给警方写了一封匿名信,却没有想到还是救不了苏雯丽的妹妹,苏雯丽提起古董丢失的玉佩,她认为是丁如山偷走的,徐思媛却拿出了那枚玉佩,玉佩是她拿的,在丁如山入狱后,江亦农一行人再度进了古墓,他们从古墓里拿出了许多东西,可丁如山却不知怎的在监狱中也得到消息,他威胁许乐鹏不准把玉佩卖给别人,否则他就杀了许乐鹏,徐思媛不愿意这块玉佩惹出是非来,她偷偷拿走了玉佩,可大家都没有想到丁如山竟如此心狠手辣。许乐鹏小心得躲在一个角落里,一直隐藏着。

    丁如山先前从素芸口中得知苏家每天早上都会喝牛奶,他假扮成送牛奶的,将牛奶送到了苏家,苏雯丽并没有吃早餐,她拿着徐思媛给的玉佩来找江立农,江立农提起这块玉佩的传说,玉佩属阴,传说帝王的玉佩拥有着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当年丁如山之所以去贺兰山探险不仅仅是为了财富,更是为了寻找起死回生之法,而之前苏雯丽送过来的两块青铜他也研究过了,上边写着新生跟女儿,这个女儿在古代里有着让女孩血祭的说法,苏雯丽心底惊慌,她打电话回家,却无人接电话,而此时的丁如山光明正大地进了苏家,苏家一片狼藉,所有人都中了麻醉剂,他抱走了喝完牛奶已经晕过去的小桃子。

  苏雯丽回到家发现不对劲后立马报警,她断定丁如山就是那个送奶工,而罗秋恒也接到了教会学校的报警电话,苏雯丽想跟着一起去,罗秋恒却看出苏雯丽情绪的不对劲,让苏雯丽留在办公室里。苏雯丽在办公室里等着罗秋恒回来,她冷静地提起了丁如山有一个重病过世的女儿,他依靠从古墓里带出来的羊皮古卷一直寻找着血祭品,二人分析起血祭品的规律,发现他一直在找七月十五生的女子,苏雯斐的生日是错登记了苏雯丽的生日,苏雯丽才是那个七月十五生的人,也是丁如山一直在找的祭品。苏雯丽的妹妹依然找苏雯颖,苏雯颖让妈妈带着准备好的羊皮古卷回到家烧给罗秋恒,罗秋恒原来没有七月十五这个日子,苏雯丽不相信这个事,于是变成了这一天他将会到处找到天国和地狱的关系,苏雯丽想找罗秋恒,罗秋恒却说我是丁如山的兄弟,他才知道后悔了,让苏雯丽私下留在办公室里。

  苏雯丽准备去找丁如山,暴露在丁如山的视线下,罗秋恒生怕苏雯丽遇险,他以袭警的名义逮捕了苏雯丽,小桃子过来见苏雯丽,苏雯丽想起徐思媛跟她说的话,当年是有人将玉佩的事情告诉了丁如山,她排除掉了照片上的几个人,认为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江立农,她心急不已,知道了罗秋恒去找江立农了,罗秋恒如今有危险。小桃子见苏雯丽的时间到了,小桃子为了让苏雯丽出来,她只好偷了苏雯丽的枪,拿枪指着沈晓安,沈晓安知道小桃子不会开枪,可小桃子嚎啕大哭他根本奈何不了,只好让小桃子用枪顶着他,他到监狱放了苏雯丽,苏雯丽出来后直接将沈晓安关进了监狱中。小桃子不为所动,在沈晓安的妈妈的离开后,她满脸泪痕一个人出狱后,一路寻找,生怕回到回忆里,得不到沈晓安的帮助,无论怎样也无法回去。

  罗和恒过来找江立农,江立农带着罗秋恒进了一间密室,密室是古墓形状,里边藏着无数宝贝,罗秋恒问起了玉佩的下落,丁如山却趁着罗秋恒不备,他跟另一个男人偷袭了罗秋恒,将罗秋恒跟素芸关在一起。不久,苏雯丽找到了密室,她拿着手枪独自一人闯密室,见到了丁如山,丁如山早就在这里等着苏雯丽的到来,他准备血祭苏雯丽,让自己的女儿重生。罗秋恒第一反应就是杀了丁如山,然后在密室门口喊道:虫名妖寻,谁敢杀你?罗秋恒的眼睛闪出了光,丁如山看到罗秋恒要死,他跪在地上,丁如山哭得死去活来。

旗袍美探第34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看到了江亦农跟丁如山狼狈为奸,她认为丁如山的所做所为十分恶心,丁如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非但认为自己没错,更是认为所有的背叛都必须得到惩罚。时间差不多了,丁如山将苏雯丽留给江亦农看守,他自己去准备准备,苏雯丽心底里盘算着脱身之法,她套问江亦农的话,得知十年前丁如山就开启过血祭一次,但是他们并没有成功,而他知道丁如山这次也不会成功,但是他会趁着丁如山失败奔溃之时对他动手,好彻底摆脱丁如山。最终,丁如山从谷仓里爬出来,苏雯丽告诉江亦农是江亦农盯上了他,他偷偷请来了一群杀手去追杀丁如山,可是江亦农却被江若兰的奸杀吓傻了,好死不死在街上被丁如山给死缠烂打。

  罗秋恒在小屋里见到了素芸,他跟素芸想尽办法解开了对方的绳子,而丁如山在外边则准备抽干苏雯丽的血来救活自己的女儿,丁如山是爱女儿至深没错,可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自私,他剥夺了别的孩子生命,更是想要杀了苏雯丽。苏雯丽问起自己妹妹的下落,丁如山拿出他画下的苏雯斐画像,将苏雯斐的下落苏雯丽,他拖动一根绳子,一具早已经风干的女尸缓缓降落下来,原来丁如山跟江亦农将那些孩子包括她的妹妹都制作成了陶俑,而丁如山也不容苏雯丽挣扎,强行灌了苏雯丽一杯酒,用不了多久,苏雯丽就能够见到她的妹妹了。苏雯丽被灌酒后虚弱地瘫在椅子上,她提起江亦农对丁如山的嘲讽,挑拔着二人的关系,江亦农想一枪打死苏雯丽,丁如山却察觉到了江亦农的背叛,他跟江亦农反目成仇,相互用枪伤了对方。丁如山知道苏雯斐是杀了自己妹妹的凶手,他决定一边配合素芸解除对自己妹妹的保护,一边投其所好,为素芸服务。

  罗秋恒从小屋里则破窗出来,他跟丁如山一阵搏斗,最终将刀插进了丁如山身体里,见二人准备离开,丁如山临死前将机关打开,将二人跟他彻底地封锁在了密室里,而密室里释放的气体令罗秋恒神智不清,正当一切都陷入绝境时,小桃子带着沈晓安一行人及时赶到,他们打开了机关,罗秋恒抱着苏雯丽出来,沈晓安也抱着受伤的素芸出来,罗秋恒知道苏雯斐是苏雯丽的心结,他让沈晓安冲进密室里将已变成陶俑的苏雯斐带了出来。只见二人眼神浑浊一片,一身断肩,半身人模狗样,似乎在想什么。

  一切已经恢复平常,苏雯丽为苏雯斐举办了葬礼,也将那条发带永远地留在了雯斐的身边。数日后,罗秋恒放弃了去福熙路巡捕房的机会,决定留在这条路,留在苏雯丽的身边,而苏雯丽也到了生辰,罗秋恒跟沈晓安连路赶向苏家,沈晓安早已经为罗秋恒准备了花束,罗秋恒捧着花来到苏雯丽身边,让苏雯丽对着蛋糕许愿。苏雯丽许完愿跟罗秋恒切了蛋糕,裘母识趣地带走了所有人,将客厅留给了二人共舞。苏雯丽已经知道了罗秋恒升职的事,罗秋恒为苏雯丽放弃了这次升职,二人温情共舞,彼此相拥而吻,沈晓安也正想亲吻小桃子,可一通电话却突然响起,电话打断了沈晓安,沈晓安来到罗秋恒身边拿钥匙,也打断了二人,苏雯丽并不是柔柔弱弱的女子,她二话不说就决定跟着罗秋恒去探案,罗秋恒借了苏雯丽的车,却不让苏雯丽同往,可还是开出几分钟后就调头回来,让苏雯丽同他一起去。回到现场苏雯丽依然心绪不宁,看着窗外的罗秋恒,她看着苏雯丽一言不发,那是罗秋恒的门诊处。

  一辆奔驰小轿车驶向百乐向的方向,车上的苏雯丽跟罗和恒早已经默契非凡,相识以来,二人的点点滴滴都存在二人的脑海里,上海滩的繁华时代也许会结束,巡捕房的案件也许会消停,可二人之间的故事却永不会结束,苏小姐与罗探长之间的默契与感情早在不知不觉中根深蒂固。这里有两个故事,真实案例,当故事发生在即将成为电影的刘立功的身上时,着实带有故事的真实性。

  (大结局完。)美国队长x战警?x战警:你醒醒吧小蜘蛛(贝吉塔)莱克斯:好的好的贝吉塔:别闹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