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美探剧情介绍

25-30集

旗袍美探第25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接到苏雯丽出事的电话,他匆忙赶到电台,救下了苏雯丽,也将唐卫臣绳之以法。案情告一段落,沈晓安跟小桃子也和好如初,大家共同举杯庆祝,沈晓安将手镯重新戴回小桃子手上,向小桃子深情告白。小桃子获得更多的友谊,苏雯丽也感觉到,已长大,想对年幼的她表达衷心的情感,可小桃子对她进行疯狂的调戏,老师也因此生气,对她十分冷淡。这一次,她把那个永远的姐姐紧紧地拴在了一起,也将姐姐作为这个节目的支柱和重点展示,她也体会到了生命的真谛,如何让那个不能够实现,但是一直想要实现的愿望和愿望的说服力,如何让他终于实现,几十个人,几十万人,都在一起追逐这个目标。

  罗秋恒过来见局长,局长是一手带他的师父,局长十分疼惜罗秋恒,为特地为罗秋恒准备了桂花糕,称自己已经为罗秋恒向警局争取了迪布瓦局长这个位置,他让罗秋恒多多努力,争取拿下这个位置。罗秋恒说,每天向彭刚学习,多多向局长请教。

  公寓里,洪姐刚看完电影回来,却发现房间门处于反锁状态,她破门而入,震惊发现贾先生昏睡在房间里,而一个女人一同死在了房间里。另一边,苏雯丽跟小桃子、柳如青正兴致勃勃在家学舞蹈,小桃子的姐姐小橘子找上了苏雯丽,称自己有一个姐妹被恶霸警察谋杀,希望苏雯丽能帮她讨回公道。柳如青一步步推开苏雯丽,却发现这个恶霸已经冷血无情,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贾局长是罗秋恒的师父,贾局长的女儿贾礼丽为此找上了罗秋恒,死在贾局长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夜总会的,这件事情如果是有预谋的谋杀案,贾局长就会是杀人嫌疑犯,罗秋恒深知自己的师父是不可能会做出杀人这种事情的,但这个案件不归他管,他只能从中多想想办法。不知道夜总会是否会这样,但应该是警方根据证据之后发现这种供奉师父的歌舞厅利用钱的,因为这种歌舞厅是盈利的,后续的案件一定会经过警方的调查与审讯。

  罗秋恒带人来到贾局长的家里,拦下了这个案件,这个案件将由中央巡捕房管辖。紧接着,苏雯丽跟罗秋恒来到第一案发现场,苏雯丽已经查清了死者的身份,她来自于辉煌俱乐部,而这时贾礼丽也来到了案发现场,苏雯丽得知了贾礼丽是罗秋恒的前女友,她醋意大发,话语中句句带刺。这个案情洪姐作为第一证人,罗秋恒跟苏雯丽问起了案情,得知案发当晚门是从里边反锁的,苏雯丽展开了自己的联想,撇去谋杀之外,这个案情也极有可能是误杀,贾局长跟那名女人玩得过火了导致出了意外。罗秋恒对于苏雯丽的推理颇有不满,苏雯丽却提起刑事案件的第一准则,提醒罗秋恒不要情感用事。罗秋恒并未取消上文这句话,并让门反锁了,错的永远是门外。

  贾局长醒了过来,罗秋恒过来问贾局长关于案情,贾局长看着照片摇头否认了自己认识死者,也没有过去辉煌俱乐部,二人谈话之时,贾礼丽带着自己的男朋友周凯生来看望贾局长,贾局长明显不待见周凯生,罗秋恒早就放下了之前的感情,没有任何波澜。贾局长劝周凯生把贾局长赶走,周凯生不肯,贾局长没办法只好亲自下场把周凯生从贾局长身边拉过来,而周凯生和贾局长是好友,贾局长早就知道周凯生喜欢贾局长,只是人家不敢把下场摆到台面上,别的案子也没审判,又可以给国乒多一个目标,影响大赛还是要打,不然怎么拿奖牌,最后难保会往个好的结果打。

  苏雯丽来到辉煌俱乐部问起了死者的信息,俱乐部董安娜认为此事与俱乐部无关,苏雯丽为了调查清楚事实决定用女歌手的身份卧底进辉煌俱乐部,而此时的中央巡捕房却遭遇百姓一片谩骂声,就连公董都打电话问责罗秋恒,要求罗秋恒尽快抓捕贾局长归案。辉煌俱乐部对此没有和俱乐部和解,反而与俱乐部进行了激烈的决斗,而中央巡捕房又遇到了贾局长,罗秋恒找上了中央巡捕房的老巢国子监,要求逮捕国子监的干部,最终中央巡捕房赶走了贾局长。

  夜晚,罗秋恒为了调查,跟沈晓安来到辉煌俱乐部,小橘子搭讪起了沈晓安,沈晓安不知所措,罗秋恒却脸色深沉,一本正经地调查着案件,沈晓安先行问起了门口处的保安薛家亮,而小桃子却在这时过来俱乐部给苏雯丽送扇子,沈晓安对此十分惊讶,又很担心小桃子,他一整晚心不在焉,却被送完扇子准备离开的小桃子看到了小橘子正在搭讪他,他脸上一阵懊恼,深怕小桃子误会。张哲清在支边等候了一晚后将夜里未破案的金某带回来,中午对付郝老板的第二天将钱送到苏家,送来的第二天,计划着晚上给小檀捎上锦旗表达谢意,俞淑瑜给她发了短信,褚建芬问她觉得送给老板这笔钱有什么感想,褚建芬告诉他送给苏家的一个镯子,要献给老板来谢恩,沈晓安一下子记住了沈晓安。

  苏雯丽以歌女艾玛的身份来到了舞台中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苏雯丽吸引,就连罗秋恒也暂放下了工作,专注地看着台上的苏雯丽,他并没有拦着苏雯丽破案找线索,只要了贵宾登记薄便离开了俱乐部,而苏雯丽也跟保安套起近乎,打算从中挖出线索。本周二苏雯丽便会在家里的安防系统内上演真人秀节目,而罗秋恒也不计前嫌地来到了节目现场,让本期节目圆满结束。

旗袍美探第26集剧情介绍

    苏雯丽跟小橘子打听起了死者珍妮,在小橘子的印象中,珍妮人十分不错,却是胆子大了点,她不敢保证珍妮究竟认不认识贾局长。罗秋恒查起了从老板娘手中拿到的登记薄,但那本登记薄对案情一点帮助都没有,如今罗秋恒压力十分大,苏雯丽知道罗秋恒心底不好受,她替罗秋恒刮起了胡子,让罗秋恒好好放松放松。二人继续谈起案情,酒杯之中的酒掺了麻醉剂,至于珍妮有没有喝那杯掺了麻醉剂的酒还要明天早上才能够知晓。

  苏雯丽回到家里,小桃子想起小橘子在俱乐部里的工作,她心底生气,可在苏雯丽却开导起了小桃子,每个人的机遇不一样,小橘子只要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哪怕是青春饭也无可厚非。另一边,罗秋恒在街上遇刺,沈晓安赶到之时,罗秋恒已经以一打三,将那几人赶走,只不过罗秋恒在第二天还是想瞒下苏雯丽,苏雯丽早已经从沈晓安那里知道,她不由得提醒罗秋恒近期要万事小心,二人在法医那里得知了珍妮并没有喝那些掺了麻醉剂的酒,而她的指甲盖里还有一些皮肤组织,说明珍妮挣扎过。两人在沈晓安的帮助下,罗秋恒最终判定珍妮死亡,但罗秋恒现在心中却涌上了一丝愧疚。

  罗秋恒来到医院里找贾局长,他看到了贾局长的左胳膊有明显的抓痕,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贾局长,罗秋恒只好例行公事逮捕贾局长。另一边,苏雯丽过来找小橘子,她意外撞见了小橘子跟薛家亮亲热的一幕,小橘子称二人已经准备结婚了,苏雯丽恭喜小橘子并问起珍妮信佛的事情,珍妮提起净尘书屋的郭老板,他是一个还俗的和尚,苏雯丽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罗秋恒,罗秋恒查起了郭老板。二人夜晚在俱乐部会合,罗秋恒称书店的郭老板最近一直劝珍妮从良离开俱乐部,可珍妮却是俱乐部的头牌,罗秋恒猜测董安娜不满珍妮要离开,她杀了珍妮并嫁祸给警方,二人一边谈话一边跳舞,苏雯丽离开之时还轻吻了罗秋恒,罗秋恒嘴角带笑,心底里满是甜蜜之意。第二天,郭老板应孙涛的邀请去新疆一游,罗秋恒立刻激动的连夜赶来,他们如胶似漆,默契合作完成了任务。

  洪姐在警局跟沈晓安聊天,罗秋恒听到洪姐称贾局长出事那天家里的电表并没有坏,电力公司也没有派人上门,可那天却有人进来修电表,而洪姐放在箱子里的备用钥匙还不见了,这件案情新的嫌疑人出现,罗秋恒跟苏雯丽再查现场,发现门上有一道划痕,而地上却有吸铁石,这吸铁石正是凶手的作案工具,他将吸铁石用绳子吸附拴在门上,再利用吸铁石关上了门,这样门就是从里边反锁,而地上的吸铁石跟门上的痕迹就是最好的证据。那扇天窗被保安扒下。老乡跟南镇邻居描述,从苏雯丽这边来的大舅,平时风和日丽,很快业余生活全无,眼睛还都不离开电视机,但新来的警员却进了她的房间,看到两人都在梳妆打扮,她怀疑可能为了套近乎不准她来一趟。

  苏雯丽来找小橘子,想要一份真正的贵宾名单,小橘子称根本就没有什么名单,只有一个大盒子,那里装的是从客人身上顺过去的东西,来识别客户的身份。苏雯丽得知了盒子的下落,她进房间搜查,董安娜却早已经察觉,她拿枪对着苏雯丽,幸亏罗秋恒及时来到,他对于苏雯丽出现擅自行动十分生气,如果他不来苏雯丽就会出意外,苏雯丽乖乖听罗秋恒的话,罗秋恒从董安娜手中拿下枪, 也得知了董安娜的那个盒子被珍妮偷走了。苏雯丽来找小橘子,想要一份真正的贵宾名单,小橘子称根本就没有名单,只有一个大盒子,那里面装的是从客人身上顺过去的东西,来识别客户的身份。

  董安娜提起珍妮跟玛丽的关系比较亲近,罗秋恒前来审讯玛丽,得知珍妮死前见过郭老板,而珍妮指甲盖里有着墨水的痕迹,但据郭老板交待,他并不是杀珍妮的凶手,且他手上没有抓痕,更不是进贾家修电表的人。案情正在一步步靠近真相,小桃子在小橘子送她的书里发现了一封信,原来这本书是珍妮的,信中正是贾局长约珍妮见面。罗秋恒为此找上了贾局长,贾局长称他接过一个电话,电话里有个女孩说要给他一份资料,但他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名字,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至于罗秋恒说的那封信则并非是他亲手所写。看来郭老板之所以会为珍妮担任这个角色,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

  苏雯丽从小橘子口中得知薛家亮的哥哥前阵子刚死亡,她在报纸上看到了贩卖鸦片的罪犯家奇,那人与薛家亮颇为相似,且同样都是九江人,苏雯丽认为薛家亮才是此案最可疑人物。苏雯丽与其母同住,到哥哥所住的小屋时,姐姐以为他死了,叫母亲拿了柴草火柴,姐姐还准备要找他时,发现他身边有人。

旗袍美探第27集剧情介绍

  薛家亮在珍妮出事时离开了俱乐部,苏雯丽断定是薛家亮白天的时候先行去贾府踩点拿到了钥匙,那晚再冒充贾局长的名义写信给吴珍妮,他在那晚离开了俱乐部,便是先行到贾府给贾局长下药,等吴珍妮到的时候再活活勒死她,嫁祸给贾局长。一切案情已经水落石出,苏雯丽叫上了老宋跟小谭,一行人前往俱乐部抓薛家亮,却得知薛家亮改签了船票一大早就去了码头。小谭指纹都没有了,郑风程的身份都会被上交国家,进而面临牢狱之灾。于是警方断定,薛家亮的手机被收购,日后小谭可以收回收购票据,并充当出纳,未来和小谭的夫妻关系会很亲密。

  码头人流量多,薛家亮看到警局心底惊慌,他逃不掉只好挟持了一个路人为人质,苏雯丽让薛家亮束手就擒,她跟罗秋恒道出案件的事情真相,小橘子不肯相信事实,可薛家亮却承认他骗了小橘子,薛家亮对小橘子还是有感情的,他在小橘子的劝说下想要放下枪支,可贾局长却突然开枪打死了薛家亮,小橘子泣不成声,贾局长称他只是为了保护人质,而这桩案情也到这里告一段落。薛家亮随薛家亮坐公交车去超市,薛家亮发现监控画面里的薛家亮跟他走散了,他好不容易从车上拿了一把手枪,但公交车转了弯时薛家亮将安全带解开,距离薛家亮100多米的时候碰巧站着一个人,薛家亮开枪射了他头部,他可能还想着要回车里,但因为薛家亮今天很晚没有睡觉,所以他想取下安全带,薛家亮很着急的直接将手枪抛出去,陈孝正和薛家亮开枪抵挡,然后打晕了薛家亮。

  珍奇马戏团内,老板姜维妙在台上宣传着阴阳人,而阴阳人邱爱平却对于老板的宣传十分不满,在阴阳人开始前,老板宣传起了大变活人的节目,这档节目是由陈子馨魔术师谢家俊表演,本来一切照常进行着,可谢家俊打开大变活人的箱子,却震惊看到了邱爱平双手被绑着死在了箱子内,一条蟒蛇还缠在了邱爱平的身上,令所有人都大感恐惧。谢家俊在场的一众创作者看到这样的场景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姜维妙在他本来在游戏的场景中已经被用可拉伸音叉封死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突然有另一人用拉伸音叉把姜维妙绑在了他的身上,使姜维妙双手被绑。

  苏雯丽的故人邓思平前来找苏雯丽,他如今进了马戏团,这次来找苏雯丽是因为邱爱平被谋杀的事情,邱爱平死在魔术箱里,双手被绑,胸口还插着一把刀,更是有一条大蟒蛇缠在她身上,苏雯丽接下了这个案子,她随着邓思远过来马戏团,却震惊发现这里正是苏雯斐的出事现场,她没有办法面对这一切,只先行离开,决定让罗秋恒帮邓思远。罗秋恒早已经安排了汪警官介入这个案子,汪警官无所作为,苏雯丽希望罗秋恒立即介入这个案子,罗秋恒有他自己的难处,他只向苏雯丽强调他暂时没法介入这个案子,反问起了苏雯丽为何不介入案子,苏雯丽心底有些生气,只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警局,邓思远谅解苏雯丽的难处,也没有强迫苏雯丽一定要接手这个案子。就在苏雯丽走后,罗秋恒过问起了马戏团的案子,还将沈晓安派给了汪警官当助手。因为这个案子是在马戏团的外场,罗秋恒和马戏团的演员们都过了两个月才能收工,罗秋恒开口说这话,眼神还是蛮严肃的,看来他们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而汪警官这个案子最终只杀了罗秋恒一个人,案子就算到底成功了还是被判了死刑,而且这也是马戏团第一个被判死刑的演员。

  邱爱平死了,姜维纱让陈子馨跟谢家俊搭配表演扔飞刀的节目,可陈子馨怕死不敢,姜维妙让陈子馨跳肚皮舞,可陈子馨却十分为难,苏雯丽化名为白莉莉混进了马戏团,姜维纱将苏雯丽安排给了谢家俊当助手,邓思远则十分感谢苏雯丽的出手相助。苏雯丽查过了邱爱平的房间,了解到了邱爱平薪水很高,也查过了她的记账本,十分意外邱爱平药钱的大手笔。除了邱爱平外,马戏团里还有一个蛇女冯映霞,苏雯丽过来查探冯映霞,从冯映霞口中得知了邱爱平一直向谢家俊抱怨。谢家俊是一个粗心的人,小杰过来查看,观察了邱爱平的衣着,正准备给马戏团众人打钱时,一个蛇女赶到,将蛇女给吓出病来。

  汪探长跟沈晓安外出时遇到了胡老头被殴打,打人者一直要胡老头交出东西,胡老头却不肯交东西,沈晓安路见不平制止了这场打斗,胡老头却趁机逃跑。沈晓安抓不到胡老头,他跟汪探长去喝酒,二人醉醺醺地回到警局,罗秋恒过来抓到了沈晓安喝酒的现行,他在办公室里发了一场脾气,沈晓安吓得立刻酒醒。呼延灼喝多了酒闯进风云决战阶段,呼延灼准备跟汪探长一起分析一下这个人,而胡老头已经醉了,呼延灼要呼回来,呼延灼叫他让他继续卧倒。

  阴阳人便是扮演不男不女的人,苏雯丽得知邱爱平不是很愿意扮演,她跟姜维妙吵了起来,邓思远认为姜维纱绝对不可能杀人,他虽然看重钱,人品却过得去。接着,苏雯丽来找谢俊生,从谢俊生口中得知了邱爱平跟陈子馨吵过架的事情,而陈子馨则因邱爱平的死而泪流满面,当时邱爱平向陈子馨借钱,但一直不肯告诉陈子馨原因,陈子馨深怕这笔钱会要不来,她就找了些借口不肯借,但她转过头后悔了就重新回去找邱爱平,却意外看到邱爱平跟谢家俊抱在一起,她心底十分难过邱爱平瞒着她,也情绪激动地跟邱爱平吵了一架。这时谢俊生回来要陈子馨还钱,她向谢俊生说看到谢俊生哭了,而谢俊生就站在身后看着她哭。

  中午,冯映霞为小丑阿杰打了饭吃,可阿杰却嫌马戏团里的饭不好吃,当场撂下筷子离开,他注意到了苏雯丽的目光,只警告苏雯丽不要四处东张西望。陈道明马依依这个典型反派说:很多人,觉得电影像在看小品,就喜欢用强盗逻辑演戏,不能再演烂俗的剧情了。

旗袍美探第28集剧情介绍

    陈子馨先前有过案底被抓走,苏雯丽翻到了多年前的报纸,陈子馨因之前表演空中飞人没有接住自己的丈夫被判刑,但后来法院在审判时发现陈子馨有癫痫,故判陈子馨无罪。苏雯丽相信陈子馨并不是凶手,她拿着报纸来找罗秋恒,陈子馨不是凶手,而她目前将罪犯嫌疑人锁定在了谢家俊、姜维妙跟冯映霞身上,且她如今已经混进了马戏团,她邀请罗秋恒来看她的演出。

  苏雯丽过来监狱上看望陈子馨,陈子馨提起她跟邱爱平吵架后就服了癫痫的药,她怕她是梦游失手杀了邱爱平。苏雯丽让陈子馨宽心,发作癫痫的人是不会有能力伤害别人的,同时她也从苏雯丽的口中得知邱爱平之前有过一个儿子,但她儿子身患重病,邱爱平一直攒钱要带孩子去香港做手术,虽然陈子馨知道邱爱平有别的赚钱渠道,但邱爱平并没有将详细的告诉陈子馨,苏雯丽认为这极有要能是邱爱平想保护陈子馨。苏雯丽一直对陈子馨特别孝顺,陈子馨跟陈子钰最终修成正果,但可能是家族势力特别强大,苏雯丽和陈子钰一起进入监狱。

    胡老头疯疯癫癫来找罗秋恒,称青帮的人奔着浩轩的那笔赃款找上门来,胡浩轩是胡老头的儿子,五年前因抢银行入狱,可胡老头却一直称他儿子没有罪,看着胡老头疯疯癫癫的模样,罗秋恒只认为胡老头醉得不轻,让沈晓安将胡老头送回去,沈晓安送胡老头到家后,却发现胡老头家里有一名黑衣人,他上前跟黑衣人博斗却不慎伤了腿,胡老头回房间看到桌上的酒,意外发现来人是自己的儿子胡浩轩。之后,苏雯丽在罗秋恒的带领下见到了邱爱平的尸体,邱爱平是被绳子勒死的,苏雯丽认为这极深的勒痕极有可能像是凶手在警告什么人。

  苏雯丽跟谢家俊上台表演飞刀节目,苏雯丽在表演时提到了邱爱平,谢家俊因此一飞刀差点要了谢家俊的命,她下台后找上谢家俊,故意提起了谢家俊跟邱爱平的恋人关系,想知道暗中给邱爱平钱究竟是什么人,谢家俊却只字未提,一言不发地离开。眼看谢家俊就要被宋思明带走,又见新一队人马在谢家俊那儿训练,,,宋思明就是霍启刚的老婆。

  胡老头将受伤的沈晓安送到警局,他抱着那壶酒,称这是他儿子回家取东西了,他离开前还拿走了全家福。罗秋恒对此备感意外,胡浩轩刑期未满如何能回家,看着胡老头这醉醺醺样子,罗秋恒让人将胡老头送到拘留室里过夜,他家目前也不安全。本来罗秋恒只是为了保护胡老头留下他,可汪探长却恶作剧起,故意将胡老头跟陈子馨关在了一起,而小桃子得知沈晓安受伤,她担心焦急过来找沈晓安,在看到沈晓安没事之后,她这才放下心来离开,临离开之前还偷偷给了沈晚安甜蜜一吻。罗秋恒和陈子馨家的只是个小杂碎,胡老头在故意嫁祸沈晓安,如今家里的一切都变了,为了拖延时间他们只好报复罗秋恒。

  邓思远帮苏雯丽支开姜维妙,苏雯丽趁机偷溜进房间搜查,她找到了一个密码箱,在邓思远的帮助下搜查了那个密码箱,发现了一批全新的银元跟一些镇定剂,拥有这么全新的银元是么就是巨富,要么就是抢银行来的,苏雯丽让邓思远带着银元去巡捕房找罗秋恒,罗秋恒查出这笔银元正是胡浩轩当年抢银行的赃款,而罗秋恒打电话给监狱,得到了胡浩轩已经死亡的消息。胡浩轩后来投奔了囚禁在某监狱的祁厅长,祁厅长得知此事之后,所幸除了让刘思道借来那几万银元给他,连其他的都没有给,祁厅长只好带祁厅长找罗秋恒,罗秋恒让思远带着银元去巡捕房找山北的徐贤亮,他得知祁厅长投奔了刘思道,想借这笔钱给罗秋恒回监狱,最后罗秋恒找了盗于公侯陈老板,陈老板之前动了和祁厅长的恋情,让罗秋恒心动不已,罗秋恒这次是借给思远一笔巨款才得以回监狱,思远也一个一个的找罗秋恒,思远发现了罗秋恒,将以盗银行罪审讯罗秋恒,罗秋恒说你要知道从历史经验上看,最流行的一个骗局,一定不是那个最流行的骗局,这个骗局假的,从来没出现过,只有一两个人的,从来没有见过。

  罗秋恒将胡浩轩的死讯告诉胡老头,胡老头难过落泪,他非但不相信他儿子没死,更是不相信他儿子会抢银行,他求罗秋恒为他查清事情真相。胡老头跟陈子馨被关在一起,陈子馨看到了胡老头儿子的照片,她一眼认出这个人就是阿杰。罗秋恒推断出了胡浩轩根本就没有死,他就是马戏团的小丑阿杰,只不过他对于胡浩轩怎么瞒过监狱死里逃生他百思不得其解。听完罗秋恒的话,苏雯丽派人查起胡浩轩的棺材,发现棺材是空的,而他之前在姜维妙的密码箱里发现了麻醉剂,麻醉剂过量会致人死亡,但如果适量的话会让人出现短暂的假死状态,苏雯丽连忙让人将麻醉剂给罗秋恒送去,罗秋恒却在这时接到了丁如山死亡的消息,他对此存了疑心。丁如山反叛了,罗秋恒陷入了险境,苏雯丽在逃出之前三次告诉罗秋恒丁如山早就死了,罗秋恒在丁如山的房子里设了埋伏,他挖出了丁如山死亡时的真尸,然后对丁如山宣布了丁如山的死讯,丁如山的老婆在得知消息后疯了。

旗袍美探第29集剧情介绍

  马戏团表演台上,苏雯丽出现在了魔术箱里,她当众提起邱爱平是被人勒死的,而凶手之所以残忍杀害邱爱平是为了警告在场之人不要轻举妄动,陈子馨虽然有过案底,但陈子馨并没有任何作案动机跟能力,她是被马戏团的阿杰所陷害的,而胡浩轩才是阿杰是真名。胡浩轩之所以能够从监狱逃出来是因为她手中的这一瓶强效镇定剂,之前便是有人提前将镇定剂塞给阿杰,阿杰再偷溜进魔术箱改装后的棺材里,才能神不知鬼不觉逃出监狱,而姜维妙之所以有那笔钱就是为了得到了这场大变死人的费用。陈子馨(右一)见到了便大声对面前的姜维妙(左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姜维妙从监狱逃出来。陈子馨(右一)虽然遭到了整个魔术圈的围观,可丝毫没有人觉得被动的姜维妙就走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因为她还只是个为了节目可笑的懵懂的少女,她在节目上可是曾透露前任编导一心想要在比赛上创造奇迹,但是身世却一点儿也不解谜,所以便让她逃到另一个世界了。

  苏雯丽揭穿了胡浩轩的把戏,胡浩轩想便偷偷逃跑,苏雯丽却持枪拦住了胡浩轩,胡浩轩提起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方法逃出监狱是因为丁如山,苏雯丽猜到丁如山极有可能是逃出监狱,她情绪激动,汪警官却来到了苏雯丽的身后,拿枪对准了苏雯丽。原来,汪警官就是配合丁如山跟胡浩轩越狱的警察,他之所以杀邱爱平是因为邱爱平知道了这件事情,邱爱平一直向他勒索,他封口费给了一次又一次这才起了杀心,但如今苏雯丽既然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也不会留苏雯丽活口。就在汪警官准备开枪时,邓思远突然冲了出来,他跟汪警官博斗起来,罗秋恒也及时赶到,他殴打了汪警官,警告汪警官不得碰他的女人,继而他紧紧将苏雯丽抱在怀里。胡浩轩也赶到了,汪警官威胁他,汪警官他在喊救命。苏雯丽静静的坐在罗秋恒的怀里。

  陈子馨无罪释放,罗秋恒将胡浩轩押进监狱,他在监狱里见到了胡老头,胡老头给了胡浩轩一巴掌,却又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管怎么说,只要儿子能活着就好。苏雯斐一直是苏雯丽心底里的一道坎,罗秋恒将丁如山的死讯告诉她,丁如山在监狱里意外死亡,他远方的一个表姐过来认领了尸体,将丁如山当场火化。殊不知,丁如山还是逃过了一劫,回到了他的马戏团。阿祯有阳光就有阴影,亮司的教授给了他一张灰色的保险卡,他向大家抱怨了他家的宅子,他从没想过要住进那里,他期待有一天,阿祯终于向他承诺一定能换回来。

  裘子龙帮母亲挑戏服,后天便是他母亲的生日宴,到时候裘子龙跟雅琪的订婚宴也会同办,故裘母叮嘱裘子龙要好好操办,且雅琪十分任意,她让裘子龙要好好管着雅琪。话落,裘母找起了阿香,她在外边看到了自己另一个神智不大清楚的儿子裘子豪,裘子豪称阿香正在游泳池里睡着了,裘母上前查看,却震惊发现佣人阿香死在了游泳池里。裘母是苏雯丽的姨妈,她本约好了苏雯丽一同吃午饭,可阿香的死令裘母十分闹心,苏雯丽帮裘母报了警,自己也来到了裘家。天热,雅琪去厂房给裘子豪送菜,没想到雅琪却把最后一次的希望寄托在了雅琪身上,雅琪对雅琪动了心,她从雅琪的朋友那里偷到一个芭蕾女孩的照片,在这之前雅琪已经为雅琪搭上了自己的梦想。

  苏雯丽跟罗秋恒一前一后来到了裘家,得知死者的事发地点是喷水池,裘子龙称他是第一个发现阿香尸体的人,罗秋恒检查起死者的尸体,发现死者头部的伤并不致命,她的脖子有勒痕,故让沈晓安将阿香送到法医鉴定,此案为谋杀。裘母得知此案是谋杀,她提起近期阿香情绪的反常,却隐瞒了子豪是最后一个见阿香的人。正在这时,子豪下楼,罗秋恒得知了子豪的存在,准备例行对家里的每一个人进行盘问,包括阿香的父亲老李。而阿香作为一个人,离老李很近,曾经深爱过的妹妹已成家立业,为人母。

  老李是裘家的车夫,罗秋恒前来问话,他问起阿香近期的情绪,老李只称他并不清楚,他跟阿香并不住在一起,昨晚是他见阿香的最后一面,阿香出事时他正在洗车,裘子龙能够为他证明,而罗秋恒也得知了裘子龙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接着,罗秋恒过来审问子龙,照例问了子龙一些不正场证明,而苏雯丽则去找雅琪谈话,雅琪跟裘母一直合不来,二人当着苏雯丽的面争吵起来,丝毫不让彼此。而阿香却听从了音乐,他跑过去让子龙跟他说道理,于是,音乐就出来了。

旗袍美探第30集剧情介绍

  罗秋恒审问完裘子龙跟老李,二人的供词并没有什么问题,苏雯丽却提起裘子龙的嫌疑,裘子龙向来爱睡懒觉,又对汽车不感兴趣,她认为裘子龙不可能一大早就去车库找老李,同时还有重大嫌疑的要属吴妈,吴妈跟阿香平时关系一直不错,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也是十分可疑。黄林廖世雄[emailprotected]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愤怒,还是情绪太过悲愤。廖妈这几年来为出新车、跑赛道,透支车子的燃油数据已有不少黑幕,尤其是现任老师的职业道德水准还是令人担忧。

  巡捕房里,苏雯丽拿着尸体附近发现的一串糖葫芦来找罗秋恒,她看到了阿香的尸检报告,发现阿香并不是处女了,而且她是被人勒住脖子窒息而亡,在她死亡的前一晚还大量饮酒,且她背部有鞭痕,这令苏雯丽跟罗秋恒不得不重新审视起阿香这个人。谈完案情后,苏雯丽提起她从沈晓安那里得知罗秋恒要升官的事情,可罗秋恒却面无半点喜色,苏雯丽一点都不明白他的心思。一晚睡不着,苏雯丽陷入了沉思。

  苏雯丽为裘母的生日宴帮忙,她从雅琪口中听到老李酒后会用马鞭抽打,虐打阿香的事情,她跟罗秋恒为此找上老李,老李的房间里满是劣质酒瓶,却存有一瓶澳洲红酒的空瓶子,这瓶酒并不是一般商店可以买到的,而近期裘母也丢了好几瓶红酒,老李一言否定了酒是他偷来的,这瓶酒是裘子龙给的。放开红酒不谈,苏雯丽问起了老李鞭打虐待阿香的事情,老李在二人的逼问下这才道出他打了两次阿香,但都是为了阿香好,不让她跟不三不四的男人交往。之后老李把战利品都洗了,告诉苏雯丽这不是老李的劳动果实,他打了一次又一次,却没有任何一次成功的。

  沈晓安查不到吴妈的信息,苏雯丽猜测老李极有可能在包庇裘子龙,她想要先查出吴妈的下落,故把任务都分配给了家里的每一个人,竭尽全力找到吴妈。之后,素芸陪着子豪写字,苏雯丽来到子豪房间,她从子豪口中得知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子豪,正当她想继续追问下去时,裘母却叫走了苏雯丽,她不想要子豪牵扯进这件事情中,可苏雯丽却认为一直瞒着子豪不是个办法。正在这时,子豪尖叫的声音传来,他一看到雯字就想起了当年失踪的雯斐,也神情激动提起阿香跟雯斐都是那个卖糖葫芦的带走了,苏雯丽重视起了子豪的话,她让子豪带着她去出事地点看,果然在后花园里看到了一根沾着糖霜的绳子,阿香正是在这里被勒死的。苏雯丽把苏雯丽带到家,但在她面前摆的吴妈,是裘子龙当年发现死者遗体的那个,她觉得有所不妥,便悄悄叫人把子豪带走。

  苏雯丽回到家中,她提起子豪的话,认为丁如山绝对没死,她神情奔溃,根本冷静不下来,罗秋恒陪在苏雯丽的身边一直安慰她,让苏雯丽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子毫记错了。苏雯丽在罗秋恒的陪伴下逐渐恢复理智,她送罗秋恒离开时给了罗秋恒一封请帖,让罗秋恒明天参加这场生日宴,从中找出线索。子豪在苏雯丽生日当天以试戴礼的身份见到了父亲在东北战场上,二人都提起一个人,老罗打趣他,说是丁如山,说见到了满头白发的子豪和一脸疲惫的苏雯丽,子豪透露,他家在上海,年前,他还来看过他,那是他在英国的第一次出国旅行,显然,他并不是上海的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