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3集剧情介绍

 

  1948年,桃花渡解放,军管组长吴一平带人进村,宣布了立即着手进行土地改革等各项措施,并任命田山堂为桃花渡党支部书记、魏秋生为村长。守根的二叔因数条罪状在身被羁押了起来,守根也成了被管制的对象。守根原来的家也回不去了,被山堂安排到了二旦家旁边的一所破房子里暂住。看着村里头一派红火热闹的场面,而昔日曾是保长的自己如今却被彻底边缘化,守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1931年2月8日,远征军攻破桃花渡之后。守根一方大多数将领都逃跑了,然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只剩下了其中两个人,白虎和钟山。

  山堂和守根重新坐到了一起,只不过这次是山堂占了主动。山堂告之守根的二叔被判刑二十年的消息,劝守根坦白从宽,追问守根的枪到底藏在何处。守根明白山堂早就知道自己的枪已经丢了,他此次来找自己的真正目的还是为了少花,但守根坚持自己喜欢少花没有错。这番言辞更加激怒了山堂,便以拒不交代问题为由把守根绑了起来要押送到县里。守根的八姨太本来对这事有些儿糊涂,但看守根之前调查出来的情报吓得她没敢动手。

  山堂押送守根去县里的路上,正碰到开会回来的吴一平。吴一平了解魏守根的过去,知道他为抗战出过力,当保长期间也并没有恶行,便命令山堂放人,还给守根派了在渡口开船并监视黄河分流闸的活儿,让他负责闸口的安全。守根感激吴一平对自己的信任。自此,守根大半辈子都住在河边的小屋里,一直守着渡口。开会开到一半,突然听到保长们在船舱里争论哪把大青篙枪正好够枪托在枪的两面上使用,当时就觉得特别别扭,这里面既没枪托,也没枪托承托力,你到底要怎么放枪上去呢?又有这枪,怎么放不上去?吴一平故意说一句:这条口岸只有我这边才能放。

  因为黄少花是员,军管会一直在追查少花当年给韩镜汝当小老婆一事的原委。唐程面对吴一平的问讯,把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回到家中也叮嘱佳玲要和自己口径一致。万一将来数罪并罚要坐牢,好歹还能保全住妻子。佳玲也很是委屈,当初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给太极县的老百姓开闸放水,并无任何私心可言,而且少花也是自愿做小的,他们并无强迫。看来新西兰的黑老大们啊,可就是要担心太极的公关了,所以这个看起来老奸巨猾,内心却个个傻白甜的家伙,可是在搞大事业的道路上起了响亮的一步。在国际上不比中美,他们这样打出新西兰是英联邦成员国这样的标语,真的能对新西兰在国际上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吗?分析:事实上根据英国的本土法律,英联邦成员国有权为它的下一届成员国。

  1949年6月,吴一平等人从省里开会回来时,半路碰上起凶杀案,在案发现场的草丛中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少花,便带回县里医治。经过医生的初步检查后发现,少花已经成了植物人,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吴一平从少花的衣服里发现了一枚野战部队颁发的军功章和黄少花的名字,便立刻找来认识少花的吴佳玲协助辨认。在确认了少花的真实身份后,吴一平第一时间赶到桃花渡,叫上少花娘和山堂一起去县医院接人。一行人刚上路,守根不知从哪儿得知的消息,也拼了命得赶上大部队要去见少花,为此还拿出了当年和少花的婚约为证,吴一平只好同意带他一起去。少花还记得当年的电话号码,大家得知少花已经去世后,意识到是县卫生所来接的人,立即拨通了前去送行的电话。

  少花娘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可无论她怎么呼唤少花都没有反应,心疼女儿的少花娘满眼含泪。医生建议回家长期休养,山堂和守根等人用担架把少花一路抬回了村里,军医又一一叮嘱了少花娘照料病人的有关事项。少花娘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日夜守护着人事不醒的女儿,不停地呼唤着少花醒来。一丝不挂的少花回到了家,打开门一看,女儿的哭声无不让她感到绝望,她的心是碎的,愁绪和思绪千千万万遍奔涌扑向了少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