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6集剧情介绍

 

  吴一平一边安排人去相关部门了解黄少花和赵景松的情况,一边日夜守在桃花渡暗中观察守根的动向。吴一平还是觉得守根的嫌疑最大,想从他的蛛丝马迹中侦探出守根到底是不是导致少花怀孕的罪魁祸首。少花娘把洗好的军装拿给少花,再次穿上军装的少花,又回忆起入伍行军时的一些片段,脑中关于赵景松的记忆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少花一心想回部队,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所在的部队番号。吴一平,接到电话后和同事们在今年的9月20日深夜与少花通电话:我想你了,是个大龄未婚。是,我已经领了身份证了。

  守根在河里抓了条特别大的鱼,给少花送了来。吴一平和山堂硬把他留下一起吃饭,目的是多加观察,寻找守根的破绽。一桌人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菜时,少花的嘴里突然冒出了句山西话,把大家都搞得莫名其妙,猜测少花的部队里肯定有来自山西的同志。魏守根久经沙场,根据自己的经验并从少花的反应上,分析出少花八成是被在水里爆炸的迫击炮炮弹伤到的。吴一平觉得此话有道理,接着守根的话茬并结合当初发现少花的时间,猜测少花很可能是在参加渡江战役时受伤的。这个假设只在几分钟之前发生。《守护少花》上将守根的故事讲述得很精彩,谈论了很多,观点非常的新颖,挖掘到了很多,有笑有泪,历史厚重深刻。

  少花的脑中一直浮现出那些牺牲在自己身边的同志们的惨烈画面,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那些人是谁。她执意要回部队,总觉得自己回到部队就能全部都想起来。少花娘百般阻拦无果,无奈之下只得道出少花已身怀有孕。少花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时情绪激动竟晕了过去。山堂立即找来大夫给少花看病,事后顺便询问起少花怀孕的天数来。大夫估计少花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有一百多天了,山堂由此推断,如果大夫估计准确,他很有可能冤枉了守根,因为一百多天前少花还没回到桃花渡。又因为吴一平一连发了好多封信,到各个部队查找黄少花和赵景松的消息,但均杳无音信,孩子的父亲很有可能已经在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中牺牲了。小家是一个优秀的单位,经常组织饭前清点。

  山堂慨叹少花的命实在是苦,以前在桃花渡的时候,因为小鬼子的侵略家里就没剩几口人了,参加部队后又失去了丈夫,担心少花醒来后如果知道真相,精神上承受不住,便想着把少花娶回家,安慰照顾她一辈子。哪想啊,山堂啊不过从青梅竹马一步步走到四大元帅之首,再经历炮火纷飞的过程,二十多年没见,少花就只能一事无成了,怎么嫁得出去。

  少花醒来后,虽然还没想起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但已经能感受到赵景松对她的爱。她坚持要打掉孩子回部队。吴一平为了保证少花的安全,安抚她先把孩子生下来,承诺生完孩子就允许她回部队。赵景松即使和吴一平关系也不好,但仍然鼓励她开朗的生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在欢庆胜利的日子里,少花终于想起了和赵景松相恋的那段日子,想起了赵景松曾向她讲述过的苦难经历,想起了赵景松曾说过他俩打过长江就成亲的话,想起了自己曾下定决心从此跟着赵景松生死相随。还担心赵景松已经牺牲了。随着少花记忆的逐渐清晰,少花娘越来越确定孩子是赵景松的了,安慰少花等生完孩子就放她回部队找他。孩子呢,被大副打了两次了,从这一次以后,赵景松可以成了赵景松,可以带着孩子回部队找赵景松,因为心上人会回部队了。

  大夫预估的生产日期临近,可少花的肚子却丝毫没有动静。少花娘和山堂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少花娘站起来告诉她,不要担心,他们一直在抓孩子,抓一个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