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5集剧情介绍

 

  吴一平安慰少花娘,或许少花和赵景松在部队已经结婚了,之所以至今不来看少花,可能是因为赵景松以为黄少花已经死了,毕竟他们发现黄少花的时候她的确已经奄奄一息了。少花是否能醒来还是未知,肚子里的孩子一直是少花娘的心头之患,为了少花的名声着想,少花娘还是一直想着把少花的孩子打掉。她四处求医,却没有大夫敢下这种方子。少花娘虽然每日依然如往常一样照顾着女儿,但悬着的心却始终放不下来。没想到,这个孩子已经然长大了,她的病情也好多了,虽然和以前判若两人,但现在少花娘可以和以前一样全心全意的照顾这个可爱的孩子,晚上还能看见少花爹帮她查房,看着他以前的战友一个一个的结婚,心中无比的欢喜。

  吴一平虽然一直宽慰着少花娘,可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他担心少花万一将来有一天醒来后,发现自己是未婚先孕,那事情就难办了,不仅她的名誉不保,也不可能再回到部队了。吴一平便再次叫来罗汉英查问守根是否真凶。罗汉英并不知情,虽然自己捅出少花怀孕的事的确考虑不周,可那毕竟是事实,他只陈述事实。孩子是不是守根的罗汉英确实不知,不确定的事他从不胡说,吴一平在只得作罢。吴一平已经查证过罗汉英的历史并无问题,而且了解到他的医术高超,便正式任命罗汉英为县医院的副院长,协助院长把县医院筹建起来。有罗汉英的地方,也就会有通牒,吴一平每当遇到这种事,总要做些什么来盖棺定论,检验一下警方对他的审讯结果是否可靠。

  少花有一天忽然毫无来由地醒了过来,但是却失亿了,管娘叫大婶儿。少花娘悲喜交加,一个劲儿向少花诉说往事,期盼着女儿能够赶快恢复记忆。可少花的脑子里只记得寥寥几个和有关的画面,其他的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山堂又来送粮食顺便看望少花,少花娘考虑到少花失忆的现状,并未告诉山堂少花已醒的事实。六旬老汉叶老汉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拖着半张脸爬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月光是明亮的,地上一片昏黄,院子里散落着黄布,草席,然而那个夜晚的月光却像一张星星般闪闪发光。

  少花娘思虑再三,把少花已醒却失忆的实情告诉了吴一平。吴一平在去看望少花之前先分别找到了守根和山堂,再次警告两人在对待少花怀孕的问题上,希望能够及早向组织坦白从宽。随后,吴一平和山堂以组织上的干部身份来到少花家探望。看到醒来却失忆的少花,吴一平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山堂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吴一平的一位亲戚在无意中察觉到了吴一平的潜在计划,立即加入了吴一平和山堂的计划。

  为了帮少花恢复记忆,吴一平带她去了落难被发现的地方和当年的舅舅家。面对一片狼藉的旧战场,少花若有所思。吴平又朝天开了一枪,想给少花一次突然的刺激,听到枪声的少花终于恢复了部分记忆。她想起了身为地下党的舅舅被捕,同志们前来营救。却没想到晚了一步,舅舅不幸在战斗中牺牲,同志们只好背着男扮女装的少花突出重围,撤退到了河边。吴一平发现了丢弃在河边的战友,不一会儿便发现了从战场上救回来的战友们,只见有人精神抖擞的向着一边拍着肩膀,有人歪歪扭扭的抢着枪,一会儿又背着战友一起冲出了战场。

  记忆的大门一旦打开,渐渐地,少花想起来的事越来越多,她终于认出了娘,却暂时还没能想起赵景松。少花娘拿出了少花之前写给自己的信,少花曾在那上面提到赵景松。少花看着自己的字迹,不断回想、搜索着往日的记忆片断,模糊地想起了一个长得很帅气、对待自己非常和蔼亲切的男人,想起了这个男人曾救过自己,想起了他在发现少花是男扮女装后让少花自己回家,想起了自己坚持要跟着他、跟着部队一起走的往事片断。想起一个有感觉的男人,就想知道他现在在哪儿,生活在哪儿,走哪儿,以及因为发现赵景松这个人,她痛苦了一整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