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9集剧情介绍

 

  黄少花跟眼睁睁看着赵景松在行进的队伍中,却苦于无法上前,只能一声声地呼喊着赵景松的名字。赵景松虽然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却没能发现人群中的少花,很快随着部队的步伐走远了。部队走了,少花的心也跟着走了。她迫不及待地恳求留在部队随军一起出征,说得声泪俱下。可部队有部队的规定,他们没有办法接收少花,只找到了一张赵景松的照片留给她。少花万般无奈之下,提笔给赵景松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拜托战友们代为转交。这封信不大,写信时发现信的保密文件赫然印着首都师范大学赵景松的数字,写得非常潦草,写好后剩下一个问号。

  大部队走了,少花只得拖着万般无奈和一身疲惫只身返乡,还有部队给的一张赵景松的照片。少花一路浑浑噩噩、神不守舍,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到家乡的。从此,这张照片被她放在贴身口袋里,风风雨雨一直陪伴少花到终老。少花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换来这一张温暖的照片呢?影像里的少花,不论是内容还是外表,都极尽朴素,几近信手拈来,让你一眼便能看见真相。

  少花走了一个多月了,守根和山堂都很为她担心。守根很想出门去找少花,被少花娘硬生生地拦住。山堂三天两头就让手下的人到处打听少花的情况,还冠冕堂皇地在桂香面前声称这是自己身为党支部书房应尽的职责。桂香一直知道山堂对少花的心思,当面戳穿了他,反倒招来了脑羞成怒地山堂一顿打,山堂爹斥责儿子太不明白事理了。不过山堂家的武装部是被桂香老爹家拖死的,所以他们也很警惕,因为桂香老爹老实,暗中利用山堂不懂得事情来暗暗玩弄他们。

  这天,魏守根在码头上发现了濒临崩溃的黄少花,把她背回了家。众人得知少花回来了都赶来探望她,吴一平苦口婆心地对少花进行了开导、劝解,守根也借着在码头渡船的便利,时常给少花带来写有朝鲜前线战况的报纸。少花当过兵打过仗,知道战场上枪炮无眼,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赵景松这次很可能回不来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少花孩子的身世就永远是个谜了。吴一平专门给少花订了一份人民日报,以方便她随时了解前线的战事。在大家的关怀下,少花渐渐地走出阴霾,打起精神重新振作了起来。在少花来的第二天,一个月后,他再次来到码头,准备再次面对人生中的第一场战斗。这次,除了少花夫妇外,还有许多的同袍、参谋、同修的好友和军人和军人的同乡们。

  吴一平给少花安排了一份监督关佳玲劳动改造的工作,一方面是关佳玲主动要求住到少花家里的,另一方面也了给少花安排点工作好让她尽快振作起来。少花因为解放前被关佳玲逼着给韩镜汝做小的事,对她耿耿于怀态度十分不友好,不仅由着佳玲去牲口棚居住,还故意扣下了关佳玲的信。关佳玲与小草开始长达4年之久的反复较量,如今小草的背叛让佳玲从此对小草彻底厌恶起来。最后她忍痛割爱,将小草放走,并发誓一定对小草负责,帮助佳玲改过自新。

  守根在少花的授意下去帮关佳玲收拾屋子,聪明的守根看出关佳玲主动选择住在牲口棚是为了要伺机逃跑,警告她要安分守己。马占成解放后当上了送报员,主动把人民日报送到了少花家门口,再加上他跟关佳玲解放前的关系,少花对他俩都开始有所警惕。18日晚少花将关佳玲叫到身边送回教育室,并将关佳玲送回家。

  关佳玲思念丈夫心切,连饭都吃不下,一个人躲在屋里一边看着照片一边伤心落泪。张佳乐那一年,刚中考完,也没有开家长会,没有课本,没有考上心仪的大学,没有一次去体育馆,也没有时间去旅游。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