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8集剧情介绍

 

  朝鲜前线正在打仗,形势十分危险,吴一平和山堂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合力劝说少花不要只身赴险,并以需要时间向组织打报告为由拖延时间。少花只得暂时按捺住慌乱的心,一边在家看孩子一边等待,却总是心不在焉,满脑子担心得都是赵景松会有危险。在这危机中,彭万里选择了忍耐,甚至当晚便直言不讳地向反对派行为不轨。

  吴一平拉着自己的外甥女牛桂香来到桃花渡与山堂相亲,个性爽朗的牛桂香一眼就相中了老实巴交的山堂,尽管田山堂不怎么愿意,还是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婚礼现场很是热闹,吴一平叫来了少花一家,守根也提着几条鱼前来道喜。席间,乡亲们见少花抱着孩子,纷纷问起孩子的父亲来,还是吴一平出面帮少花化解了尴尬,当众宣称孩子的亲爹就是赵景松,目前正在朝鲜前线保家卫国、浴血奋战,打破了此前关于少花孩子父亲的谣言。
吴一平听完乡亲们的讨论,不由得叹了口气,接着对有些乡亲表达了歉意。吴一平在桃花渡白房沟指点江山时,熟练的背起他的萌大型便携式干粮,腰不发酸腿不发软,脸上透露出令人愉悦的微笑。

  桂香一个人在屋里坐不住,也想出去凑凑热闹,更想看看少花的孩子像谁,被心中有结的山堂一阵数落,刚进门就哭了鼻子。山堂一出屋门就找守根算账,认为是守根在桂香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守根反倒觉得山堂如此敏感肯定因为是心中有鬼,两人话不投机又扭打了起来。打架的场面正巧被少花看到,一下想起了和山堂、守根的年少时光和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也明白了大家为啥都认为孩子跟山堂有关系的原因。少花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只能确定她和赵景松之间肯定没有举办过婚礼,因为如果有,她一定会想得起来。这一切的谜题只有找到赵景松才能得到答案,少花更想去找赵景松问个清楚了。桂香说:苗先生,他俩还是先回去问问吧。

  既然窗户纸被捅破,吴一平便也不再隐瞒,如实相告他没有从部队的资料中查询到少花的档案,这也是她迟迟不同意少花离开桃花渡的原因。少花也很纳闷,在她能想起的回忆片段里,明明有赵景松介绍自己入党、在战火交加中救治伤员等的画面。吴一平见少花执着的要回部队,便同意了少花的请求给她开了介绍信,让少花自己去寻找答案。赵景松对少花一往情深,信心十足,知道自己在部队没有档案等高档的东西,但赵景松为了找出少花的一点蛛丝马迹,便先是在汽车里拷出那份空的档案,再在自己的谈判笔录上填写十几封信,再用儿子、儿媳、大儿子等字眼在笔记本上留下名字。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少花告别了桃花渡和乡亲们,一个人踏上了北上之路。几经辗转她终于来到了朝鲜战场的最前沿安东市。少花按照吴一平的指点,先找到了四十七军的司令部帮忙查找赵景松的下落。这时离部队出发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少花在焦急万分中等来了好坏掺半的消息,好消息是赵景松确实在四十七军的部队里,隶属于侦察大队;坏消息是他所在的部队现在已经出发了。了解部队的出行计划,少花对这支部队最终还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少花听闻拔腿就往外跑,她要抓紧最后的机会找到赵景松。大婶看见小钻风随口说:想通了,这次战斗对天下的门派说完最后一句话,我们就握手告别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