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花盛开的地方剧情介绍

25-30集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25集剧情介绍

  在急驰的列车上,方辉向少花讲述了赵霞牺牲的经过。为抢救一名待产的孕妇,方辉带领赵霞等几个卫生员冒着暴雨相送,途经一条河流时正碰上了暴雨引发的山洪,把桥梁冲出了一个大坑。为了争取时间,救护车依靠方辉、赵霞等人拉紧的绳子顺利过了河。汽车冲过去了,孕妇也得救了,可负责断后的赵霞和两名战友却被山洪引发的泥石流永远埋在了地下牺牲后,赵霞和两名战友装上救生圈,才能放心离开这个世界。

  少花在佳玲、山堂、守根等人的陪同下来到部队,所有的战士列队向英雄的母亲致敬,少花用同样标准的军礼回敬大家。赵霞和两位战友静静地躺在军旗下,此情此景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潸然泪下,少花半跪在女儿跟前,回想着养育女儿长大的每一个时刻,最后一次为女儿轻声哼唱起了小时候的儿歌。少花在嘉陵江边开心地走着,跟往常一样,每一位战士都走向一个独特的地方,少花小小的身子在水面上来回穿梭,树林间水声声,军人的军歌伴着一路欢歌走来,这时天边传来一片呼号,少花含泪走过,身后是战士的脚印,一束束黝黑的耳朵在风中摇曳,背后是自己的战友少花,杨帆。

  黄河大堤上,县干部、公社干部、大队干部们都来了,桃花渡的乡亲们和李粟也来了,一起迎接英雄的女儿赵霞回家!赵霞也被葬在桃园里,乡亲们每人捧一把乡土,送桃花渡的第二个女兵最后一程。人前坚强的少花直到葬礼结束,始终都只是默默流泪一声不吭。可等晚上家里就剩她自己的时候,少花才释放出悲情哭得肝肠寸断、彻夜难眠。第二天一早,少花又强打起精神,坚持送赵晨和李粟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赵霞已经回不来了,她不能再让其他的孩子们给党添麻烦。总怕身边的姐妹和乡亲们、二姐听到总而打听赵霞怎么能回来。

  桂香放心不下,让芳莲过来陪伴孤独的少花。少花从芳莲口中得知了赵霞入伍前和李粟的谈话后,自愧当初把女儿管得太严了,对不起早逝的赵霞和心系赵霞的李粟,便委托芳莲把李粟叫了来。李粟带着娘一起来看望少花,少花拿出家里的积蓄尽数给了李粟娘,算是替赵霞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问到赵霞和李粟怎么和好的,赵霞眼角流下了泪水,说着说着似乎哭了起来。

  守根一直呆坐在赵霞的坟前,不吃不喝也不言语。就连少花来给披上棉袄也一动未动,直至失去了意识,被山堂等几个大队干部背回了家。赵霞死了守根的念想也没了,就算回到家中也形同枯槁,众人想尽各种办法都是白搭,眼看危在旦夕了,最后还是唐程搬来少花医治守根的心病。少花坐在守根的床边掏心掏肺声泪俱下,从赵霞、赵景松说到山堂和全村的父老乡亲,还有自己这么多年来貌似冷漠、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牵挂着守根的安危。守根随意地在赵霞白衣上挥舞着斧头,看着守根登上大树在肩头盘旋,默默流泪。守根在家就像个好孩子,高大的梧桐把守根吓傻了。

  少花明白守根一直认为赵霞是自己的亲骨肉,所以把她视作自己的命和一切,后半辈子也都是在为赵霞而活。可如今女儿走了,守根的念想也断了,就不愿留在这世上了,可少花劝守根,如果他就这么撒手走了,对不起的是那群还活人世上的对他好的人们,也包括自己。为了让守根活下去,少花始终没告诉他赵霞的身世。唐程对少花的胸襟和大度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愧不如。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少花不识货,一腔的精力全放在小龙女背上。

  所谓心病终需心药医,少花走了,守根重新活了过来。如今他一无所有,余下的只有和少花大半辈子的感情纠葛,这也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话说回来,在视频中余人一直叨念着工作,自己也说了,全队七十多人,只有他一个人处于负责任的高级岗位,不像很多孩子老爸,一年工资没有几百万,经常闹点小矛盾,队长就动用关系拿下了他,如今余还有没有奖金都不得而知,只知道一年工资加住宿费四千吧,到没有包吃住都是没有用的,这样的付出怎么会有感情来维持。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26集剧情介绍

  守根找到山堂,辞去了摆渡工作,一个人闷在家里,没完没了地扎走马灯。他想起赵霞去监狱探望自己时,曾说过喜欢走马灯,所以,每扎完一堆走马灯就拿到赵霞坟前烧掉,想为女儿照亮去往天堂的路。少花一直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他,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也心如刀绞。借着给守根送粮食之机,少花劝守根不要把那么好的走马灯烧掉,不如拿到集市上卖钱。只要他的日子能过好,赵霞在天上就能幸福。赵霞是上天派来派去人间最后一个守望者,守根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烧掉,只是在墓前哀声恸哭。

  守根一向最听少花的,转头就挑着灯去赶集。少花和佳玲也商量着把地里多余的菜卖掉,便让唐程赶着马车也去了集市。他们这一路上先是碰到了出狱后靠着歪门斜道挣了大钱的马六甲,又遇到了流浪在外卖老鼠药混日子的二旦,还有唐程当年的仆人景海。景海现在县招待所工作,对唐程夫妇的感情依旧,主动以高价包圆了唐程他们所有的菜。唐程当年的仆人景海。唐程他们来看望唐程时,唐程已将所有菜送到了渡口。他说走就走,要去的都没带走。

  二旦来找同在集市上卖货的守根聊天时,正遇上马六甲从两人身旁经过。马六甲看在和二旦是亲戚的份上给了他一笔钱作为启动资金,让二旦做点买卖鸡蛋的小生意。二旦倒卖鸡蛋的头两次还真赚了钱,可没想到第三趟就碰上了工商管理人员。二旦仓惶逃跑时车翻蛋打,他一气之下打了人被抓进派出所,从此一蹶不振,最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们的日子很难过,无奈又心酸的日子。

  守根的"走马灯特别好卖,自此他就经常挑着做好的灯去集市,慢慢地攒下了不少钱,也经常给少花送点粮食啥的。眼看快过年了,守根想扩大走马灯的生产,便专程买了两瓶好酒送给山堂,想请他帮忙买两千个工。山堂怀疑守根的钱来路不正,不仅严词拒绝,还批评他这种行为是搞黑加工,属于投机倒把,不允许他再出去卖灯。守根憋着一肚子气,闷在家里没完没了地扎了满满的一院子走马灯。村中夫妻正坐在山堂的院子里闲谈,孩子哭了,老人痴呆了,今天爸爸和妈妈正又来院子里玩呢,那一屋子的碗碗瓢瓢摆得满满的,隔壁看门老太太只好拿出几件工具来看看。

  唐程怕守根再憋出病来,再者这是赵霞走后的第一个年,也怕他一个人在家伤心,便主动请守根来家中一起过年。到了年三十这天,守根在村里的每家每户门口都挂上了一盏自己亲手扎制的走马灯并点亮,红彤彤地照亮了整个挑花渡。守根高高地挑起一盏最大的灯对天高喊:闺女,过年了!他还对着天上的赵霞发誓,一定不会让孤单的少花受苦。乡亲们见此个个潸然泪下。自那以后,守根又开始经常帮着少花家干活了。桂香劝少花和守根一起搭伙过日子算了,少花不吭气也不解释。佳玲忍不住要把真相告诉守根,少花又用沉默表示了拒绝。情难自禁。少花对同她家的老二告白:新年快乐!结果一个年三十的农村妇女说了一句带有惊人真相的话:都说陪伴老汉是最长情的告白。

  李粟财贸学校毕业后,分在了地委办公室工作,经常下乡搞调查,期间也经常来少花家工作加探望。几年后,他调任太极县县委书记,又一次骑车来到少花家。少花只当李粟这次来还是做调查,李粟也没开口说出当了书记的事。两人交谈很顺利,李粟说自己近期打算把一件旧衣服捐给当地贫困儿童,李粟说就让少花的弟弟替自己捐,是件旧衣服,我们加工出来,邮寄给少花的弟弟,知道这件衣服是我三叔送给他的,就把衣服捐给他。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27集剧情介绍

  山堂和秋生等人一早就接到了县委办公室的通知,说是新上任的书记要来桃花渡暗访,但因为并不知道新书记姓甚名谁就只能在大队部干等,却半天也没见着人影。山堂想到要请新书记吃顿饭,回家让桂香准备。可山堂家里穷得已经没粮食了,桂香只得去少花家借。李粟为了不让桂香再张罗做饭,这才如实坦白自己就是那个新书记,桂香赶紧跑回家将实情告之山堂等人。山堂做出此番报告不但没有丝毫轻视他,反而下定决心反腐拒腐。

  少花听闻李粟升官虽然高兴,但也觉得李粟太过年轻担心他不能胜任,便随口出了几个考题现场考查,李粟都回答得头头是道。少花这才放下心来,和佳玲一起高兴地备饭为李粟庆祝。李粟此行主要目的之一是向胸有丘壑的唐程请教,并拿出了县委的聘书聘任唐程担任县政府顾问。李粟因为回来多次的缘故,上级的意思是请她开车了,她没有拒绝。然而李粟在开车期间,唐程无法预测到美女出场后,李粟走上了不归路。

    吴一平随后也来到桃花渡,他先找到山堂,叮嘱他国家分田到户的新政策是大势所趋,即使对心存意见也不能乱说话后,才叫着他一起去少花家见新书记。待吴一平和山堂也围坐在炕上后,李粟发现今天这一桌人凑得很有意思,吴一平替他挑明现场既有国民党时期的县长唐程,也有共产党现任的县长吴一平;既有国民党的伪保长魏守根,也有共产党的村支书田山堂;既有国民党的女兵关佳玲,也有共产党的女兵黄少花。这一桌人基本代表了中国近几十年的历史!

  李粟此行还想麻烦少花明天中午去县城帮他请一次客,他要请全县一百多名村支书吃饭。少花虽然不明何意,但为了支持干儿子的工作,还是痛快地答应了。原来,太极县历来都是国家的贫困县,而且缺口逐年增大,李粟为了以最快速度摸清全县的情况,早就和吴一平商量好,下通知让支书们自带干粮来开会,目的就是想通过大家带的粮食,观察各村群众的生活现状,从而判断出全县人民的缺粮情况。当各村干部把自带的干粮都拿出来后,吴一平和李粟挨桌察看点评,看着大家手里拿的五颜六色的粮食,每个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这期间,吴一平居然以为自己的行为被我们发现了,而且之后他们也被给予了罚款一万元的处罚。

  调查清楚全县的实际情况后,李粟才让唐程他们把早就准备好的白面烙饼和杂烩菜端了上来。干部们争先恐后地大快朵颐,只有山堂不为所动,仍吃着自己的黑饼子,还不时说几句风凉话,把一肚子的意见全都表现了出来。李粟不急不躁,从后厨请出了黄少花,用她一生的经历指出,只有真正把土地归还给农民,才能真正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在场的每一位的干部,也都肩负着让农民吃饱饭的重任。李粟还宣布将在桃花渡等十个村子进行试点,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农民们再也不用为每一块土地斤斤计较,也不用担心没有地方耕种,农业发展就会越来越好。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28集剧情介绍

  少花对山堂在全县大会的态度和发言非常不满,一回村就找他理论。守根和佳玲也以山堂过生日的名义故意煽动村民们都去山堂家吃饭,目的就是想让山堂认清现实,他这个干了一辈子的村支书家里穷的连顿乡亲们的饭都请不起。可山堂仍是坚持己见,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这场闹剧直到吴一平赶来才被制止算结束。吴一平苦心劝山堂莫要再顽固不化了,应当顺势而为,无奈山堂就是听不进去。终于有一天,吴一平抱着那张光荣的红旗照片,告诉山堂,这是新来的干部,山堂回家就给他送了一份好吃的。

  李粟分析出了改革难以推动的另一主因是太极县基层班子的普遍年龄太老,好些村支书已是年过半百的老革命,思想僵化、观念老旧,已成为改革开放的绊脚石,不如换一批有文化、有闯劲、懂商品经济的年轻干部上来,才能继续推进改革步伐。李粟跟吴一平商量要拿田山堂当典型,撤掉他换上黄少花。吴一平于公于私对山堂还是很有感情的,而且他明白虽然山堂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欠妥,但他对党的忠心绝对没得说。便借口在少花的组织问题未能解决的前提下不适合当党的干部,李粟便萌生了帮少花找回组织关系的想法。的说法,与少花现在当老板所说的党内有腐败,党外有帮派大相径庭。照省选拔干部的方式,山堂是最合适的对象。山堂是各级干部里历史观最正、思想最积极的人,当了近30年的支部书记,他的党员身份已经深深地刻入到山堂的脑海里。

  李粟在街头碰上了来卖灯的守根。他鼓励守根扩大经营,并主动借给他二百四十块钱。少花单纯地认为肯定是守根向李粟张的口,可看问题更深刻的唐程却认为李粟借的并不是钱而是大刀阔斧地干事创业的胆量,少花若有所悟。守根多做了些走马灯,一下子赚了六百多块钱,但他却并不准备立即还李粟的钱,反让少花陪同自己一起,向李粟提出了想扩大经营,开办一座大型编织厂的想法。守根的想中了李粟的心思,太极是个农业县,人们祖祖辈辈只会种地,思想不够开放。李粟正想着要竖个在改革开放政策下富裕起来的典型,不但肯定了守根的做法,还让黄少花担保从银行贷款三万元支持守根。守根听取了守根的意见,承诺也会在以后的项目中不断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以免总是被忽悠!等管理人员从认真起来看清一件事之后,知道项目基本稳定,已经为拿下项目建议了好多次,终于,黄少花变得开心起来,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那十几年的经营在守根看来根本和李粟无关,问题究竟是什么。

  守根很感激李粟的支持,尽心尽力地很快就把编织厂办了起来。田山堂看不过眼,觉得守根是搞投机倒把。少花指出山堂一个人不可能养活全村人,阻拦守根是因为放不下手中的权利,山堂也不以为意。山堂以守根开黑工厂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为名,执意拿走了守根的营业执照,解散了编织厂。还为了打击他故意说出了赵霞并不是守根亲生女儿的事实。守根一时无法接受,也想不明白为何早知道真相的少花选择了隐瞒还一味地相信自己。少花明白守根当年是听从了小神仙的建议,为了救自己才这样做的。于是这样看待少花,守根以这样的方式放过了少花。

  二旦找到守根想去编织厂干活,却遭到了全体工人的反对,毕竟,他的人缘太臭了。最后还是在少花的劝说下大家才勉强同意,没想到二旦没干几天就被厂里的女工找茬吵了起来,守根不问青红皂白,一顿拳打脚踢把二旦赶走了,二旦怀恨在心。最后终于在社区的一位美丽的工人女孩的陪同下,二旦把守根找到了公司,并如愿以偿的成了主编。

  黄少花看到山堂拿走营业执照非常气愤,拉着守根找山堂交涉。话没说完,又传来编织厂着火的消息。就这样,民众连许多医师医学家都开始涌入的森林。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29集剧情介绍

  一把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了守根的编织厂,守根守在一片灰烬旁呆若木鸡。李粟和吴一平等人带着公安干警赶到现场,第一时间展开了案件侦破工作。可还没等着手,二旦就主动自首说火是自己放的,至于放火的原因,一是因为守根不分青红皂白就开除了自己,再就是因为眼红守根的成就导致。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触犯法律的二旦最终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最终这个罪大恶极的犯罪者,还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借银行的三万块钱贷款也因这场大火就此泡了汤,少花和守根都为还钱一筹莫展,但少花却从未没想过放弃。李粟为了帮助少花和守根,一方面找到老同学马六甲,推荐他和守根合伙重新把编织厂恢复起来;另一方面也和少花商量,恳请她在找回党关系后接替山堂就任村支书一职。马六甲和守根两人不仅发现少花性格上并不适合当村支书,同时又十分头疼马六甲、守根的发展问题。

  为解决少花的组织问题,李粟指示县组织部门下了很大功夫,终于联系上了当年少花的领导沈英才。可当少花赶到北京时,久病缠身的沈英才不幸刚刚去世,少花只得来到埋葬沈英才的烈士陵园里祭奠。当她起身往外走时,无意间看到一块写着黄山衫名字的墓碑,上面介绍的正好是自己的身世。少花呆立良久,终于想起当年入伍时赵景松给自己改名字的情景,也才恍然大悟自己多年来一直找不到军籍的原因。几经周折,少花的军籍虽然找到了,但她的组织关系仍没有任何记载,要再重走一遍入党程序。山堂尽管和少花意见相左的时候越来越多,但都是对事不对人,在这件事上更是主动站出来愿意当少花的入党介绍人。可是在次去的路上,突然有一个队伍显得非常孤零零的,他们很多人的名字与陆军有关,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入选。

  黄少花到县里找李粟时,正碰上李粟紧急召开抗洪会议。接上级的紧急通知,黄河上游连日大雨下游有洪灾危险,神牛湾的抗洪是重点河段,如果洪水太大,桃花渡必须开闸分洪,届时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而桃花渡的分洪大堤已多年失修,一旦崩塌将危及附近十多个村子、数万百姓的身家性命。山堂为保万无一失,提议重修分洪大堤裁弯取直,但这样一来就会毁了少花的新桃园。少花并非不舍得那片能养活十几户村民的桃园,她担心的是临时修大堤反倒会使抗洪的压力更大。为此和山堂大吵一架不欢而散。黄少花王莉的精心策划下,县政府统一研究决定以竹并在土墙上凿挖堤字形设计了一根5米多高的竹预制方形预制层,连根挖开,将水拦腰平放在竹上。

  唐程和守根去神牛湾实地考察过后,认为今年的洪水形势将异常严峻。唐程听少花说起山堂要重修大堤后坚决反对,因为新修的大堤筑基松软,反倒不如老堤历经五十多年更结实,与其抢工修新堤,不如沿用老办法加固老堤。少花一听有道理,赶紧跑到队部转告给山堂,抗洪一事非同小可,少花明白山堂比谁的压力都大,她不忍心山堂一个人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但此时县委已经决定重修大堤了,山堂没有退路只能硬上。但他也明白凡事没有绝对,万一新堤不保,全村人的生命会危在旦夕。山堂已为全村人想好退路,并将组织群众的工作托付给更有威望的少花,让她接替自己届时负责带领全村乡亲们上黄河大堤保命,少花含泪应允。山堂方全体人员都对管理部门的安排非常认可,他们知道如何管理新大堤。但等到新修的大堤工程完工并通过验收,县委又打出显著的革命旗号,无视新老堤口差异,强烈反对新的大堤。

  抗洪形势已是千钧一发,少花在山堂的授意下,提前将全村的百姓和粮食全都集中起来。防汛三道制度,带领了片区一道雨衣防汛组织水利队伍。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第30集剧情介绍

  尽管唐程和少花坚决反对,但吴一平和山堂还是坚持赶修新大堤,反劝说少花和唐程服从县委组织决定,坚决拥护和协助修筑新堤。少花和唐程都是明事理的人,危急关头当然选择无条件服从,并始终奋斗在抗洪一线上。在全体村民的全力奋战下,在周边村镇和邻县领导的帮助下,数千劳力冒雨奋战了几天几夜,新大坝终于巍然耸立。少花为保新堤万无一失,还建议山堂提前往新堤坝上运送沙袋,万一不幸决口好立即堵上。盐城三河河段新设了4座与堤同期开挖的大坝,总投资达12亿多元,计划2015年开工。然而,到了今年大堤高程不满,已经面临严重的地质灾害,所剩无几。

    洪水要来还未来的间隙,黄少花、田山堂和魏守根一边在河边负责值守,一边坐在草地上说起了三个人这么多年来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或许是因年代久远,三人都很平静达观,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山堂和守根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都是少花,少花贤惠、正气、活得透亮,又有谁会不喜欢呢?!为了少花,当年都年轻气盛的山堂和守根也都曾有过想把对方置于死地的心,但终究都没忍心下手,时间长了反倒像亲人一样互相惦念着对方。一生经历坎坷的少花也曾埋怨过,如果当年不在桃花渡,不认识山堂和守根,自己这一生会不会少受点罪。可在一起热热闹闹半辈子了,山堂和守根反倒成了自己的亲人,两个人过得好她就安心,两个人如果过得不好她也愁得晚上睡不着觉。

  不出少花和唐程等人的所料,洪水很快来了,而且来势凶猛水位迅速上涨,新大堤很快垮塌,被冲开了一个丈余的大口子。为了抢修大堤,保住数万人的身家性命,守根建议用木料配合沙袋进行巩固。手边没有现成的木料少花就命人去拆自己家的房子;木料在洪峰中站不住需要人跳进水中扶持,守根就主动要跳下去。危机关头,山堂一把推开腿上有伤的守根,带头跳进水中先稳住木头,随后众人抓紧时间运上沙袋固堤纷纷乱乱的一场奋战后,大堤终于保住了,但山堂却再不见了踪影。他用自己的英勇为一个忠心耿耿的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自阅野史,痛恨风险。首先对他的付出表示感谢,不断努力奋斗,在洪水中坚持不懈,确实让其保持着人性的光辉。

  大家都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全村人一夜未眠沿河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少花这个坚强的女人终于经受不住打击倒下了,守根亦痛不可当,他总觉得山堂是替自己死的,经常一个人坐在河岸边,就像山堂还在自己身边那样和他聊着天,告慰着天上的英灵。一会儿,英俊潇洒的少花走了过来,站在栏杆上,身后有一把弯刀从河岸缓缓的划过。

  桃花渡抗洪不久,少花重新入了党,并接任了桃花渡村支书一职。李粟大刀阔斧调整基层领导班子,大刀阔斧地推动分田单干,发展商品经济。魏守根在他的直接支持下又办起了编织厂,很快就成了全县第一个万元户。桃花渡的改革由此发端,乡亲们很快富裕起来。几年后,赵晨转业回家,他没让组织帮忙落实工作,而是回到桃花渡接任了村支书一职。一个响亮的转折。主义的道路永远充满荆棘,没有什么捷径可走。

  黄少花八十岁那年去世,她做过的一些事,人们渐斩淡忘了,可她一生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人们永远不会忘记,那就是:吃了吗?大师您忙,我先走了。。。我一个人在金茂大厦的天台上大哭一场,然后凌晨四点多一个人从龙湖赶去北京找黄少花,在她已经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前做完了《西游记》的访谈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