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英雄剧情介绍

1-6集
逐日英雄剧情介绍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的中国云南昆明。一辆雪佛莱轿车载着十几个纨绔子弟停在中学教师向家刚的家门前,为首的是副市长莫文贵的大公子莫大卫。莫大卫是来给向家刚的独生女向婉婷祝贺十六岁生日的。向婉婷是昆明女中的校花,品学兼优、相貌出众。当婉婷把十六根蜡烛一一吹灭后,突然拔出藏在身上的一把浦洱尖刀猛刺进莫大卫的腹部。众人大哗。婉婷连刺数刀直至大卫当场毙命。

  日本佐世保空军基地。两架教练机在空中翻滚缠斗,难解难分。观礼台上坐着日本陆军省

  航空部的高级长官,其中有陆军部作战部长梅津少将、海军航空队副司令长官长谷川少将,他们的脸上闪烁着无比兴奋的光泽,然而执行教官阿部归一却心情复杂。现在进行的是航空学校的学员飞行教练考核。一架挂红布条的教练机多次在缠斗中击败挂蓝布条的教练机,取得优势。观礼台的军官们对红布条的教练机赞不绝口。没想到红布条教练机的飞行员正步走到观礼台前向这些高级军、政长官报告时,令这些人大跌眼镜,年轻的飞行员竟是中国人上官云天。然而,被上官云天击败的日本学员阿部健雄却对云天耿耿于怀,他是教官阿部归一的儿子,健雄一直对航校的中国学员不屑一顾,并充满怨恨,他将蓝布条撕下缠在手上,攥成了拳头,发誓一定要制服这些支那学员。

  看着上官云天取得优异成绩,教官阿部归一深深地喜在心里。可儿子健雄和中国学员之间的对立,让他感到不安。还有就是马上要毕业的女儿花子对上官云天心仪已久,阿部陷入了矛盾的胶着状态。上官的考试得了全校第一,中国学员在一家餐馆为云天庆贺,花子也及时赶来,却被几个日本流氓挑衅、凌辱。上官、欧阳汉强和同学痛殴流氓,被闻讯赶来的警察带进警局。

  莫大卫早知婉婷是女中校花,垂涎已久。终于通过狐朋狗友设了个圈套,无耻地奸污了不满十八岁的婉婷。儿子被杀,莫文贵怒不可遏地要法院更改婉婷年龄,判除婉婷死刑,有良心者向报界透露了消息,一时间春城沸沸扬扬。昆明女中学生到法院门前结队抗议。

  上官云天、欧阳汉强受到军纪处分,健雄趁机找到校长,借机发泄私愤。军部和航校很快做出决定,让他们停止飞行学习,等待遣送回国。上官、欧阳苦苦哀求阿部归一为他们求情能够留下继续学习。

  向家刚找到姐姐向家舒,请求姐姐协助救出婉婷。自打妻子过世后,姐姐就把婉婷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另外姐夫上官烈是现任的国民革命军二OO师中将师长。上官烈闻讯不禁愕然,他对婉婷也是十分喜爱,得知婉婷披枷入狱,便责成贴身副官梁必成亲自处理。上官烈不仅是家刚的姐夫,还与向家刚有着一段极特殊的渊源。上官烈黄埔一期、向家刚黄埔四期。所不同的是向家刚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二九年俩人在江西战场相遇。向家刚已是红军团政委,为掩护主力转移,不幸负伤被俘。这是上官烈第一次和他的内弟相见,此时的向家刚已经更名洪宇宙。因洪宇宙是红军的重要指挥官,被军统押往南昌,上官烈不忍向家刚遭难。此时,梁必成也知道了上官烈和洪宇宙的关系,便安排了半路伏击,救下向家刚。所以,梁必成对向家刚也并不陌生。向家刚脱险后,被送到上海治伤,不料又陷入险境,在危急时刻,被在上海做生意的南洋富豪公子司徒光明救下,因此俩人成为好友。

  家刚现在的职务是学校的教员,而真正的身份是昆明市委委员、市委宣传部长。地下党昆明市委组织部长楚君祥得知家刚的情况后约见了家刚,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也为了照顾陷在悲痛中的家刚个人生活,楚君祥给他介绍了一位叫李淑兰的进步女青年做妻子,可被家刚婉言拒绝了。

  为了救出婉婷,上官烈还找到了至交好友云南省政府副主席欧阳儒修。上官烈祖上是镇守云南重镇腾冲的戍边大将。而欧阳儒修也是名门之后,祖上世代为官,在云南颇有影响。但他无党无派。上官烈让儒修搭救婉婷。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云天、汉强还是要被遣送回国。俩人不得不收拾行装,准备告别同学。

  云天和花子真心相爱,花子不顾父母反对,执意要嫁给云天,花子作了跟云天回中国的准备,健雄愤怒之极,动手打了妹妹。健雄的未婚妻里穗虽然也反对花子和云天交往,但她对健雄对花子的态度十分不满,她极力劝说和安慰花子。

  大战前夕,上官烈抓紧训练部队。儒修来到上官烈军营,和上官烈分析了局势,二人都不主张和红军交战。可二人的交往引起了军政处长、军统特务刘良清的注意,粱必成话里有话的提醒刘良清别太聪明。刘良清将俩人的频繁接触密报了毛德仁,毛德仁告诉刘良清,如果上官烈私通共匪,他可以将上官烈逮捕,甚至击毙。

  阿部虽对女儿和云天的恋情心存疑虑,但他却十分不甘心让自己最喜爱的学生就这么回国,他多方奔走,最后找到了军部的梅津长官,在梅津的官邸外拦到梅津的座车。梅津知道云天、汉强都是中国政府、军队的名门之后,俩人成绩在航校中最为优异。在阿部的一再恳求之下,梅津终于点了点头。

  花子和云天的感情不断升温,可面对来自家庭的压力,他无力抵御,一边是母亲强硬的态度,一边是父亲犹豫不绝的心态。

  欧阳儒修得知莫文贵跟省主席和南京政府的高官有着密切关系,便通过省参议会长从中斡旋。不曾想参议会长跟莫文贵不是一个体系,越斡旋越糟糕,白白地花了不少冤枉钱。

  为了便于工作,李淑兰以表妹的名义住进了家刚家里。

  家刚想尽办法,终于见到女儿。没想到女儿却出奇的平静,安慰家刚注意身体。女儿没有当着父亲掉一滴眼泪。这次的狱中会面,他们身旁始终有一个中年狱警寸步不离的守候着。这个狱警是军统云南站长毛德仁乔妆的。毛德仁回到办公室,又拿出婉婷的所有资料认真阅读。

  健雄串通几个嫉妒歧视中国学员的日本学员在身体训练时故意寻衅,健雄有意用木枪刺伤了汉强,引起了中国学员的极大愤慨。汉强却劝中国学员忍辱负重,学习飞行最要紧。汉强却因为肋骨断了两根不得不停止飞行训练。阿部狠狠处罚了健雄,并找到校长,自动提出将严重违犯校纪的健雄开除出航校,却受到了校长的严厉申斥,校长铁青着脸问阿部:真的想把这些支那人培养成我的劲敌吗?!健雄受到校长的青睐,更加变本加厉,想方设法为中国学员设置障碍、挑衅。在一次飞行训练中健雄违反驾驶规定飞行,想把云天逼入错误飞行动作之中,导致机毁人亡。不想云天机智地躲过健雄的暗算。健雄却因为动作过大使飞机失速进入螺旋,坠毁在一座小镇里,死伤数十居民,健雄侥幸逃生。健雄酿成大祸,不得不离开航校,被校长安排到长谷川陆军军官学校。

  健雄毕竟是父亲的儿子,阿部归一常到陆军学校去看望健雄,然而健雄却不理解父亲的心情,和父亲针锋相对,这使阿部十分伤心。健雄用尖酸刻薄的话刺痛了父亲的心。

  航校对中国学员的刁难并没有放松,心情郁闷的阿部带着花子到海边钓鱼。海水突然涨潮,卷走了在海滩上玩耍的花子。云天恰好感到,不顾性命跃入大海,拼死救起花子。

  健雄成了长谷川陆军军官学校的学生,经过一段训练,将被派往中国实习。临行前和健雄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花子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云天和汉强。日本关东军不断涌入中国东北,在中国学

  生中引起了议论,汉强有着强烈的爱国思想,又受进步思想的影响,他和云天私下召集中国同学,要大家加紧学习,努力刻苦掌握飞行技艺,将来为国效力。

  健雄来到满洲里,被分配到日本关东军部队。健雄随着部队频繁地举行各种演习,一次演习中他们抓住了三个狩猎误入演习区的中国农民。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部队长官命令杀死这三个中国人,并给他们穿上中国军人的军装,健雄凶狠的将三个农民处死,立即有随军记者给三具尸体拍了照片。很快报纸上刊出照片和大幅报道;中国军人侦察、挑衅演习的日军,被击毙。日本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法庭上,林光华慷慨激昂,力争挽救婉婷生命。莫文贵在法庭上百般侮辱婉婷的人格,他指控婉婷,为了攀莫家的高枝,曾以色相勾引自己,因没有达到目的,便去引诱莫大卫,并逼迫莫大卫娶她,因被莫大卫拒绝怀恨在心,借过生日之际杀害了莫大卫。他的证词被林光华驳回,突然某旅社老板前来作证说,婉婷和莫大卫在该旅社长期包房间同居。婉婷却发现了坐在父亲身边的淑兰,看着淑兰关心父亲的眼神,婉婷在恍惚中似乎感到了什么。

  欧阳儒修面对如此腐败,便联络了林光华和云南若干名人联名上书南京国民政府。并与过去的同僚现在是南京方面的要员谭一飞进行了联系,谭一飞立即以国民政府专员的身份来到昆明进行专查。

  谭一飞抵达昆明的当天,律师林光华被一辆失控的马车猛撞身亡。

  深夜,宾馆服务员给谭一飞送来一只大红信封。谭一飞打开信封,里边装着一颗金灿灿的子弹。谭一飞勃然大怒。

  家刚来狱中探望被单独关押女儿,忍不住泪落,而婉婷却镇定的安慰父亲,婉婷问起淑兰,家刚不知如何回答,在家刚临离去时,婉婷叮嘱家刚,在母亲忌日那天,让家刚再到监狱里来,她要和父亲一起祭奠母亲。

  家刚一直在秘密策划上官烈的二OO师战场起义投向红军,但是每到关键时刻总被梁必成打断,梁必成婉转的提醒家刚,不要给师长增加危险。但是家刚与上官烈的接触已经引起了刘良清怀疑,在派人监视上官烈的同时,也开始调查家刚。刘良清亲自找到上官烈试探,引起上官烈的不满,上官烈把自己的牢骚讲给梁必成听,梁必成感到上官烈已处在内控之中。

  上官烈被调往福建战场作战,组织上决定派家刚去做他的工作,家刚只好放弃和婉婷的约定,只身前往,临行前,他留给婉婷一封信。

  家刚找到上官烈,揭露南京政府黑暗腐败的行为和以围剿红军的借口,排除异己一箭双雕阴谋,痛斥国民党卑鄙行径,并将红军高级将领的一封信交给了上官烈,不料被突然闯进的刘良清截获,并下令逮捕家刚,还用枪口对准上官烈,声称要将把上官烈移送交军事法庭,他已经将上官烈私通共党的企图电告了南京政府。正在关键时刻,梁必成带人赶到,当场击毙了刘良清,他告诉上官烈刘良清发往南京的电报已被自己截下,并劝家刚离开。

  谭一飞召开首府官员会议,声称不惧威胁,一定要秉公办案。谭一飞到狱中探望了婉婷,被婉婷的美丽、婉婷的平静深深吸引。

  自从云天救了花子,花子更加喜爱云天,她常和里穗提到云天,里穗也常常想起远在中国的丈夫健雄。

  一日本教官借故体罚中国学员,中国学员在云天、汉强的带领下向校方提出抗议。被航校勒令全部停飞,并被禁闭处分。中国学员激愤难平、群情激动。云天、汉强多次向校方交涉未果。禁闭期间,云天、汉强仍然苦心钻研飞行技艺,并鼓励同学们继续努力。校方迟迟不解除禁闭。中国学生只得以绝食抗议。

  禁闭终于解除,但校方以种种理由宣布许多中国学员不适宜学习飞行,而停止了他们的学业,要送他们回国。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云天、汉强相互勉力,要咬牙坚持到底。他们挥泪送别了回国的同学。

  阿部向梅津谈起云天和花子的婚事,不料梅津表示赞同,还给阿部讲了文成公主出嫁的故事,对这桩婚事表示赞同。按日本的风俗云天和花子举行了订婚仪式,并互换了订婚戒指。可俩位年轻人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在梅津少将的授意下进行的。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莫文贵为了给儿子报仇,利用妹妹是南京要员妻子的关系,不惜用重金收买南京政府官员,谭一飞被强令调回,谭一飞愤世嫉俗又无奈,愤然离走。欧阳儒修面对谭一飞的离走,恨恨地顿足连连。

  正为家刚的突然'失踪'感到恼火的向家舒,此时又得知谭一飞离走,对婉婷的命运更感忧虑,她在和远在福建的丈夫联系时,顺便将此事告诉了上官烈。

  击毙了刘良清后,军统派人调查,上官烈让梁必成出去避避风头,可梁必成提出了要带十个人一起走,俩人心照不宣。梁必成秘密潜入春城,准备干掉莫文贵。儒修却坚决不准。

  婉婷清楚自己已没有多长时间,又临母亲忌日,她准备好一切等待家刚到狱中和自己祭奠母亲,然而家刚却没有出现,狱卒告诉婉婷,家刚已离开昆明,并将家刚留下的一封信交给婉婷,婉婷看完信后,惊愕不已,婉婷不明白在自己将要离开人间的时候,父亲为何离她而去,她认为父亲是被那个自己在法庭上见过的女人(淑兰)拐跑,他不能原谅父亲,在悲愤的苍凉之中婉婷将父亲的信撕成碎片,抛向狱中,婉婷冷面落泪,发誓此生绝不原谅父亲。

  家刚离开上官烈后,在返回昆明的途中被土匪追杀,几经滇沛流漓辗转到苏区,留在苏区养伤,然而他惦念着狱中的女儿。

  上官烈在结束了战役后,也挥师返回昆明。

  健雄和俩名实习士官被叫到师团司令部,领受绝密任务,并给父母写下遗书。

  健雄和俩个士官跟着一关东军少尉深夜潜入中国军队防区伏击中国军队。遭到中国军队猛烈还击。少尉和俩个士官都被打死,健雄拼命地逃脱了追击,在夜的山林里迷了路。

  日本向东北政府、东北军提出强烈抗议,并猛轰吉林驻军军营,迫使东北军撤退。

  出动大批部队声势浩大的寻找失踪的健雄。

  向家舒为了婉婷的事,前来拜见欧阳儒修。欧阳儒修面对突然的变故也是束手无策。向家舒回到家里,梁必成前来探听情况,看见向家舒的满面愁容,梁必成不问便知事情无望,他仍主张先干掉莫文贵,扫除障碍后再见机行事。向家舒不想再流血,所以犹豫不绝。

  莫文贵见自己用计轰走了谭一飞,十分得意,可忽然得到消息,说是向家舒与欧阳儒修还在串通,就将矛头对准了欧阳儒修,他找上门去对欧阳儒修软硬兼施,可儒修却不为动,莫文贵见儒修态度如此坚决,决定对儒修进行恐吓。

  欧阳儒修从家中出来,看见几只被砍下头的鸡,血淋淋的摆在自家的门口。梁必成再次来见儒修,决定对莫文贵动手。

  莫文贵命人严密监视欧阳家。

  梁必成开始策划袭击莫文贵的行动,他们袭击了莫文贵的专车。可莫文贵临时改变了计划不在车上,只打死了他的姨太太。一时间春城风暴涌动,全城戒严,缉拿凶手。儒修把梁必成等人安排在了昆明郊外躲避。

  健雄山林里又饥又渴,健雄又遭猛虎袭击。恰在这时,二人被一猎户父女发现。猎户父女把健雄带回林中的窝棚,对健雄进行施救。猎户用中草药为健雄疗伤,健雄醒来猎户父女发现他是个日本人,健雄拒绝吃姑娘炖的野鸡人参汤。

  家刚的身份得到证实,被释放出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家刚要求留下。

  由于党内出了叛徒,昆明党组织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李淑兰和楚君祥下落不明。

  梅津少将以接见优异学生的名义接见了上官云天、欧阳汉强和几个中国学员。梅津在勉力一番以后,公然要他们再继续赴欧美深造后,加入日本空军服务。众学员为之瞠目。

  昆明市法院宣布判处婉婷死刑,舆论大哗。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上官烈回到春城,得知婉婷被判死刑的消息,又得知家刚没能如期返回,心急如焚,但也没什么绝妙的主意。莫文贵却来请上官、欧阳吃饭,宴席上莫文贵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令上官、欧阳大吃一惊。原来莫文贵已经掌握了粱必成杀死自己姨太太的确切情报。

  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决定派家刚返回昆明工作。

  健雄坐着猎户运送山货皮毛的马车回到了日本军营。健雄被告知,他俩已经被列入死亡、失踪名单。大日本皇军正在为他们严厉地讨伐支那人,并准备再发动一起更大的军事行动。因为他们几个人已经死了,不能有人知道他们活着,更不能让支那人知道。健雄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残忍的将猎户父女处理掉,以示他对大日本天皇的效忠。部队长官授予他一枚勋章并告诉他,他将被秘密地送回日本,健雄表示他坚决不回国,他将为大日本帝国的大业献身于中国。

  健雄被分配到陆军第一师任中尉见习参谋。猎户父女身影总是出现在他的梦中,追杀他,向他索命,为此健雄常常惊叫着从梦中惊醒。健雄还常常想起里穗,在闲暇时对着里穗的照片给里穗写信抒发感慨。

  里穗也常常和高桥谈起健雄,对里穗嫁给一个帝国军人羡慕不已。

  梅津少将的话在中国学员中引起强烈的震动,大多数中国学员表示要学成之后返回祖国,少数人态度暧昧。云天、汉强力主大家回国报效祖国。他们的行为引起了校方的注意,中国学员的飞行学习再一次被终止了。俩个没有表态的学员立即被送走,据说编入新的飞行训练队接受高级教练,并准备赴欧洲深造。

  花子告诉云天她怀孕了。云天又惊又喜,又有些束手无策。云天和汉强商量,鉴于目前情况,全体学员只能团结一致,要求迅速回国。校方单独隔离了云天、汉强。花子十分担心云天,校方趁机让花子做云天的工作。校方找云天单独谈话,威胁说如果他们执意回国,日本方面可以制造种种事端、车祸、海难、火灾,让他们一个回不去。汉强说服云天让花子把一封信交给中国领事馆,以求得政府支持,并见诸报纸,向媒体披露、向全世界公布。

  花子在中国领事馆外被日本秘密警察逮捕了,警察搜出了云天的亲笔信。花子被带到警察局,亲眼目睹了警察残酷的拷打犯人。除了这封信,花子什么都没说。警察要花子监视云天和支那飞行员,随时报告他们的言行。阿部归一从警局把花子领回家,花子不愿替警局当密探,推说身体不适,不再去照料云天。阿部十分不满日本军方的做法,但自己势单力微,无能为力。

  莫文贵是个在黑白两道混了几十年的老江湖。他利用手上捏着上官烈和欧阳儒修的把柄,强迫他们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他提出只要婉婷被执行死刑,他老婆的死(实际上莫死的是个姨太太)就不再追究。三家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以后有难共当、有富同享。儒修实在不耻于跟莫这样的人交往,沉默不语,上官烈决定采用缓兵之计。

  欧阳儒修和上官烈被莫文贵处处牵制,俩人都觉受到莫大耻辱,犹如鱼梗噎喉,不除不快,可二人又都有把柄攥在莫文贵手中,担心一旦事情败露,一家老小性命难保。正在二人忧虑万分又束手无策之际,早在几个月前欧阳儒修托老友举荐的副官来到昆明,欧阳儒修马上召见,这个被举荐而来的人正是在上海救过家刚的南洋华侨富豪公子司徒光明。

  向家舒给婉婷送来了最后一顿牢饭。婉婷平静的梳洗完,被狱警押往刑场。狱警要给婉婷戴眼罩,婉婷拒绝了。

逐日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另一间牢房里,有一个身材、相貌、年龄跟婉婷差不多的姑娘也吃完了一餐丰富的饭菜,被狱警蒙上眼罩,带出牢门。

  婉婷被带到了监狱中刑场。刑场四壁高墙,呼啸着山风。婉婷走到墙边,目光冷峻的站在那个眼蒙黑罩的姑娘身边。一排狱警举枪击发。那个姑娘被打的脑浆迸裂倒地身亡,婉婷的眼睛眨也没眨。她等待着狱警第二次击发。没想到过来几个狱警强行扒下婉婷的外衣,给她蒙上眼罩,把婉婷带走了。

  那个脑袋被打得稀烂的姑娘套上了婉婷的衣服,被抬出了大狱后门,早已守候在门前的向家舒把那个姑娘的尸体装进棺材,放在辆驴车上,运往墓地。

  花子怀孕了,母亲和花子同时感到一种担忧。

  阿部归一知道中国领事是个四川人,有喝早茶的习惯,每天上午都要光顾一家小茶

  馆。阿部把有关云天、汉强的消息卷在报纸里边,买通了一个报童,让报童把这份报纸送给了喝早茶的领事。领事看到消息后大吃一惊,急忙急电密告中国使馆。

  中国大使慌忙请示国内。国内迅速复电:佐世保航空官校之中国飞行学员系地方政府委派及自费学习飞行之学员,中央政府只可向日方交涉,阐明我方态度,避免不良后果。中央政府将尊重中国之地方政府及中国飞行员之个人意愿。看到电文后,中国大使心领神会,随后必恭必敬地拜见了日本外务省次相。

  日本政府知道了中国政府的态度后,更加肆无忌惮,加紧分化瓦解中国学员。许多中国学员发生动摇,又有些人表示愿意被日本派遣到欧洲继续学习飞行,并加入日本航空队服务。

  云天、汉强依然坚决要求回国。

  云天经过苦思后毅然决断。他要求见阿部教官一面,托阿部转达他对花子的情感,并再次表明作为中国军人的决心。云天利用放风的机会纵身从三层楼上跳了下去。云天摔伤了右腿。云天以自残的方式抗议日本军方的法斯西行径。经诊断,云天右小腿粉碎性骨折。云天拒绝治疗,要求回国。

  阿部实在不忍自己的学生如此悲壮,便向军部梅津少将请求放中国学员回国,遭到军部严厉申斥。并被调离航校、调到第四六七陆上航空队任飞行小队长。花子不顾警察的威胁,日夜陪伴在云天身边。

  汉强以绝食抗争,一连五日水米未沾,奄奄一息。日方强行输液抢救,汉强清醒后,坚决地拔掉针头,拒绝输液。

  梅津亲自看望了云天、汉强,得到的回答依然是'回国'两字。梅津惋惜地摇摇头慨叹:可惜支那有这么英雄的人材!可支那却造不出一架战斗机!你们将来用什么来保卫你们的国家呢?

  婉婷被蒙上眼睛关进了一辆小轿车。轿车在山城路上开了很久。

  婉婷又被带下车,左拐右弯地走了很久。当婉婷脸上的面罩被摘掉时,婉婷已经坐在一间四面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一个脸色阴郁的年轻军官告诉婉婷:向婉婷已经死了,她现在叫梅兰香。她现在已经是军统云南站特训班的一名学员,随后军官向婉婷详细介绍了军统的性质、任务。并简要叙述了婉婷被军统云南站长毛德仁暗中出面救下的过程。军官表示,婉婷如不想加入军统,军统可以把她隐姓更名的'送走'。婉婷知道'送走'的含义,为了达到生存的目的,也为了见一见自己的救命恩人,婉婷同意留下。可当婉婷提出想见见毛德仁的想法时,却被拒绝了。此时毛德仁就在暗室中观察着婉婷的一举一动。毛德仁十分相信自己的眼光,决心把婉婷培养成全能的职业特工。婉婷在军统登记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


网络微评
 
聂远 袁苑  
导演:李晓军
编剧:李晓军、刘 杰、张林楠
出品人:舒崇福、任仲伦、陈保平、张 凌
出品公司:北京超越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