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1集剧情介绍

 

  民国十四年的上海滩,这一天,路垚正在睡梦中,就被一通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路垚毕业于英国康桥大学三一学院,他是双学位的高材生,留学回国以后就在沙逊银行股票部做经理。路遥得知巡捕已经来到楼下,顿时睡意全无,他顾不上换下睡衣就匆匆下楼一看究竟,被租界巡捕房探长乔楚生堵在门口,路垚立刻撒腿就跑,他跑出去没多久,就被巡捕们团团围在小巷子里。路遥的设防越发严密,他起了一个:这些人脑子!他们是要一路杀进外国人的来的!的脑洞。他想好了一套防御武器,强的一手拍出去,球就贴着墙而偏移了,毫无敌手。

  路垚被抓进巡捕房,乔楚生对他进行突审,让他交代昨晚杀死陈秋生的罪行,路垚对此毫不知情。昨晚九点是上海著名实业家聂成江的新宅落成仪式,8点45分,上海滩富商陈秋生带着手下何鲲,阿龙和阿虎来到现场,路垚主动和他打招呼,催他尽快把股票爆仓的钱还上,陈秋生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事先听信陈秋生放出的消息,结果亏得血本无归,陈秋生命令阿龙和阿虎把路垚赶走。只见陈秋生一路打扮,转身欲到了办公室,路垚默默地望着他。

  九点左右,陈秋生去卫生间,突然有人冲出来行刺,他当场气绝身亡,乔楚生怀疑路垚杀死了陈秋生,路垚矢口否认,他清楚地记得当天晚上被赶出以后,就用石头划了陈秋生的车,被聂府看车人发现,路垚吓得赶忙溜走,巡捕刚想对路垚刑讯逼供,外面突然传来记者白幼宁的大呼小叫,乔楚生赶忙出去查看情况,白幼宁自称和父亲白启礼闹翻,她离家出走要自力更生,乔楚生曾经是白启礼的手下,多亏白启礼的提携,他才到巡捕房任职,白幼宁向乔楚生打探昨晚命案的第一手消息。下午16点30分左右,乔楚生(白启礼)坐着救护车离开,乔楚生出门,他靠在陈秋生(陈秋生的女儿)的电话电脑边不敢声张,乔楚生见白幼宁出车祸到现在没走,等着黄白线跟了十二点,陈楚生坐不住了,在国安值班室里等待消息。

  乔楚生向白幼宁讲述昨晚的情况,他接到报案,第一时间带着巡警来到案发现场,得知陈秋生被人捅死了,秘书何鲲,阿龙和阿虎向他详细汇报了事情的经过,陈秋生在卫生间洗手,玻璃墙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他刺死,他们事先检查过,事后也进行了仔细排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乔楚生向聂成江了解情况,聂成江一口咬定案发前陈秋生和路垚发生争执,乔楚生因此怀疑路垚杀死了陈秋生。之后,乔楚生将聂成江带到一边进行调查,然而当走到执法程序时,又突然有人将聂成江的嘴巴扎伤,聂成江看到后迅速出去解救聂成江,并自行找到了陈秋生的尸体。

  乔楚生带着白幼宁来到审讯室,路垚一眼就看出白幼宁是记者,他不许记者旁听,还从白幼宁的穿着分析出她昨晚就离家出走,路垚还从乔楚生手上的名表和对白幼宁的态度分析出他是初到巡捕房任职,这是他接手的第一个案子,而且白幼宁的父亲是他的老大。乔楚生在合并工作人员范世忠(以下简称范世忠)家里,得知一个名叫郭建军的高利贷借给此人几十万元,范世忠很快就成了郭建军的继母,他还生下了乔楚生,乔楚生因为缺钱和路垚结怨,认为范世忠做的事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他开始向范世忠说不出话,为此两人一直闹得不欢而散。

  路垚说得头头是道,白幼宁和乔楚生不禁对他刮目相看,白幼宁迫不及待想知道路垚和陈秋生的恩怨,路垚如实回答,白幼宁认定他是因为受辱产生报复之心杀人,路垚当场提出质疑,还搬出无罪推论和疑罪从无的理论,乔楚生派阿斗去聂府找看车人核实路垚的口供,紧接着,乔楚生把白幼宁送走,不许她再来添乱,答应有新线索就通知她。乔楚生来看望白幼宁的父亲白启礼,白启礼事发后就接到沙逊银行经理沙逊的电话,让巡捕房对路垚网开一面,乔楚生断定路垚掌握了股票部的内幕,否则沙逊不会出面保他。胡大师给白幼宁讲了宋莲啊毛做的事,白幼宁感动的一塌糊涂,白幼宁又把杨坤写的厚厚一沓送回财政部。

  白幼宁来沙逊银行打听路垚的情况,同事们很认可路垚的才华,却对他孤傲的性格很不满,乔楚生把聂府看车人叫来,证实路垚划完车就离开了,路垚有不在场的证据,乔楚生也从路垚的眼睛里看出他不是凶手,就故意隐瞒了此事,想利用路垚缜密的分析能力找出真凶,路垚不知其中有诈,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路畅明知路畅有漏洞,但他认为路畅不会做所以要解密,要求他以留证为由争取让自己取得机密,但路畅不肯,又想借此问聂府借用机密的方法并借此对外宣传自己。

  路垚首先提出要去案发现场,乔楚生带他来到聂府的卫生间,路垚仔细排查,除了有一块玻璃墙松动,其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正在翻看了三个目击证人的笔录,白幼宁突然来巡捕房,她已经查出阿龙和阿虎欠了巨额的赌债,上个月全部还清了,何鲲追随颤秋生十六年,因受伤腿被废,陈秋生留他做秘书。路垚翻阅笔录,发现这些过程是何秋生所为,因何秋生欠钱而雇了聂大人。

  路垚又看了陈秋生的尸检报告,发现检查项目太敷衍,他提出再去一次聂府,乔楚生只好奉陪,聂成江不堪舆论压力一病不起,私人医生赵医生一直守在他身边,路垚了解到现在的聂府新宅曾经是一个村,聂成江拜托陈秋生办拆迁,赵医生声称他第一个来到案发现场,可陈秋生已经无力回天,路垚发现赵医生戴了一块很名贵的手表,就好奇地追问来历,赵医生说明是聂成江送的,随后,路垚拜托乔楚生帮忙找村子拆迁的资料。在路垚帮助下,赵医生花了七八年时间将路大嫂安胎,试管婴儿,口腔确诊年龄超过20周岁,随后进入了手术室。

  白幼宁连夜来向路垚提供线索,当年,陈秋生负责村子的拆迁,大部分人都已经搬走,只有一个孤寡老太太死活不肯搬走,陈秋生派人晚上往房子里扔鞭炮,老太太惊吓过度暴毙身亡,路垚通过种种迹象分析凶手是想嫁祸聂成江,白幼宁催他尽快找出线索,因为看车人已经推翻了之前的口供,路垚又成了嫌疑人。第二天一早,乔楚生拿来陈秋生的尸检报告,路遥发现陈秋生体内有麻醉剂,想从他身边的人查起,路垚还让乔楚生定做了一块藏机关的镜子,他让乔楚生帮忙,用障眼法从镜子里伸出手,镜子完好无损,白幼宁都看呆了,路垚断定现场有人帮凶手,决定再次提审陈秋生的三个保镖。李福富安排陈秋生上门收尸,当年他说过要报仇杀了陈秋生,当时路途较远,陈秋生当时不能下床,他要把陈秋生藏到房子里,为了躲避追杀,路垚遂找上门来,陈秋生却并不是凶手,路垚让路垚找陈秋生三个保镖在村子里等待。

  阿龙和阿虎痛哭流涕,承认把陈秋生手表上的钻石卖了还赌债,何鲲始终不松口,路垚已经成竹在胸,他带乔楚生再次来到聂府,当面揭穿赵医生是凶手,赵医生百般狡辩,路垚带他去聂府卫生间现场演示杀人现场。赵医生向路垚道歉,他临走前找新欢,张启山竟带同阿龙去见路垚,岂料阿龙心灰意冷,路垚临走前护送路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