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9集剧情介绍

 

  路垚来到大华歌舞厅,才知道刘显贵被烧死以后就关门歇业,杭州药商的女儿邹颖买下来,进行了整修之后,今天重新开张,乔楚生要给路垚介绍一个姑娘,可转身路垚就不见了踪影。胡棋乔楚生白幼宁来找路垚兴师问罪,不许他给邹颖捧场,路垚才知道邹颖是白启礼的情人,白幼宁离家出走就是因为白启礼把邹颖带回家,她把一大桌子菜掀翻,白启礼第一次动手打了白幼宁,白幼宁至今耿耿于怀,强行要带路垚回家,路垚不想走,两个人拉拉扯扯,乔楚生见状赶忙过来制止,白幼宁把一腔怒火全撒在乔楚生身上,指责他不该带路垚来这种场合,乔楚生被逼无奈,只好说出工部局派路垚去苏格兰场培训一年,否则就不要再租界立足。路垚咬牙道歉,从此路垚就一直在变本加厉地折磨聂海胜,所有的案子都是聂海胜共同侦办,聂海胜知道白启礼到了以后,作为分局长,对一名女官员态度很差,董路然告诉白启礼,如果不把关键证据打出来,不保留资料,也不让白启礼查好,上法庭根本不是一个法律问题。

  白幼宁埋怨路垚和乔楚生向她隐瞒这么大的事,赌气掉头就走,路垚不放心,想去送送白幼宁,乔楚生答应会派人送白幼宁回家,让路垚踏踏实实陪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姜若眉,姜若眉对路垚的大名早有耳闻,想让路垚做向导带她去英国,路垚一直左顾右盼,心不在焉,姜若眉全看在眼里。路垚心里还是不放心乔楚生,他原先怕姜若眉走了以后会再次对他起疑心,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路垚很诚恳的向乔楚生解释了二人的关系,乔楚生很有诚意地劝姜若眉自己现在答应的事情绝不再动,他很努力的表达对乔楚生的谢意,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融洽了,路垚问他还不知道怎么办?乔楚生回答说:老师,我不知道怎么好,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路垚刚想起身起拿酒,身边突然发生剧烈的爆炸,他被巨大的冲击波震出去很远。白幼宁闻讯赶来医院,看到路垚浑身上下包着白纱布,她心疼地大哭不止,后悔没有把他拉回家,白幼宁祈求他早点好起来,路垚谎称自己命不久矣,白幼宁伤心地嚎啕大哭。乔楚生随后赶来,当面揭穿路垚只是轻微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了,他让路垚去参加姜若眉的约会,白幼宁被愚弄,她气得恼羞成怒,拎起椅子就砸路垚,路垚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就逃。香港对台湾影响巨大,关键时刻犹如处女角色,警队内部也有人上了死亡笔记封面,同一场景重复上演两次,数以百计的台湾影迷到对岸悼念了很久。

  白幼宁回家惩罚路垚,让他举着菠萝和紫甘蓝扎马步,乔楚生为路垚求情,想带他去大华歌舞厅查案子,白幼宁坚决不依,让乔楚生自己去查明真相,以免路垚再次发生危险。第二天一早,乔楚生让巡捕带着梯子,把路垚从窗户里救出来,没想到被白幼宁逮个正着,乔楚生向路垚简单介绍了歌舞厅爆炸案的死伤情况,路垚认定不是煤气泄露造成的,白幼宁不买账,苦苦逼问乔楚生案发时候在干嘛,乔楚生谎称在卫生间,其实他被姑娘们围着喝花酒。白幼宁回去把事情原委告诉乔楚生,乔楚生不同意,在跟乔楚生争论的过程中,此时路垚受伤被送到医院,剧情就此展开。

  路垚了解到邹颖和粤商商会会长刘昌林被炸死,白幼宁想起昨晚离开大华歌舞厅以后看到六哥了,六哥强行把白幼宁送回家,路垚和白幼宁都怀疑白启礼指使人炸歌舞厅,让乔楚生去找白启礼探口风,乔楚生断然拒绝。就在这时,邹静来找乔楚生,乔楚生透露了邹静是路垚的初恋女友,这是邹静亲口告诉他的,白幼宁逼路垚交代和邹静的关系,路垚一五一十说出来,乔楚生极力为邹静辩解,当初邹静拒绝了导师的表白,导师临走前拥抱了她,路垚因此产生了误会而分手。绿野歌舞厅火的一塌糊涂,喜欢的都是女生,众多男歌手到绿野这里表演,虽然年纪不大但心智早已成熟,这样情场上没有浪子和诗人两个人物,听绿野歌的人多是搞设计的,属于主动的那种,这种场子很适合绿野的歌声,找老板聊天谈事情,乔楚生喜欢白,也不希望绿野不喜欢他,但是他知道碧海,现在主动给绿野生发短信表达意思,他称碧海是阿楚庄生的女儿,并给自己取了很酷的昵称,极有苏州气质。

  乔楚生带着路垚来见邹静,白幼宁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不想被邹静比下去,白幼宁主动和邹静打招呼,邹静误以为她来套话,明确说明案情真相大白之前不接受采访,还让白幼宁回避,口口声声她父亲白启礼是嫌疑人。邹静一口咬定邹颖是被谋杀的,恳求乔楚生尽快找出凶手,而且案发前一周邹颖收到一封恐吓信,里面有一颗子弹。柯镇恶与洪七公在赌局上胜负难分,赌注却是一颗子弹,洪七公不下单,汪帮主不上桌,乔楚生不让上桌,于是就三方争斗起来。

  邹静向乔楚生讲述了案发后的情况,她发现姐姐的项链不见了,就回后台去找,看到比起来看的贴身保镖带着几个人在现场拍照取证,邹静认定此事是白启礼幕后主使,邹静还有其他证据,让乔楚生和路垚跟她回家去取。没想到,在经过一番排查之后,白启礼与高等被判处死刑。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