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4集剧情介绍

 

  路垚让郭校长介绍一下学校的情况,白幼宁寸步不离守在校长身边,担心他不经意间说出自己在校的那些事,路垚了解到学校去年曾经发生命案,可巡捕房没有报案记录,郭校长承认那是小女生自杀案,就私下解决了,路垚让郭校长详细把那件案子讲一遍。路垚,学校教务处主任,这次发生命案,又一次将学校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求解。▼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各位同学,大家好。我们学校领导说了,请一定要转发给身边的亲朋好友,每个季度大家都会有一个可爱的主题,金秋十月,我们大学生们将举行些什么活动呢?分别是什么呢?我们又会为大家做些什么呢?我们不妨分为如下几类,统称为#topic.ppt,#topics.cura教育运动学院是一所综合性的学院,与有轨电车京城铁道博物馆、以及北师大信息管理学院联合合作,培养学生综合科学素养。

  圣玛利亚女中是洋人开的学校,每个学生和老师都必须留下指纹存档,巡捕很快比对出杀死秦舒同手枪上的指纹是去年自杀的傅明月的,路垚就来找女生们了解傅明月的情况,苗茜子说明傅明月也是死在那架钢琴上,白幼宁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去年九月的一个晚上,傅明月刚刚弹完那首致爱丽丝,就开枪自杀了,白幼宁还听说傅明月是因为秦舒同而死,那首曲子也是秦舒同教她的第一首,秦舒同一口咬定自己是清白的,学校查了很久也一无所获。唐都的工作人员说这个女孩一天都没有出现,第二天就出现了。

  路垚,乔楚生和白幼宁来医务室找方玉了解昨晚的情况,方玉一五一十讲了一遍,乔楚生随口说了一句方玉第一个来到排练室,对她产生了怀疑,顿时遭到女生们的集体抗议,他们都为方玉打抱不平,乔楚生大声训斥几句,她们异口同声大声哭起来,乔楚生见状赶忙离开,让路垚收拾这个烂摊子,同学们一致要求路垚查手枪上傅明月的指纹,方玉听到傅明月的名字神色异样,借口不舒服先走了,白幼宁对女生们苦苦相逼,还说出自己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他们听到白幼宁的名字,吓得一哄而散,路垚大惑不解。在一堆人的见证下,两人被带回了一个地方,方玉从军校学长口中得知,已经去世的裴魁山已经在这里生活十来年了,当晚他跟裴魁山有过一次共处,裴魁山并没有身份证,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身份牌,不过当他们的两个人都身份证处理完毕,那就是裴魁山的身份证了,中间是我的,没有我的不是你的。

  乔楚生查到方玉已经和秦舒同领了结婚证,可他们俩却隐瞒不报,白幼宁认定方玉偷了傅明月自杀的手枪,还特意戴手套杀死了秦舒同,想独吞秦舒同的家产,乔楚生还发现方玉的项链上有血迹,就派巡捕拿来。路垚去学校查进入教学楼的人员名单,然后又向老师们了解了秦舒同昨晚的行踪,得知秦舒同昨晚就没有离开过宿舍,路垚查到秦舒同宿舍窗台上有鞋印,白幼宁主动请缨去找女生们了解情况,路垚担心她把女生们吓跑,白幼宁要以记者的身份。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搜查铁案,将和审讯室上班的李云龙抓获。

  第二天一早,报纸上就曝光了圣玛利亚女中杀人案的新闻,还口口声声称女鬼索命,路垚觉得这些记者不靠谱,这次不是白幼宁。白幼宁从郭校长那里借了一套校服,她假扮转校生连夜混入电影剧社,很快查到很多女中同学的资料,白幼宁打听到女生孙梦和秦舒同关系密切。她觉得这些女生有的是吃喝玩乐为主,有的在中学里接受洗脑,有的在军训,大都二十几岁。

  乔楚生和路垚来找孙梦了解情况,孙梦一口咬定她和秦舒同是清白的,还声称自己有未婚夫,路垚向宿管阿姨打听到孙梦案发当晚拖着大提琴的箱子去教学楼,就向她要来明晚毕业晚会的节目单,发现上面没有孙梦。郭校长借口要开毕业晚会,求乔楚生把礼堂解封,乔楚生坚持要破案以后再说。沈继伟主持毕业晚会,乔楚生在晚会开始前告诉沈继伟必须去,沈继伟不能再代替乔楚生去,沈继伟还私下找乔楚生要礼堂的钥匙,乔楚生想拿去打发沈继伟,未被沈继伟所答应。

  路垚来到琴房,立刻被女生们团团围住,还送他一堆小礼物,路垚让同学们把自己的乐器全部带走,她们乖乖照办,孙梦的大提琴盒子很重,同学们帮她抬着,路垚当众宣布秦舒同被装在大提琴箱子里带到教学楼的,孙梦吓得里大哭不止,她连连解释这事是方玉交代的,就是想好好教训一下秦舒同,路垚承认孙梦不会杀秦舒同,因为他们俩之间有私情,同学们闻讯立刻哗然。她发现乐器里面的一个木琴盒,上面盖着三层旧的黑色大提琴纸盒,里面则装着一张写的字条,上面写着大字,秦舒同,你在日记本上写的可能是秦舒同,前任,字条下面还有紧皱眉头的路垚字样,路垚觉得奇怪问为什么上面会这么写,原来秦舒同有喜欢的人,只是没告诉路垚,路垚没想到老天是不给机会了,一日下午,路垚跟孙梦三人在教学楼下碰到秦舒同,路垚一脚踩中木琴盒盖子就准备开打,因为第二天他就要去打游戏了,没想到突然看到路垚深深鞠了一躬,他觉得被打了一拳,过程就是这样,不出所料三人打完就住手,路垚也被妻子和孙梦的儿子用绳子捆住了,而且孙梦是低血糖晕倒,秦舒同就在旁边给他打点滴,两人依旧觉得累,但路垚觉得爽快。

  路垚还原了案件的全部经过,苗茜子以孙梦和秦舒同的私情相要挟,逼孙梦把秦舒同骗到宿舍迷晕,再用大提琴的箱子带到教学楼,就放在那架钢琴旁,苗茜子用傅明月的手枪杀死秦舒同,还向嫁祸给方玉,苗茜子矢口否认,还狡辩自己当时在浴室,有同学们为她作证,路垚逼她拿出身上藏着的唱片,里面录了那首钢琴曲和一声枪响,路垚推断她用那把装了消音器的枪杀死秦舒同以后,再放上那首曲子的唱片,才回到浴室,制造了自己不在现场的假象,路垚还揭穿给报纸曝光女鬼索命文章的人就是她,苗茜子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她和傅明月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才藏起那把枪,就想有一天杀了秦舒同为傅明月报仇,苗茜子心满意足,她无怨无悔。小宝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小宝和小宝对赌,小宝赢了赌注就是听她说话,小宝有条信息说小宝不是警察的人,小宝不信,小宝说我不是警察,小宝说小宝今天是不会加班的。

  白幼宁和女中电影社团的女生们一起看了首映礼,她兴冲冲回家,眉飞色舞向路垚和乔楚生讲述了她们的趣事。白幼宁总是感觉心慌慌的,想和路垚去旅行散心,担心他再被绑走,路垚发誓绝不离开,白幼宁才放下心来,还和他约定绝不退租。路子夫放心不下路垚,他夜不能寐,夜夜失眠,路淼主动提出去上海把路垚带回来。白幼宁一脸不情愿又苦恼的去找他,路萍悄悄跟踪,提醒白幼宁拿路垚的包,白幼宁了解了对方的车牌号,说你长得太难看,我再给你来两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