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1集剧情介绍

 

  路垚谎称凶手不是楚铭,而是另有其人,白幼宁才肯罢休,她醉得不省人事,路垚搀她回屋睡觉,她又返回沙发上睡着了,路垚只好给她盖上毯子。酒醒了的两人又去拿起椅子,找到了白幼宁,白幼宁喝得很醉,假装醉得不省人事,他找了个借口就回家了。路垚走到白幼宁那,见他躺在床上,然后就开始拼命往床上爬,白幼宁爬上去头也不回,路垚拨开青蓝色光晕,将自己绊倒,路垚一溜烟,就往床上倒了。

  乔楚生和童丽相爱相守一晚上,他一早回到巡捕房,看到路垚在沙发上睡着了,路垚迫不及待想要回200块酬金,乔楚生只好承认没有要来,他和童丽一晚上只顾着谈情说爱,早把酬金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路垚买了早点回家,白幼宁劈头盖脸臭骂他一顿,埋怨他不该向童丽提供何主编被杀案的线索,童丽一早就刊登了这个案子的始末,路垚百般辩解,白幼宁强行拉着他去找童丽对峙。这时路军主编来电了,他打死路军主编不赔偿手续费,为了让案件进一步落幕,在路军主编的约定之下,一个电话就把白幼宁震醒了。

  童丽对白幼宁的无理取闹丝毫不为所动,还搬出记者的职业操守来说事,白幼宁气得咬牙切齿,童丽也不甘示弱,让她放马过来,白幼宁负气而走,童丽约路要一起吃午饭,路垚找借口婉言谢绝。路垚一口气追上白幼宁,承认童丽支付了200块酬金,白幼宁很伤心,一口咬定路垚背叛了她,路垚指责她每次的线人费太少,白幼宁明确说明她的报社酬金太少,路垚承诺以后免费给她提供线索,白幼宁伤心地大哭不止。白幼宁抹掉了童丽的面孔,明确说她的报社几年前已经经营困难了,童丽因此倍感失望,打算离开。

  路垚只好承认何主编的案子还没有结案,要带白幼宁去楚铭家找证据,白幼宁才破涕为笑,两个人一起来到楚铭家,路垚一眼就看出有一瓶拉菲有人动过,而且楚铭的死法和叶瑛丈夫的一样,这是典型的模仿作案,路垚认定杀死何主编和楚铭的是一个人,因为楚铭有强迫症,而且还有红酒喝药的习惯,凶手特意摆了一杯白开水,那个派克笔的笔帽也是凶手故意留在楚铭家,就是想嫁祸于他,邻居家小狗看到陌生男人会狂叫不止,只有看到女人才会乖乖听话,女邻居没有听到狗叫,说明杀死楚铭的是女人,路垚分析是童丽,可不知道她杀人动机。破案后路垚才知道何主编身上有包,面包被拿走后两个人一起上了刑侦科当卧底,不再去抓那一个人。

  白幼宁得知童丽有作案嫌疑,心里畅快了很多,她立刻去排查何主编和楚铭的社交人脉。她在学校声势浩大地参加了学校的红星杯社团的活动,她希望能让童丽认识到自己不能仅仅靠在学校虚名,而是要有良好的学习习惯。

  何主编的案子的报纸引起了社会很大反响,童丽也这篇文章在大公报站稳了脚跟,她为了感谢乔楚生,特意请他去家里做客,乔楚生自然求之不得。路垚把所有的线索整理了一遍,更加确定童丽就是杀人凶手,白幼宁只能给5块大洋的酬金,路垚借口脑子乱下楼吹风,白幼宁趁机把案件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童丽亲手做了一大桌子菜,她和乔楚生推杯换盏,你侬我侬,两个人有说不完的情话,约定一起环游世界。白幼宁回到自己的单位,路垚的案子初步判了死刑,路垚来找白幼宁借钱。

  路垚听到路边擦鞋摊有人在讨论何主编被杀案,路垚就坐下来让伙计擦鞋,不小心把刷鞋的捅撞翻,水顿时洒了一地,路垚突然恍然大悟,他再次来到主编办公室,把案子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把带血的箱子全部摆整齐,还原了何主编被杀的经过,他一早来到乔楚生办公室,乔楚生只好拿出自己的积蓄给了路垚200块,路垚已经查出童丽两年前去过巴黎,之后就到新月日报应聘,路垚劝乔楚生趁早退出此案,以免最后心痛。路垚劝道:只有你才能救活我?乔楚生也觉得路垚用这么一句话,不知深浅。

  乔楚生硬着头皮带路垚和白幼宁来找童丽,以涉嫌谋杀何主编和楚铭的罪名抓捕她,童丽百般狡辩,让乔楚生拿出证据,路垚当面揭穿童丽就是叶瑛的女儿林其华,叶瑛被执行极刑以后,她被人带到巴黎抚养,现在是某沙龙的女主人,她和童丽互换了身份,两年前回到上海来复仇,童丽向楚铭公开了证据的身份,楚铭迫不及待就约她见面,童丽事先做好了要嫁祸于楚铭的准备,事后把他神不知鬼不觉杀死,还制造了畏罪自杀的假象。搜狐娱乐独家专访三个杀手不提都不行,何主编和谭宗明何妙龄都不认识人,是他们主动示好帮何主编,因为路明非杀人无数,江南都市报访问过他的人大多都不认识他,他可以帮助何主编的门下弟子,最后他们见面才认识了路明非。

  路垚把童丽,乔楚生和白幼宁带到何主编的办公室,现场演示了童丽杀人以后撤出房间的全过程,她故意把喷上血迹的箱子打乱,用丝巾把箱子拉到门口,然后再从门缝里拽出丝巾,制造了密室杀人的假象,童丽继续狡辩,路垚拿出童丽的那篇稿子,指出其中最大的漏洞,路垚在结案记录里并没有写明是什么牌子的钢笔,童丽却写上了派克牌。然后路垚去找前述受害人何主编,原因是路垚的文章。

  路垚揭露童丽的杀人动机,因为楚铭不愿意为叶瑛作证,直接导致叶瑛不堪重负认罪伏法,童丽在巴黎再次见到楚铭,就产生了复仇的想法,童丽对此供认不讳,她为母亲不停地喊冤,路垚查出来童丽的父亲吸毒,对母亲叶瑛家暴,童丽一气之下想和父亲同归于尽,结果她被救活了,童丽醒来以后才知道母亲已经被处死,她对写这篇歪曲事实的报道的何主编恨之入骨,临走前,童丽把那支派克笔送给路垚。路垚在对童玉进行审讯的时候,谎称童玉已经被淋麻,他问童玉父亲到底吸了什么东西。

  一切真相大白,白幼宁想起何主编生前的谆谆教诲,心里很不是滋味,路垚为了哄她开心,请她去红房子吃西餐,白幼宁清楚地记得何主编承认自己年轻的时候也犯过不可弥补的错误,知道他指的就是叶瑛杀人案,乔楚生来监狱看童丽,童丽向他认错。两人顺理成章地成为好朋友,可是让两人更怕的是,见过何主编表演的俞所说的作案手法后,何主编越来越害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