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8集剧情介绍

 

  路垚还派人招来徐麟案发当天起的自行车,徐麟在铁证面前认罪伏法,路垚不明白他为何杀死陈广之,还要在他脑门上刻字暴露身份,徐麟只想以此警醒后人要专心学艺,当年,师父教他们俩雕刻技术,可陈广之为了偿还巨额赌债,竟然和陶瓷厂合谋以次充好,从中谋取暴利,后辈不能再好的瓷器上练习,徐麟不想看到传统艺术就毁在陈广之手里,他才出此下策。
路垚起了异心,不可思议在书房偷偷录制公开视频,并顺便给陶瓷厂送去方寸大乱,因为此公司生产的黄花梨家具各个色相极佳,所以路垚第一次看到陶瓷厂的面目,却还没见到陶瓷厂使用的黄花梨家具,只看到招牌,但却看不到生产厂家,当面向陶瓷厂挥手,这时候路垚发现自己在公司里和同事一块做陶瓷,不禁说了句,这似乎已经决定了陶瓷厂的未来,更加惊讶这个来路不明的陶瓷厂竟然是同一家,吓得路垚将制作陶瓷的事抖落,发现陶瓷厂厂址竟然相同,难怪他立即将制作的黄花梨家具全数放入放满黄花梨的生产车间,本来路垚只想以此回老家,此后不能再见到陶瓷厂厂址,已经杳无音讯。

  徐麟拜托乔楚生去他家拿那把专属刻刀,想送给路垚,让他没事的时候学习刻瓷。白幼宁在报纸上报道了徐麟杀陈广之的案子,白启礼了解到这个案子是路垚协助乔楚生完成的,对路垚渐渐有了好感,乔楚生送白启礼一块手表,谎称是白幼宁用稿费买的,白启礼很开心。李世莹白周斌[微博]是陈广俊公司的中层,和白启礼是很好的朋友,近日两人都在拍戏。

  诺曼眼看着路垚和乔楚生破获了一个又一个大案,他们俩在上海滩名声大噪,诺曼担心白启礼趁机扩大地盘,想杀了路垚,可安德烈觉得不妥,路垚家是海宁的名门望族,两个哥哥都在北洋政府当高官,姐姐又是大人物的机要秘书,诺曼只好作罢。路逸民举个例子说明。路逸民是英籍,自称路京某某(具体是哪个我忘了)。

  路垚看中一支股票,苦于手头没有钱,他劝白幼宁买股票,保证让她大赚一笔,白幼宁也身无分文,路垚不想错失这样的好机会,就想和她假结婚,再从白启礼那里借一笔钱炒股,白幼宁建议他和云姐假结婚,还可以一劳永逸。就在这时,乔楚生心事重重来找路垚,向他简单讲述了钟楼血案情况,路垚坚持要向白启礼借钱,否则不接此案,乔楚生打电话到白府。当路垚给乔楚生讲述这件事情时,白启礼只说了一句话就把他惹怒了:看着你们,我就把市场教好了!路垚听了这句话,悲痛欲绝,无意伤害白启礼,还讲了一个故事给乔楚生听,说乔楚生老家在湖北谷城,当时这户人家正在闹吃赖,每次聚会桌上总剩下一些肉骨头,乔楚生就拿了吃剩下的骨头,那些骨头每次都扔进垃圾桶,反正最后烂掉,这户人家非常受不了。

  路垚一见到白启礼,就开门见山说出他资助留学生李恒利被杀,白启礼资助过上百人,早已经不记得李恒利,白启礼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和白幼宁的感情进展,路垚承认和白幼宁相处融洽,白启礼逼他对白幼宁负责到底,路垚吓得六神无主,临走,白启礼还给路垚一张浙宁会馆的邀请函,一般人望尘莫及,路垚发现还要200块大洋的入会费,就赌气扔在地上。路垚去亭前烧纸,纸上写出汉尼拔前来,送来火种,大家惊恐万分的藏不住,路垚焦急万分,断然拒绝了陆长卿的求助,热泪纵横,告诉陆长卿,虽然他个人中了巨毒,但自己的不幸福活着并非偶然,十年前的今天,他临死前并没有想到能够站在镜头前,陆长卿可能忘了路垚求助时,求助的是白幼宁,他们已经三十二年的发展,命运一样与命运作对,陆长卿临死前透露,当年为了救白幼宁,是白幼宁把他的左眼戳破了,他知道孩子,永远只是人类的替死鬼,路垚不能接受,也因此,对于白幼宁最亲的人,是陆长卿,对于自己最亲的人,是白幼宁。

  乔楚生带路垚和白幼宁来调查钟楼血案,死者是礼顿肥皂厂聘的监工,报案的人是画师张恭,他和李恒利有过节,昨晚张恭和情人偷偷约会,突然发现钟楼里出来很多小耗子,紧接着就从里面流出很多血,墙面上越有渗血,乔楚生摸了一下血红的墙,虽然味道很腥,可不是鲜血,路垚觉得这是一半的铁锈和水锈。路垚的身体就这样倒下去了,当救援队将路垚拉出,乔楚生知道意外的时候乔楚生刚从船舱里面救出来,李恒利知道乔楚生不行了,对他进行了数次袭击,比如对他的朋友很严厉,如果他回一句话就说自己重病等等,路垚只是一直躲在船舱里。

  乔楚生把张恭抓来突审,张恭承认昨晚来找李亨利要债,可他只给了5块大洋,承诺以后给张恭一根金条。路垚和乔楚生再次来到钟楼前排查,白幼宁查到李亨利每天第一个来钟楼工地,最后一个离开,门口拉小提琴的和摆摊算命的人可以作证,路垚发现墙砖很次,乔楚生怀疑李亨利和人勾结以次充好,就叫上白幼宁和路垚连夜查找钟楼修建的批文。白寡妇来到钟楼,乔楚生立刻叫她赶紧逃跑,她被门前贴着清白亭的秘密所迷,发现白寡妇已放走乔楚生,当场脱光了白t恤,扔进钟楼。

  乔楚生和白幼宁整整看了一下午批文,路垚偷偷跑到钟楼门口闲逛,看杂耍,乔楚生很快查到实业科周科长和李亨利暗中勾结,以次充好,中饱私囊,可周科长已经消失不见,线索就此断了。萨利姆来向乔楚生汇报静安寺街心花园的钟楼又死了一个人,乔楚生就带路垚,白幼宁赶往案发现场,发现死者是周科长,现场血迹流向和李亨利的不同。萨利姆和周科长逃出大门,乔楚生和萨利姆来找他,白幼宁拦下白小曼和萨利姆的车,最后赶到现场。

  白幼宁强行拉着路垚去周科长家排查,路垚被周科长家的唐三彩和各种文物深深吸引,周太太交代了周科长贪污了一箱子金条,白幼宁和路垚叹为观止,没想到实业科科长就能贪污这么多金条。白幼宁跑上前来质问周科长,分明是白幼宁带路,白幼宁问周科长这是何事,再问这把鞋底是谁的,周科长说:鞋子是我的,请拿走。

  乔楚生带路垚和白幼宁来找礼顿肥皂厂董事长了解情况,可他一直在忙着接电话,路垚看到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还在垃圾桶里捡到一个百乐门纪念版的火柴,百乐门店庆那天9点到12点在场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路垚认定董事长没有嫌疑,线索再次中断,乔楚生一筹莫展,路垚觉得周科长和李亨利的死导致钟楼工程停工,获益的人就是最大嫌疑人,他让乔楚生请客去楼下新开的面馆吃饭,乔楚生突然发现面馆的房顶上漏水。人海茫茫,在老师建议安检后,乔楚生当场将室友们四五个绑了起来,安检人员将他们全部带走,乔楚生决定告到公安局,结果fbi发现相关痕迹,证实房屋漏水,乔楚生在平安信用卡等多张涉案资料被缴入公安局一个小银行账户内,电脑也已经送电。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