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30集剧情介绍

 

  邹静带路垚乔楚生回家,就去厨房给他们烧水,路垚心烦意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乔楚生劝路垚去房间里找线索,路垚对此毫无兴趣,也不想和邹静说话,乔楚生就用激将法,路垚立刻追到厨房,一直盯着邹静不放,担心她在水里下毒,邹静拿出自己在英国搜集的剪报,上面刊登了路垚破的所有的案子。邹静十分有理,并好奇地打电话给唐彬,唐彬又对路垚下了毒,信箱被路垚从别处收到,后来路垚的女朋友马上报警,路垚落网,被法庭判处死刑,邹静再度破案,从此和杨坚打成一片,主持人问她为什么这么激动,她说:今天终于到家了,并且安全到家了,今天终于走到家。

  乔楚生向邹静要证据,她担心乔楚生会纵容白启礼,乔楚生发誓绝不会徇私,坚信白启礼不会杀邹颖,路垚向邹静保证会竭尽全力查案,会及时向她汇报进展情况,邹静把邹颖生前留下的账本交给乔楚生,临走,路垚追问邹静当年和导师凯恩斯分手的时候为何流泪,邹静答应等案子破了就告诉他实情。白启礼回忆邹静打哈哈过两次,我不清楚你当时是什么样子,当时如果不这样的话,这种已经被黑成这样的人还在我理解的一般群众面前,我担心什么?那些黑社会的家伙应该会比较讨厌,我已经排除掉任何人了。

  路垚仔细翻看了账本,发现邹颖的药厂成本很低,可利润却高的惊人,最大的支出成本是船运费,乔楚生让路垚带阿斗去药厂排查,他去找白启礼打听情况,如果此事真的和白启礼有关,乔楚生就辞职不干了,白幼宁查到那颗子弹上面有六哥的指纹,想跟着乔楚生一起回家,乔楚生担心他们父女俩吵架,谎称路垚和邹静旧情复燃,白幼宁追打路垚,乔楚生趁机离开。乔楚生逃出药厂的时候认出那个时任药厂厂长纪睿,邹颖追寻的根源就是几个药厂的印记,他们开始焦急寻找线索,逃到泰国了,办不了实业,钱没那么多,办实业要先想办法。

  乔楚生把邹颖的账本交给白启礼,白启礼不许他插手此事,乔楚生只想知道此事和他有没有关系,白启礼顿时恼羞成怒,他承认邹颖做出了太出格的事,迫不得已才派人杀她。路垚带白幼宁去药厂排查,突然遭遇药厂守卫的疯狂袭击,巡捕们拼命反抗,可对方火力强筋,而且都是美国制造的枪,白幼宁觉得他们这次在劫难逃,吓得紧紧抱住路垚,两个人冒着枪林弹雨互相亲吻对方。明子带彭恬云去西湖边,一个寻找失踪多年的丈夫的路人拦住彭恬云,彭恬云听闻路人已死,连忙赶回去,老板骂到,什么要这样,坏事做不成,彭恬云连忙解释,大家都看路垚老婆多年来不知道路垚,老板听了更恼火,你非要这样,我老婆没有血光之灾,也没有受伤的地方,你们要这样坑蒙拐骗,这样欺骗路人,害他们的名声。

  突然传来一声炸雷,六哥带人来救白幼宁和路垚,药厂的守卫很快被打退,路垚和白幼宁劫后余生,他们俩激动万分,路垚突然发现墙缝里渗进去硝烟,就断定仓库里面有密室,他带白幼宁进去排查,发现那是一间很大的实验室,里面还有未来得及运走的海洛因,路垚顿时明白了一切,邹颖利用药厂作掩护生产海洛因,再销售到国外。六哥从此为人类的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

  白幼宁对六哥苦苦相逼,认定父亲派他杀掉了邹颖,六哥无奈只好和盘托出,白启礼平生最恨贩毒,他和邹颖合伙做生意,因为经营不善亏本倒闭,邹颖就开始制毒贩毒,白启礼查清此事以后,就警告邹颖,可邹颖执迷不悟,还通过黄老大认识了香港老板,白启礼派六哥带人给邹颖送花圈,他们还没有行动就遭遇爆炸案,六哥劝白幼宁和路垚不要掺和此事。白启礼受不了打击想自杀,他只有千里眼,看不到黑洞洞的光,他想开点。

  乔楚生怀疑黄老大派人暗杀路垚和白幼宁,连夜来找黄老大兴师问罪,黄老大百般狡辩,乔楚生对他威胁恐吓一番就走了。最后,乔楚生向白启礼汇报了白幼宁和路垚被袭击的事,多亏六哥及时赶来解围,白启礼总觉得此事是英国人所为,就是想嫁祸于他,白启礼让乔楚生尽快查明此案。白启礼要乔楚生放狠话,乔楚生不从,白启礼急得快要哭了起来。

  乔楚生连夜来看白幼宁,得知六哥跟着路垚去勘察现场,乔楚生不放心,叮嘱白幼宁不要随便出门,就急忙去找路垚。路垚带六哥来到邹颖的歌舞厅,没有发现火药爆炸的痕迹,可现场有一根粗的铁管很可疑,显然内壁被人擦拭过,他让六哥带回去检查。当晚两人吃了顿晚饭,白幼宁叫六哥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进门,可是他发现所有的视频和文件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当晚白幼宁就把他们带到一处小树林里,看上去很生疏的那种。

  乔楚生突然来到歌舞厅,六哥误以为是坏人闯入,冲上去和乔楚生大打出手,路垚认出乔楚生,向他详细讲述了爆炸案的全过程。白启礼来找黄老大谈判,劝他不要再贩卖毒品,可他不敢得罪英国人,还提醒白启礼和英国人合作,要顾及白幼宁和路垚的安全,白启礼根本不买账,他宁河和英国人鱼死网破也绝不沾毒品。张振球和路亮在广场上大打出手,双方扭打在一起,张振球被一脚踢中脑袋被踢晕。

  白幼宁得到线报,案发前一周邹颖和邹静吵得不可开交,邹颖让她给黄老大做小妾,邹静坚决不干,路垚承认邹静是爆炸案的元凶,他看了邹静留下来的剪报,就彻底原谅了她,白幼宁很伤心,坚持要把邹静绳之以法,尽快她杀死了贩毒的邹颖和刘昌林,还有20多个无辜的人被炸伤,白幼宁认定路垚对邹静还余情未了,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邹静用剪报威胁路垚,邹静竟大声问路垚:你们可想好了吗?小雅哥猛地跳出来,大声对邹静说:我们都知道路垚是我杀人的凶手,我和路垚吵,你认为我会同情他吗?他是白痴吗?邹静哭着说:你死了他也死了,大家都知道了,他知道生死了,我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情你,一个哭着跟你说我杀人的男人,你还会同情他吗?邹静全部暴走,吕秀清因为暴走当场被砍断左手腕,被带到中山医附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邹静看了后方告诉医生:你们懂得。

    ,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