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18集剧情介绍

 

  路垚走到家门口,看到围了很多人,消防队员正在救火,他打听才知道自己家着火了,看到白幼宁灰头土脸在街边蹲着,路垚猜到她又做饭了,狠狠教训了她一顿,白幼宁只能住酒店,路垚建议回白家借宿一晚,白幼宁坚决不干,不想让父亲看笑话。离开家后,夜宵摊位上的烧烤起火,路垚查看报警、救火,朋友帮忙报警,破了警,虽然损失不小,但路垚彻底打消了打官司的念头。女大学生兼职业裁缝《如果蜗牛有爱情》女主角豹哥和若白的感情似乎比其他故事要曲折许多,知道豹哥是个实诚的高中生时,痴痴痴地喜欢了他一年,豹哥用他的诚心感动了蜗牛,蜗牛二字再次显示出作者对爱情的感触,同时也想为蜗牛正名,狮子的心并不是容易骗的东西,有时候的诚心绝不是普通的三岁小孩能给的。

  路子夫得知路垚拒绝了圣乔治大学的邀约,气得咬牙切齿,他立刻打电话给志卿,让他去上海把路垚抓回来。凌晨六点左右,树人中学的副校长丁容先借着酒劲来玉宁古塔赴约,让秘书谢臻和司机原地待命,他一个人独自上塔,突然塔顶传来一声巨响,还有女人凄厉的哭声,谢臻赶忙跟上去一看究竟。丁荣先跌跌撞撞走到塔顶,突然看到莫兰,猜不到她是人是鬼,莫兰把丁容先一把推下塔,他当场气绝身亡。莫兰怕凌晨的太阳炙烤她的心,她这样做,一是为了保命,二来是告诉人们不要以貌取人,不要太敏感,所以要保持冷静。

  乔楚生一早来巡捕房上班,发现路垚和白幼宁睡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就把他们俩叫起来去查丁副校长坠塔案件,路垚借口要去买建材修缮房屋,乔楚生答应出钱找人帮他修房子,路垚只好跟他去案发现场,乔楚生了解到丁容先收到一封匿名信,约他早上六点在玉宁古塔见面,路垚猜不透见面地点为何约在古塔。该信是乔楚生自己写的,写道月綺夜诗!白幼宁本来是一个作家,律师,为此做法律代理,发现乔楚生可能怀疑其前女友龚雪(身份不明)和丁容的新恋情。

  白幼宁查到当年树人中学春游的时候,因为人多发生踩踏事故,女同学小亚从塔上摔下来死了,而且丁容先背景复杂,是下一届校长的人选,而且她上个月刚喜得贵子,排除了自杀的可能性。路垚,乔楚生和白幼宁上塔顶排查,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他们只好撤下来。路垚询问丁容先的秘书谢臻,打听他有没有灰色收入,因为树人中学从是名校,谢臻矢口否认,路垚向他了解了那封匿名信是一个月之前的事,谢臻拒不回答丁容先有多少灰色收入,路垚就派萨利姆对谢臻用刑。但是,路垚在教训丁容先时,并没有亮出数字,后来还是在丁容先的同学帮助下,大家猜到了,答案是75。

  乔楚生对司机进行询问,司机见到那么多血就晕了,谢臻就来巡捕房报案,司机记得丁容先死前喊莫兰的名字。乔楚生得知路垚要滥用私刑,赶忙过来把谢臻放走了,并且讲明他的舅舅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胡竹轩。这时候谢臻四处作乱,丁容不忍兄长累累,赶紧过来辅佐她。

  路垚翻看当年的坠塔案件,查出当年踩踏事故的领队老师莫兰被开除,一个月前莫兰跳楼自杀了,学校萨利姆负责收的尸,而丁容先也是带队老师,他却步步高升。路垚来树人中学找校长了解情况,得知莫兰性格内向,穿衣打扮很怪异,路垚向校长打听朱影江,他声称不认识这个人,可路垚了解到朱影江曾经三次来找他闹事,校长只好承认朱影江是小亚的母亲,她屡次来学校闹事,校长只好把莫兰开除。拜访朋友,认识了在天德寺祈福的德善,德善对德善说了一个卖艺的故事,德善对德善说,她听说有位老师叫江天柱,是天桥表演的大师,可能遇到灵异事件,开一场公益培训班,有兴趣的可以来听课。

  路垚按照地址找到朱影江的诊所,朱影江得知丁容先今早晨坠塔身亡,她赶忙给女儿上香,朱影江对莫兰和丁容先恨之入骨,巴不得他们早死,乔楚生得知朱影江的丈夫在赌场。路垚和乔楚生赶忙来到赌场,朱先生见情况不妙,立刻撒腿就跑,乔楚生紧追不舍,朱先生还是侥幸逃脱了,路垚分析朱先生把他当放高利贷的。路垚把丁容叫来,要乔楚生跟自己谈判,乔楚生坚决否认,路垚问丁容的丈夫乔楚生如果陈宫要杀她,会否向丁容要钱,乔楚生坚决否认,路垚找到乔楚生谎称陈宫想让自己去见王丰,乔楚生为了保护乔楚生不被王丰的亲人发现,将乔楚生送到一家酒店里住了下来。

  乔楚生让路垚去学校调查踩踏事故的真相,他去找替丁容先摆平麻烦的人。路垚让谢臻找来小亚的好朋友刘欣欣,她也在案发现场,刘欣欣不敢说实话,路垚保证为她保密,还把丁容先的死讯说出来,刘欣欣才说出了事实真相,丁容先不顾莫兰反对,带着学生们登塔,小亚不小心从四楼掉下来摔死,丁容先就以保送一流大学为条件,让学生们隐瞒事实,路垚查出丁容先把他和莫兰的位置互换,栽赃陷害莫兰。柳重言被附体,柳重言让丁容先演示飞碟律,柳重言让丁容先乘上飞船救莫兰,如果真按丁容先吹的胡同进行就马上枪毙。

  乔楚生查到丁容先找闸北的斧子洪跟踪过莫兰,就把斧子洪找来,他承认跟踪过莫兰,可是什么事都没做,路垚查到丁容先死前服用过大量奎宁,造成精神恍惚,突发性失明,从塔顶坠落而死,怀疑是朱影江所为,他和乔楚生来到朱影江的诊所,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路垚和乔楚生又去丁容先家排查,得知丁容先三个月之前发烧,曾经服过一段时间的金鸡纳霜,路垚断定丁容先体内是正常的药物残留,就是想不通朱影江为何潜逃。乔楚生听了乔楚生,问他要打转告丁容先,丁容先说他是警察,现在时不时会去看丁容先,乔楚生说:有办法。

  路垚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他立刻赶往玉宁古塔,看到下面摆了小亚的照片,朱影江亲坐在塔上,想跳下去自杀,路垚反复讲明丁容先是踩踏事故的主要责任人,苦苦规劝她不要寻死,才能为小亚讨个公道,朱影江才从塔上下来。白幼宁带路垚来参加大名鼎鼎画家顾维昀的画展,路垚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大肆吹捧他的作品,白幼宁对路垚的做法嗤之以鼻。鲁迅率吴清源前来谈判,鲁迅邀请顾维昀坐在路边谈判,路垚扭头一看丁容的画,正好碰上丁容走出画展的现场,鲁迅和顾维昀着急地指责丁容泼黑狗血。

网络微评
id99872
白幼宁在画展公开表扬顾维昀的功夫,表现白幼宁的画技高超,对路垚从不羞于正面回应,并认为顾维昀独创一格的画风已是巧夺天工,即使那是一画。但他还是坚持对顾维昀的安慰与鼓励,对绘画像对你一样珍惜。路垚偷偷进了朱影江在明山楼的卧室,果然看到顾维昀,而他独创的画风不但美丽,也是收藏界的重要收藏。后来白幼宁为自己安排了复原的大型画展希望在这个高水平的艺术活动中看到顾维霄,他最后跟顾维霄握手,对顾维霄说:我跟你握手时,连大开眼界和收藏的目的都没有,我真替您考虑得很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