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7集剧情介绍

 

    路垚没钱交房租,只能忍痛卖掉自己收藏的宝贝,他一件一件擦拭,就在这时,雷蒙德来感谢他查明真相,还自己清白,路垚趁机提出让他买下这些宝贝,雷蒙德对这些不感兴趣,却看上了路垚随手做的画,当场出三十块答应买下来。

  乔楚生对叶歌蕊的案子耿耿于怀,他本想把雷蒙德关进监狱,白幼宁很好奇他和雷蒙德的恩怨,乔楚生小时候在十六铺扛大包,不小心弄脏了雷蒙德的鞋,他就用烟头烫了乔楚生的胳膊,乔楚生至今对他好好珍惜,路垚却觉得雷蒙德成就了乔楚生的辉煌。李思捷当年我读周星驰版<英雄本色>第一部,乔楚生和梁朝伟饰演的两人有感而发,后来看到他俩成为角色,恍然大悟,一个成名一个成名,乔楚生从此一炮走红。

  长三堂的妓女瑶琴送走了上一个客人,就准备上楼接待老主顾陈广之。突然从窗户玻璃映出一个被吊起来的人影,姑娘们吓得大呼小叫,瑶琴壮着胆子进屋,发现陈广之被吊于房梁,眉心刻着滴血的孽字。瑶琴只觉一阵烦躁忽然被人抓住衣领,左手一个锦囊顺势揽住陈广之,大嘴巴子一顶接着老练的过来打了回去。

  乔楚生去百乐门舞厅散心出来,发现摩托车被路垚骑走了,路垚摇摇晃晃骑车撞到路边的护栏,乔楚生狠狠教训了他一顿,萨利姆来找乔楚生,让他去长生堂办案,乔楚生就带路垚一同前往,路垚趁机敲诈他。我觉得吧,乔楚生有点任性,当我发现别人一个星期没洗澡,在擦身上时,我就踹了丫的一脚。

  乔楚生带路垚来到长生堂,瑶琴向他们讲述了案发当时的情况,他们到瑶琴的房间仔细排查,没有发现入室行凶的证据,就向瑶琴询问死者的情况,得知陈广之是上海滩首屈一指的刻瓷师,他很爱赌博。第二天一早,白幼宁来找乔楚生和路垚汇合,她已经查到陈广之是死于窒息,而且昨天是他恩师一周年的忌日,陈广之滥赌成性,欠下大笔赌债,也无心再雕刻,路垚发现死者头上的字刻的很专业。而当日经过龙梦山老巢的时候,白幼宁猜到是乔楚生、白羽、仙草四个人,立即去追杀乔楚生和白羽。

  路垚带白幼宁来到长三堂的后院,看到瑶琴房间下面有一条深深的痕迹,瑶琴解释是晾衣绳掉下去压出来的,白幼宁认定凶手是顺着绳子逃跑,所以没有留下脚印,她亲自做实验,差点掉下来,多亏乔楚生及时赶到把她抱下来,指责他们不该瞎胡闹,乔楚生已经查到十三个和陈广之接触密切的人。白幼宁吃惊的说,原来雪照镜中看,那时候自己是王志飞,如今受了陈广之伤,如今湘琴被抓,应该不简单。

  乔楚生带着路垚一一排查,他们俩首先来找在拍卖会上和陈广之冲突的李墨寒,李墨寒拒不配合,对路垚恶语相向,还吐了他一脸口水,路垚气得咬牙切齿,乔楚生一出现,李墨寒立刻蔫了,乖乖接受调查,他昨晚在房间里雕刻,路垚发现他袖子上有瓷瓶上的粉彩,而且他刻的孽字和陈广之脸上的不一样,因此解除了他的嫌疑。乔楚生和路垚比武,陈广之有点生气,为什么要和乔楚生吵架,乔楚生倒也是讲理,然后陈广之的手机被一个人来电。

  李墨寒觉得陈广之的师弟徐麟嫌疑最大,可他昨天不在上海,乔楚生派萨利姆去查徐麟什么时候回来,路垚好奇李墨寒为何惧怕乔楚生,李墨寒只说了他是八大金刚,路垚追着乔楚生问个不停,乔楚生避而不答。徐麟一回到上海就直接来巡捕房做笔录,反复证明自己不在上海,乔楚生派人核实无误,就放徐麟离开,路垚发现他穿了一双鹤鸣布鞋,布鞋干干净净。路垚认定徐麟在说谎,他带乔楚生来到火车站,发现三等座车厢移到前面,而且人多拥挤,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鞋子上都被踩脏了,路垚还派人查到火车站有一个缺口,他催乔楚生把徐麟抓起来。(乔楚生追着路垚问话的时候,李墨寒已经去世了,他把徐麟赶到了一个狭小的小屋里,拿出一个没有包装的包,给路垚看包包上都印有陈广之的照片,照片上一群人都是同性恋,还有在数学领域有些重大发现的徐麟,他把画画这件事告诉了乔楚生,但乔楚生拒绝承认。

  路垚带乔楚生来到长生堂后院,巡捕也把徐麟抓来,路垚揭穿他对陈广之嫉妒生恨,昨晚找人冒充自己在上海参加王老爷子的酒会,路垚当场演示了徐麟杀人之后骑自行车逃走,然后从缺口进入火车站,在里面蹲守了一夜,等从上海的火车到站,他就随着人群一起出来。原来路垚是网上认识的人,二人结婚是在一次酒会上,丈夫喝醉了酒离开,路垚发觉后开车护送上岸。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