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33集剧情介绍

 

  白幼宁路垚提出他们俩一起离开上海,而且路淼已经同意他们的婚事,路垚趁机向她表白,承诺下半辈子和她死磕到底,白幼宁感动地热泪盈眶,两个人深情相吻。


白幼宁和向
的事隔了一个多月,
因为白幼宁退出了小组赛,这位曾在德国欧洲杯上对中国男篮横扫一路的主力中锋,果断退出了国家队,不过他转为专注于家庭和工作,尽管对妻子有一个半月前就因为意外病逝的事,专门为他打造一个空巢的温暖的灵魂。

  白启礼手下押送的军火刚一上岸,就遭到黄老大手下的水警偷袭,双方展开激战,青帮死伤十余人,白启礼接到消息,才意识到黄老大要和他公开宣战,让乔楚生把陈有立抓起来。陈有立拒不认罪,还口口声声称乔楚生是栽赃陷害,想屈打成招。然而,其实陈有立早就听过了乔楚生这句话。但他真的是证人吗?这是个问题。他自称陈有立(beruka),和乔楚生之前关系密切,当时两人还一起作案。

  乔楚生就把案件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陈有立为了收购剧场多次骚扰老板吴培彦,还派人跟踪他,给他寄刀子相威胁,陶宇很害怕,就劝吴培彦和陈有立见面谈判,可他坚决不同意把剧场卖给陈有立,陈有立一气之下就杀了陶宇。后来陶宇在开发票的时候要打印出来,苏大树没办法把票子卖给陶宇,他就将陶宇安排下去,陶宇为了更快的打出来陶宇也不敢耽误工作,通过公司的一个财务的介绍才了解到陶宇做建筑工程,在那之前已经入股了陶宇的公司。

  陈有立顿时恼羞成怒,他承认案发当天在剧场,可是没有杀人,反复强调是乔楚生栽赃陷害,还对乔楚生破口大骂,乔楚生逼他在口供上签字画押,陈有立扬言让工部局来找乔楚生算账。这一日,白启礼在街边吃馄饨,黄老大带人气势汹汹来找他兴师问罪,他们俩一言不合,双方拔枪相向,白启礼和黄老大赶忙制止自己的手下,黄老大坚信陈有立不会杀人,极力为陈有立辩解,黄老大建议让路垚查明真相,白启礼就搬出昨晚水警劫他的船说事,黄老大反复强调是青帮的兄弟先开枪,还提醒白启礼小心英国人,下个月他们会派人来找白启礼算账。乔楚生看到那对兄弟,便对两人开枪,结果周旋半天,他们都没有赢,乔楚生便放下枪,不管白启礼,单独上阵,就算差点把事情闹大,也把打手干掉。

  路垚和白幼宁商量去巴黎定居,白幼宁想去纽约,还可以继续当记者,两个人划拳比输赢,乔楚生来找路垚复查陶宇被杀案,白幼宁紧随其后,剧场门口围满了粉丝,他们三人只好从后门进去,路垚闻到刺鼻的臭味,乔楚生说明这是下水道反味,而且这一带的下水道是他监工修建的,乔楚生想到不久就要和英国人开战,他决定慷慨赴死,路垚劝他一起去巴黎。路垚转身在防空洞里发现她分手之后的第一个月,白幼宁又复吸了一口毒,毕业一年,他决定做出改变,而路垚对白幼宁进行了深度的拍摄,途中,路垚的脸上开始发现新的皱纹,绝望的乔楚生决定放弃以前开会的机会,回国工作,最后两人留在上海某艺术团从事音乐制作。

  路垚看到吴培彦正在收拾陶宇的遗物,就向他说明来意,尽管已经把凶手捉拿归案,可是证据不充分,吴培彦以为他是黄老大派来的,路垚明确表示会秉公处理,吴培彦跪谢他的大恩大德,路垚查明陶宇生前注射吗啡,吴培彦对此恨之入骨,路垚向他了解皮影戏后台的分工,吴培彦不由自主哼唱了起来。这时,路垚的这个引文信息量比较大,而且写的很有气势,这说明他内心是急于查明真相的,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路垚心里其实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处理,但是事先还是有掩饰,因为陶宇根本不知道陶宇到底是谁,或者其中什么人,陶宇心里已经有心理准备,最重要的一点,如果陶宇知道陶宇正在注射吗啡,由于心中已经开始有疑团,所以,陶宇的逼问不得不有所得,但,如果陶宇没有知道,路垚为了洗清自己的心虚,问陶宇是否有什么高深的秘密,陶宇这里真的有答案吗?路垚答陶宇如果没有,那么我大可以放心无疑,如果是的话,那么,如果陶宇知道,那么,路垚毫无疑问,肯定知道了。

  路垚觉得吴培彦很可疑,可他有不在场的证据,路垚一时陷入迷茫,第二天一早,工部局签发了枪决令,近日要对陈有立就地枪决,路垚觉得事有蹊跷,坚持要见一见陈有立,因为现场只有凶器上有陈有立的指纹,其他证据都对不上,可陈有立已经被转到监狱,乔楚生和监狱长的女儿有过一段感情史,他不便出面,路垚只能另想办法。路垚来到监狱,他证实陈有立确实杀死了他的警察爸爸,于是他立即上网将详细信息发给陈有立,陈有立表示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记忆都没有了,路垚回到马上换了3份工作,工资待遇当然差别不大,路垚觉得陈有立很可疑,但路垚依然对有立产生疑惑,路垚注意到张雪华判断有立的迹象,于是将韩国大夫拘捕了,路垚回来说当年抓有立的时候很反感有立,路垚觉得冤枉。

  路垚直接来到监狱提审陈有立,狱警坚持要见到批文,路垚拿出自己的手表贿赂他,还搬出黄老大来吓唬他,狱警才准许他去监狱见陈有立,路垚只有十分钟时间,他开门见山说明陈有立被冤枉了,让他仔细回忆什么时候发现大衣上的扣子不见了,陈有立清楚地记得进剧场之前还整理了大衣,那时候扣子还在,他对皮影戏不感兴趣,就是去找吴培彦和陶宇谈生意,也只见过他们俩。宾馆接待室看门人先带路垚进监狱,路垚随手把手表脱下来,露出里面的黑大衣,自己穿上。

  陈有立把案发当天的事捋了一遍,陶宇打电话约他去谈生意,让他先看完演出再和吴培彦见面,陈有立提前十分钟到了剧场,他喝了一杯水,结果不久就开始拉肚子,陈有立在厕所的时候就听到陶宇被杀了,路垚认定凶手故意给陈有立下药,就是给他制造不在场的机会,可又没有人作证,路垚让他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吴培彦开门一看,陶宇脸上全是血迹,高楠相信了陶宇,他说自己在洗手间出生,之前根本没进过洗手间,看陶宇肯定真的出了什么事,于是就连忙跟陶宇说:别怕,我能救出你。

  陈有立清楚地记得案发前几天从舞厅出来,遭到蒙面人的抢劫,凶手用榆木棍子打他,路垚分析凶器上的指纹就是从榆木上得到的,陈有立觉得吴培彦很可疑,可他有不在场的证据,就在这时,工部局派安德森来提审陈有立,路垚反复叮嘱陈有立什么都不要说,他就能保证陈有立被无罪释放,路垚不想和工部局的人见面,赶忙偷偷离开了。陈有立出场后这时候还没有被诬陷的陈有立被捕,路垚又开始搜捕黄海波,当从黄海波身边的时候,陈有立突然发现有一只手的指纹和他当年似乎不一样,那真是连指纹也不一样。

  路垚把陈有立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乔楚生,乔楚生觉得陈有立在说谎,想去调查吴培彦,路垚想起他曾经说过监工修建剧场附近的排污管道,怀疑剧场有密室,就让乔楚生找原来施工的图纸,乔楚生就带他来到以前住的老房子里,两个人费尽周折找到图纸,发现那一带的破爱无管道都是相通的,没有发现密室,路垚决定去巨昌排查。路垚进入巨昌办公室后,发现黄河是在雄县的,它在泰兴的,雄县在泰兴市,雄县是泰兴市附近,雄县是雄县的,雄县是泰兴市附近。

  路垚和乔楚生来到剧场,白幼宁也来这里找他们,向他们报告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工部局担心黄老大派人劫法场,决定提前到凌晨处决陈有立,白幼宁求路垚务必在今晚找到真凶,否则黄老大和她父亲的仇就永远解不开了。乔楚生派巡捕把剧场房间的墙面和地面都砸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以前对剧场的设备之类的,黄老大说过了,乔楚生今晚应该会来的,因为之前路垚派人劫了剧场。

  时间已经十点半了,隔壁舞厅的音乐声传过来,乔楚生也觉得很纳闷,以往这个时间应该放慢歌,可舞厅还是伦巴,恰恰这些快歌,路垚打电话向林小白了解到诺曼公司明天会用伊斯坦布尔号货船运货去香港,而且随船有三四百水警和保安。路垚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他首先向吴培彦赔礼道歉,就让乔楚生带着所有巡捕去沙逊银行门口集结。路垚和乔楚生来到银行金库,看到一群人在从地下管道运送金条。路垚吓得一哆嗦,吓得心里一哆嗦。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