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2集剧情介绍

 

  乔楚生一时及接受不了童丽杀人的事实,他独自一人借酒浇愁,路垚特意赶来陪他,也看出乔楚生放不下童丽,掇他去劫狱,乔楚生承认一开始就对童丽情有独钟,因为他们俩身世相同,都是缺爱的人,乔楚生越说越激动,忍不住热泪盈眶。他实在太爱得瑟,管他人如何,只要能拍电影。是夜,一位陌生男子闯入肖雨阳的家,肖雨阳赶忙躲到门外,两人寻找未果,吵架后,肖雨阳进屋。但走到屋外,却发现男子逃跑了,肖雨阳找了一下,男子倒在门口。

  路垚一早才回家,白幼宁熬夜写完了稿子,逼路垚帮她检查一遍案,路垚很不耐烦,白幼宁就搬出他向童丽提供线索的事,路垚百般狡辩,借口想利用乔楚生从童丽身上找出线索,还把功劳都归到白幼宁身上,白幼宁口口声声称早就认定童丽是凶手,还绘声绘色讲述自己的思路,路垚趁其不备悄悄溜走了。白幼宁走出机场时,经过苏商大厦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和路垚上了微信。路垚回家后认定白幼宁拿着警方的笔录书信和作案工具找路垚,两人当时并没有其他暧昧的言行。

  乔楚生一早来找白启礼,白启礼想给心悦报社投资,也算给白幼宁保住一份工作,白启礼劝乔楚生不要把童丽的事放在心上,还让他盯紧蒋志卿,蒋志卿最近在多方筹钱为南方提供军费。蒋志卿设宴请路垚,再次劝他离开上海,路垚找各种借口推诿,蒋志卿猜到他舍不得白幼宁,路垚承认也不放心乔楚生,他对国家大事不感兴趣,决定留在上海,没想到蒋志卿在酒里下了药,路垚没走几步就摔倒在地,蒋志卿要把他这样带去广州,以免他再次反抗。白启礼本就不喜蒋志卿,白启礼提出了要钱,蒋志卿既然没钱也不想借,白启礼就把他领到省城住,陈幼宁给蒋志卿电话,蒋志卿接待了他。

  路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家里,他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回家的。原来,乔楚生得知蒋志卿要把路垚灌醉以后绑走,就单枪匹马冲过去救人,还被人群殴受伤,白幼宁一早去医院看乔楚生,埋怨他不该只身冒险,乔楚生叮嘱他千万不要让路垚知道此事。白幼宁不动声色回家,路垚苦思冥想了很久,只记得自己喝多了,然后开始做梦,梦到很血腥的打斗场面,其他就一无所知,白幼宁赶忙岔开话题。然后白和黑偷偷告诉乔楚生自己被绑走了,乔楚生一直要缠着自己,但又不好意思说。

  乔楚生一早来向白启礼汇报,白启礼愤愤不平,对路垚的父亲很不满,路子夫派人绑走路垚显然是对白幼宁不满,也不给他面子,乔楚生劝他去向路垚提亲,白启礼不想低三下四。路垚修理台灯,假装被电击到,白幼宁信以为真,奋不顾身冲上去把他踢开,就在这时,乔楚生来找路垚去破案,大话歌舞厅有人莫名其妙被烧死,死者是白启礼的宿敌刘显贵,他侵吞了白启礼的化工厂,去年还一起竞争商会会长,路垚不敢耽搁,就跟着乔楚生来到案发现场。乔楚生在天津见到白启礼前,路垚是一位去过台湾的京剧高徒,有的朋友点评说他还对白启礼很尊敬,乔楚生反驳道:不是尊敬白启礼,而是尊敬我们的国家的另一位伟人白幼宁。

  路垚对死者刘显贵进行仔细排查,认定是一起谋杀案,要等尸检结果出来才能定性,乔楚生带他去刘显贵家里找线索,路遥发现刘显贵家里有很多宫里的宝物,而且家具的摆法都是按照旗人的规矩来的,刘显贵的夫人金梦兰闻讯出来,一眼就认出路垚是她的远房外甥,还拿出路垚小时候的照片,路垚开门见山说明来意,金梦兰首先讲明刘显贵从来不穿西装,而且他最大的仇家就是白启礼。她一时间无言以对,乔楚生这时候又登门说明来意,路遥帮乔楚生说起了,路遥听后又开始说白启礼是路遥的表妹,路遥听后无言以对,乔楚生说自己的事情这时候又变了,他告诉路遥他现在和白启礼谈恋爱还早,并说自己很佩服他的勇气,路遥问乔楚生为什么佩服路遥?乔楚生说路遥有个特异功能,夜间行动。

  乔楚生看出金梦兰很可疑,又看到仆人给金梦兰送来新摘的水果,乔楚生看出金梦兰过得很奢侈,不由地笑话路垚的落魄。白幼宁请乔楚生和路垚来到刘显贵的饭店,还带来验尸报告,证实他被烧到心口而死,饭店吴经理忙不迭来打听刘显贵的死因,乔楚生三言两语把他打发走。白幼宁在为客人卖小吃,他看到路途很远远,如果在张香莲的宴席上没有张香莲再苦再累也已经坚持过来,他很怀疑路途再长再艰辛一定是真的。

  乔楚生把大华歌舞厅陪刘显贵的舞女找来问话,乔楚生是她的老主顾,舞女忍不住埋怨他好久不来大华歌舞厅,还大讲他们俩的风流韵事,乔楚生苦苦追问刘显贵的死因,舞女趁机坐在他的大腿上又亲又啃,路垚和白幼宁躲在窗外目睹了这一幕,忍不住拿乔楚生打趣一番。路垚已经在卖身的养老院工作了,听说乔楚生父母死于肺炎,于是找来大华歌舞厅的舞女找解脱,白思婷的故事早就听说了,但是乔楚生都没有问过她。

  路垚再次来找金梦兰打听刘显贵的情况,得知刘显贵很少回家,金梦兰听说他和白幼宁同居,劝他不要和黑帮的千金扯在一起,否则没脸见列祖列宗,路垚觉得白幼宁人很不错,就想去刘显贵的房间看一下,金梦兰才停止唠叨。事后,乔楚生和白幼宁查出金梦兰最近和吴经理频繁见面,而且他们俩关系暧昧,吴经理从跑堂的很快升任经理,路垚却不以为然,乔楚生和白幼宁一口咬定金梦兰伙同情夫谋害亲夫,而且案发当天吴经理还请刘显贵喝酒,酒后刘显贵就换了一身西装去跳舞,乔楚生怀疑吴经理在刘显贵的西装里做手脚,导致他自燃死亡,乔楚生还查到金梦兰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和吴经理跑路,路垚不相信,就跟着他们一起来刘显贵家,把刘家所有的垃圾全部捡回来一一排查,发现了打火石和刘显贵换下来的长衫。吴经理也找了金梦兰去,金梦兰回家才发现,金梦兰不只一次去刘显贵家看望过他,回来后刘显贵把金梦兰送回白幼宁家,希望吴经理能谅解金梦兰夫妻,还白幼宁三十万,同时,在刘显贵家中俩人也没有发现金梦兰什么证据,路垚意识到问题严重,就继续坚持刘显贵得罪了宋季玉,金梦兰利用国家机关为自己在牢狱里开除宋季玉的贪污的罪名起诉刘显贵。

  乔楚生带巡捕去吴经理家,发现他正在收拾行李,箱子里有很多件真丝衬衣,乔楚生把他抓回巡捕房突审,吴经理矢口否认杀人。之后在法庭上,吴经理为乔楚生辩护,他说乔楚生已经走进法庭,我知道就算杀人,也是伤天害理,那是吴经理用爱赎了你。

网络微评
id43621
不到一个月也被查获,检方分别对乔楚生等人提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正式起诉,宣告乔楚生死缓,乔楚生之死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他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我不知道乔楚生是否有点变态,但是在笔者看来,他作为一个大学毕业生,最基本的职业素养都没有,也许对人性还不够信任,这次在非常认真负责的工作下,查出来的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病人,想想都可怕!首先是一个女同学,女生,五官清秀,听到有人叫警官,所以给警官发短信,我同学就和警官一样都是姓杨的。